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87章 青鸿的春天

我的书架

第87章 青鸿的春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山度假村,一面临海,背面靠山,前面还有一大片金沙沙滩,凭借着这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这些年来游客不绝,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是这一切都在三个月前结束了,一群人突然闯了进来,亮出身份后,直接就把度假村给霸占了。

形势比人强,度假村老板也没办法,他后来还去找对方索要赔偿的事,可对方却只给了他一百万一个月!

一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可是对于日进斗金的度假村来说,那简直就是侮辱。

度假村一天的账户流水都不止这个数了。

他有心拒绝,可是对方超能局的身份直接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人家说,超能局能给他一个月一百万就不错了。

这几年来,超能局在权势上越来越大,甚至在某些地方,已经隐隐凌驾于当地政府之上了。

浦陵市的超能局虽然还在市委的领导下,不过超能局超然物外,很多时候都是不受约束,即便真的有人约束他们,可是他们直接撂挑子不干了,社会上的超能者就将造成莫大的动荡,不得已继续倚重超能局。

偌大的政府都无法对超能局有太大的约束,更何况一个商人,强权之下,身家百亿也只是空幻。

时至今日,超能局的人已经入住度假村快三个月了,除了超能局的人之外,还有其他穿着古古怪怪衣服的人。

度假村会议室。

庄定坤坐在首位,其子庄肃在他右手边,而庄肃的对面,是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眼神有些阴鸷的老头。

除此之外,会议室里还有其他七个人,这七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时都将目光投向庄定坤。

“庄局长,我等来到这里也将近三个月了,可是到现在,你说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阴鸷老者说道。

“没错,我们都不是闲人,来这里就是为了局长所说的秘境遗址,但是现在别说秘境遗址了,就连根毛都没看到。”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长发,蓄着山羊胡,眉心隐隐有些光芒闪烁,还背着一柄宝剑,却穿着一套黑色西装,怎么看怎么别扭。

两人的话引起了其他人的附和,除了庄定坤父子,其他人都是被邀请过来的,这会儿当然要抱怨一下了。

庄定坤压了压手,说:“我知道大家都等得有些心急了,但是据我们观察,秘境的开启,就在这两天了。所以,诸位稍安勿躁,焦盟主,钱少侠,还请你们多些耐心。”

“哼,那我们就再等三天。”焦甲纶说道。

钱祯也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两人是这一群人的带头人,也是实力最强者,一个是古武者宗师境,一个是八级觉醒者,他们两个都不说话了,那其他人就更不说了。

“庄局长,既然秘境快打开了,那能否跟我们介绍一下。”钱祯眯着眼说,“我们如今对这秘境还一无所知,如果到了里面,可就睁眼瞎了。”

他这话一出,其他人也带着期待的眼光看着庄定坤。

庄定坤无奈地笑了笑,说:“诸位的想法,庄某当然理解,但是庄某对此处的了解,也不比大家多多多少。”

“多少也好嘛,聊胜于无。”钱祯笑道。

庄定坤一看其他人也是眼巴巴地看着,心里哂笑,然后说:“既然大伙都是一个意思,那我大概讲一下我知道的。”

众人浑身微震,把耳朵全都竖了起来。

“这个地方说是秘境,但是实际上大家可理解为是一个墓穴之地。”

“墓穴?”焦甲纶皱了皱眉,“是哪位大帝或者名臣猛将的葬身之地?”

庄定坤微笑着摇了摇头。

看他这副表情,大家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忙问:“庄局长就不要卖关子了,大家心都痒痒的呢。”

“其实,我也不知道。”

众人一愣,钱祯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庄局长,你都不知道,那把我们叫来做什么?”

“是啊是啊,如果这里到时候什么都没有,那我们岂不白跑一趟?”

“就算是真的墓穴,可如果只是一些古董而已,那虽然值点钱,但是对我们在座的来说,谁又缺了这点钱呢?”

会议室立即乱哄哄的,你一言我一句的,个个都有不满。

庄肃看了看庄定坤,庄定坤却只是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吵了好一会儿,庄定坤才出声道:“如果有谁不愿意留在这的,马上就可以离开。”

这话一出,大家立即安静了不少。

虽然大家心里怨气挺重,但是都没有一个人提出来要离开,毕竟,他们都等了三个月了,也不差这三天。

如果最后这个地方真的有什么好东西出现的话,那现在离开绝对会让自己后悔。

看大家都不说话了,庄定坤才继续说:“我虽然不知道这是谁的墓穴,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里,有着可以让人觉醒超能、提升超能的妙用!”

