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65章 吴义乾的阴狠

我的书架

第65章 吴义乾的阴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下着小雨,冰冷的雨点打在人的脸上,像刀割一样。

前几天的天气还挺不错的,虽然气温低了点,但是每天白天都有阳光,也不太难受。

在浦陵市的冬天,最难受的天气就是下雨了,那雨丝带着寒气,像泥鳅一样钻入人的脖颈,可别提多难受了。

秦封刚结束值班,紧了紧衣领,纵然是超能者了,但是这种糟糕的天气还是无法完全免疫。

这几天他的生活倒是规律了很多,该上班时就上班,下班之后就回去休息加修炼,两点一线。

楚承寰偶尔来找他,关于开店的事情有些细节要来敲定一下。

不过除了开店,秦封发现这小子似乎还有点其他的事情,每次来都是行色匆匆的,也不知道是在搞什么。

对此秦封也没有多问,反正他自己的事情他需要帮忙的话就会开口,现在既然不说,那就没什么问题,等他以后觉得能说秦封也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秦封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封哥你好帅……封哥你好帅……”

这骚包的铃声顿时引起不少路人的侧目,一看他是个保安,顿时有些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她们觉得秦封的确是有那么点姿色,但是一个小保安竟然这么不要脸的设置这样的铃声,太不要脸了。

看清来电显示,秦封微微周内,周子平打来的。

自从三天前秦封和他吃了顿饭,两人也就没怎么联系,主要是秦封觉得周子平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了,他不太想更亲密的接触了。

当时虽然双方都留了电话,不过秦封不觉得自己还能和周子平有什么太深的交往了,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天,居然电话就打过来了。

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喂,子平,我刚下班,有什么事吗?”

“秦封,今晚上六点,我们几个在浦陵市发展的同学想要聚一聚,你今晚上应该有空过来吧。”

又是同学会,这事听上去美好,可事实却不一定美好。秦封想都没想就想说没空,但是周子平又补充说:“我听说,朱可欣今晚也要去,当年人家对你一往情深,我可听说了,她到现在也还没有找男朋友呢!”

朱可欣?

秦封微微皱眉,这个女孩怎么说呢,周子平觉得人家说对他一往情深,但是秦封自己并不这么觉得。

虽然做的事情的确是有意无意地暗示秦封,她喜欢秦封。

秦封虽然是感情小白,可是他依旧感觉到,她在暗示的时候,或者有意无意地靠近的时候,似乎心情很平静。

他不懂爱,可是也知道如果面对自己喜欢的人,那心境肯定不是那么平静的。

如果时间长了,习惯了还能说得过去。可是这刚一接触就这个样子,总觉得不太真实。

恰好那个时候秦封的确对她没什么好感,当然了也不至于讨厌,反正就远远的处着。

他现在一听朱可欣也在,更不想去了,去了也是尴尬。

谁知周子平又说了:“秦封,你该不会是不想见人家吧?我跟你说,这你就别想了,她刚刚打过电话给我,问了我你的地址,我想,如果你今晚不出现,那估计就她出现在你家里了!”

“卧槽!”

秦封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周子平这货,还真是会办事。

得,既然都这样了,那今晚还不得不去了。

“好吧,你把地址发给我,我晚上看看有没时间过去。”

挂了电话,秦封身上又响起了声音,不过不是秦封私人手机,而是配备给御仙小队的卫星电话。

“喂,千里,有发展了?”

鄢望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嗯,你让我跟踪他,三天了,今天终于有了个新发现。”

“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

鄢望苍报了个地址之后,秦封就把电话挂断了,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半个小时后,秦封出现在了一个别墅小区门口,待出租车离开之后,他趁没人注意,一个闪身进入了两旁的树林。

这里的林子还比较密,秦封一走进来就看到地上有些东西,看得出来平时来这里偷吃的男女还不少。

这个别墅区名叫泓天城,名字非常的霸气,而整个小区的占地面积也非常的广,名副其实的一个小城。

能住在里面的人,那真是非富即贵。

先前秦封陪着云惜月去看的御龙居,在这泓天城面前,也根本比不上,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秦封在林子里左窜右窜,不一会儿就停在了一个山坡上,猫着身子,慢慢靠近了一个树叶堆。

他刚停下,树叶堆就动了一下,露出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

“我说千里,你也会隐身术,不至于趴在这里吧?”秦封小声地说。

鄢望苍一脸平静,说:“隐身术效果好是好,但是一旦施展隐身术,那必然会有超能波动,如果周围正好有检测超能的机器,那我不就暴露了。”

秦封也是随口一提,没有多想。

鄢望苍对于这种跟踪隐藏的事最精通不过了,怎么做有他自己的想法。

“情况怎么样?”

