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84章 青梧真人

我的书架

第84章 青梧真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单要不是秦封足足给了他以前块钱,他还真不太想来。

这青梧山,他听都没听过,导航一显示,竟是在一个偏远的地方。

拿了钱之后,他立即发动了汽车,瞬间跑得没影了。

秦封看了看眼前这座山,不算高,海拔估计只有六七百米,风景呢也一般,既不险峻,也不秀丽,看着就非常的普通,能够拥有一个名字,还真是出人意料了。

“胡玉,这鬼地方,你确定你来过?”秦封似笑非笑地看着胡玉。

胡玉哼了一声,指了个方向:“那里有个小村子。”

秦封顺着她指的方形看去,此时正好是正午,几缕炊烟正缓缓升起,隐隐约约之间,还可以看到几户人家。

“你家?”秦封惊讶道。

“不是,我是个孤儿。”胡玉带着秦封走到了一条小路,“在孤儿院的时候,我有也很好的姐妹,一年前她嫁人了,夫家就是山脚下的青梧庄,她结婚的时候,我来了。”

秦封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也解释得通,否则秦封很难相信,胡玉一个女人,会没有理由的来这样一个地方。

“要进去看看吗?”

胡玉想了下,摇头说道:“还是不了,他丈夫家人不太欢迎我。”

秦封看她好像兴致不高,就转移了话题:“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地方的?”

“上次参加完丽丽的婚礼的时候,当天下午我们闲着没事,几个姐妹和村里的几个男孩就去山里走一走,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人,据村里的人说,青梧山上有座青梧观,我们也没有在意,然后就看见他进了一个山洞,我那个角度,正好看见他在进入山洞的时候,眉心闪烁了一下。”

“第二天,我们要走的时候,那道士也下山了,还在路上收拾了几个偷猎者,我那时看得清清楚楚,他眉心的符号更红了一些。”

“那时我还不是特别了解超能者,后来才知道,就隔了一天,这个道士就从三级觉醒者,突破到了四级觉醒者。”

秦封脚步一顿,无语地看着她:“就凭这两次见面,你就断定那个山洞有妙用?”

这也太扯淡了,如果人家道长正好是突破晋级了呢?

秦封感觉自己智商受到了侮辱。

胡玉看他不走,也停了下来,冷哼道:“我还没这么蠢!上个月,丽丽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又来了,好奇之下又上山去看了一下,亲自进洞去感受了一下,你猜怎么着?一股温和的力量疯了一样的涌向我的眉心,可是我不是超能者,我清楚地感受到这股力量在我的眉心处转了个圈之后,就重新散了出来。”

“我没办法,只好离开了,你是超能者,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秦封脸色逐渐凝重和期待,如果胡玉说的没错的话,那股力量应该是一股天然的超能,但是胡玉没有觉醒超能术,所以眉心无法存储超能,只能任由其散去。

可如果眉心已经开辟,那就可以把这股超能保存下来,进而实现进阶。

“你的确引起了我的兴趣,走,看看去!”

青梧山山势平缓,林子稀疏,就连野物也不是很多,能来这里的,也就山脚下的青梧庄的人。

不过人家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青梧山这般模样,他们也顶多上来砍些柴火,真要靠山吃山,恐怕整个村子的人都饿死。

胡玉说,改革开放之后,青梧庄的人不是没想过利用这座青梧山种点什么来贴补家用,但是这山奇怪得很,无论种什么,活不下来多少。

即便是活下来了,那也没有一颗能过开花结果的。

果树种不成,他们就换成其他经济木材,奈何这树一种下去,就瞬间枯萎,没了半点生机,仿佛是一瞬间就被抽走了所有的生命。

县里也曾排过专家来看过,不过他们都

所以这座青梧山,也就这样荒废了。

据村里的老人讲,很多年前的青梧山也算是郁郁葱葱,风景秀丽,山上长满了青梧,到了秋天青梧叶金黄金黄的,远远看去就像一座金山似的。

只是可惜,这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像中了邪似的,一夜之间所有的青梧都死光了,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些柴火树了。

