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79章 郑家的筹谋

我的书架

第79章 郑家的筹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郑家。

郑文冠有点不自然地坐在沙发上,腰杆停得直直的,自从上次郑文冠带回来了一个电脑主机之后,他在家里的地位就直线上升。

虽然还没有到和大哥郑文博一样的地位,但是至少他的父亲不会再冷眼看他了,我不会动不动就呵斥发火。

这在以前是郑文冠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尤其是今天,郑文博亲自打电话给他,让他回家有重要事情商议。

这让他感觉有些受宠若惊,那么多年了,终于让自己参与到家族重要事情当中了吗?

这时正好是早餐时间,餐桌上已经摆满了丰富的早餐。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郑文冠立即站了起来,朝二楼的方向看去。

一个西装革履的俊朗青年一边系着袖扣,一边走了下来。

在他旁边,郑氏主母裴世音也在其中。

“文冠你这么早就来啦?”裴世音一看到小儿子,顿时非常高兴,“还没吃早餐吧,过来一块儿吃。”

郑文冠来之前胡乱给肚子填了点,但是这会儿是个好机会,他当然不会拒绝。

郑文博也罕见地朝他点了点头。

“我爸呢?”

郑文冠自然地先给哥哥盛了一碗粥,又给裴世音盛了一碗,最后才是自己的。

“公司有事,一大早就回去了。”郑文博说道。

郑文冠顿时有些失望,他还以为是父亲郑荣找他,没想到不是。

裴世音敏锐地察觉到了小儿子的这份失落,主动安慰道:“昨晚你爸还说想找你聊聊,但是一大早公司就出了点事,所以就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郑文冠点头表示理解,裴世音说的是真是假也不重要了,反正他以前也差不多是这个待遇,现在反而好一些了,至少大哥稍微比以前待见他了。

“吴义乾的事,解决干净了吧?”郑文博不轻不重地问道。

郑文冠连忙回答:“都解决干净了,没有留下一点手脚。”

“真的没有吗?”

郑文冠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突突,他忽然想到吴义乾死的时候,手下人说吴义乾一直被人跟踪着,这么些天来,他也一直在查着,但是没有一点线索。

“大哥,你是不是查到些什么了?”郑文冠小心翼翼地问道。

面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大哥,郑文冠从小就非常的敬畏,像敬畏父亲一样,因为郑文博从小就表现出了极为成熟稳重的姿态,就连母亲裴世音,有时候都不太敢和自己这个大儿子顶嘴了。

这几年在郑氏集团的历练,让郑文博身上的气势更加地凝重了,就只是在那坐着,身上的气势都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

“文博,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裴世音这时也问了一句。

郑文博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说:“前段时间公司出事了,你们知道吗?”

裴世音和郑文冠相视一眼,都有些疑惑。

他们两个一个对公司的事没有一点儿兴趣,一个感兴趣却没有被纳入核心人员,公司里稍微机密一点的事都把他们俩人给避开了。

“唉……”

郑文博悠悠地叹了一口气,似乎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郑文冠虽然心里暗自腹诽,不过表面上还是急切地问道:“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事,和你也有点关系。”郑文博放下筷子,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你之前不是送回来一台电脑主机吗?”

“是啊,你们不是说,在电脑上找到了一些重要的资料。”

郑文冠答道,事实上,把电脑主机送过去之后,他就没再过问了,或者说,他没有资格过问了。

不过没两天,郑荣就亲自打了个电话,狠狠地表扬了他一番,而后,郑文博也亲自打电话来,赞了一下自己的弟弟,还让他把吴义乾马上处理干净,甚至,连杀吴义乾的枪手,也被处理得一干二净,他就知道,电脑里面的东西,很牛批!

“电脑里的东西对我们很重要,我们也已经准备把它变现,但是出了点小差错,让东岛人给阴了一把!”郑文博说道。

“东岛人也来凑热闹了?”

“他们派了个人把资料带走了,幸好我之前早有准备,复制了一份,现在这份资料也已经重新变成了现实,今天找你们来,要说的其中之一就是这件事。”

郑文冠满眼疑惑:“大哥,那电脑里的资料,到底是什么?”

