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57章 打造兵器

我的书架

第57章 打造兵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生B2宿舍里,楼里灯火通明,时不时传来欢声笑语,充满了一股青春的气息。

某宿舍,云惜月慵懒地躺在床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这是一个四人间的宿舍,除了云惜月,还有另外三个女孩。

不过,云惜月和她们的关系并不好,三个女孩都几乎将她视为敌人,因为她们三个的男朋友,都被云惜月迷过,甚至还为了想追求云惜月而甩了她们。

云惜月才刚刚转学来这里三个月,就让她们谈了三年的男朋友飞了,她们能有好态度才怪。

所以今晚云惜月根本就没有邀请宿舍的三个女孩。

不过,她也不会在这里住下去了,家里人终于答应,可以帮她在外面租一套房子,她也实在不想在这里和这些女孩对峙了。

收拾了衣服,云惜月走进浴室洗澡,看着自己曼妙的躯体,她挽了一手金色的波浪卷,还凹了一个前凸后翘的姿势。

看了好几分钟,她才满意地收起了心思,不过当她低头看到自己胸前那道丑陋的淡淡的疤痕时,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秦封或许以为她是调侃随口而说的,但这道疤真实存在,还困扰了她好多年。

这道疤是小时候和妹妹云惜梦打闹的时候,被指甲不小心留下的。

不仅是她,云惜梦身上也有,不过位置不一样而已。

当指甲划过这道凹凸不平的疤痕时,她心里充满了怨恨。

对了,今天秦封不是送了她一瓶东西吗,说是可以治伤去疤。

其实她身上的疤痕已经很淡了,寻常人也看不到,但是她是个追求极致完美的人,这一点点疤痕就成了她的心病一样。

她也非常奇怪,只是用指甲刮到而已,而且也不深,其他小孩都能自愈也不留疤,为什么自己和妹妹就不行呢?

这么多年了,她也试过很多办法,甚至自己都成了医学院的一名学生,才恢复了这个样子。

但正是因为自己是学医的,知道自己的情况,成年之后这些伤疤更不容易好了,所以秦封说的,其实她不太相信。

但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呗,只要有一点可能,她也想尝试尝试。

想到这里,她立即裹着一层浴巾出来把小瓶子带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几个舍友都已经回来了。

“你们刚刚看清楚她拿什么了吗?”

“好像是个小瓶子吧。”

“这小狐狸精,洗澡就洗澡吧,带个小瓶子进去干什么?”

“她一个狐狸精还能干什么!”

“行了行了,小心被她听见了。今天我们讨论的事情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要让她知道了。”

“废话,我们的嘴可没这么傻。”

外面的讨论,其实云惜月都听见了,事实上她的听力从小就很出众,只要她想,百米外小虫子吃草的声音她都可以听到。

超能时代来临的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觉醒了超能术顺风耳,但是自己没有什么超能。

不过几人讨论的事情,她不屑一顾,这几个人骂她狐狸精,不就是因为自己的身材容貌都比她们好吗?

别人或许觉得是骂人,但是她却觉得是对她的赞美,她喜欢狐狸。

至于她们说的什么秘密,她不屑于知道,也没有兴趣。

打开小瓶子,一股清香就飘了出来,云惜月顿时双眼一亮。

作为制药专业的学生,这一股味道她立即就察觉到不一般了。

她相信,即便没有秦封说的那么夸张的效果,但是也绝对不会是毒药。

秦封强调,用一点来兑水就可以了,不过,她权当没听见。

她直接倒了一滴在自己的那个疤痕上,顿时传来凉凉的感觉,她立即用手涂抹均匀了。

她本以为就算有效果应该也会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胸前有点痒痒的,然后就看见胸前逐渐起了一层皮,短短十秒,这一层死皮好像蛇类蜕皮一样,掉了下来。

“这……”

云惜月睁大了眼睛,这死皮一脱,竟然完全看不出来上面曾经有过伤口。

这太神奇了!

她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份极为珍贵的礼物,她一向对自己的身材很满意,唯独这道疤让她耿耿于怀。

现在疤没有了,这具身体就已经完美了。

看着镜子前的自己,云惜月忍不住再次摸了摸原来的疤痕,更顺滑了,也好像更白了。

她转念一想,翻出前段时间刚买的泡澡桶,装满热水,把剩余的所有黄金尿液全倒了进去,然后整个人就像一条雪白的人鱼一样,跳了进去。

“咯咯咯……”

浴室里立即传来了她放肆的笑声,外面的三个女孩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涌起一丝嫉妒的同时,也在暗暗咒骂。

如果秦封知道云惜月这么奢侈的用黄金尿液来泡澡的话,他恐怕得心疼死。

云惜月一跳进泡澡桶,她就感觉浑身的毛孔都被打开了一样,一股股热流游走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节,让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幸好云惜月不知道这黄金液体是怎么来的,否则就算这液体有再好的疗效,她也有心理障碍吧。

……

秦封被电话里的声音一吼,轻轻把手机稍微拿远了一点。

“老舅啊,这东西我不卖。”

“不卖?”

