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76章 白荒年

我的书架

第76章 白荒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吴建新几人颇为狼狈地从大排档里走了,回到了一家小酒吧。

这家小酒吧不是吴建新开的,而且他背后的那个人的产业,他只是在这边看着。

“哥,怎么办?豹哥进去了,我们这个亏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吃了。”

话说秦封和钟离焱的缘分还真是剪不断,前脚刚把钟离焱的手下送进去,后脚又直接坑了钟离焱五千万和五块源石,而现在,又被豹哥原来的手下给记恨上了。

吴建新用冰袋敷着自己的脸,阴着脸,他倒是知道豹哥后面的人,但是他地位低下,和那位大公子也扯不上关系。

最近他也听说大公子回到浦陵了,他也试过去找,但是人还没见到,就直接被打发出来了。

“对了哥,豹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得罪了一个人,大公子也没能把人捞出来。”

手下惊讶道:“大公子出马都不行?”

在他们眼里,这个大公子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一直都是神通广大的存在,就单单说豹哥了,短短一年,就把豹哥扶持到了一方大佬的地步。

这样的人竟然也没办法,那豹哥得罪的人,得是什么级别的。

吴建新拿起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出去,今晚上的事他不能就这么咽下去了,他现在要发动能发动的力量和人手,将那个人找出来,人找出来后怎么办,他还没想好。

已经交手过一次了,他很清楚自己亲自出手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这时,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吴建新想了想,按下了接通键。

“吴建新?”

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吴建新脑袋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声音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想听过。

“你是谁?”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知道,大公子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大公子!”

吴建新惊呼一声,刚还说着大公子呢,没想到现在就被大公子找上了。

这一下子,他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跳动都快了一点了,人也下意识地站了起来。

“大公子有什么吩咐?”

“有一个人,需要你去跟一下,把他每天见过的人,做过的事都记录下来,照片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

这时吴建新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吴建新点开了免提,点开照片,顿时愣了一下。

“是他?”

“你见过他?”

吴建新说:“何止是见过,今晚上还跟他交上手了!”

“怎么回事?”

吴建新于是把今晚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大公子真想查的话,什么都查的出来。

如果这时自己自作聪明,那失去的可能就是在大公子那里的信任,那绝对是得不偿失。

“他既然已经见过你了,那你在办事的时候注意不要暴露了。”电话里的人说道,“另外,有一件事大公子特别强调,不要和他动手!你要做的,就是查他每天在干什么,去了哪里就可以了!”

“是,我保证完成任务!”

吴建新信誓旦旦地说道,别说大公子不交代,他自己也不会轻易再亲自动手,打不赢还硬上,那是找死。

……

御龙居门口,秦封和云惜月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

“好了,你自己回去吧。”秦封说完就准备要走。

他知道云惜月在御龙居的房子已经都置办好了,生活用品也在今天已经搬进去了,云惜月一回去就可以直接入住。

对待云惜月这个妩媚的女孩,秦封虽然感觉自己时刻被吸引,但是下意识地觉得她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不好靠近。

云惜月一副幽怨的样子看着秦封:“我就这么让你不待见吗?”

秦封尴尬地挠了挠头,他能说是吗?

正要解释什么,忽然,后面传来了惊呼声。

两人顺着声音一同看了过去,顿时愣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着朴素,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正一刀一刀地往一个中年男人的肚子里捅。

鲜血不要钱的从肚子里喷出,水果刀每一次的进出,都必然带出喷泉一样的血水,就短短这十几秒,中年男人的脚下已经有一滩血了。

“我的钱!还我钱!还我的救命钱!”

年轻人一边捅,一边大吼:“你为什么不把钱给我?为什么!”

中年男人满脸痛苦,双手抓着年轻人的手,嘴巴不停地张开,眼里全是恐惧。

“三千块钱!我妈的救命钱!你给我!给我!”