“事关机密,你先不要管这是什么。”郑文博说道,“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我们郑氏集团将会调整业务方向,集团的事情,我会逐渐放手,文冠,你得扛起这个任务了。”

郑文冠有点懵,什么意思,让他接管郑氏集团?

这在以前,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不敢想。

哪怕他深夜的时候偶然妄想执掌整个郑氏集团,但是他自己都很清楚,就是妄想而已。

裴世音也是很震惊,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丈夫也没跟她说过,这么大的决策什么时候定下来的。

“文博,你不做集团的总经理,那你去做什么?”

郑文冠也是好奇地看着他。

郑文博淡淡地说:“我们接下来会成立郑门,正式进入超能界。”

他摆了摆手,阻止了郑文冠发问的想法:“其他的,你们不用问,你只需要知道,郑氏集团很重要,郑门的发展,会用到很多钱,文冠,你明白吗?”

“我……明白……”

郑文冠心里哪里明白啊,这时他心里全是问号。

“还有,最近我们郑家需要转型,别惹事,别节外生枝!”郑文博双眼盯着郑文冠,“我知道你最近找了骷髅会的人,但是骷髅会的人失败了,文冠,撤销这个悬赏,秦封那里,我会主动去找他,总之一句话,在郑门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秦封这个人,我们只能交好,不能得罪!”

郑文冠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阴沉!

他为什么针对秦封?郑文博难道不知道吗?

自己下面少了一个蛋,这种奇耻大辱,就是秦封带来的!

他的确在网上悬赏,但是他没想到,骷髅会的人都没有要了秦封的命。

不过,这算是他和秦封的私人恩怨,这个时候和郑文博说,郑文博肯定还会训斥他几句。

所以,他想了想,说:“大哥,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这个秦封,有可能知道我们拿了电脑的事。”

郑文博身子板瞬间挺直,双眼如炬:“你说的可是真的!”

郑文冠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如果说是,那他就是办事不力,这件事明显关系到了郑家未来几十年的发展,可如果说不是,那他就没有理由再对付秦封。

“我也不太确定,只是有一点怀疑。”郑文冠模棱两可地说道,“大哥你应该知道,电脑是吴义乾和他二叔弄出来的,而这个秦封,和吴义乾是老乡,而且,秦封似乎调查过吴义乾。”

郑文博脸色一变!

正如郑文冠所料,一旦涉及到电脑的事,郑文博就很紧张,哪怕郑文冠说的都是一种可能性,郑文博都相当地重视。

他站起来走了两圈,没有说话,似乎陷入了沉思。

裴世音则朝郑文冠使了个眼色,小声地问:“文冠,你说的事情,很严重吗?”

郑文冠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郑文博,点头说:“很重要,甚至能否完成郑门的建立,这件事情至关重要。”

裴世音是个典型的小女人,他只关心自己的丈夫,儿子好不好,所谓的郑门事业,她真的不太关心。

“那如果那个秦封活着,会坏事吗?”

“有可能会!”

裴世音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这时郑文博也沉思完了,转过身来问:“秦封的背景你了解吗?”

“不就是秦舒言的弟弟吗?”郑文冠颇为不屑地说道。

他出身不一般,对秦封这种小山村出来的人一向都是不屑一顾的,哪怕是秦舒言,他追求归追求,可从心底里,他只是垂涎秦舒言的美貌而已,从始至终,他也没有把秦舒言放在平等的地位上看待。

郑文博摇了摇头,“秦舒言就不说了,这个女人很漂亮,表面上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沟女孩,运气好成了时教授的学生,可是据我所知,这个女人背后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具体是什么,查不出来,但是肯定不简单。”

“而你所看不起的秦封,也是挂名在浦陵市超能局,我问过庄肃,他都对这个讳莫如深,此人来历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郑文冠撇了撇嘴:“一个小保安,有什么来历。”

“蠢货!”

郑文博厉喝一声,“当你把你的敌人想得简单的时候,那么你就已经少了一半的胜算!秦封此人,不简单,否则你悬赏的骷髅会杀手,怎么就失败了?”

“而且,我告诉你,在骷髅会的杀手暗杀秦封之前,秦封就已经在御龙居遭受了一次暗杀,有人帮秦封挡了一剑。”

郑文冠有些愣,他没想到还有人会像他一样暗杀秦封。

“是谁做的?”

