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62章 看房

我的书架

第62章 看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祠堂里安静得可怕,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

扶苏作为准新郎,站在人群中,更是有些迷茫。

不过他的心态还好,至少在表面上看来,还是那样的淡定。

“无极,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她已经同意了吗?”老太君九凰近乎问责了。

他们一开始并不同意让扶苏取了曦儿,因为一旦曦儿以后恢复记忆之后,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们根本不敢想象。

但是无极最终说服了二老,也问过曦儿的意见。

当时曦儿还答应了,但是不知道今天怎么了。

“姑姑,我不知道啊,我前两天问过她,她并没有表示反对。”

无极又看向嬴鸢:“嬴鸢,你刚才过去的时候,她有什么异样吗?”

“没有啊,刚刚好像在睡觉吧。”嬴鸢说道。

她看了看周围的族人,皱眉道:“无极,你是不是先让大家散了?”

无极这才反应过来,将族人遣散,只留下扶苏的无忌。

“无极,我不管你怎么做,一定安抚好曦儿!”老头郑重其事地说,“成亲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曦儿离开家族,明白吗?”

“孩儿明白!”

老头和老妪离开了祠堂,他们现在年纪大了,精气神都大不如前了,而且,曦儿也不愿意跟他们两个老人家交谈,时至今日,他们也没和曦儿说上几句话。

“大哥,现在怎么办?”

无极沉吟了一会儿,没有回答,而是问扶苏:“扶苏,你呢?你是今天的主角,你说说吧。”

扶苏深呼了一口气,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前定下这事的时候,他就表达过自己的意见,认为这个时候不宜定亲,但是无极生怕日后生变,所以就急急定了下来。

“爸,曦儿虽然来了我们家族,但是我们根本要求不了她做什么,如果她不愿意,我们怎么做都没用。”扶苏说道,“所以,这件事还是暂时放下吧。”

无极显然很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他忽然压低声音,说:“你说,能不能用些特殊手段?”

“我看可以!”嬴鸢想也不想地答道,“我听说有一种药效果奇好,哪怕是再强的人,都控制不了,如果我们生米煮成熟饭,那她也没话可说了!”

“不可!”

“不可!”

扶苏和无忌两人齐声说道,两人相视一眼,他们是没有想到,无极和嬴鸢竟然会想出这样的主意,太无耻了。

“大哥,大嫂,先不说能不能达到效果,就是这件事,如果做了,传出去人家怎么看我们家族?”无忌苦口婆心地劝道,“而且,曦儿的实力深不可测,大哥,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去接她的时候,你被她一个眼神就震伤了吗?”

无极哪里能忘记当天的事情,直到现在,他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呢!

“无极,你的伤原来是曦儿造成的?”嬴鸢一脸惊讶,显然不太清楚这件事。

无极点了点头,不过今天讨论的重点不是他的伤,他沉声说:“今天这事出乎了我们的意料,幸好我们也没有邀请外人来参加,家族的面子也没有丢,无忌,等会下去之后,告诉族人,此事不可外扬。”

“嗯,知道了,族人们的事情好办,难的是曦儿现在的心情,对我们的态度是怎样的?刚刚父亲和姑母已经说了,绝不能让曦儿离开家族。”

“父亲,让我去吧。”

这时扶苏主动请缨,“虽然曦儿不愿意嫁给我,但是我们两个还是能够说上话,我去探探她的口风。”

无极想了一会儿,说:“好,嬴鸢,你也一起去,不过你不要多说,让扶苏去沟通就行了。”

“好。”

曦儿离开祠堂之后,就信步走了出去。

无极他们很担心他因为这件事而恼怒,甚至离开家族,但是实际上她并没有想那么多。

她也根本没有生气,她只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虽然她不知道梦中的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她很确定,她的男人只能是他。

……

秦封一觉睡到了中午十二点,醒来的时候肚子也正好饿了,去食堂填饱肚子之后,他就准备出去走一走。

御仙小队每次集合都没有固定的位置,很多事交谈也不够私密性,所以远在京都的霍宽,让他去外面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来作为御仙小队的基地。

按理说,金魔准备的武器库挺适合的,不过那地方距离神州大学有点远,不太方便,与超能局的方向更是相反,这对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不太有力。

所以霍宽一提出这个想法,秦封就立即有了建议,他们接下来大概率会继续在神州大学活动,又要做到监察超能局,那最好这个基地是在神州大学和超能局之间。

正好,在神州大学和神州大学之间有不少小区和民房,正好适合他们的要求。

而且,秦封自己也想在外面租个房子有个私密的空间,安全性还得好一些。

昨天晚上一顿饭小东西喝了一瓶酒,直接把秦封的那一万块钱任务经费给喝完了。

现在他身上就只剩下几千块钱了,还是从雷霆和钟懋堂两人那里拿来的。

对于这笔钱,秦封虽然拿在手上了,但是他并不是想真的据为己有。

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这笔钱,他已经有想法了,不过,他得解决了自己的住宿问题先。

