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81章 回家

我的书架

第81章 回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包厢里的氛围明显有些凝重了,郑文冠睡了过去,郑文博和秦封两个人针锋相对,即便郑文博已经想好会被宰一顿了,依旧有些恼怒。

这也是他这些年的养气功夫不错,这才没想在表面上表现出来。

秦封呵呵笑了笑,说:“还有两个条件!”

郑文博的双眉都拧在一起了,在他看来,秦封太不识抬举了!

这样的情况下,也还敢再提两个条件,他难道不怕把自己撑着吗?

“说来听听。”

“第一,你这个混账弟弟,不可再接近我姐,云氏姐妹。”

郑文博想了想,点头答应:“这一条没问题,我会约束他!”

“第二!”秦封伸出了一根手指,“一个亿!”

郑文博眼神如利剑般锐利,仿佛要刺透秦封,“秦兄,胃口这么大,吞得下去吗?”

秦封笑了笑:“我身体好,就不劳郑大少操心了。”

郑文博摇了摇头:“一个亿,不可能!”

现在郑氏集团当然能够拿的出一个亿,但是接下来郑门想要高速发展,那用钱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而且,郑文博心里边也觉得,这一个亿,给的并不值!

“五千万,最多五千万!”

“成交!”秦封一点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

郑文博看着他一脸的得意和欣喜,就知道自己给多了。

没想到自己执掌郑氏多年,深谙讨价还价的道道,没想到竟然还被秦封给坑了。

这最主要的,自然是没有摸透秦封的底线。

从日月楼出来之后,秦封就直接打车回了出租屋。

虽然不能再对郑文冠出手了,不过得到了一个南山度假村的消息,外加五千万,还把保镖公司的武器持有许可证给搞定了,秦封觉得这个交易值。

最重要的当然是南山度假村那个消息,他们几个关注这个地方可有一段时间了,愣是没有搞清楚南山度假村里面现在在搞什么。

现在好了,郑文博把消息告诉了他,而且还有准确的日期。

一个月后,也就是大年初九,这个时候他们也正好从家里回来了。

这件事也拖了段时间了,也该时候去探一探了。

他把这件事和霍宽说了一下,对此,他的态度也是在大年初九那天去南山度假村。

接下来的时间就比较轻松了,没两天,神州大学的学生也放假了,秦封在学校的工作也快结束了。

他问过秦舒言了,秦舒言会晚一些回家,他为了和秦舒言一块,也就没有立即回去。

不过这几天,有件事情倒是让秦封上心了。

据云惜月说,最近自己好像被人跟踪一样,每次回御龙居都有些害怕。

就在她让秦封来给她保护一下的时候,那种感觉又莫名其妙的没有了,这过程仅仅是过去了一天而已。

秦封为了避免她再次出现意外,而且他的确也是比较闲,所以护着云惜月护了几天,直到她和云惜梦两人返回了家。

他们不知道的是,差一点,云惜月又被人掳走了。

当初派人暗杀秦封的那个青年,将目标放在了云惜月和秦小雨的身上。

云惜月平时待在神州大学里,不好下手,所以秦小雨那边的进展快一些。

只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边正要都云惜月下手呢,去秦小雨那边的人却出现了意外,竟然联系不上了。

这可不是小事,青年立即终止了对云惜月的行动,而派人去了临南省,然后就发现,秦小雨依旧活得活蹦乱跳的,而自己人却没了踪迹。

这件事立即成了一柄利剑悬在了青年的头上,搞不清楚,他总感觉很不安。

他派去的人并不弱,是一个六级觉醒者。

按理说这样的人对付一个普通人,那就是手到擒来,甚至他都没有想过派多一个人。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超能者,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呢,甚至连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他们在秦小雨家周围观察了好几天,就是没有发现一点关于自己人的线索,也没有发现出手的人,总之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就这样不见了。

青年不得不暂时停下了针对云惜月的行动,他带来的人本就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他还有正事要办,在秦封未死之前,他必须保存实力。

如果云惜月那边也有这样的神秘强者,那自己派人过去就是葫芦娃救爷爷,去一个死一个。

秦封和云惜月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距离过年就还有十天了,秦封和秦舒言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火车。