“不知道。”郑文博说,“但是不管是谁,这其实都是我们的机会!”

郑文冠一喜:“大哥你支持我杀了秦封?”

“先别急着高兴!”郑文博摆了摆手,“秦封既然已经威胁到我们了,那他就必须要死,但是,他不能死在我们的手上!”

“请大哥指示。”

“马庆国前段时间来找父亲,他说,他那个宝贝儿子被秦封给阉了,想请我们帮忙出手。”

郑文冠眼睛一亮:“大哥意思是,利用马庆国?”

“没错,借刀杀人,我们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棋子,退一万步来讲,如果马庆国废了,那对我们也没有一点坏处,相反,马家的那些家业,我们还可以把它抢过来。”

马家的在医药方面有不小的产业,尤其是那个药厂里面的实验室,郑家也是非常眼热啊。

“谢大哥指点。”

郑文冠犹疑了一下,“但是,我在骷髅会上请杀手,秦封如果查出来,那我们,岂不是……”

郑文博沉吟了一会儿,眼里闪过一道精光:“这事的确不好办,而且,你的手脚不太干净,被秦封查出来,太简单不过了。”

郑文冠脸色有些讪讪,他当时哪有想那么多,一门心思想把秦封弄死而已,自然也就不会考虑那么多的问题了。

裴世音一听小儿子好像有危险,连忙说:“文博,你要帮帮你弟弟啊,那个什么秦封,如果他真的有意见,我去给他道歉。”

“妈……”

郑文冠有些无奈,他感觉裴世音还把他当做小孩子呢!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父亲大哥才会一直没有把他当成大人来看。

郑文博也清楚自己母亲的性格,笑了笑,说:“妈,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当然会帮弟弟了,而且,秦封没死,也没有受伤,那我们就有了谈判的余地,不过在谈判之前,我们还得做些其他的事情,否则,我们没有筹码,上了谈判桌,也只能被动的接受。”

“大哥,需要我做什么吗?”

郑文博俯下身子,在郑文冠耳边说了几句。

郑文冠听完之后,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大哥放心,这事我一定办好!”

郑文博拍了拍他的肩膀,“秦封的事让马家去对付,你在背后运筹就行。你的重点,在于准备接手郑氏集团。”

“嗯!”

看着两兄弟兄友弟恭,裴世音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

马家别墅。

马庆国躺在床上,点上了一支香烟。

在他旁边,还依偎着一个年轻貌美,丰腴白皙的女孩。

“亲爱的,你上次说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女孩名叫贾玫,刚刚大学毕业,前两个月入职了马家公司,做了马庆国的秘书。

只是这个秘书,做着做着就做到了床上。

她本就想一朝腾飞,山鸡变凤凰,每天变着法的吸引马庆国的注意。

而马庆国因为马伟鹏被废,正在寻找合适的女人再给他生一个儿子呢,自从从田中惠子那里得到了药,他现在每天可都是雄心壮志啊。

所以两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这不,刚刚还运动了一会儿。

当然了,以马庆国的能力,也不可能只有贾玫一个女人,鸡蛋还不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呢,为了生儿子,他可是费劲了心思。

“等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带把的,结婚的事不成问题!”

马庆国说道,“倒是你,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一点反应?”

贾玫芊芊玉指在马庆国的胸膛上轻轻划拉着,娇声说:“哎呀,我们在一起还不到半个月呢,就算有反应,那也至少一个月才有嘛。”

“也是!”马庆国在贾玫身前狠狠抓了一把,“小玫,我答应你,只要你给我生一个儿子,我不仅可以给你一个名分,而且,别墅、豪车、包包等等。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真的呀!”贾玫一双眼睛都冒光了,腾地翻身上马,“那我可要勤一点了!”

马庆国嘿嘿一笑,正想要梅开二度,电话却响了。

马庆国想都没想,就直接挂断了。

但是这个电话不依不饶的,再次打了过来。

马庆国眉头一皱,把贾玫安抚了之后,接通了电话。

“谁?”

他想好了,如果是自己手下人打来的,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的话,他非得把对方骂个狗血淋头的!

“我是郑文冠。”

“我特么管你什么郑文……”马庆国想都没想就直接破口大骂,但是骂到一半,忽然灵光一闪,“郑……郑二公子?”

