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75章 又听南山

我的书架

第75章 又听南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你!你!你怎么!”

邓雯看着苏醒过来的云惜月,整个人都懵了,不是说好能迷一天一夜的吗?

云惜月刚醒过来,显然还有点迷糊,没有反应过来,看看自己身上的情况,又看看秦封,一双大眼睛里全是迷惑不解。

“我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封淡淡地说道:“这几个人要给你拍一些爱情动作片,你被迷药迷倒了。”

云惜月娇媚的眼神立即就变了,看着邓雯,毫不掩饰地露出一副狠厉。

“邓雯,真的是这样吗?”

邓雯看着她的眼神,忽然有点怕了,躲躲闪闪的,口里不断地说:“不是这样的,是他想要侵犯你,我们才……”

“呵呵……”

云惜月冷笑了一声,对邓雯的话,她一个字都不相信。

她之前还真的以为邓雯她们变了,没想到的确是变了,变得更加变本加厉,更加的狠厉无情,好歹是舍友一场啊,怎么就能下得了这狠手呢?

重新钻回帐篷,云惜月有条不紊地把衣服穿上,冷漠地走到邓雯几个人面前。

“啪!”

“啪!”

“啪!”

“啪!”

“啪!”

云惜月冷着脸给每个人呼了一巴掌,然后走回秦封的身边,重新露出那副娇媚的表情,自然而然地挽住秦封的手:“封哥哥,我们走吧。”

“那他们怎么弄?”

“算了吧,我也没什么损失,警察来了也麻烦。”

云惜月说着的时候,眼里隐晦地闪过一道杀意。

见她这么说,秦封也没有反驳,不过他还有点事要问一下杜海明。

此时杜海明被封印术禁锢在原地,眉心的赤色小剑还在闪着微弱的光芒。

即便是现在了,他也没有放弃挣扎,只是秦封的封印术根本不是他这种刚出道还没有半点战斗的经验的人能够破开的。

“有个问题需要你回答一下。”秦封撤开了封印术,“你可以选择不回答,但是我觉得吧,相比较雨把你们送进监狱,你会更乐意回答。”

杜海明沉声说:“她说过不追究了!”

秦封冷笑:“她是她,我是我。”

杜海明沉着脸,看了看邓雯,最终点了点头。

“你手上的刀,从哪得来的?”

“在南山度假村!”杜海明说道,“暑假的时候,我在南山度假村兼职,偶然间就觉醒了超能术。”

秦封眼里闪烁着光芒,他之前就感觉杜海明手上的那柄短刀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见过似的,所以才会想着问一下。

没想到竟然是南山度假村!

他这么一说,秦封也明白了他感受到的熟悉感是从哪来的了,杜海明的这柄刀上面,有一种和七星耀月盒的气息相似。

“你的超能术,也是在那里得到的?还直接晋升到了六级觉醒者?”

秦封的这个问题,让周围几个人都有点不明所以。

超能术,不是自己觉醒的吗?难道还有其他的方式?

云惜月的双眼更是一亮,直勾勾地看着杜海明,那表情非常的期待。

“没错,我得到这柄刀之后,就觉醒了控金术。”

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啊。

秦封有种感觉,这柄短刀,应该会有重要的作用,年后他们就要去南山度假村了,这个时候了解一下,只有好处。

秦封再次布置了一个封印术,将两人的声音隔绝开来。

杜海明将自己在南山度假村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末了,秦封还把这柄短刀给带走了。

杜海明自然不乐意了,但是秦封强势之下,他就算再不乐意,也只能交了出去。

等秦封和云惜月下到山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十二点了。

凤凰山此刻一片寂静,黑夜下山顶上还有一点白雪。

在下山的路上,他们还碰到了准备上山的警察,秦封也没说什么,这些警察上山了也不会得到什么,杜海明他们显然不会自己说自己犯法了。

凤凰山下万籁俱寂,但是回到了市区却完全不一样了。

这个时间点,夜生活也才刚开始没多久。

数以万计的年轻人聚集在宵夜档,KTV,酒吧等各种场所,热闹得比白天还多人。

“秦封,我饿了……”云惜月摸着小肚子说道。

今天晚上其实她也没吃什么,如果早睡了还好,现在醒过来了,那饥饿的感觉立即就涌现出来了。

“大排档吃不?”