从浦陵回家,没有更加快的高铁,只有普通火车,秦封和秦舒言也懒得转车了,就买了普通的火车票,慢点就慢点吧,睡一觉就到了。

这个时候的火车站,那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姐弟俩费劲了吃奶的力气,花费了两个小时,才从外面走到了候车室。

候车室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各种味道掺杂在一起,再加上各种声音,俨然一个比菜市场还热闹的地方。

坐是不可能了,幸亏两人乘坐的火车也差不多要开始检票了,两个人站着等了一会儿。

不过站着站着,秦封就觉得不对劲了,秦舒言太漂亮了,站在那里就像是一道风景线一样,自然而然地吸引了男人们的注意,有的人甚至还发出了挑逗的口哨声。

“别多事。”秦舒言拉了拉秦封,“看看又不掉块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封无奈地说道:“姐啊,你说我们又不是没钱,哪怕是直接打一辆车回去都好过在这里啊。”

“我知道你最近发了笔横财,不过打车太贵,回去咱妈看到了不得打死你!”

秦封叹了口气,“照我说,就让姐夫送我们回去得了,他也正好有这个意思。”

秦舒言瞪了他一眼:“别乱喊,还没结婚呢!”

“差不多啦。”秦封无所谓地说道,“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带回去给咱妈看看。”

“再看吧,有的是机会。”

说话的时间,他们乘坐的列车开始检票了。

两人都是一个背包作为行礼,没有那么困难,很快就上到了火车。

“大哥、大姐,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座位。”秦舒言拿着火车票,对坐在17、18号座位的一男一女说道。

男人看了眼秦舒言手里的车票,连忙拉着女人站了起来,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不好意思,我们是上一站上车了,看着没人就坐了一会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秦舒言笑笑:“没关系。”

这两人明显是一对夫妻,看衣着打扮,应该都是在工地干粗活的人。

秦封把两人的行礼塞到了凳子底下,头顶上的行李架早就塞满其他东西了。

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小情侣,都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应该是一对大学生。

火车按时离开了车站,他们买的票是晚上八点多的,在车上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快到十点了,车厢里也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秦封本来和秦舒言在聊着天,聊着聊着也干脆闭上了眼睛,就剩下对面的小情侣还在窃窃私语,时不时传来娇笑打骂。

“哐当哐当……”

秦封蓦地睁开双眼,看着眼前人,咧开嘴笑道:“终于按捺不住了吗?”

他的右手,还泛着金光,两指之间,夹着一柄寒刃。

“哼!”

动手的人,竟然就是之前占了秦封位置的中年男人,而他的妻子,也是杀手,在男人动手的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从秦封的后心扎下去。

如果是一般人,哪怕是六级觉醒者,在两人的合攻之下,也断无毫发无损的可能。

可惜,他们两个面对的,是秦封。

秦封在他们动手的一瞬间,就给自己下了一道“地”字诀封印术,同时秦舒言身上也下了一道。

这一道专门用来防御的封印术,挡住两人的寒刃片刻根本不是问题。

“当!”

秦封手腕一翻,指尖的寒刃就断成了两截,而在他身后的女人,也受到了一股反震之力,将他震退几步。

秦舒言这会儿醒了过来,看了看两个杀手,轻声说:“抓紧搞定。”

此时车厢里的绝大部分都醒过来了,看着这一幕,惊愕这个带着点惊恐。

呼啦一下子,秦封周围的人全部躲开,只有对面那对小情侣,蜷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中年男人正好堵住了他们出去的路,他们就是想跑,也不敢动弹。

“又是你们!”秦封看到中年男人手腕上的骷髅文身,脸色顿时一沉,“骷髅会的杀手中,有一对夫妻搭档,是易容高手,总能在人不经意间,就取人性命,是你们吧!”

男人脸色凝重,他感受到了目标的强大。

两人也不答话,相视一眼,再次冲了上来。

“哼!不知死活!”

这两人都是七级觉醒者,一个控水术,一个控火术,人家都说水火不容,这两却混在了一起,还真是稀奇。

车厢里的空间并不大,而且这么多人注视着,秦封不想浪费时间,瞬间施展封印术,以及七杀拳中的七杀。

跟随范时东学习了大半个月,破军和贪狼这两拳暂时还施展不出来,但是七杀却已经初具杀威了。

一拳出去,与男人的拳头重重撞在了一起。

下一刻,咔擦咔擦的声音从男人的手上传了出来。

“啊!”