“就是我!”

马庆国脸色微微一变,不过也没有表现出异样来,靠在床上说:“郑二少,有什么指教吗?”

电话那头的郑文冠有些气恼,马庆国的态度明显有些轻视,这也是长久以来的事情,他短时间也没办法改变。

如果是在以前,他绝对不会客气,先骂上几句在说。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郑文冠了,郑文博也点拨过他,要想别人看得起自己,那首先自己就得点拿的出来的成绩,等他真正执掌郑氏集团之后,以前那些看不起他的人,自然就会改变了。

“指教不敢当。”郑文冠轻笑道,“我听说,你来找过我父亲和哥哥?”

马庆国愣了一下,心想,郑文冠怎么知道这事的?

他作为郑家的合作对象,当然清楚这个郑二少在郑家的地位,按理说,这种事情郑荣和郑文博不会和郑文冠说这些事。

不过,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地说:“是有这么回事。”

“那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今天打这个电话,就是我大哥授意的。”郑文冠说道,“看在你我两家合作多年,我给你指条明路。”

“二少您说。”

马庆国权当是敷衍郑文冠,虽然郑文冠的这番话让他有点意外,不过他也不觉得这个二世祖会有什么好的建议。

“在国外,有一个组织,名叫骷髅会,如果你想杀个人,你只要在骷髅会的暗网里发布悬赏,骷髅会就可以完成你的要求。”

马庆国逐渐坐直了,骷髅会,他以前有听闻过,但是没有接触,也接触不到。

他之前也想过找杀手,但是他能找到的,实力都一般,连山豹他们都死在了秦封的手上,他也不敢再小觑秦封。

而骷髅会这种顶级的杀手组织,他压根没有门道接触。

之前去郑家,他是想请郑家出手,哪怕郑家不出手,他也希望在郑家得到一些线索。

只是可惜,他去的时间不太对。

当时郑荣因为实验室被入侵,重要资料被盗,整个人都在气头上,所以他一去,就成了郑荣的出气筒,哪里有机会提出自己的诉求。

“二少,你怎么知道我需要这些?”

“呵呵,刚刚我不是说了吗,这个电话是我大哥授意的。”

“对对对,看我这记性。”

把电话挂断之后,手机很快就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短信内容就是一串字符,显然是一个网站。马庆国陷入了沉思。

郑文冠这个电话,可以说给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但是他也很清楚,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郑家只提供帮助,却不提要求,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哪怕郑家二少刚刚在电话里跟他要一半的身价,他都可以理解,可是就这样什么都不要,像做慈善一样,那绝对有阴谋。

马庆国想了一会儿也没想明白这是为什么,他这段时间先是忙于给儿子马伟鹏治病,后来又要忙着生儿子,对于外界的事情自然就不那么关注了。

更何况,郑文冠这样的二世祖,也不在他的眼里,所以即便当时日月楼前,郑家二少被人从楼上扔了下来的大新闻,他也没有看到,故而不知道郑家和秦封之间的恩怨。

如果知道了,那很快就想得明白了。

推开贾玫,马庆国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老何,去给我办件事,查查郑家二少,最近在做什么。”

放下电话之后,他来到书房,打开了电脑,将网址输入了进去。

虽然怀疑郑文冠的用心,但是他也没有放弃这个机会。

回车键一按,整个电脑页面就黑了,就当他以为中病毒之后,电脑忽然又亮了起来。

整个页面很简单,要么黑色,要么血红色,正中间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看着有些瘆人。

除此之外,整个页面就只有一个输入框,旁边还注释:悬赏对象。

马庆国尝试着把秦封的名字输入进去,然后按照提示,把秦封的个人信息一点一点地录入,最后弹出来一串数字。

“五千万!”

马庆国皱了皱眉,他已经预料过要花不少钱了,可是没想到会这么多。

钱,他不是拿不出来,而是最近花钱花得有点多了,有点捉襟见肘。

不过,为了复仇,如果这五千万能够达成自己的目标,那贵点就贵点了。

马庆国只是犹豫了一下,就打开手机把订金一千万汇了过去,事成之后,再结余款。

他这边刚把悬赏发了出去,郑文冠就收到了消息。

“鱼儿,上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