鄢望苍递给秦封一个望远镜,他是用不上的,但是秦封用得上。

“九十三号别墅,你仔细看看。”鄢望苍说,“不过没有发现那个女人,东皇,看来你猜错了。”

那个女人,指的是田中惠子。

那个女人自从在超能局被人救出去之后就好像销声匿迹了,无论秦封他们怎么找都没有她的身影。

找出田中惠子,是为了搞清楚七星耀月盒的事情。

“吴义乾这小子,没想到是和郑文冠攀上关系了。”

秦封拿着望远镜,看到了吴义乾和郑文冠,还有吴仁东。

这三个人正在九十三号别墅里会面。

三天前秦封在御龙居碰见吴义乾,他就怀疑吴义乾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去御龙居买房,既然去了,那身上可能从某个地方或者说某个人手上拿到了一笔巨款。

联想到之前这小子去保安队长那里打听过笃志楼的事,秦封一开始猜测他是和田中惠子有什么关系。

当晚出现在笃志楼里的有三类人,一是雇佣兵团王虎及队员,二是浦陵雍门的,三则是东岛人。

雍门和雇佣兵已经全军覆没了,就算还有些漏网之鱼,也都在四处逃窜,根本没人能给吴义乾再付巨款了。

那么就一个可能了,东岛人,田中惠子,而且,田中惠子也逃了出去。

之所以没有直接把吴义乾抓来拷问,是因为如果吴义乾真的和田中惠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那以田中惠子的做法,也绝对不会让吴义乾知道她在哪。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跟着吴义乾。

只是万万没想到,吴义乾背后的人,不是田中惠子,而是郑文冠!

此刻别墅里,除了吴义乾、吴仁东还有郑文冠之外,地上还趴着一个黑衣人,手脚都绑着绷带,秦封看不到这人的脸,不过却猜出来了这人是郑文冠的保镖——黑獒。

黑獒那天晚上被秦封废了,本来在医院躺着养病的,忽然郑文冠让人把他带了过来。

他也不知道他现在一个废人把自己带过来干什么,可是当看到吴义乾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变了。

“老板,那我把他带出去了?”

郑文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别弄脏了地方!”

吴义乾给了吴仁东一个眼神,然后吴仁东扛起地上的黑獒,走出了别墅。

郑文冠看着这叔侄俩的背影,眼里闪过一道厉色。

对于残废的黑獒,他其实不太在意了,但是好歹是主仆一场,而且黑獒忠心耿耿的,郑文冠就给了一次医药费,让他自生自灭得了。

可没想到的是,吴义乾竟然凭借自己手上一个他不得不想要得到的东西,威胁他把黑獒交出来。

郑文冠是什么人?郑氏集团二公子,哪怕在家不受宠,那也是地位非凡。

吴义乾竟然一句话就让他交出黑獒,他觉得自己感受到了耻辱!

要不是那东西是父亲要求一定要得到的,他还真不想跟吴义乾这种无赖做交易。

一个农村出来的无赖,在给他办事的时候还留了一手,如果放在以前,他直接就让人给弄死了。

他决定了,一旦得到那个东西,他就立即让人把这个吴义乾给解决了,留着迟早是个祸患。

且不说郑文冠在想什么,吴义乾和吴仁东两人把黑獒带到了外面的院子里,想了想,又把人带到了外面的小树林,正好距离秦封他们不远。

黑獒现在四肢被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吴义乾他们摆布。

他看上去也不太镇定,他知道,吴义乾对自己那是恨之入骨啊!

当初他奉命去教训吴义乾,正好他也好那一口,就把吴义乾强行扒了裤子。

现在他正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不得不低头:“吴义乾,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吴义乾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恶狠狠地看着黑獒,“那天晚上,你把我那个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十倍奉还。”

“我还以为这一天还没这么快到来,没想到你这么废物,竟然被秦封就废了!”

“听到你被秦封暴揍了一顿,我可是担心得不得了啊,就怕你一不小心被弄死了,那我的大仇就没法报了。”

“幸运的是,你活了下来,而且,老板还把你交给了我!”

“你知道为什么老板会把你交给我吗?因为我手上有个东西,是他想要的,我现在说什么,他都必须得答应我,而你,就是我的要求之一!”

黑獒眼神里有些恐惧,在他的印象里,吴义乾有点小聪明,但是为人胆小,懦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

他不知道的是,正是那天晚上他对吴义乾做的事,才让吴义乾有了这样的变化。

也或者说,并不是变化,而是吴义乾骨子里就有的东西,只是以前没有被激发出来而已。

“你这样做,是在挑战老板的底线!你就算杀了我,你也不会有好结果的!”

