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74章 恶毒的舍友

我的书架

第74章 恶毒的舍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说是过生日,其实就是几个人来这里野餐以及露营,云惜月啥也不会,邓雯是寿星公,所以其他人都在准备着野餐和露营,就只有她们俩在一旁坐着观看。

云惜月低着头看了看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短信:晚点到。

“他有点事,晚点再过来。”

邓雯似乎很关心这件事,又问:“是男是女的啊?”

“男的。”

“男的啊,那倩倩可就惨了,就她一个单身狗。”

倩倩也是她们的舍友,名叫官小倩,是个有点胖胖的女孩。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云惜月解释了一句。

邓雯一副我懂的样子,说:“明白明白。”

云惜月见她这个样子,也不解释,这种事越描越黑,大家又不是很熟,随便她们怎么想了。

“对了月月,你新找的房子在哪里啊?什么时候带我们去参观参观?”

云惜月捋了捋酒红色的长发,说:“就在御龙居,现在还有点乱,等收拾好了再请你们去。”

邓雯的双眼微微一亮,她知道云惜月家里挺有钱的,但是没想到会让云惜月一个学生租在御龙居这样的地方。

是的,她只是想到云惜月的房子是租的,而不是买的,更不敢想象是全款拿下来的。

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邓雯她们不喜欢云惜月的原因是云惜月太媚,她们以前分掉的男朋友都或多或少和云惜月有关。

如果让她们知道云惜月直接全款买下了一套御龙居的房子,恐怕这个仇富的心理又让她们讨厌云惜月多了一个理由。

两人闲聊了几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邓雯也干脆走过去和官小倩她们一起准备露营的东西。

云惜月只是盯着自己的手机在微微发愣,也没注意到邓雯她们在做什么。

“问清楚了,来的是个男的,可能是这小浪蹄子的姘头。”邓雯压低了声音,“可能来,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快。”

“雯雯,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邓雯的男朋友杜海明说。

邓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怎么,现在很委屈你吗?”

“是啊,海明,我们都到这里了,你就不要退缩了。”另一个男生林策东舔了舔嘴唇。

“啪!”

林策东的女朋友何晴一巴掌拍在林策东的后脑勺,“现在你很得意了是吗?”

“没有没有,嘿嘿……”林策东的眼神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云惜月,然后又迅速地转了回来。

“都小点声!”邓雯压着嗓子,“东西我都准备好了,绝对让你们爽翻天。”

“嗐,什么爽翻天,我们是为了你们才做这样的事的,海明你说是吧。”林策东朝杜海明给了个眼神。

杜海明立即心领神会,连忙点头。

官小倩翻了个白眼,特别鄙夷地说:“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俩。”

“行了,赶紧准备吧,这一次,我要让她,身败名裂!”邓雯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眼神,宿舍四个人中,就数她对云惜月最为仇恨了。

说到底,当初云惜月其实什么都没做,也就是邓雯的前男友送邓雯回宿舍的时候,在楼下见过云惜月一次。

自此,邓雯前女友就对云惜月念念不忘,甚至还让邓雯帮忙送礼物给云惜月,最后,两人也是分道扬镳了。

在外人看来,这完全是邓雯前男友的问题,但是邓雯不这么想。

她觉得如果不是云惜月“勾引”自己的男朋友,自己男朋友怎么会和她分手!