他刚走出校门,手机就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微微皱眉,迟疑了一下。

这一迟疑,响铃立即就停了,好像不想打扰秦封一样。

秦封想了想,还是回拨了过去,他还真担心又出什么问题了。

“喂,云惜月,你有什么事吗?”秦封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于这个小狐狸精一样的女孩,秦封心里既有点憧憬,但同时又不太想靠近。

他的想法和雷霆有点像,小妖精太美、太妖、太媚,而且还狠,一旦把她惹生气了,指不定自己就和郑文冠一个下场了。

云惜月倒是心情好像还不错,丝毫没有收到昨晚的事情的影响,她柔声说:“封哥哥,你昨晚值了一夜的班,没打扰你吧?”

“这小妮子怎么好像有点变了性子?”

秦封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说:“没事,我已经醒了,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那好,那我直说了,我想出去租个房子,你有空陪我一起去看看吗?”

秦封下意识地就回了句:“没空!”

谁知下一秒,他的身后就响起了云惜月的声音:“秦封,你怎么在这里?”

秦封苦笑一声,完了,这下逃不掉了。

他转过身来,顺便挂断了电话:“我正好要出去。”

云惜月已经小跑上来了,一上来就直接挽住了他的手,那动作,自然又亲密。

秦封想把手抽回来,但是还是和以前一样,抽不动,越抽越紧。

“那正好啊,陪我一起去看看房子。”云惜月丝毫不顾及路人诧异的眼神,直接把身体往秦封身上贴,“我要挑一个大房子,到时候云惜梦也可以住过来。”

她说这话,没头没尾的,旁人听了,顿时是浮想联翩。

看房子,还要两姐妹一起,那秦封……

秦封也察觉到云惜月话里的言外之意,这里还是神州大学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神州大学的学生,他们不认识秦封,可是认识云惜月啊。

这个神州大学有名的魅惑女子,几乎是所有女人的公敌。

秦封有点受不了被人注视的感觉,低调做人,低调做事,一向是他的准则。

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秦封连忙拉着云惜月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并催促着司机赶紧开车。

等到离开了神州大学,秦封才微微地松了一口气。

他感觉,再在神州大学门口多待几分钟,流言蜚语,唾沫星子都能够把他淹没了。

“你怎么会突然想出来住?”秦封问道。

云惜月抛了个媚眼,娇声说:“人家想和你一起住嘛~每次去酒店,好麻烦的~”

秦封浑身没来由的打了个颤,如果两个人真的发生过什么,他还没什么,可关键是两人没什么啊!

云惜月这一番话,有诱惑的嫌疑!

云惜月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出车司机也听见了,他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云惜月,随即立即把注意力放在了方向盘上。

心里却在感慨,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懂得节制……不过女朋友这么漂亮,节制个锤子!换作是他,也绝对不节制!

“大小姐,你就别逗我了!”秦封满脸苦涩,太难缠了,小妖精之名,名不虚传。

云惜月见秦封快烦了,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挑逗,一本正经地说:“你昨晚也看见啦,我宿舍那三个女孩,没一个好东西,我可不想再跟她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秦封一想,也是,这样的宿舍关系,住下去也是给自己找罪受。

“那你想好找那样的没?我知道有个地方出租房挺多的。”

“租房?”云惜月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我要直接买房!”

秦封微微一怔,随即想到,云氏姐妹家世并不简单,虽然不说是极富极贵之人吧,但是一般人的条件好多了。

这就应了那句话,什么阶层的人,就想什么阶层的事。

关于找房子,秦封第一时间想的是租房,而人家想的是直接买一套。

出租车司机听着都羡慕极了,这小子的女朋友不仅长得漂亮,还贼有钱,正是人比人,气死人。

“两位,你们到底要去哪里?”司机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上车这么久了,就只让他往前开,也没有说具体去哪里,太不讲究了。

秦封看了看云惜月,云惜月说:“师傅,附近哪里有环境比较好的小区?”

“你要环境好的小区啊,那御龙居不错,那里足够安静,也是附近小区中环境评价最高的。”司机显然是个热心肠的人,“不过,那里的房价不便宜,一个两居室,都到了五六百万了。”

“这么贵!”