“什么!”

一句激起千层浪。

焦甲纶原本靠在椅背上,这会儿立即挺直了腰杆,身子稍稍往前倾了倾:“庄局长,此话当真?”

在座的这么多人中,除去庄定坤父子,就只有钱祯是超能者,其余人都是古武者。

超能的霸道、威力已经无需多说,古武者这几年来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就已经足够证明古武术和超能术谁更受欢迎了。

他们正苦于无法觉醒超能而逐渐落后于超能者,现在庄定坤说,这里有能够让人觉醒超能的妙用,又怎能不让他们激动!

庄定坤点点头,说:“有人曾经在这里觉醒超能,并且一举晋级到三级觉醒者!”

众人的呼吸不由都有些急促了,唯有钱祯,还算平静,他本来就是超能者了,自然没有他们这么渴望。

他想要的,是提升超能或者提升实力的各种宝物。

“庄局长,在这里觉醒了超能术之后,有什么后遗症吗?”有人问道。

“从现在来看,暂时没有。”庄定坤也没有一棍子打死,“以后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他说的是事实,毕竟,杜海明获得超能的时间也还不长,他就算想观察也没有时间观察了。

不过即便如此,大家也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后遗症的确会不妥,可是也好过现在在超能者面前本能地低了一头。

得知这样的消息,大家都心思也活络起来了。

庄定坤也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的,绝大部分就是这些了。

就在大家准备散会的时候,一个超能局的警员冲了进来。

“局长,局长!”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庄定坤脸色微沉,“什么事?”

“后山,后山忽然裂开了一个口子!”

“腾!”

焦甲纶和钱祯等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也没打声招呼,就直接出去了,短短三秒,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爸,我们?”庄肃也有点焦急,去晚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庄定坤却摆了摆手:“别着急,这地方不是那么好进去的。”

他招了招手,让来通报的警员坐下,问:“里面什么情况,查探了吗?”

“裂缝一出现,我们就用高清摄像机放下去看过了,里面很深,而且,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存在,摄像机放下去没多久,就被打掉了。”

“有录像吗?”

“有,就在我手机。”

视频只有不到一分钟,虽然是高清且有夜视功能,但是这视频依旧看得不是很清楚。

隐约之间,庄定坤他们只看到了一个锈迹斑斑地铜门,然后铜门上飞出一个东西,把摄像机给弄碎了。

庄定坤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着桌子,挥手让警员出去。

刚刚在和钱祯他们说的时候,他还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不是人的墓穴,而是远古之神的墓穴。

如果这样的话放在三年前,恐怕很多人都会对此嗤之以鼻。

但是现在,超能都能出现,远古时期的那些搬山移海的大能,也变成了可能。

发现这个地方,也是一次偶然,他调查过后,找到了杜海明,而后他就一直暗中调查,随后有了这样的结论。

正是因为知道这些事情,所以他才会这么淡定从容,因为就算有宝贝,也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得到的。

“爸,你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庄肃问道。

庄定坤眼看没必要再瞒着了,就把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了庄肃。

“既然是远古神墓,那我们独吞不就好了,何必再把这些人招来?”庄肃不解道。

庄定坤说:“他们?你以为他们能把东西都抢走?”

“难道不行吗?”

“不行!”庄定坤摇了摇头,“或许有些小东西能被他们带走,但是真正的好东西,绝对不可能!”

“为什么?”