看着黑獒这种色厉内荏的表情,吴义乾笑了,笑得有点得意忘形:“我怎么样,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不过,你想死?那可没这么容易!”

“嘭!”

吴义乾一脚将黑獒踢翻过来,让黑獒以趴着的姿态趴在地上。

黑獒仿佛猜到了吴义乾要干什么,浑身颤抖,挣扎着想翻身,但是吴仁东直接一脚踩住了他的双腿,两把匕首飞出,将他双手钉在了地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云霄。

秦封和鄢望苍在远处观望着,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屁股

“东皇,这小子是个狠人啊!”鄢望苍感叹道。

秦封微微皱眉,不过随即松开,黑獒作为郑文冠的保镖,以前准没少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有这样的下场,也是他应得的。

只是吴义乾这手段,着实让他有些吃惊,这个人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吴义乾了。

狠辣,果决,与半个月前的吴义乾,判若两人!

出现这样的改变,应该就是那晚被他灌醉之后才有的,他不知道那天晚上吴义乾回去之后发生就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准没好事。

“东皇,要把人救下来吗?”

吴义乾为了发泄,手里的木棍朝黑獒捅得鲜血淋漓,血肉横飞,再捅下去,人就得死了。

“把他吓跑就行了。”

鄢望苍随即进入了隐身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秦封也只是感觉到有一股微弱的超能波动而已。

吴义乾在那一直折磨着黑獒呢,忽然,“啪”的一声,他的脸上顿时多了个掌印。

“谁?谁打我!”

吴义乾抓着木棍怒视前方,可是他却没有看到人。

他有点慌张地四周看了看,除了自己和吴仁东,就没有其他人了。

“二……二叔,我们是不是……撞鬼了?”

吴仁东毕竟是超能者,而且见识较广,他立即就认识到这是遇到隐身术超能者了。

“何方神圣,藏头露尾的,有种出来一见!”

“啪!”

吴仁东的话音刚落,他自己也被呼了一巴掌。

吴仁东立即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

他脸色微沉,看了眼已经奄奄一息的黑獒,拉住吴义乾:“阿乾,我们走吧,这人被保下了。”

吴义乾有些不甘,可是对方在隐身中就给他们分别一巴掌,那也可以给他们一刀,说白了,对方还不想要他们的命罢了。

可如果自己还不依不饶的,那接下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好的脾气了。

恨恨地瞪了黑獒一眼,吴义乾叔侄俩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他们也没有再回郑文冠的别墅去,而是直接往外面走了。

“阿乾,那人其实已经必死无疑了,你也不必再纠结。”吴仁东劝到。

来到浦陵之后,吴仁东才知道侄子遭受了什么,所以,找黑獒报仇他是支持的。

但是前提是,自己上安全的,总不能为了报仇,把自己的命也搭上,那样太不值了。

“二叔,我知道的。”吴义乾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不过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幕后黑手,是他呢!”

吴义乾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方向正好是郑文冠的别墅方向。

他这次手里捏着一个东西,把黑獒弄死了,但是想要动郑文冠,还做不到。

吴仁东看着有些陌生的侄儿,担心地说:“阿乾,郑公子那边,你落了他的面子,还威胁他,肯定心有不满,你确定那东西能让他服命吗?”

吴义乾自信地说:“二叔,你放心,那东西他势在必得,只要这东西在我们手上一天,那我们就会安全一天。”

“可我们总会有交出去的一天,他可没那么多耐心。”

“没事,只要他死了,我们就安全了!”

……

小树林里,秦封从山背后面走了出来,皱着眉看着黑獒。

这也实在太惨了。

不过秦封并不同情,咎由自取罢了。

他之所以让鄢望苍吓走吴义乾,一来是他看不下去了,二来是想问一问黑獒一些事。

郑文冠把他交了出来,他心里现在肯定是很复杂的,这个时候来盘问,最容易得手了。

不过鄢望苍出手稍微晚了一点,黑獒现在就只剩下一口气了,现在上回光返照。

黑獒听到脚步声扭过头看到了秦封,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这个男人把自己废了,让自己在郑文冠那里没有了价值,还被吴义乾欺辱。

可是在最后的时刻,又是这个男人让自己免受了更多的侮辱,这事还真特么操蛋。

“你时间不多了,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秦封平静地问到。

“我父母双亡,下无妻儿,哪里还有什么遗言。”黑獒喘着粗气说。

“那你的老板郑文冠呢?”秦封说,“你为了保护他,被我废了,可是他却把你交给了吴义乾这样的小人,你不怨恨他吗?”

说到郑文冠,黑獒的双眼顿时复杂出来,但是最后,全都由怨恨所占据:“我恨他,恨不得让他遭受我一样的痛苦!”

“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我知道的就告诉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