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御仙斩圣 > 第90章 青铜门

我的书架

第90章 青铜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90

落在他肩膀上的自然就是小东西了,也只有它,才能在秦封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落下来。

半个多月不见,小东西的速度更快了,以前秦封还能稍微看到它的影子,现在,凭肉眼已经看不到了,只能从耳朵里能够听到一些风声。

秦封把它从肩膀上拎下来,吃了一惊:“咦,小东西你这段时间纵欲过度?怎么变轻了这么多?”

小东西气得顿时龇牙咧嘴的,一对前足还在耀武扬威。

“你还惹病了?”秦封郁闷地看着小东西红到有些发紫的鳞甲,“你回猫儿岛,发生了什么啊?”

小东西原本只有一个巴掌大小,浑身血红,鳞甲表面隐约有些金光。

但是现在,小东西不仅瘦了一圈,鳞甲表面的金光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逐渐向紫色转变。

除此之外,它的脑袋上,也微微有两个凸起的点,在两个凸起的点中间,多了一簇金毛,乍一看,霸气多了。

“你这小金毛,廷得瑟啊。”

秦封拨弄了一下那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金毛,发现非常的柔顺,好像棉花一样。

小东西得意地扬起脸,黄豆大的眼睛露出非常人性的得瑟。

小东西不会说话,平时秦封和它交流也是连蒙带猜的,它身上肯定有非常大的变化,不过暂时来说,还不能得知,秦封现在也没时间去研究。

关于小东西的品种,秦封拜托过云惜梦去查一查,这姑娘是古生物学的佼佼者,其父亲和祖父更是此道的巨擘,不知道这次回去,云惜梦查的怎么样了。

一边想着这些事,秦封来到了御仙基地,除了他,其他人也都到了。

这一次,大家都把各自的武器拿了出来,其他人还好,就是钟懋堂这一对大锤子有些显眼。

“出发吧!”霍宽一声令下,大家迅速消失在夜色当中。

南山度假村。

自从神墓的流言出来之后,南山度假村就成了超能者和古武者们的香饽饽,哪怕是普通人,也抱着一丝侥幸来到了外围。

这个时候即便是政府出面了,也无济于事,顶多派些人来维持秩序。

超能者和古武者一样,都是一群桀骜不驯之徒,有些人甚至为了自己的利益,杀人劫掠甚至是家常便饭。

正是因为如此,神州才成立了超能局这样的部门机构,只是可惜,如今的超能局已经慢慢有些失控了,至少浦陵市的超能局,根本不受上面的管控。

所以上面想要借超能局的力量来制衡这班能力超群的人,那基本难了。

这一整天,庄定坤都是阴沉着脸,谁看了都犯怵。

而焦甲纶还有钱祯他们,也不太高兴,本来只有他们这些人的,现在倒好,把半个浦陵的超能者和古武者都引过来了。

他们本来还想去埋怨问责庄定坤的,但是一看他那臭得如粪坑的脸色,谁也没敢说什么了。

“爸,刚刚下面的人传来消息,东北角突然出现了一个地洞!”庄肃忽然冲进庄定坤的房间,激动地说道。

庄定坤这会儿正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愣。

“有人发现吗?”

“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后山的那个裂缝,只有我们的人发现了这个山洞。”

庄定坤眼神顿时一闪。

流言从早上传出来,到现在过去了一个白天了,之前的那条裂缝在牺牲了十几个人之后,终于被拓开,一群人蜂拥而入,但是最后被阻挡在一扇青铜门外。

一些人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青铜门,直接用人去撞,但是门没撞开,门上却忽然爆发一股力量,将门外的人全部弹了出去,所有被弹出去的人,无一不被震伤五脏六腑,即便没有当场丧命,也已经朝不保夕。

这样的情景,非但没有让大家后退,反倒是刺激了大家的心思。

有此力量,绝非寻常墓地!

就算不是神墓,那也必定不同凡响。

古武者和超能者共同的欲望是什么?变强!越强大越好!

流言中不仅说这里可能是神墓,还说到了这里面有让人一夜觉醒超能的可能,也可能让人实力一跃冲天。

这样的流言本来大家还半信半疑的,可是当一扇青铜门就把大家拦在了外面,甚至不乏进化者这样的强者都无法轰开,消息一传出来,大家对流言就更加相信了。

庄定坤也去看过,本来他以为自己手上的钥匙,是开启这扇门的钥匙,但是今天早上杜海明来找他,跟他说,他手里的所谓钥匙,是假的!

当初杜海明得到这柄匕首之后,深知财不露白,所以照着模样,重新弄了一把假的,庄定坤找到他的时候,他就顺势把假的送出去了。

本来这事就算完了,却没想到后来遇到了秦封!

关键是秦封还察觉到了他的匕首的不凡,就将匕首拿走了!