秦封低头算了一下,以自己现在在御仙小队每个月一万三千五的工资,要想买上这样一套房子,不吃不喝得三十年啊。

谁知云惜月云淡风轻地说:“五六百万,还可以接受……”

得,没法说了。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了一个校区门口,一下车,秦封就被这小区的大门给惊到了。

要不是知道这里是浦陵市,从来没有出现过政权中心,他还真以为自己来到了古代的王宫一样。

不说那华丽的装潢,就说那四根雕龙画凤的大柱子,就足以吸引人的眼球了。

秦封不懂得什么建筑美学,也没了解过建筑材料,但是这四根大柱子,他依旧一眼看出了它们的不凡。

而且,远远的,他就闻到了一股独属于树木的清香,这是自然界给人类的馈赠,无论怎么人工合成都做不到的香味。

据秦封的了解,能够有这样粗的主干,还有这股清香的,也就金丝楠木了吧。

在古代,金丝楠木几乎是皇家御用的木材,现在故宫里就有不少。

如果是以前,这种大小的金丝楠木或许还能找到不少,但是放到现在,几乎绝迹了。

而御龙居这个小区竟然用四根如此规模的金丝楠木来架构小区大门,从这一个细节看来,这个小区的品味、价位就低不了了。

两人刚下车,秦封被大门吸引了,云惜月把车费付,云惜月看着他这么浮夸的表情,都怀疑他是不是装傻,就是不想付钱。

“云惜月,你确定要在这里买?”

云惜月重新挽上秦封的手,说:“不确定,先看看适不适合养小白脸,最重要是,你喜欢……”

秦封真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那么多嘴干嘛呢?

两人站在小区门口,就好像金童玉女一样,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也吸引了售楼小姐的注意。

柳青这大半个月来,都没有开过单了,经理一早上还把她批了一顿,她正愁眉苦脸着呢,忽然就看到了秦封和云惜月走了进来。

这个点其实已经下班了,她的同事要么吃饭,要么带客户看房去了,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这里。

秦封两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对大学生,她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职业素养还是让她走上前去,问:“您好,我是这里的销售顾问柳青,请问两位是买房,还是租房呢?”

秦封没有说话,他就算租房,也不会到这里来,这里他住不起,也没有这个钱浪费。

云惜月只好自己说道:“我们想买房,两室的有吗?”

柳青双眼微微一亮,顺手从桌子上拿了几张宣传单,挑了其中一张出来,说:“有的,两居室不多,就两种户型,数量也不多了,如果有意愿的话,我们可以随时去看房。”

云惜月终于松开了秦封的手,认真和柳青探讨了起来。

而秦封,没有加入进去,不是他买,也不是他住,他才不瞎操这些心。

不过他有些无聊,心想,小说里这时候不是应该有些狗眼看人低的人跳出来找茬的吗?然后主人公就豪气干云地买下一套房,怎么在他身上都遇不到呢?

正说着呢,他忽然看到门外走过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不由皱眉。

“他怎么也在这?”秦封心里疑惑,“难道是在这里买了房?应该不可能吧,他爹都进去了,财产也充公了,他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在这买房?”

秦封见到的,就是他的老乡吴义乾。

昨天回来和关勇闲聊的时候,他才知道,吴义乾竟然从神州大学保安处辞职了。

辞职理由不祥,但是吴义乾这一举动,就很奇怪了。

吴义乾家里发生了大事,秦封最清楚不过了,但是吴义乾在进去之前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把吴义乾送到了神州大学做保安,吴义乾怎么这么随便地就辞职了。

秦封也只是有点好奇而已,自从在日月楼敲了吴义乾一笔之后,吴义乾行事作风就奇奇怪怪的,完全不像原来了,事不关己,他也不想再去理会。

不过今天得知实验室电脑丢失一事,秦封脑海里不由想起了一件事,在笃志楼出事之前,吴义乾曾经出现在笃志楼附近。

按理说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是吴义乾以前除了去给秦舒言送花,从来不去笃志楼那边,现在还出现在御龙居,秦封总感觉这里面有点不对劲。

“柳小姐,御龙居这里也有房子出租吗?”秦封走近问道。

柳青不知道秦封为什么问这事,但还是回答道:“先生,御龙居暂时没有租房,只有新房出售,如果先生想要租公寓的话,我们公司在附近也有一栋公寓楼,专门用来出租。”

“秦封,你问这个干什么?”云惜月抬头问道。

秦封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

云惜月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对柳青谁:“柳姐,那你带我们去这个单元看一看吧。”

秦封伸长脖子看了一眼,云惜月所说的单元,标准的两居室,看上去应该不到六十平方米。

看来云惜月虽然家里不缺钱,但还不是那种随手买下一套大宅子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