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右手,噔噔噔地后退了几步。

女人被吓了一跳了,本来要和秦封硬碰硬的招式,也硬生生地改变了方向,避免了与秦封的拳头相撞。

她可是非常清楚自己丈夫拳头上的威力,本以为至少可以势均力敌的,没想到一拳就让自己的丈夫废了一只手,秦封的实力绝对超乎了他们的情报。

“砰!”

只是,他们两个显然是被送来试探的,没过一会儿,两人就彻底败在了秦封的手下,倒在地上像只死狗一样吭哧吭哧地喘着气。

秦封皱了皱眉,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能动手杀人,但是这两个人可都是骷髅会的人,反正骷髅会的人都每一个是好东西,杀了也不足惜。

“送警局吧。”这时秦舒言说道。

“嗯。”秦封点了电头,然后在这对夫妻身上点了几下。

这两个人都不是常人,火车上的乘警也只是普通人,为了避免这两人临时爆发,秦封干脆把两人的经脉都震断了。

感受着体内经脉的情况,夫妻俩的脸色面如死灰。

很快,乘警来了,秦封拿出自己的小本本给乘警看了看,乘警什么也没问,就把人待下去了。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看着是一阵惊奇啊,看向秦封的眼神也充满了敬畏。

刚刚秦封出手的时候,浑身冒着金光,然后这两个同样是超能者的人,在他手上都撑不过一分钟就被废了,这是一个强者啊!

秦封感受到周围人的眼神变化,心里也有些无奈。

他不想这么高调的,只是没想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小封,你不是说郑家那边已经取消悬赏了吗?”秦舒言皱眉问道。

前些天秦封遇到了暗杀,秦舒言也得知了消息,后来秦封和郑文博谈过之后,也和秦舒言说过,所以这会儿秦舒言才会有此一问。

“应该不是郑家所为。”秦封淡淡地说道。

“吓到你们了吧?”秦封看着对面的小情侣,露出一个笑容。

这对小情侣仿佛被吓破了胆,青涩的脸庞上全是敬畏。

“大……大……大哥,你是……是超能者吗?”

小青年壮着胆子问道。

秦封点了点头。

“咕咚。”小青年一副崇拜的样子,“好厉害。”

秦封笑笑,没有多说,反而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女朋友。

小美女看似蜷缩在小青年的怀中,但是实际上眼里却没有害怕。

这是个有见识的女孩。

火车上很快恢复了宁静,只是相对于之前来说,现在的宁静就不一样了,大家连呼吸都有些克制着,生怕呼吸的声音大了一些就把秦封惹恼了。

秦封觉得无趣,闭上了双眼。

不过他并没有睡,而是在想,这一次背后的雇主,到底是谁。

郑家才刚刚特地和他求和,没理由再来这一出,否则那天的和解饭就没必要了。

那除了郑家,就是钟离焱和马家了。

这两个人,秦封更加倾向于马家。

马庆国这人,他也了解过,对儿子极为宠溺,马伟鹏成了太监,马庆国肯定够不会善罢甘休的。

看来,回去之后要把这马庆国给解决了才行。

火车行驶了十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在一个小站停了下来,秦封和秦舒言拿着自己的行礼出了站。

闻着熟悉的空气,秦封深深地吸了一口。

车站附近有直接到家门口的巴士,两人买了张票之后,就直奔家里。

而这个时候秦封的家里,也来了几个客人。

俞秀琴倒了三杯茶之后,才坐下来。

“嫂子,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您收下。”

“唉,王大哥,其实你不必这样的。”俞秀琴叹了口气,没有接。

今天来的客人一共有三个,正是撞死秦父的王有光及其妻女。

出于愧疚,每年的这个时候,王有光的妻女都会来秦家,送些土特产或者其他的,聊表自己的心意。

一开始俞秀琴当然是连见都不愿意见的,后来慢慢想通了,却也不太乐意收这些东西。

王有光苦着脸,说:“嫂子,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害了你们一家,我做再多都是应该的,如果你不收,我这心……”

“是啊,嫂子,你就收下吧,我们没本事,只能送来这一些东西,你不要嫌弃。”王有光的妻子也说道。

俞秀琴再次叹了口气,把东西收了起来。

“小琪也快高三毕业了吧?”俞秀琴不想谈些沉重的话题,把目光转向了王有光的女儿王琪。

王琪点点头,说:“过了年就要高考了。”

“那可要加把劲啊!现在的大学虽然不如以前了,但是如果没有上,那将来就更加不容易了。”

“是啊,还好小琪不用我们太操心,她一直都以舒言为榜样呢!”