她的前男友是个家世背景不错的二代,当初她铁了心要嫁入豪门,所以对云惜月的怨恨越发严重。

太阳逐渐下山,很快天上就布满了星辰。

这时候的天气其实还挺冷,根本就没多少人会选择这个时候露营。

而且,山上的温度会更加的低,一入夜,云惜月感觉有点冷了,她只外面穿了件红色毛呢大衣,这一冷,不由得抱紧了自己。

“月月,来,就知道你会冷,我多带了一件衣服。”邓雯递过来一件羊毛衣。

云惜月也不客气,拿过来背着身就把毛衣套了上去。

在她穿衣服的时候,没有发现,杜海明和林策东这两个男人盯着她的背影,咽了一口口水。

“月月,来,喝点开水,暖暖身子。”云惜月一换好衣服,官小倩就递了杯开水过来,还冒着白气。

看着云惜月把一大杯水都喝了下去,邓雯和其他人隐晦地相视一笑。

几人随即很有兴致地天涯海角地聊着,云惜月也在他们的调动下,逐渐融了进去。

随着时间的过去,眼看都快十一点了,大家也就钻进了自己的帐篷。

六个人三个帐篷,邓雯和何晴与自己的男朋友各自一顶帐篷,而单身的云惜月就和官小倩挤一顶。

还没钻进帐篷,官小倩就借口去上厕所,让云惜月自己先进去。

云惜月本来就已经很困了,也没管她,直接钻进去,衣服都没脱下来,就进入了梦乡。

大概五分钟后,官小倩蹑手蹑脚地靠近帐篷,先是小声地叫了几遍云惜月的名字,没有听到响动之后,才拉开帐篷的拉链,里面的云惜月,已经躺着,完全没有知觉了。

“搞定,你们快过来吧!”官小倩朝后面打了个手势,随即邓雯四个人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何晴,你把灯光打上。”邓雯自己则是打开了手里的摄影功能,“小哥哥们,精彩马上就要开始了,小礼物赶紧刷起来吧!”

“再过三分钟,我们就即将准备进入收费阶段,小哥哥们一定要提前充值好,以免错过了精彩的瞬间!”

“今晚的直播,我可以向大家保证,绝对物超所值,绝对让你们满意。”

邓雯在那里兴奋地解说着,而官小倩则是默默地把自己的手机也打开了:“杜海明,你们开始吧。”

杜海明和林策东相视一笑,虽然杜海明心里有点害怕,但是看到秋熟睡的云惜月之后,这点害怕也全部都被抛之脑后了。

灯光打好,林策东和杜海明也在各自的女朋友的示意下,钻进了帐篷。

帐篷买的时候考虑到这件事了,所以不小,进去之后,三个人也正好可以平躺着。

而林策东,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伸手就把云惜月外面的大衣扣子解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羊毛衣。

羊毛衣是紧身的,这样一来,云惜月完美的身材就露了出来。

“杜海明,赶紧麻溜点,给我脱的时候不是很麻利吗?现在别在那里磨磨蹭蹭的!”邓雯很不满地踢了杜海明一脚。

杜海明扫了一眼云惜月,咽了口唾沫。

这时林策东已经把云惜月扶起来了,他抓住云惜月的毛衣,直接从头上脱了出来。

“咕咚~”

何晴三百六十度地拧了一把林策东的腰间赘肉:“要死啊!”

林策东抹了抹嘴角的唾沫,嘿嘿笑了笑:“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

“次啦……”

杜海明仿佛被打开了魔盒,默默把云惜月身上的衣服直接撕开。

这让邓雯看得有点目瞪口呆的,这不太像平时的风格啊!

不过她这会儿没功夫考虑那么多,手里的摄像头已经对准云惜月了,为了避免暴露,杜海明和林策东都带了一个面罩。

不一会儿,云惜月身上就只剩下一套布料少的可怜的衣服了,平滑雪白的肌肤不仅让林策东和杜海明看得直咽口水,邓雯三个女孩看得也是妒火燃烧。

就在他们要进一步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串轻微的脚步声。

五个人都被吓了一跳,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还有人上山?

他们毕竟是做着亏心的事情,一时之间竟然就不知道怎么做了。

还是邓雯有主见,当机立断:“杜海明,你和我去看看,你们在这先等一会儿。”

其他几人点了点头,邓雯和杜海明各自拿着自己的手机就走了,可是没多久,两人就一脸郁闷的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我去,你们玩得挺大啊!”秦封看到帐篷里的云惜月,虽然人睡着,但是看上去还没受到其他伤害,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他在昨天晚上就收到云惜月的短信了,不过白天他去见了一下周正南他们,想着云惜月也没什么大事,还回去睡了一觉才过来。

今晚他休息,在路上的时候也是慢悠悠地过来的,半路上还出了点意外,才晚来了点时间。

只是刚来到,就看见云惜月昏了过去,还几乎光着身子,而且旁边还有个也差不多光着的男子,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容易想明白了。

“你是谁?我们的事,和你无关!”林策东皱着眉喝道。

他可是非常期待今晚的事情的,对云惜月他也垂涎欲滴很久了,如果不是秦封,这会儿他已经开始了,所以他的心情很不爽。

秦封挑了挑眉:“这小妞没告诉你们,我会来吗?”