“好吃的吗?”

“我推荐的能不好吃吗?”

“行,那就去吃大排档!”

两人打了辆车,一看距离,司机得从十几公里外的地方赶过来。

没办法了,只能等着呗。

如果有辆车就好了,秦封心里想道。

汽车嘛,不用的时候挺费钱,但是要用到的时候那就方便多了。

就好像现在,大晚上的两个人蹲在凤凰山脚下等着出租车,吹着寒风,那姿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出租车才到。

两人一到大排档,秦封马上就点了一大桌子的菜,反正他也饿着。

这个时候的大排档,正是人气最旺的时候,许多大汉扯开了嗓子嚎叫,像个菜市场一般。

秦封对这样的环境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云惜月显然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显得还有点不自然。

尤其是她这样的大美女,在大排档里更是少见,这才刚坐下,就有五六个男人过来搭讪了。

不过云惜月对这些男人丝毫没有兴趣,她对待秦封的时候,是一种小女人的姿态,妩媚多姿,但是在面对这些陌生男人的时候,她始终一副冷漠的样子。

“云惜月,我发现,带着你这个祸国殃民的妖精出门,是一个最大的错误啊。”

云惜月双手撑着下巴,含情脉脉地看着秦封,娇声说:“封哥哥~你等会儿多吃点哟,把身体补补,今晚上我们……咯咯咯……”

她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周围不少人都听见了,这声音,这话,让他们这些糙汉子是浮想联翩啊。

秦封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自然也有了点反应,但是他不觉得这是好事,没看到周围那杀人的眼神全聚在他身上了。

“你可别逗我,我这人经不起逗。”

“经不起逗,那你会怎么做啊~”云惜月身体稍稍往前倾了倾,领口的一抹雪白立即映入秦封的眼帘。

“咕咚!”

秦封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你这是在玩火!”秦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云惜月,“我火起来了,我就直接把你压了!”

“我好怕怕呀!”云惜月拍了拍胸脯,“要不,今晚就压!”

“草…”

秦封有点抓狂,正要再说什么,他们点的东西上来了。

云惜月一看,顿时媚眼如丝:“封哥哥,你等会儿要怜惜我喔。”

秦封看了看桌上的某鞭,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那你可要小心了,我这人比较威猛一些。”

云惜月咯咯直笑,那眼神仿佛在说,我不信!

秦封抓起一串烧烤,送进了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今晚我要是怂了,我就不姓秦!”

“好啊好啊,我等你哟。”

云惜月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倒了杯饮料。

两人就像一对小情侣一样,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云惜月或许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后面也没再说带颜色的话。

但是她不说,不代表就没事了。

云惜月今天的穿着还是一如即玩的大红衣,红色波浪卷,里面称着一件白色T恤,还是那种领口比较低的T恤。

说话间,上身不断的摆动,有时候开心的更是上下抖动。

再加上云惜月这种天生的媚骨,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也足以让人心猿意马。

所以这一顿烧烤,秦封吃得有些难受。

“美女,一起玩不?”

一个穿着花里胡哨的青年走了过来,直接坐在了云惜月的旁边。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和他一样流里流气的男生。

云惜月眼珠子一转,笑眯眯地说:“去哪儿玩啊!”

秦封原本只顾着低头吃东西,这时候抬起头来瞪了云惜月一眼,云惜月却好像完全没有看见一样。

吴建新一看有戏,立即来了精神,马上拉着小板凳向前走近了一点:“不远处有个酒吧,酒吧经理是我的哥们,我们去那里,怎么样?”

“好啊好啊,我还没去过酒吧呢!”云惜月一双眼睛仿佛都冒光了,“不过……”

“不过什么?”吴建新急忙问道,“付钱由我来付,我们就是请你去玩一玩而已,你不用担心。”

云惜月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吴建新见她这个表情,又不说话,顿时急了:“美女你倒是说个话啊,到底又什么困难,有困难我们就克服困难,多简单的事嘛。”

他们这一桌,始终被人关注着,吴建新一来到,立即就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是吴建新这小子,看来今晚这个美女又要落入魔爪咯。”

“不一定啊,没看到那美女旁边还坐着一个人嘛?”

“那个玩意?”