这边的情况已经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但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阻。

秦封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时候,愣就一下。

他见过这个人,在上凤凰山的时候,他就碰到了这个人。

当时这人因为贫血昏倒在路上,秦封正好碰到了,所以花了点时间,把这人给救了回来。

把人救回来之后他就走了,他还要急着去找云惜月,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

“秦封,他……他……杀人了?”云惜月有些害怕。

秦封皱了皱眉,没有动。

那个中年人的心脏已经被扎了两刀,已然活不成了。

他好奇的是,这个男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竟然对一个人如此痛下杀手。

中年人已经彻底倒在血泊里了,可是男人还在继续捅,秦封想了想,上前抓住了他的手。

“他已经死了。”

男人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睛红得像要滴血,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煞气。

“他该死!”

男人嘶哑着声音嘶吼,眼神充满了恨意。

“他就算该死,也已经死了!”

秦封再次说了一句。

男人僵硬的扭过了脖子,手里紧紧抓着的水果刀,终于缓缓地松开。

忽然,他又猛地回过头看向秦封,说:“你救了我?”

秦封哑然,他怎么知道?

当初把人就过来之后,在他醒过来之前他就离开了,应该没有见到秦封才是啊。

“小心!”男人忽然从地上弹起来,将秦封顺势往自己的方向一带,而他,则是扑在了秦封的背上。

“噗!”

一口寒光四射的剑穿透了男人的胸膛,剑尖在他胸前滴答滴答地滴着血。

秦封心生寒意,看向男人的背后,一个女人手里正拿着剑柄,她的脸上,还有一片胎记,血红血红的。

女杀手一看没杀成秦封,将剑拔了出来,抽身便要逃跑!

在秦封的眼前杀人,目标还是秦封,秦封怎么可能就让这个女杀手全身而退。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封印术瞬间祭出,金色的光罩将女杀手笼罩。

而女杀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招,想都不想直接一剑刺出。

封印术立即被破。

整个过程一秒时间都不够,看得出来女杀手在行凶之前,早就将秦封的底细摸透了。

而且这个女杀手还不是一般的杀手,一招不得手,就立即撤退,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

不过,封印术虽然只是阻拦了她一秒的时间,对于秦封来说,也完全足够了。

在他施展封印术的同时,移形换影和乾坤日月刀也是在同一时间就使了出去。

瞬移般的速度让他眨眼之间就追上就女杀手,然后手上狠狠往下一劈。

冷锋匕首在秦封手上用得不多,但是每一次出现,那必然会给敌人带来血的教训。

但是这一次,无往不利的冷锋匕首,竟然失利了。

女杀手手上的长剑也很明显不是寻常东西,只见她轻轻一挑,秦封就感觉自己手上有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还差点脱手而出。

女杀手很明显没有颤抖的心思,一挑之后,整个人就施展出了身法,瞬间就冲出去几十米。

秦封这才刚刚稳住身体,想要追上去恐怕难了。

“封印术——御!”

“御”字决一出,秦封眉心的超能喷涌而出,随后周围的石头、男人手里的水果刀,等等,全都受到了召唤一样,全部飞向女杀手。

女杀手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他下意识的以为秦封是五行超能术,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秦封控制的东西稀奇古怪,什么都有。根本不是五行控术。

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无数的东西以及飞向她了,她不得已停下了脚步,将手里的剑挥舞得密不透风,在自己身前形成了一个剑墙。

“乒乒乓乓!”

“叮叮当当!”

女杀手的实力不弱,不是超能者,但是在古武术上比秦封强多了,秦封的这一个“御”字决,根本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些什么。

不过,秦封的目的也没有想过一道“御”字决就可以把这个女杀手留下来,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将女杀手拖住而已。

在此期间,他已经极速冲了过来。

女杀手这时忽然露出了一个阴冷的微笑,秦封顿时感觉眉心一阵灼热,一股危机感降临在他身上。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低了下头。

“砰!”

一颗子弹从远处射来,贴着秦封的头皮,打在了身后的地上。

狙击手!

还是超能狙击枪!

秦封心里顿时凝重起来,移形换影施展到了极限。

“砰!砰!砰!”