庄肃见他说得这么坚决,心想父亲肯定是还掌握了一些隐秘。

“他们没有钥匙!”庄定坤从怀里拿出了一把两尺长的匕首,如果秦封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把匕首,与自己在杜海明身上拿来的匕首,一模一样。

庄肃一脸惊奇,随即心中微微苦笑,自己的道行,和父亲一比,还差的远了。

他可以想象,当焦甲纶他们排除各种危险靠近铜门的时候,就发现竟然没有钥匙,那脸色得多么难看。

得知庄定坤一切都掌握好了,庄肃也放松了,笑道:“那我们就看着他们,帮我们把危险排除了再说。”

不仅他们两人没动,庄定坤带来的人也都没有动,全都站在一旁看着焦甲纶他们一个一个的进去。

他们当然很好奇了,不过能够被庄定坤带过来的人,都是心腹嫡系,对庄定坤的话,是不折不扣的执行。

这也可以看出,庄定坤如今在超能局的势力,完全没有人可以和他匹敌。

……

白桂村。

在家待了半个多月,终于到了大年初七了。

从回来的那一天起,除去和胡玉去青梧山的那一天,秦封白天帮着家里大扫除,买年货等等,晚上就偷偷跑去小东山练功。

过了大年初一,就不厌其烦的拜年走亲戚,用俞秀琴的话来说,就是秦封失踪了这么久,很多亲戚都不认识他了,趁这个时间再和大家打个招呼,以免让大家误以为秦封还在失踪状态。

“妈,您不用担心,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秦封提过行李,包里装满了俞秀琴给他准备的各种硬货。

要不是秦封是自己坐车回去,俞秀琴还真能再给他塞一点。

俞秀琴替秦封理了理衣服,说:“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是执行任务的时候,千万千万小心,别出风头,也不要勉强自己。”

半年前,秦封被部队带走,可是没多久秦封又去到了神州大学,还做了神州大学的保安,如果不解释一下,恐怕很难让俞秀琴相信。

所以,他说了自己是有任务在身,其他的不能多说,俞秀琴也信了,反正秦封安全的最好。

而且,在神州大学,秦舒言和秦封两姐弟还能够相互照顾,也能让她少操些心。

“妈,我知道了,那我走了。”秦封摆了摆手,踏上了前往浦陵的大巴。

神州大学的开学时间还有几天,秦舒言也没急着回去,所以就没和秦封一起走。

“妈,小封能把事情处理好的,您不要多心。”

俞秀琴看着大巴远去,点了点头。

……

“封哥,浦陵是不是很繁华?”

秦封的旁边,还坐着一个穿着牛仔衣,拿着拂尘的年轻人,正是青鸿。

除了青鸿,胡玉也跟着秦封一块去浦陵。

本来不想带胡玉的,但是胡玉说自己也没地方可去,同时也想去见识一下浦陵的盛世繁华,所以也跟了上来。

虽然青鸿说秦封和她有主仆之缘,但是两人并没有发展这个关系,顶多算是合作伙伴而已。

此刻胡玉就坐在秦封的前排,闭目养神,身上淡淡香水味,让她周围几个位置都带上了这点香味。

“很繁华,你去亲自见识就知道了!”

“那里美女多吗?”

“多!”

“有没介绍一个?”

“没有!”

““封哥你骗人!”

“没有!”

……

青鸿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秦封一开始还有点耐心,后来逐渐失去了耐心,干脆闭上了眼睛。

青鸿一看,也很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去了浦陵,他还要仰仗秦封呢,所以这个时候不能把秦封给惹不高兴了。

汽车在高速路上行驶了一段路之后,就走走停停,大年初七的日子,高速路上是最繁忙的时候,一眼望去,车龙压根看不到头。

秦封坐着浑身不舒服,肚子里也有点翻江倒海的趋势,也睡不下去了。

说来也奇怪,秦封都已经成了超能者了,但是这晕车的毛病,愣是没有改变。

秦封其实也还算好的,只是在坐大巴的时候,晕车的感觉会比较明显,如果路途比较平坦,也不长时间的话,他一闭眼就过去了。

偏偏今天这大巴,是秦封的克星,这才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已经有吐的感觉了。

好不容易进了服务器,秦封还没等车门完全打开,就冲了出去,直奔卫生间,看得青鸿和胡玉一脸懵逼。

“他这是怎么了?”胡玉不解地问道。

青鸿装模作样地掐算了一会儿,一本正经地说:“晕车!”

胡玉白眼一翻,她还以为这臭道士能有什么惊人之话呢,没想到最后憋出了这么一句话,还故作深沉的样子,好欠揍!