这些都是青梧庄里流传下来的,是真是假已无法求证。

不过在秦封看来,此山既然有名,而且这么奇异,说不定以前真的名噪一时。

两人大概爬了将近一个小时,幸亏两人上车之前买了点吃的,要不然秦封倒没什么,胡玉就可能饿得没法爬山了。

“就在那里。”胡玉抬手一指。

爬了这么一会儿,她有点气喘了,脸色也有些润红。

这也是因为她身上本来有点跆拳道的根基,否则,也不会这么轻松。

秦封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一人高的山洞赫然出现。

秦封没有立即进去,而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

听力、视力、嗅觉发挥到了极致,方圆几十米的情况都呈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里已经快接近山顶了,植被稀疏,背阴。

让秦封注意的是,山洞前立着一块半人高的巨石。

这块石头从表面↑好像就只是一块普通的山石,可是秦封隐隐约约在其表面看到了一些纹路。

这些纹路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反倒像是人为刻上去的。

不过,这些纹路已经非常的微不可见,所以秦封也没看出是什么。

“那个道士呢?”秦封问道。

胡玉摇头:“我也不知道,当初也只是见了两面而已。”

秦封微微蹙眉。

其实他心底有个疑惑,如果这个山洞真的如胡玉所说那么神奇,那这个道士明显已经看到胡玉了,为了山洞的秘密,怎么任由胡玉离开呢?

胡玉自己显然也是不知道的,秦封想了想,说:“你带路,我跟着你。”

胡玉黛眉一皱:“你不相信我?”

“凭你一句话,我不相信你!”秦封说道。

胡玉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一脚踏了进去。

秦封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有她打头阵,如果里面有什么危险,也可以有个缓冲。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胡玉还不是他的朋友,更何况,如果胡玉在里面设下什么埋伏,那可就让自己处于危险之境了。

此时正值正午,外头阳光灿烂,里头暗无天日。

漆黑的山洞如夜晚一样,胡玉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

在灯光照射下,眼前的山洞映入眼帘,不得不说,真的非常粗糙,两边的石壁完全就是硬生生开凿出来的,摸上去还有山石的凹凸感。

“你之前进来的时候一个人?”秦封小声地问道。

胡玉走在前头,说:“嗯,毕竟也没什么人来这里。”

“没碰上那个道士?”

“没有,那个道士好像只是偶尔来这里。”

“哦……”

“快到了。”

秦封点点头,前面有个拐弯,暂时看不清拐弯之后是什么情况。

不过秦封此刻已经绷紧了全身的神经,一旦里面有什么意外,他立即就能够反应过来。

剩下的距离很短,没一会儿,两人拐过了弯道,忽然,一道白光闪过。

秦封下意识地眯了眯眼,但是很快就猛地睁开双眼,强行忍耐住眼睛的不适,当看到眼前事物时,震惊的同时,心里也是一沉。

一座巍峨的宫殿屹立在他眼前,看上去足有上百米高,通体金黄,大气磅礴。

他看了看周围,胡玉已经不知去向,或者准确的说,自己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他朝后看去,只有无尽的黑暗深渊,没有了来时的路。

“轰隆!”

忽然一声巨响,禁闭的宫门缓缓打开,一道道金光从门里边散出来,光芒太盛,秦封什么都看不到。

宫门大开,整个宫殿又恢复了寂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秦封想了想,便从宫门踏了进去。

在珠峰底下的经历让秦封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有了珠峰经历,他倒没有太过于恐慌。

一踏进门,一道苍老的声音就轰然响起:“你来了……”

秦封脚步一顿,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大殿之上有个金色龙椅,龙椅上坐着一个穿着金色华服的男人。

只是这个男人的脸上,蒙上了一层白雾,无论秦封怎么看,也看不清楚此人的面貌。就像梦中的那个女人一样,迷迷蒙蒙的。

秦封往前一踏,金光一闪,他就来到了金服男人的面前。

秦封讶然,这不是他所为,他也没这个本事,这中间足有数百米,竟然一个眨眼就跨过来了。

“你是谁?”

秦封紧紧盯着男人的面孔,试图看出此人的容貌,不过事实证明,这是无用功。

“我?我是谁不重要……”男人的声音充满了苍凉和寂寥。

“那什么重要?”

“你!”

“我?”

秦封丈二摸不着头脑,沉吟不语。

“我等你很久了!”

秦封忽然一阵恶寒,一个老男人说,我等你很久了,这怎么听怎么别扭嘛。

在说了,自己又不认识他。

“你认识我?”

“是,也不是。”

秦封白眼一翻,扯犊子呢,什么玩意,难道有些人就这么喜欢装神弄鬼?

