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67章 基地

我的书架

第67章 基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秦封和金魔打电话的时候,秦舒言也在和青龙打着电话。

“青龙,御仙小队的人,知道的事情不少了,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真相,如果不告诉他们,我担心他们会好心办坏事。”秦舒言说到。

“唔……现在计划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也很关键,如果被他们一打岔,还真有可能误了大事。”青龙在电话里沉吟道,“那你这两天找个机会跟他们说明一下,千万叮嘱他们,不要乱来。”

“好!那能说到什么程度?”

“我问一下,你稍等。”

青龙把电话挂了,秦舒言等了没多久,青龙又把电话打了过来:“上面说了,除了我们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向他们透露,这次的事件全部前因后果都可以告诉他们。”

“全部?”

秦舒言有点惊讶,“御仙小队到底什么级别,竟然可以知道全部?”

他们这一次的计划,就连浦陵市的超能局也只是知道一星半点而已,之所以能透露一些,那还是因为在浦陵要得到超能局的支持。

可是御仙小队也有这个权限,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这支小队的六个人,她接触过五个,修为最高者不过是七级觉醒者,按理说这样的小队是没有太大权限的,还不如庄肃呢。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听上级说,是那位的指示。”

说到“那位”的时候,青龙在电话里的声音都好像变得恭敬了些。

就连秦舒言,身板都不由挺直了几分。

“既然是那位的指示,那我就按照指示去做了。”

“嗯。”

……

秦封和鄢望苍两人和金魔通过电话之后,来到了御仙小队的基地。

这个基地在昨天正好找到,在神州大学和武器库之间,距离神州大学大约三公里,租了两层。

一层是秦封自己租的,这里正好可以作为店铺开张。

二层则是御仙小队所用,面积大概一百平米,一个房间,一个会议室。

这里毕竟是租下来的,不太好再动,秦封和霍宽商议着,以后多完成几单任务,然后让金魔批一笔钱下来,直接买一个地方,否则始终没那么好。

现在他们只是执行了第一个任务,完成得差强人意,现在提这个想法,他们也不好意思。

今天霍宽和沈亦卿正好也回来了,秦封就把雷霆和钟懋堂也一起叫过来了。

等他们来到的时候,雷霆和钟懋堂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

因为没有钥匙,他们也只能在街边蹲着,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眼前走过的美女。

“哎哟喂,秦大哥,你终于来了!”雷霆一看到秦封立马迎了上来,“说好的十二点到,这会儿都快一点了。”

秦封自知理亏,没有搭话,而是问道:“老霍他们还没到吗?”

正说着,身后冲来一辆出租车,停下之后,霍宽和沈亦卿从车上走了下来。

霍宽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一副金边眼镜依旧那么风骚,但是左眼明显有个淤青。

不过沈亦卿嘛,比起几天前,感觉脸色更加的红润了,最明显的是,这个漂亮的短发女孩,之前浑身透着一股飒气,现在,还多了一丝女人特有的温柔。

秦封和雷霆等人相视一眼,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

霍宽一看秦封他们这副表情,就知道这些家伙在想什么了。

实际上他到现在都还有点懵的,几天前他回家,爷爷霍中培一开始虽然不悦,但是回来也表示了支持。

但是父亲霍统山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这老父亲可是憋着想让霍陈两家联姻的,他对陈敏之也是相当满意和喜欢,甚至都和陈敏之的父亲聊过好几回这事了,对方也都是有差不多的想法。

可万万没想到,霍宽在这个节骨眼带了个女朋友回来!

带就带吧,女朋友而已,反正还没结婚就不能算数。

可是第二天,霍宽竟然告诉他,人姑娘怀孕了!

这下把霍统山给气坏了,他不敢对姑娘发火,只能暴揍自己的儿子。

秦封拿着钥匙把门打开,等所有人否进来之后,秦封好奇的问道:“老霍,我记得之前说过,你爹好像给你说了门亲事,我很好奇,你回去之后是怎么说服伯父的?”

之所以秦封认为霍宽已经说了其父了,是因为霍宽和沈亦卿两人的表情很正常,没有失落也没有郁闷,那就说明事情并没有超出意料。

霍宽摸了摸鼻子,这事儿还真是不太好解释啊。

“我跟他说,你要当爷爷了,他无话可说了!”霍宽云淡风轻地说。

“卧槽,牛批啊!”秦封朝霍宽竖了个大拇指,“我辈楷模啊!”

“不对吧老霍。”这时雷霆提出了质疑,“你们俩不是还没办那事嘛,两个雏,伯父会看不出来?”

钟懋堂好像想到什么,捅了捅雷霆的腰,瓮声瓮气地问:“你又怎么看出来的?”

雷霆得意一笑:“我纵横花丛那么多年,当然看得出来了!”

