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88章 各方云动

我的书架

第88章 各方云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车了上车了!”

这时大巴司机扯开了嗓子大吼,所有乘客也不管什么热闹了,有序的回到车上。

秦封一看青鸿,这小子还有点恋恋不舍的,直接上前拽着他上车。

分别之前,慕容奚和青鸿交换了下联系方式,秦封这才看到青鸿的手机,娘的,一个道士用的居然是最新最高端的智能机,而自己用的还是三年前的旧款机。

“咋,心动了?”秦封调侃了一句。

青鸿在窗边正朝慕容诗招手挥别呢,知道大巴逐渐远去,他会回过头来,淡淡地说:“我决定了,我要追求慕容诗!”

秦封眼睛一瞪:“你不是说要流连花丛吗?这么快就在一朵花上面扑死了?”

“没错,但是两者之间并不冲突!”青鸿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清明,神态自然,全然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渣男!”

秦封不由骂了一句。

他以为自己够不要脸了,没想到青鸿更加不要脸,他好像断定自己一定能追上慕容诗似的。

“青鸿,你说你会占卜看姻缘,那你有没给自己看一下,和这个慕容诗有没有姻缘呢?”

青鸿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罕见地露出了谦虚的神态:“我功法还未修到极致,无法自算。”

“呃……”

秦封一副见到鬼的表情,“原来你还有谦虚的时候。”

“谦虚使人进步,贫道多多少少是有一点的。”

“也就那么一点吧?”

“多了没好处!”

“……”

大巴走走停停,终于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停了下来。

秦封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好像散架了一样,肚子里更是一点东西都没有了。

这让秦封坚定了一个想法,买车!

娘的,虽然有了车也避免不了塞车,可是好歹不会晕车了。

不过买车之前,他还得去把驾照拿下来才行。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他也没有去考,现在倒觉得,驾照真是个好东西。

刚一回来,秦封就去了御仙小队的基地,按照约定,小队成员今天全员回到浦陵,为两天后的行动做个准备。

“有个消息。”一进来,鄢望苍就说,“南山度假村有异动。”

他的话立即让大家紧张起来:“什么异动?”

“具体情况不清楚,但是这几天,里面的人基本没怎么出来了。”

鄢望苍说道:“正常的话,他们有少部分人会出来购买物品或者办其他事,但是这几天,少了很多。”

“而且,我注意到,三天前庄定坤和庄肃进去之后,也没再出来,我认为,他们的行动很有可能提前了。”

秦封和霍宽两人相视一眼,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接到的命令。

他们自始自终都没有忘记成立御仙小队的初衷,只是这么久以来,伍世棠和金魔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可在昨晚,金魔的指示来了,剑锋直指浦陵超能局。

他们还在想着怎么入手呢,没想到这父子俩也掺和进南山度假村了。

鄢望苍也说了,南山度假村外围有很多超能局便衣,几乎把整个度假村都包围了,常人根本进不去。

这是不正常的,因为南山度假村的事情并不是公事,而是私事,可庄定坤却调动超能局这么多警员外出,这已经有滥用私权之嫌了。

难怪当初在保护笃志楼的时候,超能局就派了一个小队过来,完全就是敷衍罢了,真正的力量,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这么做,已经是很明显了,可是庄定坤依旧我行我素,丝毫不担心被人举报,这足以看出,庄定坤现在完全可以用胆大包天来形容了。

“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消息?”

两人决定把这事先瞒下来,浦陵市超能局的问题很大,权势也很大,这种事情太敏感啦,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和整个超能局对抗,这不是一支御仙小队就能够处理的。

鄢望苍想了想,说:“还有一点,现在有个流言,说南山度假村里面,有个远古神墓,很有可能葬着一个远古的神。”

雷霆的眼睛顿时就亮了:“是二郎神,还是三太子,又或者是孙悟空?”

“雷神,孙悟空是小说里的……”沈亦卿提醒道。

这两个月,得到了爱情滋润的沈亦卿,越发的有女人味了,身段婀娜,但是发起狠来,依旧飒爽不减。

雷霆撇了撇嘴:“那神话人物,又哪一个不是小说里出来的。”

“唔……”秦封眨了眨眼,“你这说法不对,神州自古以来就有奉神的传统,有些人物的确是小说里虚构出来的,可有一些,是几千年来人们供奉的人物,和小说人物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咳咳,别扯远了。”霍宽打断几人关于神仙的讨论,“这个流言是怎么穿出来的,有查到吗?”