有人显然对秦封很不屑:“人是有点小帅,但是看上去是个生面孔,就算想反抗,也不是吴建新的对手吧。”

“我听说,吴建新是个古武者,是吗?”

“八九不离十了,否则这一片怎么会让他称王称霸呢?”

秦封的听力实在太好,虽然隔得老远,而且中间还特别的嘈杂,但是这些人的讨论声依旧一字不落的进入到了他的耳朵了。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自己这副尊容,还很好的隐藏了自己。

这正好符合了他的想法,低调嘛,才能做到扮猪吃老虎。

这个吴建新是个古武者,倒是有些出乎秦封的意料,不过正好,如果这个吴建新不识相,他也想验证一下自己最近在乾坤日月刀和移形换影的修炼成果。

云惜月脸上露出一幅可怜兮兮的表情,看了一眼秦封又迅速的低下头去,好像非常害怕的样子。

她这样的表情,立即让吴建新给捕捉到了。

聪明的他,随即明白了美女的意思。

“啪!”

吴建新往桌子上一拍,五张鲜红鲜红的钱币拍在桌子上。

“小子,今晚你们的消费你吴哥请你了,这美女我带走,你有没意见?”

虽然好像是在询问秦封的意见,但是那语气,可一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

秦封嘿嘿一笑,把桌子上的钱塞进自己的口袋,露出一幅人畜无害的表情,说:“我没有意见,你们去玩吧。”

云惜月愣了,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秦封,秦封难道不知道自己被带走,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吗?

“小子,挺会来事儿啊!”

吴建新又掏出两张红色票子:“这样,吴哥我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两百块钱就给你去找个地方睡觉吧,等我们玩累了,美女自然就回去了。”

秦封小鸡啄米似的,很自然的把两百钱也塞进了口袋。

“听到没有,吴哥今晚带你去耍,你好好陪吴哥,我先回去了。”

秦封说完,起身就要走。

云惜月这下急了,连忙站起来要跟上去,但是下一刻就被吴建新拉住了手臂:“美女,不是说好去玩的吗?”

“玩你妈!”云惜月气急败坏地甩掉吴建新的手,“你这么喜欢玩,回去找你妈玩去!”

吴建新这下不高兴了,老子的钱都花了,怎么可能让你走了呢!

他立即招呼自己的另外三个兄弟,将云惜月围了起来:“美女,今晚上你不去也得去,如果不去,别怪我们哥几个心狠手辣了。”

此时秦封停了下来,回过身饶有兴趣的看着云惜月。

云惜月立即明白秦封这是在教训自己呢,自己本来还想气一气秦封的,没想到秦封这个杀千刀一点骨气都没有的自己走了,自己反而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她抓起桌子上的啤酒瓶,猛地朝前面一个人头上砸去。

“砰!”

瓶子应声而裂,被砸中的人脑袋上立即流出了意思鲜红的血。

“MD,还敢动手!”

吴建新顿时大怒:“兄弟们,把她绑了,今晚上,我们一起乐呵乐呵!”

云惜月连忙后退了几步,大喊:“秦封,你再不救我,我就真的要死了!”

“唉……”

秦封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都说女人是祸水,还真不是瞎说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惹事的本领真是一个比一个强。

就云惜月来说,秦封都救她两次了,这一次云惜月还主动招惹这些人,这不是给他找麻烦吗?

“小子,我劝你不要插手,否则你或许明天就少了根腿了!”

秦封摊了摊手,说:“我也不想插手啊……不过我想插两脚!”

“砰!”

拦在他前面的青年立即被秦封一脚踹了出去,倒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对付这样的二流子,他甚至连古武术都懒得用,更别说超能术了。

吴建新的眼神顿时变得极为阴沉:“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我是不是找死,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封的身影忽然在原地消失,吴建新心里顿时一惊,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不是普通人了!

“砰!”

“砰!”

两声闷响,吴建新带来的三个小弟,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整个过程,三秒钟都没有。

这神乎其技的腿法,把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这不比电视剧精彩?

“原来你也是个古武者!”吴建新沉着声音说,“你现在收手,我就当今晚的事情没有发生,否则……”

“否则你妈啊,废话那么多,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秦封朝着吴建新的下盘就一脚撩了过去。

吴建新心里一怒,他的名号都还报出来呢,就被人硬生生打断了,这在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他连忙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秦封的这一脚。

“我是吴建新!”