沈亦卿狠狠瞪了他一眼,这话题他们根本不想说,可是不说,这帮老男人似乎还不容易罢休了。

霍宽看了一眼沈亦卿,有些羞赧。

沈亦卿就干脆点了,大手一挥:“有什么大不了的,老娘前一天晚上,就把老霍推倒了!”

哈?

这么凶猛?

不愧是我们卿姐啊!

秦封几人听得那是目瞪口呆的,以前没听说沈亦卿这么凶猛啊!

别说秦封他们懵了,就连当事人霍宽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接受。

那天,霍中培给他的建议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他表面上虽然答应了,但是事到临头他又有点怂了。

可没想到,他母亲也是这么跟沈亦卿说的,沈亦卿一看他竟然这个时候还犹豫,那气得啊,直接就拎着霍宽进了房间。

除了竖大拇指,秦封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封兄,这里感觉还不错,不过,我们看到你把一楼也租下来了?”霍宽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连忙转移了话题。

秦封点点头:“没错,不过,一楼不是给大家用的,是我单独要用,属于一楼的租金,我会单独交。”

“你租个店面是要打算卖什么?”雷霆好奇地问道。

秦封想了想,自己身上有黄金药剂的事情,这几个人都知道。

而且,以后开张了这几人也会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现在雷霆既然问起来了,那就干脆现在就跟他们说一下得了。

关于小东西的黄金尿液,秦封随便取了个名字,黄金药剂,否则摆上台的时候,介绍这是尿,那有人买才怪。

“上次用来救千里的药,你们都还有印象吧?”

几人双眼顿时一凝,他们当然还记得了,而且,笃志楼一战之后,秦封还给了他们一些兑水稀释了的,这东西的效果,他们可是真切感受到了。

“秦封,你是说,你要卖那些药液?”沈亦卿急切地问道,“有多少,我要了!”

秦封白了她一眼:“咱们御仙小队如果有人受伤,我会见死不救吗?”

沈亦卿一听,就知道秦封误会她了。

上次秦封就已经给了一些黑他们了,她现在要的,是替家族要的。

“秦封,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替我们沈家买一点。”

“还有我!”霍宽这时候也说到。

“你们俩,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快一条心了!”秦封无奈地说道,“卖给你们一些也无妨,不过,开张那天,还得请你们来站站台。”

霍宽和沈亦卿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过来了。

秦封这个打算,其实是想利用他们霍家和沈家的名气,一炮打响。

更准确来说,是霍家的名气。

因为沈家只是一个小家族,军人世家,在当地可能还有点影响,可是再浦陵,那几乎没有影响了。

“没问题,你开业的那一天知会我一下,我请爷爷过来给你撑场面。”

“那再好不过了!”

这时雷霆好像想到了什么,说:“秦封,你丫的把店铺设在咱们基地下面,这是要我们帮你守着这小店啊!”

雷霆这么说并不是没有道理,这个基地平时他们肯定要有个人待在这里的,如果下面出了什么事,他们哪里会不管不顾,这丫的还真是黑。

秦封嘿嘿一笑,一把揽住雷霆的肩膀,两人个子本来就不对等,秦封几乎是踮起脚来了。

“老雷啊,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跟你们谈的了。”秦封说道,“老霍和老沈家大业大,看不上我们这些小打小闹,不过咱们不一样,除了千里,我们几个家里都有长辈要孝敬。”

“你想说什么?”雷霆连忙打断他,“直说吧,别逼逼赖赖的。”

秦封白了他一眼,说:“猴急!”

“其实很简单,我想请你们三个入股。”

秦封说的三个人,是指鄢望苍、雷霆和钟懋堂。

钟懋堂挠了挠头,一副憨相:“我没钱啊!”

“之前你们两个做模特的工钱在我这里,就算是入股了!”秦封大手一挥,“然后千里你就再出一点,我每人给你们百分之五的股份,咱们打生打死的,不就为了家里人能够有个好的未来吗?”

雷霆三人愣住了,秦封说是分股份,但是谁都听得出来秦封这是在帮他们。

他们家里都是有双亲在上,虽然他们现在算是部队的人了,每个月的津贴不少,但是对于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其实还做不到。

在这当中,鄢望苍是不用的,因为鄢望苍自小就父母双亡了,否则也不会去做扒手,入了雀门。

不过鄢望苍上次说了一下,有个小女朋友在,而且还有了身孕,那也是需要大笔钱的。

“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每个人都要出两万块钱,要不然我不干!”