鄢望苍摇了摇头:“很奇怪,好像没有源头一样,忽然之间就传出来了。而且,时间也很巧合,正好是南山度假村出现异动,这流言就出现了。”

这么巧,难道是庄定坤做的?

如果是庄定坤,那至少他是有这个实力让流言一夜之间就传遍整个浦陵的。

“不可能没有源头。”秦封笃定地说道,“不管是什么流言,定有一个源头在,只是这个源头,藏得很深。散布这个流言的人,是个高手。”

“流言的源头我们先不管,大家说说,对于流言内容的看法?”霍宽说,“千里,你先说。”

鄢望苍沉吟了一会儿,说:“我感觉,应该是真的。”

霍宽眼皮微跳:“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雷霆几人没有说话,神啊,那可不是人,传说里的人,搬山移海,偷天换日,长生不死,一口气就可以吹翻巍峨山岳,一脚踏出,就可以纵横千里,尽管是至尊者超能,也没办法做到吧。

这样的猜想,他们心里其实即便有点相信了,可是嘴上还是不太肯定。

这时,闷声闷气的钟懋堂忽然说:“我说说我的看法?”

霍宽微笑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就是让大家畅所欲言,能解决的问题就解决了,尽量避免进入南山度假村之后就出现了分歧。”

秦封也在这时点了点头:“朝天犼,有屁就放,别憋着了。”

钟懋堂清了清嗓子,指着霍宽:“你是帝江。”

霍宽愣了一下,随即推了推眼睛说道:“然后呢?”

“你是东皇!”他又指着秦封。

秦封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雷神,长琴,还有千里。”钟懋堂一一指着其他几个人点了遍名字,最后指着自己,“还有我,朝天犼。”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你们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有什么奇怪的?当初取代号的时候,是千里提出用远古神仙或者神兽来取的,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们就是神仙了?”雷霆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一副老父亲为儿子操心的模样。

钟懋堂脸色有些急得发红:“不是,你们就不觉得。这巧合太多了吗?还是说,雷神,你忘了我们为什么要去南山度假村?”

“为什么去,不就是因为……”说到这里,雷霆的话忽然戛然而止。

而秦封,脑子一闪,似乎抓住了什么,“朝天犼,你继续说!”

“我们之所以关注到南山度假村,不是因为那里现在被封锁了,而是因为当初我们再查有关七星耀月盒的线索,查到了田中惠子,继而东皇又在杜海明身上察觉到一丝同样的气息,最后的目的地都指向了南山度假村。”

“自从把七星耀月盒拿过来之后,其实我就很好奇,为什么这东西非要给我们?”

钟懋堂的这句话,顿时让大家想起了当初在猫儿岛上面的事情。

时间过去得并不是很长,当时猫儿岛的事情本身是对他们的终极考核,可是却遇到了东岛人。

而那一次,东岛人的目标,正是七星耀月盒,能够出动这么多高手来,显然对这个七星耀月盒看得很重。这也说明,七星耀月盒很重要。

可是那次事件过后,金魔和伍世棠就把这个盒子给了他们,这是不合理的,他们只是一支刚成立的小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应该是保存这个盒子的最佳安排。

可是偏偏,金魔就是这么安排的!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点,问金魔,肯定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其次,小队的成立也有疑点,他们几个人固然是潜力都比较大,可是论实力还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的,但是伍世棠对他们似乎非常倚重,可是,又没有什么要紧的任务安排给他们。

保护时教授他们的任务,现在已经清楚了,压根就是烟雾弹,或者说,在那些人眼里,他们任务失败就最好不过了。

直到昨天晚上,金魔才又交代了一个任务,但是也是告诫他们,量力而行!