“行吧,那你说你等我等了很久了,是有什么秘籍或者宝贝就给我吗?”

秦封忽然想到小说里经常提到的世外高人,所以有了这么一问。

这时他也明白为什么胡玉会发现这个地方,却没有受到道士的攻击了,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你现在叫秦封,姑且就叫你秦封吧。”男人说,“你就先叫我青梧吧。”

秦封眉毛一挑,这个青梧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而且他说,现在叫秦封,难道还有以前的名字?

秦封觉得有必要回去问一下母亲,是不是以前有个曾用名。

眼前这个老家伙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还真是让人不喜。

“我在此处万余年,目的只有一个,等你回来,然后把东西交给你。”

青梧双手缓缓地托起,一个金色的盒子就蓦然出现在他的掌心,然后轻飘飘地飘到秦封的跟前。

秦封眼睛顿时被金色盒子吸引了,盒子大概巴掌大小,上面还有一只腾飞的金鸟,不过这鸟和秦封寻常看到的鸟不一样,这鸟,居然有三只腿。

金色,三足……秦封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神州神话里的一种神兽——三足金乌!

相传,上古时期帝俊生十子,十子既是苍穹之烈阳,也是神兽之踆乌,也称三足金乌。

“这是什么?”

“具体何物,你自行观看。”

青梧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虚弱,秦封猛地抬头一看,青梧的身影竟然变得极为虚幻,若隐若现的。

“你怎么了?”

“你手中的东西,伴我万年,我护着它,同时它也护着我,如今物归原主,我也差不多要消失了。”青梧学说话,身影就越发虚幻。

秦封剑眉紧皱,他还有很多问题呢,怎么就要消失了呢。

“趁着我还有点时间,我可以回答你一些问题。”

秦封一听,连忙问:“这里是哪里?”

“青梧空间。”青梧说,“你也可以理解为青梧山中的一个异空间,用你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平行空间。”

秦封有点了然,继续问:“青梧山多年以前满山青梧,现在却寸草不生,这是因为你吗?”

青梧摇头:“非也!我初来之际,非但没有夺取此山的生机,反而反哺此山,至于此山变成这个样子,是另有其物。我因为越来越虚弱,所以没有理会此物,这才让青梧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是什么东西?”

“是一棵树,你且自行去查看吧。”

秦封眼睛闪了闪,毫无疑问,这棵树不简单。

“我还有十息时间……”

秦封一听,赶紧问道:“你刚说我现在叫秦封,你的意思是我以前有另外的名字,可是据我所知,我从小就叫秦封,你这么说,难道我不是秦封?”

“你就是你,秦封是你,你是秦封,你也是他!”

“他?他是谁?”秦封身体一震,他仿佛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他……他是……”

青梧的身体加速了虚幻,眨眼之间,就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梧?青梧?”

秦封大声地喊,但是这里除了他自己的声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秦封眼前的空间忽然一阵扭曲,当秦封再次看清眼前镜像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山洞里。

“到了,就是这里。”胡玉若无其事地说。

秦封看她的表情,好像没什么异样。

“胡玉。你刚刚有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没有啊!”

秦封想了想,他真切地感受到刚刚的事情并不是想象的,对了,那个金色盒子。

他两手一摊,空空如也。

“嗯?”

他忽然在自己的裤带里摸到了一个东西。

是真的!

秦封浑身一震,正想拿出来看看,忽然一个道士出现在他们眼前:“贫道青鸿,见过观主!”

秦封一愣,看了看身后,又看看青鸿,指着自己,问:“你叫我?”

青鸿点头。

秦封看他身穿道袍,手里还拿着一柄拂尘,人比较清瘦,还用一根玉簪把头发别在脑后,双目清明,神态认真。

胡玉也是被这个忽然出现的道士吓了一大跳,怒道:“道士,你怎么在这里?”

“此处为我青梧观之地,贫道自然在此。”

“这是你青梧观地方?”胡玉满眼怀疑,“哦,你就是青梧观的人,不对,你刚刚叫他观主,他难道也是也是……”

胡玉看看青鸿,又看看秦封,满脸茫然。

着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秦封这会儿也是满头雾水,他敢肯定他没有见过青鸿,而且,自己也没有当过道士,这道士怎么叫自己观主呢?

“青鸿?”秦封正色道,“我不是道士,更不是你们的观主,你认错人了!”