秦封的确晕车呕吐了,去到洗手间扶着墙吐了两三分钟,把早上吃下去的早餐都吐了个干干净净。

“呕~”

这一吐,秦封感觉轻松些了,可是肚子也空荡荡的,总想塞点东西进去。

不过一想到还有至少两个小时的车程,他还是忍住了。

买了瓶水,漱了下口,把嘴巴里的异味清洗了下,他就准备去找青鸿他们。

刚走出超市,就听见停车区那里有不小的嘈杂声,隐约之间,还听到了女人哭喊声。

看位置,正好是在秦封所乘坐大巴的旁边,那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围着了,秦封想了想,也围了上去。

还没靠近,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是医生吗?不是医生的话,出了什么事你负责的起吗?”

女人的语气并不是那么的友好,甚至还有点斥责,眼神里装满了戒备。

在她旁边,一个中年男人躺在地上,脸色如土,气若游丝。

男人的旁边,还蹲着一个妙龄少女,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生得唇红齿白,黛眉明眸,只是这会儿脸上充满了焦急和悲伤,平添几分伤感之美。

这三人显然是一家人,而他们的对面,是一个穿着牛仔衣牛仔裤的青年,手里还拿着一柄拂尘。

这不是青鸿么?这小子搞什么幺蛾子?

秦封看着,并没有现身。

“翠姨,他也是好心,让他看看吧!”少女摸了摸眼角的泪水,“现在我爸这个样子,这地方也没有医生,他看一下总好过……”

“小诗!”王翠娥狠狠瞪了青鸿一眼,没有再拦着青鸿。

青鸿深深地看了一眼王翠娥,随后蹲在地上,右手双指并拢,迅速在慕容奚的身上点了几下,又从怀里不知哪里掏出了一个小玉瓶,倒出了一粒乌黑的药丸,塞到了慕容奚的嘴里。

王翠娥一看,猛地一拉青鸿的手:“住手!你给我丈夫喂的什么药?你居心何在!”

青鸿被她这么一拉,旁边的人都以为会被她拉倒,却没想到青鸿不动如山,不论王翠娥怎么东,他就像钉在了原地一样。

“你!”王翠娥一怔,她是有见识的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而这时,旁边的人也惊呼一声:“看,这先生的脸色,好起来了!”

王翠娥回头一看,慕容奚的脸色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起来,原本紧紧闭着的双眼,也有了点动静!

“怎么会……”

慕容诗心里大喜,扶着慕容奚坐了起来,“爸,你怎么样?”

慕容奚先是有些迷糊,随后清醒过来之后就感觉自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明和舒坦。

以前因为心脏的毛病,他总感觉胸口有点闷,整个人都不太得劲。

这一次更是直接昏死了过去,他还以为自己就这么结束了生命,没想到不仅活了过来,而且,身上也没有以前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了。

“小诗,我刚刚昏过去了?”

慕容诗道:“嗯,这个小哥说你是暂时性休克,如果不及时处理就危险了。对了,就是他把您就过来的!”

慕容奚连忙站起身来,郑重地鞠了一躬:“在下慕容奚,感谢恩公救命之恩,不知恩公名讳?”

青鸿把目光从慕容诗的身上收了回来,神色一正:“叫我青鸿就行。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旁边的人都对青鸿这种高风亮节的品质所敬佩,唯有秦封和胡玉知道,这货又在装了。

秦封甚至可以断定,如果这个慕容奚身边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青鸿未必会出手。

刚刚青鸿给慕容奚喂的药丸,秦封知道,那是青梧观的秘药——回生丸。

只要服用了回生丸,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过起死回生,这药不仅材料难寻,而且炼制困难,青鸿身上也没多少。

这个慕容奚患有心脏一类的病,其实当下并未治愈,回生丸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让他醒过来了,这关键的一步还有青鸿一开始在慕容奚身上点的那几下,刺激了慕容奚的神经,再辅以回生丸,人就快速的醒过来了。

事实上,青鸿只要给慕容奚服下回生丸就可以把慕容奚的命吊住了,可他依旧用独特的手法操作了一下,其实原因有二。

一是在漂亮的姑娘面前秀一把,毕竟刚刚那几下,干净利落,夺人眼球,颇有种古代大侠的味道。

二则让慕容奚快速醒过来,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强大之处,否则怎么吸引慕容诗呢?

知道他这种想法的,也就秦封而已。

“对了,你父亲的病还没有完全痊愈,这会儿只是缓过来而已,你们还要再去医院看看。”青鸿淡淡地说道,一副高人冷傲的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