御仙小队,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成立、存在,成了第二个疑点。

“猫儿岛事件之后,金魔让我们带上盒子,并且把钥匙找回来,当初我们怀疑钥匙在东岛人那里,可是没有什么线索,田中惠子也消失了,我们才在其他地方下手。”

钟懋堂顿了一下,继续说:“现在,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六个人,和七星耀月盒,还有南山度假村,存在着一种我们暂时还没有搞清楚的关系。”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实在是有些难为钟懋堂了。

他的话,也的确让大家陷入了沉思。

过了好一会儿,秦封才笑着说:“行啊朝天犼,这半个月不见,没想到你还能想事了。”

钟懋堂脸色忽然有些不自然,还迅速看了一眼鄢望苍。

秦封眉毛一挑,大概明白了。

钟懋堂典型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么复杂的事情肯定不是他想出来的,至于是谁告诉他的,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了大家。

鄢望苍有点无奈,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在这个团队里不要那么明显,他的性格加上他的超能,注定了他最好是默默无闻。

这不仅是在敌人那里,在小队里面也是一样。

当自己在小队的存在感越来越低的时候,连自己的队友都容易忽略了自己,那敌人就更加注意不到他了,他也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几人看破不说破,鄢望苍的作用也的确更多是隐藏,作为致命一击。

“千里,当初你提出让我们以仙神为代号,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吗?”霍宽问道。

鄢望苍摇头:“我只是灵光一闪就提了出来,当时没有想太多。”

霍宽看了一眼秦封,发现秦封也正在看着他。

“东皇,看来这个南山度假村,我们是非去不可了!”

秦封洒脱一笑:“这不是早就计划好了吗?”

“本来我们打算后天进入,但是现在南山出现了异动,大家回去准备一下,今晚我们就行动!”

“是!”

……

钟离焱别墅。

“大公子,这就是秦封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行动,以及见到过的人。”吴建新毕恭毕敬地捧着一大摞资料。

钟离焱看到他手上的资料,有点无语:“短短半个多月,他就见了这么多人?”

“大公子,这些标红的,都是和他看上去比较熟悉的,而那些没有标的,是看上去陌生人,擦肩而过的。”

吴建新说到这里,露出谄媚的笑,“属下觉得,大公子要想了解秦封,那即使是陌生人,也不能够放过,说不定这些所谓的陌生人,就是我们对付秦封的关键。”

钟离焱翻了翻资料,第一页上面就写满了人名:云惜月、秦舒言、秦小雨、俞秀琴、楚承寰、朱可欣、周子平等等,足有上百个,其中被标红的,至少三十个。

而每一个名字,对应的就是一分文件,有的厚,有的薄。

钟离焱随意翻开了一份,边上的名字是朱可欣。

上面详细记录了秦封和朱可欣见面时的地点,时间,曾经做过的举动,还有点过的菜,喝过的酒,简直事无巨细。

包括朱可欣本人,从小到大的经历,家人也都在上面记录,包括多年前被秦封救命的经过,也有!

恐怕秦封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活竟然被记录得如此详细。

这也提现出吴建新的特长来了,跟了这么久,秦封愣是没有发现他,要知道秦封觉醒超能之后,在目力、听力、感知都强了很多,可是这样都能让吴建新避过,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范时东!”钟离焱看着上面一个标红的名字,陷入了深思。

吴建新小心翼翼地问:“大公子,这个人的来历,恕属下无能,查不出来。”

“呵呵~”钟离焱放下资料,满意地看着吴建新这个新的手下。

事实上如果他要查秦封,钟离家很多力量都可以借助,但是他依旧选择了吴建新,就是想看看吴建新的能力。

他在浦陵发展起来的人手,短短三个月,就被秦封端了一半,尤其是道上的人,直接损失了俩,而这个吴建新正好跳了出来,他就想考察一番,如果能力尚可,他不介意再扶持一个。

没想到,吴建新完成得这么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吴建新,这次任务完成得不错,以后,王豹的那一片,就交给你了。”钟离焱从董政手里拿过一张支票,“这些钱,拿回去招兵买马,记住。好好发挥你的长处,接下来不仅仅是秦封了,而是整个浦陵的大道小道消息,都收集一下!”

吴建新浑身一震!

“属下保证不负大公子所望!”

钟离焱满意地点点头:“去吧,有事我会再找你。”

董政皱着双眉看着吴建新的背影,一直看到吴建新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才收回了目光。

他的这副异样,被钟离焱看到了:“怎么,感觉被抢了风头?”