“你就是云惜月说的男朋友?”邓雯阴沉着脸,“没想到云惜月高高在上,却找了个小保安做男朋友。”

她认出来了,秦封毕竟就在她们的宿舍区做保安,进进出出的,见得多了总得有点印象。

“男朋友?”

秦封一愣,不由看了一眼云惜月,心想,我什么时候成了她男朋友了?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说了这么久,而且秦封还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不少,云惜月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他随即意识到云惜月可能不是睡过去了这么简单。

“她就是睡着了,我们能做什么?”邓雯辩解道。

“那她的衣服怎么回事?”秦封指了指地上的衣服。

“她自己脱的。”何晴说。

秦封眼里闪过一道厉光,对于云惜月的三个舍友,他上次就见识过了,一群极度自私的人,今晚上的事情已经非常明显了,但是这几人丝毫没有一点反悔之意。

他也懒得废话了,直接走了过去,林策东还想拦着他,但是看到秦封的眼神,他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秦封直接躬身钻进帐篷,拿起地上的衣服,盖在云惜月的身上,还拍了拍云惜月的脸:“惜月,醒醒?醒醒?”

云惜月毫无反应,秦封虽然不懂医学,不过这时云惜月气息稳定,也没有其他的反应,想来应该只是中了一些普通的迷药。

而这个时候,邓雯等五个人重新聚合在了一起,互相交流了一下眼神。

最后,几人似乎下定了决心,分别拿了一个东西,悄悄走近秦封。

此时秦封正背对着他们,似乎完全没有留意到他们的行为。

可是当他们手里的各种东西砸在秦封的后脑勺的时候,秦封的身上忽然爆发了一阵金光,把所有的东西都挡在了外面。

这一幕直接把邓雯几人看懵了。

没吃过猪肉的人也见过猪跑,他们几人虽然都不是超能者,但是也看得出来,这是超能者才有的手段!

“超……超能者!”林策东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们虽然人多,但是有三个是女孩,他们都是普通人,就算是最低等级的超能者,对付他们这些普通人也可以一个打十!

他们。竟然想要对一个超能者出手!

这真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除了杜海明,其他人脸上都充满了惧色。

秦封缓缓转过身,看着地上的石头,面无表情地说:“我原以为你们只是一时糊涂,看来是我想错了,你们几个,根本就是人渣啊!”

邓雯和何晴、官小倩紧紧缩在了一起,连看一眼秦封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林策东害怕脸色煞白,还指着一旁的邓雯,“都是她的主意,这些东西都是她买的,我们只是一时糊涂,而且,我们也没做什么,你找她算账就行了!”

“林策东,你!”

邓雯觉得自己快被气死了,当初自己说出这个计划的时候,最激动的就是他林策东,现在好了,对她拉踩最重的,也是林策东!

林策东全然忽视了邓雯的愤怒,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什么道义都不重要。

“大哥,云惜月没什么问题,中了点迷药,明天早上就会醒过来的。”林策东为了讨好秦封,竹筒倒豆子般的把邓雯的计划全盘托出。

秦封听完,都不由打了个寒颤。

邓雯这女人,看着有点姿色,也挺人畜无害的,没想到会这么歹毒!

按照邓雯的计划,今晚她不仅要给云惜月拍下那些不雅的照片,还要让林策东和杜海明轮番上阵,并且将整个过程直播拍下来。

在秦封来之前,邓雯的直播已经在开始了,如果来晚一步,这直播的内容,可就天下皆知了!

秦封一个箭步冲上来,在邓雯完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把手机了过来,然后直接一手将手里捏得粉碎。

这一幕直接把几人震慑住了。

秦封此时看向邓雯的眼神也带了一点杀机,如果今晚的计划真的被邓雯实现,就凭照片和事情,就可以让云惜月彻底的身败名裂,终生都没法抬起头来了。

“今晚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一旦他报警,我们全都完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杜海明忽然说道,“杀了他,然后把一切都推到他的身上。”

何晴和官小倩已经不敢说话了,只有邓雯说道:“他是个超能者啊!我们打不过的!”

“我来对付他!你们去把云惜月杀了!”

“你?”

邓雯看着一脸镇定点杜海明,突然感觉有点不认识他了,一个超能者,他哪来的自信说对付就对付?

