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89章 安排

我的书架

第89章 安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距离南山度假村十公里外,海面上停着一艘游艇,灯火通明,在这个漆黑的海面上,显得极为显眼。

甲板上站着两个人,目光的方向,正是南山度假村的方向。

“您把消息放出去,我们的庄局长这会儿恐怕在大发脾气。”其中一人说道。

另一人稍微矮一点,正扶着栏杆。

“庄定坤?一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可怜人罢了。他最近行事出格,毫无顾忌,迟早被清算。”

“那您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恶心庄定坤吧?”

“恶心他?我还没这个闲心!”

说着,此人忽然叹了口气:“秦封成长的速度太慢了,我们必须逼他一把!另外,世人对超能的理解还只是在表面,我们有必要加快进程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甲板上安静了下来,偌大的游艇,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在。

……

距离约定行动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秦封这时却来到了一个城中村。

这里街巷都比较窄,卫生条件也不是特别好,小小的巷子里,才走几百米就看到了几堆垃圾堆,散发出来的恶臭让秦封眉头直皱。

“楚承寰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他找个好点的地方吗?”

秦封骂骂咧咧地敲响了一扇门。

“来了。”

里面传来了声音,随后就听见脚步声逐渐靠近。

秦封打量了一下这房子,五层小楼,外表装潢一般,也比较旧了,不过看格局,不像是公寓,倒像是本地人的民房。

门很快就打开了,开门的是皇盾安保公司的人,秦封记得,他叫卢励,是个很努力勤奋的青年。

“卢励,楚承寰呢?”

卢励一看秦封大老板居然记得自己的名字,顿时有点激动:“封哥。你来了!寰哥去办理公司的业务了,说是拿什么证。”

皇盾安保公司,就是秦封即将成立的保镖公司,人员都已经有了,营业执照也下来了,就差武器持有许可证了,想来楚承寰去办的就是这件事。

本来要想拿下这个许可证,那得过五关斩六将,麻烦得很,不过上次秦封和郑文博的交易,就包括了这一项,以郑家的能量,拿下一块许可证那再简单不过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

“刚打过电话,说在路上了。”卢励一边说,一边引着秦封进屋,“一大早他就出去了,但是这事估计挺麻烦,弄到现在。”

秦封皱了皱眉,这都快晚上十点了,居然跑了一整天?

这房子果然不是正常的公寓,而是民房,一楼有个面积不小的院子,此时摆满了一些练功的器材,谢由和另外三人正在练一些手脚功夫。

大家固然都是超能者,但是超能等级的提升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闲暇他们也会练些强身健体的功夫。

看到三人的招式,秦封眉毛微微一挑。

“封哥!”

“封哥!”

几人见到秦封,连忙打招呼,其他还有八个人也从楼下下来,十三人当中,只有周正南不在。

秦封笑了笑:“我来就是看看大家,大家各忙各的吧。谢由你过来一下。”

其他人都散了,谢由忙去给秦封泡了杯茶递给秦封。

“在这住得还习惯吗?”秦封接过茶杯,“我让老楚给你们找个好点的地方,怎么找了这里?”

谢由忙说:“封哥,这里已经很好了,我们也基本每人一个房间,最主要是,这里安静,大家都很满意。”

“那就好。”

秦封就怕这么一点小事,就让大家寒了心。

这年头,雇人很容易,雇超能者只要花点代价也没问题,可是要想有这么忠心的兄弟,那就不容易了。

“封哥,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干活?”

“快了,老楚不是去办理证件了吗?只要弄出来了,马上就可以营业。”

“太好了!”谢由高兴道,“封哥你不知道,兄弟们都闲了这么久了,都不太习惯。”

“呵呵,很快你们就会发现,这种生活以后很少了!”

秦封话锋一转,“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们,你们是怎么和老楚认识的,还这么服他?”

这个问题其实困扰他挺久了,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想问了,可是后来发生了云惜月那档子事,没来得及问,后来又给忘了。

谢由挠了挠头,说:“封哥是想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桀骜不驯的刺头,寰哥一个普通人怎么驯服我们的吧?”

“差不多这个意思。”秦封点头。

谢由给秦封的茶杯添了点茶,说:“封哥知道寰哥在资助一些退伍老兵吗?”