一连三枪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射出,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秦封。

秦封依仗移形换影,躲过去不成问题,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是像鄢望苍这样的超能者,那他可就不敢这么托大了。

但是这样一来,他也完全被对方牵制,根本无法再追杀女杀手,三枪过后,这女杀手也彻底消失在秦封的眼前。

这是一个针对秦封的杀局,对面选择的时机非常的好,秦封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其他人身上,这个女杀手就发出了致命一击。

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个男人在关键时候替他挡了一剑,秦封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而重伤的他,在两个杀手面前,也和死没什么两样了。

秦封看着女杀手离去的方向,脸色极为阴沉。

暗杀他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但是这一次,让他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危险。

这个杀手和他无冤无仇,很明显是被雇佣的,而雇佣者是谁,秦封一下子没有什么眉目。

来到浦陵虽然才两个多月,可是秦封得罪的人也不少了,能请得起这种级别的杀手,也绝对不是普通人。

“秦封,他快不行了!”

这时云惜月的呼喊把他吸引了过去,他连忙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倒了一些金黄色的液体到男人的伤口上。

这是秦封用小东西的灵液稀释十倍之后调制出来的疗伤药,他之前试过了,效果还不错。

他身上没有带全纯的灵液,不过这一种稀释了十倍的灵液也完全足够了。

清香的灵液滴在伤口上,很快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因为这是贯穿伤,距离心脏很近。秦封也不知道伤到心脏没有,所以在滴灵液的时候,多滴了一些。

灵液一拿出来,云惜月就立即认出来了,当初她可是用这灵液来泡澡的人,现在的肌肤才会这么好。

她还以为这东西只是美容养颜而已,没有想到还有疗伤的作用。

“秦封,这东西叫什么?”

“灵液。”秦封回答道,“之前我给你的那一瓶,是最好的,不过你用来泡澡了。”

“那……还有吗?”

秦封愕然,扫了她一眼,说:“你现在的肌肤,用肤如凝脂来形容也不为过,你还要继续泡澡?”

云惜月翻了个白眼:“我那是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所以才暴殄天物,我现在知道了,肯定不会再用来泡澡了。你就直接告诉我。还有没有吧。”

“也不是没有,不过这次可不是送你了,得收钱。”

云惜月愣了一下,心里有点失落。

她以为自己应该会让秦封一点心动的,可是秦封这句话说出来,让她感觉还是有点沮丧。

她不知道的是,秦封不是没有心动,而且把这份心动给压制了。

而且两人的关系,也还没完全到这种地步,只能说是关系好一些的朋友,秦封会给云惜月打个折,但不会直接送了。

“要多少钱?”

秦封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等会儿把链接发给你,你根据链接下单,然后再给个好评,我给你打个五折。”

云惜月何其聪明。一下子就听出意思来了。

“你这是开了加网店?”

“没错!”秦封点头,“你也算是我的第一位顾客了,所以,以后多多帮衬啊。”

“……”

“咳咳咳。”

这时候躺在地上的男人醒了过来。

秦封把灵液滴在伤口之上没多久,这男人的脸色就逐渐好了起来,气息也逐渐稳定,所以秦封才有心思和云惜月谈起了生意。

这会儿醒过来,完全在秦封的意料之中。

不过云惜月,就很震撼了。她忽然感觉,当初那一瓶东西,她用得是过于奢侈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秦封问道。

“我不是死了吗?”男人眼里充满了不解。

“是快死了,不过被我救回来了。”

“谢谢!”

男人郑重地说道,“你救了我第二次了,我叫白荒年。”

白荒年,挺特殊的名字。

秦封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这人在关键时刻替自己挡剑,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呜~呜~呜~”

警笛声由远及近,很快一队警察到了,迅速将秦封几人围了起来。

“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这些警察一下车,就立即掏出了枪。

白荒年深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人是我杀的,和他们无关!”

这些警察在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不可能就这么随意地相信了白荒年的话,所以最后把三人全都带了回去。

在经过现场取证和证人的讲述,他们最终确定了白荒年这个凶手,将其关押在警局,而把秦封和云惜月给放了。

警局外,云惜月问道:“就这么不管他了?”

