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6章 虎狼之词

我的书架

第56章 虎狼之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秦封把盒子还了回来,秦舒言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了一点。

倒不是因为她和赵桓成了男女朋友后就把秦封放在了一边,而是她知道这一套袖里箭不仅是赵桓手上最有价值的东西,而且是极有意义的礼物。

吃着一半的时候,秦封找了个借口来到了外面,他记得日月楼门口有家卖精品的小店。

既然今天是云惜梦姐妹俩的生日,那他也不能什么都不送。

来到精品店,秦封买了两个拇指大小的小瓶,小瓶里本来装的是五颜六色的小颗粒,看上去煞是好看。

但是秦封出了店之后就直接把里面的东西给全倒了,拿着两个小瓶子回到了日月楼,直奔卫生间。

等他把两个小瓶子洗干净并装好黄金尿液之后,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他今天什么准备都没有,身上除了一把匕首之外就是一支超能手枪,这两样东西显然不能作为礼物送出去的。

好在身上还有一点小东西的黄金尿液,给了楚承寰一点,本来没多少了,干脆直接分成两半,秦封一点没留。

反正在宿舍他还留了一点。

说到宿舍,秦封觉得自己这几天有空,还得去外面找间房子,否则存放点东西都不太放心。

重新进入包厢的时候,秦封发现里面多了个陌生男人。

这陌生男人长得挺高,一身白色西装加皮鞋,从背影看,感觉还是个绅士。

“郑文冠,我们今天在这里吃饭,你怎么知道的?”秦舒言语气冷冷的,丝毫没有一点情感。

或许还别有目的,她主动牵起了赵桓的手。

郑文冠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狠厉,不过表面上还是儒雅有礼,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舒言,我没有跟踪你,你不要误会,我之所以知道你在这吃饭,是因为我是日月楼的老板,你一进来,手下人就跟我说了。”

“这是你的酒楼?”秦舒言皱眉,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下次绝对换一个地方了。

对于自己的追求者,秦舒言都没什么兴趣,也从来没有去了解过这些人。

但是这个郑文冠,每次再她面前的时候,她都感觉非常的不舒服,那双眼睛,太有侵犯性了。

从这一点来说,庄肃就表现得非常内敛,而且公私分明,至少现在看上去是非常的尊重她。

不过她谁也没看上,反倒是家世平平,外貌条件也不突出的赵桓得到了她的青睐。

当然了,赵桓能够得到她的心,那也是经历了一些事情的,而且是最近才确定这样的关系。

“我已经吩咐经理了,你们今天的消费全免,而且,以后你们只要来了,全场任意点,分文不收。舒言,你看我都为你做成这样了,你总得给我个机会吧?”

郑文冠说得豪爽大气,仿佛做了一件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不过,秦舒言显然没有被感动,甚至有点不耐烦。

“就不劳郑公子了,一点吃饭的钱,我还是付得起的,而且,我女朋友吃饭,还不用其他人付钱。”

女朋友!

郑文冠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云惜梦和云惜月相视一眼,今天是她们的生日宴会,她们理应站出来说两句。

“是嘛,郑公子,今天是我们姐妹俩的生日,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呀~”云惜月眼珠子一转,“封哥哥,你说是不是啊!”

秦封正朝着赵桓竖大拇指呢,忽然被点名,差点没反应过来。

“嗯,对,没错。”秦封脸色一正,“云惜月,去买单吧。”

秦封早就看出来了,这两姐妹家里不简单,一瓶凤台酒都能张嘴就来。

云惜月懵了,这个时候秦封不是应该说:让我来吗?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赵桓是秦舒言男朋友,今天过生日的又不是秦舒言,也不应该由赵桓出。

如果让郑文冠免单,她们就更不乐意了,搞得她们俩姐妹穷鬼似的。

况且她和云惜梦,对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点好感都没有。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家伙明着在追求秦舒言,可是暗地里也在追求她们姐妹俩,简直就是脚踏两只船的王八蛋。

不,是三只船!

可没想到,秦封会这么滚蛋把皮球又踢回给她了。

云惜月瞪了秦封一眼,忽然走了几步,走到秦封身边,挽住秦封的胳膊。

“封哥哥,你昨晚上不是说今天你请我们姐妹俩吃饭吗?这才多久呀,你就不认账啦?”

云惜月一边撒娇,一边紧紧地抱住秦封的胳膊,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胸前正挤压着秦封。

“你不买,那我今晚上就不去酒店了!”

秦封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这妮子的话也太大胆了吧!

虎狼之词啊!

这纯粹是在给他找麻烦呢!

云惜月心里偷偷地笑,脸上却一副委屈的样子。

云惜梦懵了,秦舒言也皱眉,郑文冠更不爽了。

在他心里,这房间里的三个女孩都是他的禁脔,他其实也看得出来云惜月是瞎说的,但是他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愤怒和羞辱。

云惜月似乎害怕事情不够大,又补了一句:“还有惜梦,今晚你也别去!”