秦封眉毛一挑,忽然想明白了什么:“这事我知道,这小子是个重情义的人,每年都会在股市上弄一笔钱,他自己留下生活费,其余的全都寄去了各个地方。”

谢由点了点头:“是啊,寰哥这样做,我们这些人,又怎能不感激呢?”

秦封看着他,没说话。

“我们这些人的父亲,都是退伍老兵,准确来说,是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的老兵,生活比较困难,寰哥这几年就一直帮着我们,寰哥说想请我们帮点忙,我们就什么也没问就过来了。”

“像我们这样的人,其实不少,不过寰哥说只要超能者,所以其他那些人,只能继续在自己的岗位上待着了。”

听到谢由的话,秦封的心思活络开来了。

谢由说还有不少同样遭遇的兄弟,但只是普通人,皇盾安保公司将是一个完全由超能者组成的保镖公司,普通人的确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

但是,超能是可以觉醒的!

不过,暂时来说,秦封还没有能力让一个普通人觉醒超能,这事可以先留个心眼,以后如果皇盾要变强,人肯定是少不了的。

正聊着呢,楚承寰和周正南回来了。

周正南正式成为了楚承寰的贴身保镖,正好周正南的超能术是控土术,这是最擅长防御的超能术了,而且周正南是这么多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一人,聘作楚承寰的保镖最合适不过了。

有周正南跟在楚承寰身边,秦封也放心一些了。

“封哥!”

楚承寰看见秦封顿时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不早点跟我说,要不然我就早点回来了。”

秦封闻着他身上的酒味,不由皱眉:“应酬了?”

楚承寰点头,不在意地说道:“生意场上嘛,避不开的。”

看他样子,喝得还不算多,秦封还是有些担心:“你小子现在还清醒着吗?”

楚承寰晃了晃脑袋:“有点迷糊,封哥你等等,我去洗把脸。”

“寰哥,我去给你弄点解酒茶。”谢由也跟着跑了过去。

秦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什么事情都没这么简单。

哪怕很多事情其实都已经做好了,可是楚承寰还必须得要去陪一陪这些人,否则以后如果这些人在某个环节上卡一卡,或者三天两头来查,那事也不用做了。

“封哥,我可以了。”楚承寰很快就回来,虽然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味,不过眼神总算是没那么迷糊了。

“去你房间谈!”

楚承寰心里一动,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很重要,于是给了周正南和谢由一个眼神,自己则是带着秦封来到了二楼最里面的房间。

秦封看他这一手安排很熟悉了,心里也比较满意。

楚承寰是个惜命的人,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时时刻刻都带着周正南了。

但是秦封觉得这并不是缺点,相反,这是一个优点。

只有惜命的人,才能更好的让自己活下来,人呐,只有活下来才有价值,才能创造价值。

如果人死了,那就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了。

不过,惜命不等于怕死,相信楚承寰在某种情况下,也豁的出去这条命。

“封哥,坐。”

楚承寰的房间在最里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房间不是很大,也就十几平米而已,除了一张床和一张书桌之外,就是一个书架和衣柜。

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秦封扫了一眼,基本都是和金融经济有关。

“许可证拿到了?”秦封轻声问道。

“拿到了。”楚承寰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廖局长这次很痛快给我们批了下来,还组了个局让我去参加,我推脱不掉,这才和他喝到了现在。”

楚承寰口中的廖局长秦封有所耳闻,是个难缠的家伙,如果不是郑文博打了声招呼,估计没个半年也拿不下来。

“辛苦你了。”

楚承寰揉了揉还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说:“替封哥办事,应该的,不过和这些人打交道,才是真的难以对付。”

“对了,封哥有什么事这么晚过来?”

“有几件事给你安排一下。”秦封说道。

楚承寰一听,立即从自己的书桌上面翻出了一本笔记本,一副随时做笔记的样子。

秦封哑然失笑:“老子又不是那些领导,你这是隔应我啊!”