两家自从秦父车祸之后慢慢有了走动,不能说亲近,都是两家的情况也都基本互相了解。

“你舒言姐也是今天回来,如果学习上有什么问题,就问问她。”俞秀琴道。

王琪点了点头。

“对了嫂子,我听说,舒言的弟弟回来了?”王有光问道。

“嗯,回来有小半年了。”

王有光顿时感慨万分:“嫂子心善,这就是上天的回报啊。”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王有光一家便准备告辞了。

两家虽然有来往,可是毕竟有那件事在两家之间,注定很难更加亲密。

所以他们也只是过来瞧一瞧,就回去了。

他们刚走,秦封姐弟俩就回来了。

一对孩子回来了,俞秀琴那自然是高兴不已,又是杀机,又是下厨,忙活了好一阵。

失踪三年的儿子回来了,俞秀琴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经过这小半年的调养,身体也好了很多。

“妈,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你快看看,合适不合适。”

秦舒言从自己的背包里取了一件羽绒服出来。

这是秦舒言在学校抽空去买的,价格不低,当时还是咬咬牙才买下来的。

“这衣服不便宜吧?”俞秀琴摸着衣服,眼里全是欣喜。

对于儿女买的衣服,那作为父母的,不管这衣服怎样,那心里永远都是高兴的。

“不贵,我在学校也做了点兼职,能挣钱。”

俞秀琴满眼的欢喜,嘴里还是说:“那也要注意不要铺张浪费,妈又不是年轻人了,以前买的衣服也够穿,以后可不能这么买了。”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的手,却一直抓着衣服,嘴角始终露出开心的笑容。

回来之前,秦舒言把吊牌给剪了。

一来嘛,吊牌被剪,那就没法退货了,那样即便俞秀琴不舍得花钱也不得不接受了。

二来嘛,吊牌上都有价格,秦舒言害怕那上面的数字太过于夸张,吓着母亲。

秦舒言买了东西,那秦封最近有钱了,那肯定也买了。

他从背包里拿了一个精美的盒子出来,打开一看,是个漂亮的玉手镯。

俞秀琴一看,顿时就不高兴了:“小封,你才去神州大学工作没多久,你哪来这么多钱买镯子?”

这玉镯子一看就不便宜,俞秀琴知道秦封在神州大学的工资,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贵重的东西呢?怕不是做了什么违背良心的事吧?

“小封,你老实跟妈说,你是不是干了违法的事了?”

秦封无语:“妈,你儿子就算再穷,也不至于抢银行啊!”

“再说了,姐姐就在我跟前呢,她天天盯着我,我哪里有这个时间去干坏事。”

“这倒也是!”俞秀琴点了点头,“舒言,他真的没有做其他事了?”

秦舒言心里偷着笑,不过嘴上还是替秦封说了句话:“妈,你就放心吧,他没有干坏事。”

“那这镯子,少说也得上万块钱吧,你怎么买得起?”

“妈,我在神州大学的工资,一个月也差不多一万块钱,两个月了,我省吃俭用给你买的!”

这镯子,其实秦封花了将近五十万才买下来的。

之所以选择买这个镯子,是因为秦母以前也有一个,还是秦封的父亲送的。

只是后来这个镯子不小心被打碎了,俞秀琴一直想再要一个,只是没有这个机会。

所以秦封就想着,给母亲买一个。

“算你有孝心。”俞秀琴虽然有些心疼,不过儿子的孝顺,她还是很开心的。

“妈,你看看,这手镯有没有点眼熟。”秦封提醒道。

“眼熟?”

俞秀琴愣了一下,随即拿起手镯看了看,表情逐渐惊讶:“这是……”

“妈,很像我爸送你那个吧?”秦舒言在一旁说道,“小封当初可是逛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这么相似的呢!”

“好,好,好!小封,你这个礼物,妈收了。”俞秀琴双眼顿时有些湿润了。

“妈,我给你戴上。”秦封拿起手镯,小心翼翼地将手镯戴进了俞秀琴的手腕。

这手镯一戴上,俞秀琴的神色仿佛都有点精神焕发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