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61章 他不是我丈夫

我的书架

第61章 他不是我丈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浦陵市人民医院的高级VIP病房里,一个医生正在对郑文冠进行检查。

而郑文冠,整个人全过程都是黑着脸,医生也不敢和他对视一眼。

他的下身已经被纱布包裹起来了,麻醉刚过,他醒来没多久,还不知道情况。

“医生,我的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拿起病床旁的病例,低着头说:“手术比较顺利,保住了其中一个,只要再休息半个月就可以回去了。”

郑文冠帅气的脸庞顿时狰狞起来,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大吼:“本少爷被阉了一半,你TM跟我说手术很顺利,顺利你大爷!”

“轰!”

一道土黄色的超能轰在医生的胸膛上,医生顿时吐血倒地。

病房里的动静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呼啦一声几个医护人员冲了进来,看到地上倒地昏迷的一声,顿时一惊。

“洪医生?洪医生!”

“都给我滚!滚!”

郑文冠抓起床边的东西全砸了出去,一个实习的女医生闪躲不及,被砸中了脑袋,顿时血流不止。

“喂,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洪医生给你看病,你还把他打伤!”一个小青年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

郑文冠狞笑了一下,一道控土术再次轰了出来!

“噗!”

这青年医生重重撞在了墙上,没了声音,生死不知。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心里一寒,太嚣张了,在医院里竟然敢直接行凶。

虽然他们都知道,住在高级VIP病房里的人,没一个简单货色,但是真的肆无忌惮的伤人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再说下去,恐怕就死人了!

几人赶紧抬着伤员离开了病房,地上一滩血迹,也不管了。

他们刚走,房门又被人莽撞地撞了进来。

“找死!”郑文冠怒不可遏,凝起一团控土术超能就要施展。

“文冠,文冠!”

一听到这个声音,郑文冠立即把攻击收了,他还以为是医院的人真的不识相,但是没想到是他的母亲裴世音。

“文冠,你怎么样了?刚刚你打电话来说受伤了,伤着哪了?”裴世音扑到郑文冠床边,当她看到郑文冠下身的绷带时,脸色一变。

“是……是这里?”

郑文冠虽然心里充满了戾气,但是对于母亲还是比较尊重的,点了点头。

裴世音顿时红了眼眶,紧紧握住了双拳:“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废了一半!”郑文冠显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言简意赅地回答。

“这是哪个医生不负责任!来人啊,把他们院长给我叫来!”裴世音大发雷霆,发怒的样子就像一头护犊子的母狮子。

裴世音作为郑氏集团董事长夫人,身边当然会跟着几个跑腿的,她这一吼,外面的人自然就听到了,很快就有人去打电话去了。

“文冠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对于裴世音的话,郑文冠心里没有一点波动,因为他知道碎了就是碎了,那不是花瓶,还可以粘起来,以现在的医学技术,还没法帮他治愈。

“妈,我爸呢?”

“你爸说公司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晚点再和你哥一起过来。”裴世音安慰道,“妈就在这里陪着你,不怕啊!”

郑文冠五官扭曲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这样的事情,他不是应该早就要习惯了吗?

他自嘲了一下,然后冷冷地说:“到底什么会议,让他们这么重视,连我这个儿子和弟弟的性命都没那么重要。”

裴世音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心里不平衡,从小就这样过来的,她也曾劝说过丈夫,但是却没有太大的效果。

“文冠,你不要想太多,你爸他也是没办法。”裴世音只能和颜安慰道,“而且,我听说,他们今晚上的会议,好像和你交上去的电脑有关。”

郑文冠阴沉的脸色终于有了一点改变,他惊道:“已经有眉目了吗?”

“具体的我不清楚,不过他们这几天一直在研究那个电脑,你爸和你哥三天都没回家了,今晚上既然要开会,应该是有重大突破吧。”

郑文冠双眼闪着光芒,送电脑上去的时候,他都不知道有没用。

而且,得来的时候他也很轻松,根本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

他送上去,也只是抱着侥幸心理而已,毕竟,是从神州大学里面拿出来的。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花白头发、花白胡子的老人走了进来。

“郑夫人。”

裴世音看清来人之后,立马将他拉了过来:“孙院长,你快来看看,你们医院不知道哪个庸医,竟然说我儿子这种情况没得治了,现在我命令你,亲自给我儿子看病。”

孙济民眉头皱了皱,这郑夫人好大的口气,竟然用命令的口吻!

他本来一惊如睡了,但是却硬生生被叫了起来,本来心里就不爽着呢,这裴世音竟然这么大言不惭。

他脸色一黑,说:“郑夫人,我虽然是院长,但是我主攻的是神经科,至于令公子这个伤,刚刚给令公子打伤的洪医生,就是我们医院里最权威的专家了。”

术业有专攻,一个医院里分门别类几十个方向,这还真不是他不想治。

裴世音却不依不饶:“孙院长,我不知道你们什么神经科乱七八糟的,我只知道,你必须给我儿子动手术,如果治不好,我就去投诉你!”