楚承寰有些尴尬,不过也没放下本子:“如果是平时,是用不上这本子,不过今晚喝了点酒,我怕今晚一觉睡过去之后,明天就不记得了封哥吩咐。”

秦封见状,也就由着他了。

“事情有几件,第一就是把皇盾安保公司开业,争取尽量拿下一个大订单,打响我们的名号。”

楚承寰在本子上刷刷刷的写了一行字,停下来后说道:“封哥,安保公司的大部分程序都已经弄好了,公司也在装修着了,不过封哥,有件事可能需要请示你一下。”

“你说。”

“封哥,你知道我的,我更擅长在幕后谋划,在人前打交道,不是我的长项,接下来皇盾如果要做大,那肯定要有专业的人去负责业务洽谈,最好成立一个业务部。”

秦封想了想,这的确是。

一个成熟的单位,那必然是分工明确,各部门精诚合作,正所谓团队的力量才是最大的,一个人再厉害,也始终精力有限。

楚承寰的作用,是把控整个公司的走向,秦封对他的设想是掌舵者,而不是业务员。

“你既然提出来了,想必是有想法了。”

楚承寰不置可否:“我已经发布了招聘,今天有个女士应聘了,名叫朱可欣,履历不错,她明天过来面试,封哥你要见见吗?”

“你刚说,她叫朱可欣?”

楚承寰点头:“封哥你认识?”

不会这么巧吧?

“她的简历呢?我看看。”

“在这。”

楚承寰从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一张A4纸,今天收到的,他就顺手塞进了包里。

秦封看了一眼,也不用看其他了,那张照片就足以证明,就是自己认识的朱可欣。

这老同学在原来的公司不是待得好好的吗,怎么突然来皇盾应聘了。

两个公司之间,业务也完全没有重叠的部分,难道是因为自己?

秦封觉得不太可能,他一直隐藏在幕后,只做股东,真正露面的是楚承寰,朱可欣没道理知道皇盾安保公司是自己的。

不过,他还是问了一句:“她有说为什么从原公司离职吗?”

“呃,封哥,我还没见到她……”楚承寰有些尴尬,“她明天才来面试。”

“哦,对,忽略了。”秦封想了下,说,“我明天就不过来了,你在跟她沟通的时候,不要提到我,更不要说我是皇盾的老板。”

楚承寰隐隐猜到些什么,但是又不明所以,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皇盾的事情你看着办就好,钱还够吗?”

楚承寰说:“完全够的,而且,灵仙堂网点已经开张了,现在也慢慢有了点名气了,平均一个月也有五十万左右的收益。”

“这么多?”

秦封惊讶了一番,灵仙堂可以说几乎是零成本的,真正的产品是小东西的尿液,秦封也就加个包装而已,所以这五十万几乎就是纯收入了。

“有人买过以后就介绍人来买,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楚承寰说道,“对了,灵液的储货不多了,封哥,我们要继续卖吗?”

说实在,秦封现在也不缺这些钱了,而且,灵液对他还有以后安保公司也很重要,小东西的产量本来就不大,再拿出来卖,有点不够用了。

“从下个月开始,直接限量吧,我今天带了一些过来,你看着分成三个月去卖。”

物以稀为贵,秦封也觉得没必要直接断了这条财路,把量减少就是了,估计这样也不会影响销售额。

过年的时候,小东西没有跟着秦封回去,而是自己去了一趟猫儿岛。

去干什么,秦封也不清楚,只是当时看小东西的神情,似乎挺重要的,就由着他去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所以他现存的灵液也不多,寄了一些去给伍世棠,也就那么二十多滴了。

他自己留了一点,准备在南山度假村的时候以防不时之需。

“好了,皇盾的事就这样。”秦封言归正传,“我托朋友查过了田中惠子,这女人曾经出现在马庆国家里,还跟马庆国纠缠了近一个月,现在找不到她的踪迹了,你可以再沿着这条线索查一查。”

秦封知道,楚承寰一直没有放弃调查田中惠子,只是这女人出现在马庆国家里后就消失了,大概率是回了东岛。

他之所以说出来,也是让楚承寰有个方向,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似的。

楚承寰浑身明显地颤了一下。

“马庆国和田中惠子明显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说不定可以借马庆国把田中惠子逼出来,如果这个线索没用,那就直接把他杀了!”

秦封的眼神迸射两道杀机,别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自己经历的四场暗杀当中,有一场是郑文冠所为,就是骷髅会做的。

有一场暂时没有头绪。

而剩下的两次,都是马庆国所为!