“轰!”

郑文冠感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了,欺人太甚!

他气的嘴唇都在发抖,纵然知道这几个人是故意的,但他就是生气了。

最后,狠狠瞪了一眼秦封和赵桓,拂袖而去。

“你还不松开?”秦封无语地看着云惜月。

这妮子生怕秦封跑了似的,抓得老紧了,隔着厚厚的羽绒服,他都感受到了疼痛。

“哎呀,别这么凶嘛,人家怕怕~”云惜月送开了手。

“姐,你刚刚乱说什么呢?”云惜梦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一边说,还一边偷偷地瞄了一眼秦封,一对上秦封的眼神,她立马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撇过脸去。

“不这样说,那死变态怎么会走?”云惜月又露出那副标志性的妩媚笑容。

“可你这样说,会让人误会的!”

“我的好妹妹哟,听到这些话的,就我们几个人,你说出去还是我说出去啊?”

云惜月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至于那个变态,他也不可能说出去打自己的脸,如果他把那些话传出去,那还怎么追求我们?”

这个小妮子,心思还挺细。

虽然被她利用了,不过秦封没放在心上,漂亮的女孩子,总是有点特权的?

“姐夫,刚刚怼得好!”秦封给赵桓竖了个大拇指,刚进来的时候他本来想插嘴,不过赵桓直接硬怼回去,和合他的胃口。

这未来姐夫,不错,是个男人,姐姐的眼光总是那么准?

“对了,云惜月,你干嘛叫他变态?”

云惜月坐回座位,双脚打了个叉,简单的一个动作,都好像在诱惑人似的。

“他就是个变态,同时追求我们三个人不说,我还听说他暗地里玩捆绑游戏,据说半年前还弄出了一条人命。”

秦封眼睛不由一瞪,这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郑文冠表面上文质彬彬,玉树临风的,俨然一个绅士打扮,暗地里却真的黑暗。

“你怎么知道的?”

云惜月仿佛被问住了,眼珠子一转,“我听说的。”

“嗤!”秦封绝对不相信,道听途说能听到这么辛秘的事情。

“不要管他了,我们结账走吧,这里以后也不要来了。”秦舒言一想到这里是郑文冠的地盘,她就浑身不舒服,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了。

几人也没兴趣再待下去,去前台结算的时候,秦封还是主动去把单买了,整桌饭菜,就数小东西喝的酒最贵,这一顿,直接把他的任务经费给花完了。

在学校门口分别的时候,秦封这才想起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还没送呢。

将两个小瓶子一人一个塞到云惜月和云惜梦的手上,秦封说:“呐,这是我给你们的生日礼物,如果那里受伤了,或者身上哪里有道疤,就抹一点点,记住,不要抹太多,那样会浪费。”

云氏姐妹家境殷实,也不是真的缺什么,云惜月也只是调侃而已,还真没想到秦封真的给她们准备了礼物,虽然好像是仓促准备的。

云惜梦甜甜地说就句谢谢,就把小瓶子小心贴身收好。

云惜月则拎着小瓶子照着路灯瞧了瞧,问:“封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好像黄金喔。”

“刚刚不是说了吗,治疗用的,不会留疤。”

“是不是真的?”云惜月指着自己的胸前,“这里小时候不小心划了道疤出来,都不好看了……”

秦封看她指着的位置顿时感觉有些尴尬,连忙把目光移走。

这妮儿胆子太大,随时随地都在诱惑人,太过分了!

“你回去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秦封将小东西从云惜梦的怀里拎了出来,就逃也似的跑了。

云惜月看着秦封狼狈的背影,咯咯直笑,风情万种的样子,顿时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惜梦,那就先这样了,拜拜啦,mua~”云惜月在云惜梦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而云惜梦好像早就习惯了,一脸嫌弃地接受了。

云惜月是医学院的学生,宿舍和云惜梦她们不在同一个方向。

“舒言,我也回宿舍了。”

“嗯,你如果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的,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赵桓深情地凝视着秦舒言,朝云惜梦点了点头就走了。

“师姐,赵师兄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你不用这么担心啦。”

秦舒言回头看了一眼赵桓的背影,轻轻地点了点头。

“卧槽,忘了大事了!”秦封猛的一拍自己的脑袋,想折回去,又不想面对云惜月。

“算了,打个电话找老姐吧。”

回到宿舍,秦封检查了一下自己就在宿舍的唐刀和黄金尿液,都没被动过。

还有金魔寄过来的那一箱矿石,也原封不动地躺在床底下。

这会儿宿舍也没人,其他人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秦封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找老姐要来了赵桓的电话。

刚刚吃饭的时候,他就说要请教赵桓一些事情,后来被郑文冠一打岔,又被云惜月一番调侃,他就给忘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赵桓的深沉有点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喂,请问哪位?”