秦封已经明白。这个道士估计就是当初胡玉见到的那个了,只是刚刚青鸿怎么过来的,他一点儿都没发现,甚至丁点察觉都没有。

这个道士,是个高手!

秦封心里暗道,同时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今天来,毕竟是打着鸠占鹊巢的主意来的,人家主人如果翻脸,那再正常不过了。

“贫道没有认错,您就是观主。”青鸿一本正经地说道。

“呃……”秦封摸了摸下巴,摊手道,“我一没穿道袍,二不会道法,你怎么看出来的?”

“此事说来话长,还请观主先离开这里。”

秦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看看胡玉。

胡玉知道他想说什么,便说:“当初我见到的就是他,他就是在这个山洞直接晋级的。”

“无量天尊。”青鸿微微一笑,“你看到的,只是贫道想让你看到的。贫道若不想让你看到,你便看不到。”

“你!”

胡玉被他说得云里雾里的,直翻白眼!

不过秦封听明白了,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奥秘,或者说奥秘就是秦封进去的那个青梧空间,之前胡玉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青鸿故意制造出来的,目的就是把秦封引过来。

只是青鸿怎么确定胡玉会把自己带过来,秦封暂时想不明白。

不过,神州的道士存在数千年了,各种奇异的手段数不胜数,占卜,看相,堪舆等等,这或许就用了某种手段。

从山洞出来之后,青鸿就直接对胡玉说:“贫道与观主有些话要说,还请姑娘暂避。”

胡玉脸色一滞,这赶人赶的也太明显了吧!

不过她也没有纠缠,她带秦封过来,本来就是让秦封获得这个好处的,所以没有留恋,转身就走。

“我到山下等你。”

秦封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青鸿:“还请道长为我解惑。”

青鸿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青梧观就在不远处,请观主先移步观中。”

既然来了,那就把事情都弄清楚再走。

秦封跟着青鸿再往山顶走了小半个小时,在一座破旧的道观前停了下来。

这道观的道门,不仅小,而且连门都没有,就只有一个门框了。

门框上面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青梧观”三个古朴的大字。

秦封愣了愣,看看道观,又看看青鸿,问:“道长日常消费不低啊,怎么让这道观如此落魄?”

青鸿一摆拂尘,说:“贫道只是青梧观的一个小道士,观主是你,修缮道观的责任,理应压在观主的身上,而不是贫道的身上。”

秦封双眼一瞪,我凑,这理由说得这么清新脱俗,这牛鼻子老道,该不会是想要坑自己来这里修缮道观才叫自己观主的吧?

秦封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大,要不然自己一个陌生人,怎么可能就被青鸿第一眼就叫观主呢?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谁知,还没走两步,青鸿的声音就轻飘飘地飘了过来:“青梧观祖师乃青梧真人!”

秦封脚步一顿,青梧真人,就是那个在青梧空间里见到的那个老头吧?

秦封重新走了回来,抬头看了一眼道观,随后迈了进去。

这道观从外面看来,破烂不堪,这进来一看——更加破烂!

整个道观小得只有一个小院子,外加一个被称为大殿的房子。

大殿里面除了一个石像,就是一张床,一张桌子,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石像高有三米多,没有脸,压根没刻,更加奇怪的是,石像穿的不是道袍,上面的花纹,倒是和秦封见到的青梧一模一样。

这还真是怪了,一个道观,里面不供奉三清,供奉青梧真人。

供奉先祖倒是可以理解得过去,可是不穿道袍穿华服,这特么地又是什么风格。

秦封觉得自己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看着石像下面还放着几把刻刀,秦封惊讶道:“这座石像,该不是道长的杰作吧?”

青鸿得意一笑:“然也。观主果然是观主。聪明绝顶。一看就知。”

秦封无语,这青鸿刚开始看还感觉挺有范的,怎么现在觉得越来越不靠谱。

不对,他怎么知道青梧长这模样?

“你自己雕刻,怎么把道观祖师刻成了地主老财似的?”

青鸿正了正色,说:“祖师行为不羁,穿着自然也和普通道士不一般,这才是青梧观的祖师爷!”

“说人话!”

“其实,是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

“你见到他?”

秦封一脸怪异,在青梧空间的时候,青梧可是亲口说的,他在此地上万年了,专门等候秦封,青鸿怎么见过的,难道也进过青梧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