第一次马庆国自己花钱随便雇来的杀手,被楚承寰一枪崩了,而火车上的那对中年夫妇,也是马庆国悬赏来的,同样是骷髅会的人!

秦封暂时还没有精力应对骷髅会,但是马庆国三番两次派人暗杀他,他怎么可能忍受的了这口气。

所以一回来,得知消息之后他就有了安排。

要不是马庆国可能知道田中惠子的下落,秦封早就亲自过去把他了结了。

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找马庆国了,所以就交给楚承寰去办。

楚承寰感受到秦封的杀机,心中有些诧异。

但是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随便问,秦封这么说了,那肯定事出有因。

“封哥,既然如此,我们就把马家的公司抢过来!马家是干医药的,灵仙堂也可以说是医药的一方面,我们抢过来之后就将其合并!”

秦封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打蛇打七寸,好,就让他先倾家荡产,再要了他的命!”

“好!”

楚承寰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件事,抬头问:“封哥还有什么安排?”

秦封想了想,说:“还有两个人,你帮忙安排一下,女的叫胡玉,有些手段,让她去业务部吧,至于另外一个人,嗯……饿不死他就行。”

想到青鸿,他就头疼,这货天天把自己捯饬得人模狗样的,全然没有一点道士的做派。

“封哥,你是要去出远门吗?”楚承寰问道。

毕竟一下子做这些安排,甚至有点托孤的意思,让楚承寰误会了。

秦封一愣,才发现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过于担忧了。

不过南山那边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一进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

这件事已经在浦陵引起了很多超能者的注意,这也就说明,接下来一段时间,很多超能者都会被栓在南山,而这个时候,是楚承寰行动的最好时机。

“也不是远门,嗐,只是有点瞎操心。”秦封摆了摆手,起身说道,“其他的也没什么了,我估计至少三五天都不会出现,如果有什么危险,那个青鸿可以帮你。”

“好,那封哥,我让阿南送你回去。”

“不用,我还要去别的地方。”

……

“你要出门?”

秦封刚一找到青鸿,青鸿就来了这么一句。

“卧槽,你这都算得出来?”

青鸿指了指他背后的唐刀:“不是算出来的,是看出来的!”

这把唐刀还是伍世棠送的,平时用得也不多,不过今晚这情况明显不一样了,所以秦封就把它带上了。

“不对劲。”青鸿忽然脸色有些凝重。

秦封不明所以:“有什么不对劲?该不会是我背刀帅过你拿拂尘,你心里不平衡吧。”

青鸿却没有跟他扯皮,而是从衣兜里掏出三枚锈迹斑斑的铜钱,往桌子上一抛。

秦封被他这么一搞,也有点小紧张。

青鸿虽然狂妄自恋了些,但是卜卦是他的拿手好戏,这副表情明显不是装出来的。

“怎么样?”秦封问道。

青鸿看着桌子上的铜钱,两道眉毛都快皱到一起了。

“必须要去吗?”青鸿问道。

秦封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不得不去!”

看他又不说话了,秦封便问道:“卦象不好?”

“生死不明!”

秦封心脏忽然突突了一下,差点就升起了放弃的念头。

不过南山此行,势在必行了,御仙小队的太多疑问,都集中在南山度假村,如果不去弄清楚,那自己怎么好意思和小队的战友们交代?

“既然这样,你带着那个金色盒子一起去吧。”

秦封眉毛一挑,问:“那玩意能帮我?”

“或许吧。”

秦封撇了撇嘴,心道,这犊子给你装的,明明能说清楚的话,偏偏要故弄玄机。

盒子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这会儿回去应该也还来得及。

给青鸿交代了一下让他去找楚承寰之后,秦封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范时东家。

范时东已经睡了,他年纪上来之后,就睡得比较早。

秦封没有惊动他,带上盒子,就悄悄出了门。

他虽然表现得对青鸿的卜卦有些无所谓,但是心里却像是多了个声音似的,如果不带,总有点不得劲。

反正这东西也不碍事,放在身上也好。

秦封关上门正要离开,忽然肩膀上微微一沉。

扭头一看,秦封顿时骂道:“你个小王八蛋,终于舍得回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