“他杀了人,必然要受到一些惩罚。哪怕他杀的人是恶人,也应该由法律去惩戒,时机到了,他会回来的。”

刚刚在审查的过程当中,他在的知道了白荒年动手杀人的前因后果。

被杀的那个中年人,名叫侯贵,是个包工头。

而白荒年之前,就在侯贵那里干活。

三个月前,白荒年的母亲重病急需一大笔钱,白荒年四处筹钱都依旧不够,就找到了侯贵。

因为侯贵欠着他的工钱一直没给,虽然当时只跟着侯贵干了一个月,但是按理说也有三千块钱。

可是侯贵愣是拖着不把这钱结给白荒年,白荒年把能借钱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一个遍,最终母亲还是不治身亡。

严格来讲,即便侯贵把这三千块钱给白荒年,白荒年的母亲也不可能被治好。

病情到了那个地步,就不是几千块钱甚至几万几十万钱能够决定的了?

真正让白荒年对侯贵恨不得杀之以解其恨的,是侯贵不仅脱了大半年都不把钱给白荒年,还在白荒年母亲病逝以后对白荒年冷嘲热讽,甚至侮辱起了刚离世的母亲。

白荒年本来就因为母亲的病逝而愧疚不已,而侯贵还在一旁刺激他,他一时钻进了牛角尖,就把侯贵给捅了。

可以说,侯贵有错,但是罪不至死,可是白荒年把他杀了,那这罪名是不可能没有的了。

说实话,秦封挺想帮白荒年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他任由警察将白荒年关了进去。

他现在比较头疼的是,白荒年的行为在社会的影响非常的恶劣,哪怕很多网友支持白荒年,可是法律不是一纸空文,它有它的原则,它有它的尊严,白荒年有可能会获得死刑。

不管怎样,秦封也得出把力,不想把人免罪,但是至少不要死。

“时间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秦封把云惜月送回御龙居之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得谋划一下,怎么帮白荒年保住这条命。

他虽然是御仙小队的副队长,但是在浦陵,名声不显,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能够在政府上说得上话的,更不要说帮一个杀人犯求情了。

超能局的庄肃倒是有这个能力,但是秦封和他,并不是很对付。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房东东伯的房间竟然还亮着灯。

这个时候墙上的时钟指到了三点,三更半夜的,不睡在这干嘛呢。

秦封没打算打招呼,蹑手蹑脚地准备上楼,可是刚把院子大门锁好,东伯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秦,回来了?”

“回来了,东伯,你怎么还没睡?”

东伯房间里窸窸窣窣的,很快东伯就出来了。

看着东伯的装束,秦封愣了一下子。

白色练功服,凌晨三点穿这种?

这一看,就是没打算睡的。

“我在等你回来。”东伯轻轻咳了一下,捂嘴的手帕顿时多了一抹嫣红,秦封眼尖,看得清清楚楚。

“东伯,你……”

“不碍事,老毛病了。”东伯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坐吧,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东伯这人虽然平时少言寡语的,但是对秦封还算可以,那廉价的房价,在寸金寸土的浦陵,简直就是另类的存在。

所以秦封对东伯,也始终保有几分尊敬。

扶着老人坐下,院子里这会儿其实挺冷,可是老人精神好像还不错,丝毫没有收到寒冷的影响。

“东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

东伯再次咳了几下:“我的身体你也看到了,其实熬不了多久了,但是再死之前,我有一个心愿至今没有达成。”

秦封立即明白过来了,这有点像托孤啊。

不过东伯没有孤可托。

“东伯,走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东伯点了点头,有些怀念地摸了摸身上的练功服:“我是个古武者,你也可以理解为是某个古武术的唯一传承人。”

“我命不久矣,但是我手里的古武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传人,如果就这样让我带进了坟墓,那我就是千古罪人。”

“你来到我这里之后,我就认真观察过你,我知道你是超能者,但是也学习了一些古武术,天分还不错,双道皆修,不错。”

“所以,我想收你为徒,将我毕生所学传授与你,你愿意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