秦封仿佛一副吃亏了的样子,显得心不甘情不愿一样。

其他人都看出来了,不过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戳破。

“那咱哥仨,就多谢封哥了,剩下的钱,我们明天凑齐给你。”雷霆说道。

秦封哼哼了两声:“这下叫封哥了。”

“不过你们可别想白拿钱,这里我可不会招保安,你们仨谁有空就来盯着。”

钟懋堂憨憨地拍了拍胸脯,梆梆响的:“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捣乱!”

秦封这么做,也是让他们心安理得地拿这份钱而已,要不然白给的话,他们迟早会不好意思。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像他一样,这么不要脸的!

说话间,霍宽和沈亦卿已经把整个房间看了一遭。

这里本就不大,只是为了能让他们这一伙人可以有个商量事的地方而已。

“东皇,这个地方让我们商量事还可以,但是如果是把武器库搬到这里来,恐怕还不太行。”霍宽说道,“安全性太差。”

“如果要把武器库搬过来,这里肯定是不够格的,但是我们这个基地也是暂时的,所以我想,武器库就先不动了,等以后我们有真正的固定的基地的之后,再进行武器库的转移。”

秦封和霍宽两人一开始商量的就是,在选定基地的时候,顺便把武器库转移过来,这样以后也方便些。

不过金魔给的经费实在是太少了,虽说霍宽和沈亦卿这两人的家世背景不简单,但是家里在零花钱上对他们的要求也挺严格的,也拿不出钱来补充。

因为如果要自己安装一套安全系统的话,那绝对不是一万两万就能解决得了的,那竟是一笔巨款。

本来呢,金魔设置的武器库,其实就是最好的基地,奈何那地方太远,没过去都不太方便,所以现在这样,议事的和武器库都分开,这样能省不少钱。

正说着话呢,秦封的电话响了,是秦舒言打来的。

挂断电话,他双眼闪过一道精光:“我姐找我们!”

“我们?”

霍宽等人顿时一愣。

雷霆问道:“你确定是我们,而不是你?”

“我们!”秦封重重地重复了这次字音,“她说,有些事情有必要让我们知道一下,以免出现误会!”

霍宽双眼微微一凝。

之前他和秦封讨论过,笃志楼一事处处透着诡异,这一次秦舒言突然找到他们所有人,那只有一个事情御仙小队和秦舒言有交集的,那就是笃志楼一事以及后续发展。

“什么时候?”霍宽问。

“最好现在!”

“那还等什么,走吧。”

……

浦陵某座大楼地底,这里摆满了各种机器,还有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走来走去,相当地忙碌。

而此时,有几个人正拿着试管,在测试着什么。

而在一张桌子上,躺着一个全身光溜溜的男人,双眼紧闭,应该已经进入了昏睡当中。

“药剂已经调试完毕!”一个年轻男子说道。

在他身边的是个五十多岁老人,不过这人精神抖擞,这时候甚至有点激动:“准备实验!”

其他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一双双眼睛都盯着他们。

老人手上带着无菌手套,拿着一管针筒,深呼了一口气,扎在赤裸男子的太阳穴,将针管里的药剂一股脑全打了进去,然后立即把上面的透明玻璃罩打了下来。

赤裸男子表面上暂时没有反应,老人里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电脑显示屏。

显示屏是一个折线图,但是此时折线图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波动。

滴答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无论是赤裸男子还是电脑数据,都没有明显的变化,大家的心态不由有些变了。

“这玩意是真的吗?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不可能是假的吧!为了这东西,当时雍门、东岛人都来了,还有被雇佣的雇佣兵,如果说一定价值都没有,那他们图什么?”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反应呢!”

“再等等吧,或许反应的时间需要比较长。”

就在大家等待着有点不耐烦的时候,忽然一声惊呼:“快看,实验体的眉心有反应!”

大家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在透明玻璃之下,赤裸男子的眉心正在绽放这一点微弱的红光。

这是超能术觉醒的征兆!

所有人都看向了男子的反应,而资历最大的老人却死死盯住了电脑屏幕,此时电脑屏幕里的折线图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种变化,伴随着赤裸男子眉心的亮度越来越明显。

“这种药剂正是太神奇了,竟然真的可以帮助人觉醒超能术!”

“有了这些药,那我们以后岂不也可以成为超能者了?”

“理论上没错,但是,这种药的成功率只有一半,对人的体质要求还是有点高的。”

“那也总比现在混吃等死的好,现在所有人都是碰运气,运气好就觉醒,运气不好就一直等着。”

“是啊,如果有了这些药剂,那至少我们还有一点选择的机会嘛。”

“我们攻破了这个难关,老板应该会给我们奖励吧。”

听着其他人热火朝天地讨论着,老人一直盯着的神态终于放松了一下,眼神里全是自豪。

虽然这份东西不是他研发的,但是他将就能够这份东西发扬光大!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刚刚给他调试药剂的年轻人,正在把一个东西装进了口袋里,慢慢地往门口方向挪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