秦封也有点好奇,这个杜海明一开始他也没放在心上,更不觉得这个看上去有点闷骚的男人会是个强者。

“控金术——斩!”

一道金色寒光,非常突兀地从杜海明手上爆发。

秦封双眼微凝,没想到这闷骚男,竟然是个六级觉醒者!

不过看上去,对自己的超能。好像还掌握得不是很熟练,就像是突然之间获得了力量,却没法控制一样。

这一记控金术的“斩”字决,气势很足,但是外强中干,秦封一个挥手,就将它化解了。

“快动手!”

杜海明怒吼一声,然后直接冲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柄水果刀。

“控金术——锐!”

秦封眼神里充满了玩味,如果杜海明稍微有点打斗经验,都不会这么傻乎乎地冲上来,杜海明又不懂古武,冲上来完全就是送死的,最好的方法,应该是使用最简单的“金”字决,控制周围所有的金属,来进行远程攻击。

秦封轻轻一个闪身,连移形换影都没用。就直接避开了杜海明的攻击。

杜海明和秦封的交手,瞬间就过去了十几招,秦封都非常轻松地应对了。

杜海明顿时急了,他以为自己六级觉醒者的实力对付一个小保安应该没多大问题的,可是现在慢慢的,他也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特么动手啊!”

杜海明朝着发愣的邓雯她们怒吼了一声,这才把邓雯他们叫醒了过来。

他们没想到看上去有些懦弱的杜海明,竟然是个超能者,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而且,他们也是第一次介入道超能者之间的战斗来。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喊,是把她们的魂给暂时叫回来了。

邓雯是个狠角色,回过神来之后就非常过段地朝云惜月跑去。

“封印术——天!”

秦封直接丢了一个封印术出来,将邓雯和官小倩、何晴给控制在原地。

邓雯她们愤怒地拍打着眼前的金色光罩,但是连五级觉醒者都没法段时间破开的封印术,又岂是她们三个普通人能够破开的。

这一幕也落在了杜海明的眼里,他眼睛都睁大了,想不通邓雯她们这么好像被画了个圈似的被禁住了,他成为超能者也没多长时间,以他的见识,还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忽然觉得自己小看秦封了,自己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会的都打完了,可是连秦封的衣角都没有摸到,他就是再蠢,也认识到自己和秦封之间的差距了。

想到这里,他就心生退意。

只是秦封哪里会让他就这么走了,他脸上刚表现出想跑的神情,秦封就直接用封印术把他禁锢在了原地。

当然了,还有林策东,在秦封眼里,这个林策东虽然对他威胁不大,但是太猥琐,也一并封印住了,还把林策动和杜海明放在了一起。

整个过程五分钟都没有,这五个人就全部被禁锢了。

秦封暂时没有理会这几人,上前再次检查了下云惜月。

他还没有到进化者的等级,否则他就可以直接超能出体,帮云惜月化解药力。

想了想,走到邓雯的身前,面无表情地问:“解药呢?”

邓雯一双充满了怒火的眼睛只是瞪着秦封,一句话没说。

“你不给,天亮以后她也会醒来,而且我还可以自己翻。但是如果你给了,还算有个赎罪的机会。”

说完,他又看向何晴和官小倩:“你们也是,知道的就告诉我吧。”

官小倩和何晴相视一眼,但是还是摇了摇头。

邓雯冷笑一声:“你别看她们了,她们也不知道。我不怕告诉你,我也没有!这种迷药的解药太贵,我压根没想过买。”

“哦,对了,卖药的人说,中了这种迷药的人,醒得越晚,对身体的伤害越大!”

“啪!”

秦封一巴掌甩了过去,邓雯的脸上立即就多出了一个掌印!

“云惜月和你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让你这么歹毒地对付她!”

邓雯捂着脸颊,恶狠狠地说:“我就看她不顺眼了!”

秦封扬起手,但是又放下了,摇了摇头,这种人没救了,他也不要浪费力气了。

不过邓雯的话不得不多想,云惜月一个普通人,如果这个迷药真的有这么霸道的话,那必须要尽快化解这个迷药。

120的电话已经打过了,警察也在来的路上了,但是看着依旧昏睡的云惜月,秦封双眉直皱。

“嗯哼~”

就在这时,云惜月发出了一声闷哼,然后在邓雯的目瞪口呆之下,坐了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