祝然之急得搔耳挠腮的,这东西他知道是什么,多年前偶然得到一块,几经波折才打造出三支短箭。

这其中的价值,他最清楚了,所以再次看到这东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它更吸引人了。

到了他现在这个境界,不求财富,不求物质,只是享受铸器的过程。

经他手的东西有锄头、柴刀、菜刀等凡物,也有刀枪剑戟这些江湖武器,随着年纪渐长,他几乎已经是半隐退的状态了。

可是秦封的这些石头,又把他的心思活络起来了。

“对,不卖。”秦封笃定地说,“不过,我听赵桓说,您老是铸剑师,我想用这些矿石请您打造一件兵器。”

“打造兵器?”祝然芝愣了一下,随即狂喜,这不正好符合他的想法吗?

他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把这些矿石买回来,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打造兵器。

现在可好,秦封自己提出来了。

“打造兵器没问题,我甚至可以分文不收,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您老请说。”

“怎么打造,打造怎样的兵器,你不得插手,所有的都由我来决定!”祝然芝说道。

秦封微微皱眉,这个条件但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如果不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打造,那打造出来的兵器趁手吗?

而且,他现在练的是乾坤日月刀,那如果祝然芝打造出来是枪、锤,那自己岂不是没法用?

似乎是感受到了秦封的犹豫,祝然芝心里有点急,但是表面上还是说:“我可以实话告诉你,这种矿石名为乌金石,是数百万年前掉下来的陨石,这世上,除了我,没人知道怎么将它融化并提炼。”

秦封眉毛微挑,这么牛?

当初伍世棠给他的时候也说了,这玩意他们找了很多人都没办法,金魔本来是想用这个矿石的,奈何不了它,所以才退而求其次,用了另外一种。

祝然芝的话,秦封是相信的,毕竟,三根箭矢摆在那里,事实确实如此。

罢了,不做主意就不做主意吧,如果不趁手,那就再说吧。

“行,老舅,那就拜托你了。”

祝然芝心里一喜,迫不及待地问:“那你什么时候把矿石带过来?”

秦封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应该没空离开浦陵市,等霍宽回来,他们还要一起去南山度假村。

还有楚承寰的开业计划也要回来讨论了,他如果这时候离开浦陵,恐怕短时间赶不回来。

“老舅啊,我最近没什么时间,这样,我直接寄给您,等您打好了,我再去取,如何?”

“没问题。”祝然芝哪管你来不来,材料来了就行,“赵桓有地址,你让他给你就行了。”

“好嘞。”秦封问到,“对了老舅,你大概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月吧,一个月之后我会通知你。”

一个月,那也不错。

挂电话之前,祝然芝好像还特别急切地提醒秦封以最快的速度寄过来,生怕秦封后悔了似的。

把电话还给赵桓,秦封说:“姐夫,就麻烦你把咱老舅的地址发给我一下。”

“没问题。”赵桓在手机迅速操作了一下,很快,秦封的手机就响了一下。

“小封,这些乌金石你有多少啊?”赵桓随意地问道。

“大概有三四百斤吧,这玩意密度大,这么一小块就有十来斤。”

“三四百斤!”

赵桓眼镜都瞪大了,这么多,他还记得舅舅跟他闲聊的时候说过,他当时也就偶然得到了不到三十斤,一个拳头那么大,没想到秦封手里竟然有这么多。

他可以想象,当舅舅收到这些矿石的时候,会多么的激动。

两人再闲聊了一阵就分开了,秦封一会到宿舍,就把东西打包好了,不过这么晚了,快递也都关门了,再急也只能明天早上才能寄了。

他换了身保安服,笃志楼出事之后,他被调到了女生宿舍去,这两天他休息没有去,不过今晚上是他值班。

……

秦舒言、云惜梦与赵桓分开之后,云惜梦直接回了宿舍,而秦舒言说要去见一见时倚先,暂时不回去。

云惜梦也不多想,打了个招呼自己回去了。

秦舒言的确时去见时倚先的,笃志楼这两天收拾了一下,有一些新的情况需要她去确定一下。

虽然现在已经差不多十点了,但是神州大学里面依旧灯火通明,幽黄的灯光躺在积雪上,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一阵寒风扫过,秦舒言不由缩了缩脖子。

忽然,她脚步一顿,眼睛盯着一个方向。

她的眼神的方向,除了有一堆铲雪工人堆积起来的雪之外,别无他物。

可是在秦舒言眼里,却好像有不一样东西。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看着看了三分钟,三分钟后,一个人影从雪堆里猛的弹起,一个飞鹰扑食冲向秦舒言。

秦舒言依旧只是静静地看着而已,动也没动,唯有那一双眼神,仿佛流淌着不一样的光芒。

“嘭!”