吴建新气急败坏地大喊,企图用自己的名字把对方吓住。

但是秦封直接以自己的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乾坤日月刀!

移形换影!

两种古武术同时运用出来,瞬间秦封就变成了几个虚影,所过之处,所有的桌椅都被震成了粉碎。

吴建新脸色凝重了很多,他是个古武者,自然认得出来秦封使出来的古武术不是普通的古武术。

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可能退了,否则传出去他就没法混了!

两人完全忽视了周围的环境,缠斗在一起。

秦封在古武术上算是刚刚入门,而吴建新明显是在此道上浸淫多年了,每次出手之间,都是非常实用的杀招。

秦封如果仅仅是实用古武术对敌,还是有些勉强的。

不过也只是勉强罢了,想赢不可能,但是要输,也不容易。

秦封的出手,全在云惜月的意料之中,但是秦封看上去好像有些弱了,这就有点让她意外了。

不过她没有多想,秦封的实力,她完全了解,不可能不是吴建新的对手。

反而是周围的那些人,都大为惊叹,就算是超能时代了,这种场面在普通人当中,还是出现得非常少的了。

而且这两人势均力敌,打起来堪比电影场面,视觉效果太好了。

其他人看戏看得入神了,大排档的老板就欲哭无泪了。

就这么十几分钟,自己的哪些桌椅碗筷就全部报销了。

虽然这些东西花不了多少个钱,但是都是钱啊!

吴建新是这一带的恶霸,他不敢找吴建新算账。

而秦封现在看上去也是个牛人,他就是个小本经营,赚点小钱而已,哪里敢找这两位大神呢!

“砰!”

秦封连连后退了几步,嘴角上还挂着一丝血迹。

看上去他有点狼狈,但是实际上他也没受伤。

和吴建新交手之后,他对乾坤日月刀的理解更加深刻了。

都说实战是最好的训练,这一打下来,秦封觉得自己在古武术上的实力,又有了一点提升。

秦封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眼里精光四射:“是时候结束了!”

秦封忽然猛地一跃,右手化刀,猛地劈向吴建新!

“乾刀!”

手刀如刀,寒芒乍现!

吴建新脸色凝重,他从秦封的这一刀中,感受到了一点危机!

“嘭!”

手刀落下,吴建新顿时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噗!”

一口鲜血从吴建新的嘴里喷出!

“封哥哥!”云惜月欢呼雀跃地跑到秦封的身边,倚靠在秦封的身上,“我就知道你是最猛的了!”

秦封翻了个白眼,这话说的,他还不好反驳。

“走吧,在待下去,我非得被你还是不成!”

云惜月掩嘴笑了笑,跟着秦封迅速离开了这里。

秦封这一战其实感悟不少,对于古武术的理解也更加的深刻了,这个时候的他急需一个安静的环境去体会一下刚刚在战斗过程中体会到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在古武上的瓶颈,有了一点松动。

秦封和云惜月迅速离去,吴建新捂着自己剧痛的胸口,眼里充满了狠厉。

今晚上他还以为捡了个便宜,没想到美女没了,还倒贴了七百块钱,连自己几个人都受伤了。

这下子是完全亏大了!

吴建新深呼了几口气,将胸口翻腾的气血暂时压了下去。

“我们走!”

吴建新带着人也走了,老板看着满地的狼藉,欲哭无泪。

很多人在刚刚的乱斗之中,趁乱走了,连单都没买。

今晚上的努力,全白费了。

“刚刚那个小子你们认识吗?”

没有人回答。

“得罪了吴建新,就相当于得罪了那位,我看那小子也只是比吴建新强了一点,这接下来恐怕不好过咯。”

“吴建新就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不仅仅是那小子遭殃了,估计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也得要遭到毒手了。”

这话一出,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这些人在这一带混得久了,多多少少知道吴建新背后的人是谁,那个人比起吴建新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尤其是在女色方面,简直是丧心病狂!

如果让吴建新回去加油添醋地说上几句,那女孩就彻底完了。

除非,这个女孩的背景,足够强大。

不过他们不认为,来大排档吃饭的女孩,会有什么强大的背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