看着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孙济民也是个有脾气的人,冷哼一声:“你若是不满意,可以随时转院,我这个老头子立马签字同意。”

“你!”

裴世音被气得直哆嗦,孙济民去不惯着他,瞥了一眼郑文冠之后,拂袖而去。

裴世音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对待,满心的委屈,想大哥电话给丈夫,但是想到丈夫在开会,打了也没用。

“妈,别瞎折腾了。”郑文冠开口说道,“在这里躺着不舒服,我还是回家去吧。”

“对,回家!”

裴世音猛然想起什么,“你爸的那个私人医生,医术也很好,我们让他看看,这破医院,我们再也不来了!”

……

天亮了,秦封把值班任务交接之后就回了保安宿舍。

昨天晚上把云惜月送回来之后,秦封和关勇一直值守到了天亮。

而云惜月的被劫,除了云惜月宿舍的三个女孩知道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人反正已经救回来了,秦封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的。

不过,云惜月宿舍的三个女孩的表现,倒是让他大开了眼界。

云惜月失踪了接近一个小时,而且,是在浴室里直接消失的,她们竟然完全不放在心上。

甚至当云惜月的手机多次响起的时候,不帮忙就算了,反而还把手机给关机了。

对此,云惜月表现得不怎么在意,云惜梦倒是有些气愤。

分开的时候,云惜月一副含情脉脉的看着秦封,让秦封顿时感觉非常尴尬。

云惜月那一双眼神,实在是太魅惑了。

他都很奇怪,明明是双胞胎姐妹,怎么云惜梦和她两人的性格反差这么大。

他只能装作没瞧见。

在感情上,他就是一个超级小白,除了嘴巴花花,其他的概不了解。

送云惜月回来没多久,秦舒言的电话才回了过来。

得知云惜月出了这么大事,她也是吓了一大跳。

好在秦封解救及时,否则可就酿成大祸了。

在秦舒言口中,他也得知了一件事情,笃志楼实验室的一台计算机竟然不见了。

当初他们撤离实验室的时候,他们按下了自毁功能,按道理说,这个实验室就彻底废了。

可是这两天收拾收拾之后,一经清算,竟然少了一台电脑。

这可不是普通的电脑,既然是实验室的,那么这电脑里面就储存了很多重要的数据。

不过,这件事情好像和秦封无关啊,秦封也很奇怪秦舒言为什么会跟他说。

经过秦舒言解释,他才知道秦舒言他们怀疑和超能局有关,所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打算让御仙小队来处理。

和秦舒言结束通话之后,秦封的卫星电话就收到了金魔的来电,说的事情就是秦舒言刚刚提到的事情。

因为霍宽带着沈亦卿回京都了,所以金魔把命令传递到秦封这里来了。

不过从金魔的语气来看,这个任务好像并不是很重要,甚至也没有要求霍宽两人马上回来,而是说了一句:尽力而为。

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没有那么重要,这就让秦封不明白了,不重要还出动他们御仙小队?

天亮之后,秦封和霍宽通了个电话。

霍宽也不太明白,不过他提醒了秦封,御仙小队的根本任务之一是监察超能局,浦陵市的超能局更是重中之重,这件事可能不重要,但是可以作为一个线索,去暗中调查一下超能局。

当时笃志楼里面的具体情况,秦封没有在里面不太清楚,霍宽他们也只是在通道口没有进去。

等秦舒言他们出来的时候,只有庄肃一人跟着,曹翊、齐乐乐还有程小柔都没有跟出来。

后来他们自己说是为了拦住王虎,可是这些都是他们自己说的,王虎也被他们带走了,是真是假,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而已。

两人暂时都还没有线索,而且,庄定坤这个局长可不是吃素的,上次一见已经有了认识,想要调查超能局的警员,那可不容易。

秦封回到宿舍睡了一觉,睡梦中,他又看到了那个朦胧女人。

自从三个多月醒来之后,秦封只要一睡下,就会梦到同一个场景,秦封一开始还想着努力看清这个女人的样子,可是时间一长之后,他就慢慢放弃了。

不过,今晚他感觉这个梦,清晰了一些。

以前这个女人,全身背对着他,身上还有一团浓浓的迷雾笼罩着,除了能大概看出这是一个曼妙的女人身材之外,就什么都看不出来。

今晚,秦封发现女人身上的浓雾薄了一些,那婀娜的身姿也更加清楚了一些。

但是最让秦封激动的是,女人再也不是背对着他了,而是把正面转了过来。

为什么秦封能分得出女人的正面背面,秦封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就觉着正面没错了。

女人转过身来了,脸上一样也是被一团浓雾挡住,具体长什么样,还是看不清楚。

不过秦封已经满足了,他知道既然这个梦境有了变化,那就不会一直这样下去,只是时间到了,他肯定能够把这个梦境看清楚。

秦封不知道的是,在他做这一个梦的时候,神州某地某个大宅子里,一个女人同样坐着一个梦。

不过,女人做的梦,梦里面是一个男人,和秦封的梦境异曲同工的是,她梦里的男人也是被一团浓雾笼罩了,什么都看不到。

“曦儿,起来了吗?”