“姐夫,我啊,秦封!”秦封回道,“刚刚说有件事想问你,差点忘了。你现在方便吗?”

“哦,小封啊,方便的,你等等。”

秦封然后就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从宿舍里出来了。

“你说。”

秦封轻呼了一口气,问到:“姐夫,我的这个问题可能有点唐突,你多担待。”

不会是问笃志楼里面的事吧?

看到秦封难得的正经,赵桓也察觉到秦封所问的事情应该挺重要。

“嗯,你尽管问,我能说的,不会瞒你。”

“那个……袖里箭你是怎么得到的?”

听到秦封的问题,赵桓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要问需要他保密的事情,原来是打听袖里箭,看来秦封还真是喜欢它。

虽然他也很喜欢,也很珍视,但是他也知道有句话叫好剑配英雄,袖里箭现在在他手里发挥不出什么作用来,给秦封挺好的。

“哈哈,原来是这事。”赵桓地爽朗地笑道,“那套袖里箭我送你了,不告诉你姐。”

“姐夫,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你这套袖里箭,我就想打听打听,这套袖里箭是谁打造的。”

赵桓心里奇怪,但还是回答:“这个我可以告诉你,是我舅舅亲自打造的,他是个铁匠。”

“这是你舅舅亲自打造的?”

赵桓发现,秦封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显然很激动。

他不知道秦封激动什么,但是如实地说道:“没错,这是三年前我舅舅偶然得到一块矿石,废了不少心思打造成的,他说要不是矿石太少,他可以打造一套五箭连射的袖里箭。”

“太好了!姐夫,事情比较重要,我们还是出来聊吧。我去找你,你在哪里?”

“我宿舍在A3楼,你过来吧,有个咖啡馆正好在这里,我们在那见。”

“好,一会儿见!”

放下电话,秦封有点期待。

他之所以这么关注赵桓的袖里箭,固然是袖里箭的确精致,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发现袖里箭的材料和金魔给他的矿石有点像。

他拿到矿石之后,就去找过铁匠了,但是都没有办法打造兵器,因为他们说根本无法融化这些材料。

连提炼都提炼不出金属来,就算技艺再高超也没用。

本来他还想什么时候有机会了去试试冶铁炉,可是那些铁匠直接说,这些矿石的硬度比金刚石还高,冶铁炉也没用。

没想到今天在赵桓那里直接见到了已经打造好的弩箭,这一下把他给激动坏了。

所以他根本不是惦记那套袖里箭,而且惦记着打造袖里箭的人。

来到咖啡馆的时候,这里还坐着不少人。

这里虽然是大学,但是各种设施、场所几乎就是一个小型社会,像这样的咖啡馆在神州大学里面其实还有好几家。

而且,生意还非常好,校外的还不一定有这里面的生意好呢!

赵桓已经到了,就坐在角落里朝他打了个招呼。

秦封口袋里揣着一小颗黑色矿石,大大咧咧地坐在赵桓对面。

坐下才发现,赵桓还把那套袖里箭带过来了。

秦封有点无语,看来赵桓还真以为他对这套袖里箭念念不忘呢。

“姐夫,我想问问,咱舅还打铁吗?”

听到秦封开门见山的称呼,赵桓哭笑不得,这未来小舅子,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打铁是他的营生,当然是有的,不过他脾气比较古怪,一般人也请不动他。”

“我刚刚听你在电话里说,这套袖里箭是咱舅用一块偶然得到的矿石打造的,那是这种矿石吗?”

秦封把自己带来的矿石放在桌面上,漆黑的表面仿佛黑洞一样,把周围的光都吸进去了。

赵桓看了一眼,就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他也没跟我说过矿石长什么样。”

想了想,赵桓拿出手机:“这样,我拍个照,发过去给他看看。”

“好,你快发吧。”

现在是晚上不到九点,这个点也还没睡。

赵桓对着石头咔嚓咔嚓拍了两张,等了好一会儿,他的手机直接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说:“是我舅舅的电话。”

说着,他接通了电话。

“赵桓,你这照片哪来的?”

电话刚接通,那边就直接问了,而且,几乎是吼出来的,那种急切感,隔着手机秦封都感受到了。

赵桓看了秦封一眼,说:“是我拍的,这块石头是我一个朋友的,想问问舅舅,这是什么东西。”

“你朋友的?多吗?你问问他卖不卖,不管多少,我全要了!”

赵桓额头几条黑线飘过,这也太急躁了吧。

不过从这个态度来看,就算不是打造袖里箭的矿石,也不简单。

“他就在我身边,要不我让他跟您说?”

接过赵桓的电话,秦封恭敬地喊了一句:“老舅,我叫秦封,是赵桓的未来小……”

“你不用告诉我你是谁,你就告诉我,你要什么条件才能卖那些石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