飞驰而来的人影,忽然没了动力一样,直挺挺地扑倒在地上,正好在秦舒言的脚下。

他好像也有点迷茫,蒙面纱下的眼睛由迷茫转为杀机凛然。

他举起手里的刀朝秦舒言砍去,但是刀还没落下,他又停了下来,双眼无神,仿若行尸走肉。

这条路上的人比较少,但是也有那么一些人在走,看到这一幕,惊叫得跑了。

秦舒言皱了皱眉,看来不能久留,等会儿人一多,就麻烦了。

“跟我来!”

秦舒言轻轻说了一句,奇怪的是,这个杀手竟然言听计从,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就这样在秦舒言身后跟着走了。

秦舒言把他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面无表情地问:“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我是李雄,老板派我来的。”李雄仿佛陷入了催眠状态中,知无不答。

“你老板是谁?”

“郑文冠。”

秦舒言皱眉,郑文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

“他让你做什么?”

“老板命令我,把秦舒言抓回去。”

秦舒言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已,郑文冠居然派了一个四级觉醒者过来,还真是丧心病狂了啊。

“除了你,还有谁和你一起行动?”

“还有鬣狗。”

果然还有一个人,不过秦舒言在附近并没有发现他,要么是这个人没有靠近,让李雄来探路,要么就是隐匿手段超强,让她都无法发现。

她闭上眼睛,用心地去感受周围的环境,两分钟后,她可以确定,除了不远处正在亲热的一对小情侣,方圆百米之内没有可疑人物。

这个鬣狗,还挺谨慎的!

秦舒言又问了几句,但是都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秦舒言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把李雄带走了。

被带走的李雄将会有怎样的下场,秦舒言不关心,她只是在想,郑文冠竟然对她下手了,那么也很有可能对云氏姐妹下手。

云惜梦和她住一起,宿舍绝对安全,没有进化者的实力,绝对无法把人无声无息地带走。

不过云惜月就没那么好了,只是普通的宿舍而已,楼下保安也只是普通人,再强也只是三级觉醒者而已。

她想了想,还是给云惜月打了个电话,让云惜月注意一下。

但是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这个时候云惜月还在泡着澡呢。

而外面那几个女生,非但没有提醒她,反倒是直接把她手机关机了。

……

B2女生宿舍楼下,秦封自身干练的保安服出现在值班室里,清爽的发型,加上帅气的五官,挺拔的身姿,顿时引起了不少女学生的注意。

在这个女生宿舍里,大部分是医学院的学生,这班女学生大多对人体结构了如指掌,虽然秦封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但是她们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材是最佳的比例,而且,没有太多的赘肉。

“帅哥,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啊!”

“帅哥,你电话多少?”

“帅哥,晚上吃宵夜吗?”

……

秦封好不容易应付完这些热情的女同学,才发现关勇正在值班室里,磕着瓜子看他笑话。

“去去去,看什么啊?莫非嫉妒小爷的魅力?”秦封从他手里抓了一把瓜子说道。

关勇这时候的表情有点像秦封,贼贱贼贱的,压低了声音说:“封哥,你是不是还是个雏?”

自从笃志楼一战之后,大家也都知道秦封的能耐大了,也不敢小视,都叫上了封哥。

秦封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恼羞成怒地说:“滚,小爷身经百战,早就是老枪手了。”

关勇是什么样的人精啊,一眼就看出秦封这是打肿脸充胖子了。

他也不戳破,哈哈一笑,走了。

他的任务是从中午值班到现在,秦封正是来接他的班的。

值班室的任务其实很简单,最主要的就是拦着男生,按理说这里应该是由女性来担任的,尤其是晚上,不过现在女性宿管有很多,但是女性保安却为零。

现在社会上并不稳定,有些宵小之辈总是认为自己艺高人大胆,大半夜的偷摸进校园的不在少数。

秦封还听说,两个多月前,就在这栋女生宿舍楼里,还发生了贴身衣物被偷的现象,直到现在也没抓住那个小毛贼。

所以为了学生们的安全,就分配了几个男保安过来,当然了,秦封这些保安只能巡逻着周围,绝对不允许进入宿舍区,否则这些女学生肯定又要闹了。

这份工作说起来挺轻松的,秦封闲着也是闲着,桌子上的瓜子还没吃完,秦封也就翘起二郎腿,煞有其事的做了个嗑瓜子的群众。

没过多久,秦封忽然隐约听到一声尖叫。

那声音很小,如果不是秦封耳朵尖,根本听不到。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可别这么倒霉,今天自己才第一天在这值班呢,还不到半个小时。

这里毕竟是女生宿舍,有诸多顾忌,但是秦封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看一看,就看一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