这时,房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直接将女人从梦境里拉了出来。

她起身轻轻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副淡漠的表情。

来着这个地方也有半个多月了,她在这里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但是又很陌生。

不管是这里的人,还是这里的环境,在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出现过。

准确的说,半个月前,她的记忆只有一个,就是那个蒙着浓雾的男人。

要不是那一丝丝熟悉感,而且她也不了解这个世界,也没地方可去,否则她还真不想留在这里。

在刚来的时候,她就留意到了几股比较强大的气息,说强大,只是相对于这个大宇子里的其他人来说的而已。

而对她来说,碾压这些人,只是一个手指头的事情而已。

“曦儿?”

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女人掀开了被子,露出一具完美的身体。

她仿佛没有一点异样,这么冷的天气,也没有感觉到寒意,双手打开,一身洁白的纱衣就披自动从衣架上飞起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吱呀~”

她把门一打开,外面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看上去应该有五十来岁了,不顾保养得挺好,脸上的皱纹少之又少。

“什么事?”曦儿淡淡地问道。

嬴鸢对她这副态度还是有点不太能够接受,但是她也知道曦儿身份不一样,连老太君他们都要毕恭毕敬的,所以就忍了。

“曦儿,你忘了,今天是你和扶苏的订婚日子啊?你不是答应了吗?”

曦儿眼神有点疑惑:“什么是订婚?”

嬴鸢耐心的解释道:“订婚,就是两个人要准备成为夫妻了,接下来就是正式的婚礼,正式婚礼之后,你和扶苏就可以成为真正的夫妻了。”

“夫妻?”

曦儿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脑海里下意识地想到了梦中的那个男人。

难道,那个男人要出现了?

想到这里,一向心如止水的她有了一点小急切。

“在哪里?”

嬴鸢一看她兴致挺高,顿时高兴起来。

之前她还不是很同意这么婚事的,因为她觉得能配得上扶苏的女孩子,只有自己娘家的人才有这个资格。

后来丈夫稍微跟她透露了一下曦儿的来历,她立即改变了主意。

她知道,一旦曦儿和扶苏结为夫妻,那以后生下的小孩绝对是当今世上最强,所以她果断地为儿子推了原来的婚事。

这事闹得,影响很不好,但是为了儿子的未来,为了家族的未来,她觉得这样做并没有错。

“曦儿,订婚是很隆重的,你看看要不要把这衣服换上。”

曦儿瞥了一眼嬴鸢手里的红色礼服,黛眉轻皱:“我就穿现在这一身。”

嬴鸢当然不乐意了,虽然现在的时代,白色已经越来越流行,但是在他们这些传统的家族里面,红色才是大喜之色,这么重要的日子,穿着白色衣服去参加,怎么看都有点像奔丧!

她还想劝说两句,但是手里的手机响了:“嬴鸢,怎么这么久,时辰就快到了!”

他看了看曦儿身上的衣服,最终放弃了。

耽误了这么些时间,已经不够了,时辰重要!

在嬴鸢的带领下,两人快步来到了祠堂里面。

一进来,曦儿就发现聚集在这里的人已经不下于百人了。

除了祠堂里面,祠堂门口还有几百人在观看,仿佛在期待着什么重大的时刻。

她不太喜欢这样的场景,黛眉微皱,但是为了看到那个梦中的男人,她暂时没有说什么。

“曦儿到了!”

嬴鸢的声音一传到祠堂里,祠堂里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为首的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妪,看向嬴鸢的眼神,更是除了尊重还有一点敬畏。

家族无极看到曦儿身上穿的衣服,有点诧异,眼神询问嬴鸢,嬴鸢只是摇了摇头。

“好了,时辰已到,准新娘和准新郎也在这里了,那我们订婚仪式就开始吧。”

无极朝胞弟无忌点头示意,无忌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曦儿却率先说话了:“他就是你们给我找的丈夫吗?”

曦儿指着人群中穿着红衣的扶苏,眼神里没有一点激动,反倒有些失望。

无极赶紧解释:“没错,扶苏是我们家族年青一代中,最为杰出的孩子,他一定……”

“他不是我的丈夫!”

曦儿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转身就离开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