董政连忙低头:“没有,只是我担心,这个人野心太大,如果失控就麻烦了。”

钟离焱“呵呵”笑了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摇曳着红酒杯说:“有野心的人才容易掌控,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要实现自己的野心,就只能依靠我,所以只要我不倒下,他不会背叛。”

看着钟离焱自信的样子,董政嘴上没再说什么,心里倒是对吴建新有些嗤笑。

“少爷,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对付秦封?”

钟离焱双眼爆射一道精光,随后又恢复正常:“不急,南山那里,好像出现了什么神墓,我估计秦封他们几个也会去,我去看看。”

董政注意到了他话里的玄机,心里微沉:“少爷不需要我一起过去吗?”

“不用,你帮我做几件事。”

董政有些无奈:“少爷请说。”

……

郑氏集团。

郑文冠在总经理的办公室面前,来回踌躇,想进去吧,大哥的秘书已经告诉过他,大哥正在忙。

不进吧,这事又挺紧张的。

过了好一会儿,门打开了,几个公司高层鱼贯而出,还没等到其他人全都出来,他立即就挤了进去。

“大哥……”

郑文博立即一个眼神瞟了过来,郑文冠心里一颤:“郑总。”

郑文博轻轻点了点头,让秘书把门关上了才说:“你也是公司的副总了,怎么还这么毛燥,这让我以后怎么放心交给你。”

“你现在也没放心啊。”郑文冠嘟囔了一声,在郑文博剑眉一簇,他立即转移话题:“南山的事情,大哥听说了吗?”

“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郑文博云淡风轻地坐回椅子,还让郑文冠坐下。

郑文冠此时正急着呢,坐不住:“大哥,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不去凑一下热闹?”

郑文博淡淡地说:“一个月前,我就知道这件事要发生了,但是,这件事我们不宜掺和进去,郑门正在关键阶段,神墓一事,暂且不要理会!”

“大哥!”

郑文冠急了:“如果真的是神的墓,那肯定有很多宝贝,我们不去,那岂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我们去了,就一定能得到吗?”郑文博反问了一句,“行了,这件事你不要多想了,你还是多想一想,怎么接手郑氏集团吧。没什么事,就出去吧。”

郑文博直接下了逐客令,郑文冠无奈只好退了出来。

郑文博放下钢笔,走到落地窗前,目光看向远处的南山,眼眸深邃。

神墓?那是葬神的地方,普通人去了,只有死路一条。

……

神秘庄园里。

扶苏敲开了曦儿的房门,曦儿依旧是光彩照人,白衣赤脚,也依旧清冷漠然。

“什么事?”

“曦儿,浦陵那里出现了一个疑似神墓的地方,我想,你在家也待了一段时间了,要不出去走走?”

“神墓?”

扶苏笑道:“流言是这么说的,真假不知,不过不管是不是,看一看也无妨。”

曦儿好像在想些什么,扶苏也不催,过了一会儿才说:“那过去看看吧。”

“好,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

南山度假村。

“砰!”

一个清代的青花瓷被狠狠地砸在地上,地上除了青花瓷的碎片,还有很多其他被砸的稀碎的物品。

庄定坤依旧难以发泄胸中的怒气:

“是谁?到底是谁把消息泄露了出去!”

今天早上,他一起来就看到了南山外聚满了人要进来,被超能局拦住,可是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怕是拦不住了!

他这才知道,神墓的事情,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传出去了!

这事他就和儿子庄肃说过,可是庄肃没有理由,也不会泄露出去,那这到底是谁干的!

“爸,外面的人已经在冲击了,我们的人,有几个受伤了……”庄肃小心翼翼地说道。

他能够理解庄定坤现在的状态,他也很愤怒,这消息一出,钱祯和焦甲纶他们也知道了,本来想把他们作为炮灰去探路的想法也泡汤了。

“呼哧呼哧~”

庄定坤深呼了几口气,脸色阴沉阴沉的,几乎是咬着牙说:“撤掉警戒,全员回来!”

这个决定一下,就意味着他原先所有的计划都打了水漂,现在,他手上唯一的优势,就是那个钥匙了!

庄肃应了一声,就把指令发了出去,不过下一刻对讲机那头又说了一句:“队长,门口有个叫杜海明的人,说想见一下局长,你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