对秦封,他是恨之入骨,要不是秦封,他也得到了女神,要不是秦封,自己赖以强大的匕首也不会被抢,但是他又打不过秦封,所以,他选择了找庄定坤。

他知道,庄定坤知道之后,会迁怒自己,可是他还是愿意搏一搏,相信庄定坤知道钥匙在秦封的手上,肯定不会放过秦封。

这段时间庄局长的狼子野心,几乎是司马昭之心了,果然,庄定坤对他的确是雷霆大怒,但是同时,也对秦封产生了杀机!

他筹谋这么久,就是为了一飞冲天,可是先是南山度假村的秘密被泄露出去,后是自己认为的优势化为泡沫,他的胸膛,已经被怒火充斥。

“秦封找到了吗?”

听到庄定坤问话,庄肃连忙回答:“据手下人报告,人是找到了,但是他们跟不住,半个小时前,又把人跟丢了。”

“一群废物!”

庄定坤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随后一定:“马上准备,我们从地洞进入!”

“是!”

庄肃汇报这件事情,目的也是这个。

钥匙是假的,那也就是说从正门进入已经是奢望了,而且,那么多人,也占不到先机。

既然东北角出现了地坑,那就好好利用下,虽然这样也会增加很多危险,但是富贵险中求,机缘稍纵即逝,不可浪费。

两个人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从酒店离开,借着夜色前往东北处。

他们住的地方是南山度假村的酒店,靠近海边,去往后面的山陵还需要一点时间。

好在大家暂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青铜门上,也没人看这里,他们很顺利地来到了地坑处。

地坑并不是直线往下的,而是斜着往下,庄肃用手电照了一下,除了一条幽黑的通道,别无他物。

只是看着这条黑色通道,庄肃没来由地有些犯怵。

“走!”

庄定坤率先进入,庄肃没有多想,也一头扎了进去。

不过进入之后,他又扒拉一些土,把洞口掩盖。

这种手法其实很拙劣,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可以发现。

不过现在是晚上,视线受影响,庄肃也没想瞒过其他人,只是想着能拖延一点时间就拖延一点时间而已。

两人刚进入没多久,五个人影也悄悄靠近了此处。

“东皇,人家都从正门那里等着进去,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正门的那一扇青铜门,他们好像暂时还打不开。而且,那么多人聚集在那里,还有十几个进化者,我们去那边,除了当炮灰,就是跟在后面吃人家的屁,有个锤子好处。”

“娘的,你说话能不能文雅一些?”

“我这人粗,只会粗话。”

“你还真不谦虚!”

“低调~低调~”

这五个人影,自然就是悄悄摸来的御仙小队,之所以是五个,是因为鄢望苍直接隐身了,而且,早他们一步出发。

鄢望苍说,现在对南山度假村最了解的就是庄定坤了,所以,叮嘱庄定坤,就相当于掌握了一线情报。

“别贫嘴了!快找找有没千里的记号!”霍宽轻声打断了秦封和雷霆的斗嘴。

五人在周围看了一圈,没发现。

“千里这小子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沈亦卿有些担心。

“应该不会吧,他那一身隐身术,除了进化者,谁能发现?”钟懋堂瓮声瓮气地说,显然压着声音说话非常地不自然。

“庄定坤消失了!”

忽然,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钟懋堂身边,把钟懋堂着实吓了一大跳。

“我说千里,你特么就不能正常点出现吗?这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

鄢望苍的身影像火影一样在空中摇曳不停,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钟懋堂,也没搭话。

“庄定坤消失了,你确定?”霍宽问道。

“确定!”鄢望苍笃定地说道,“而且,庄肃也不在了!”

“这就奇怪了,青铜门还没打开,这对父子却不见了,看来这爷俩知道不少事情。”

秦封眼里闪着精光,又有些懊恼,这个庄定坤能坐在超能局局长的位置这么久,实力↑不容小觑。

所以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鄢望苍也一直没敢太靠近,这才导致让庄定坤莫名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他们两个莫名消失,超能局的那些人可能会知道一点,千里,能不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抓个人过来问问。”霍宽问道。

千里想了想,点头道:“没问题。”

超能局的警员,尤其是执法部门的,都是超能者,不过实力有高有低。

鄢望苍是六级觉醒者,在不惊动的情况下抓人,顶多也只能抓四级觉醒者,不过,这样的人,知道的恐怕也不会多。

千里刚隐身消失没一会儿,又回来了,只有他一个人。

“走!”

他没有解释太多,看他样子,好像也挺急的。

秦封和霍宽几人没有多问,连忙跟了上去。

兜兜转转了一会儿,鄢望苍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霍宽立即朝几人打了个手势。

这时,前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就是这里!我跟队长汇报之后没多久,队长和局长就消失了。”

“局长悄无声息地离开酒店,不可能是出去了,看来是从这里进入。”

“你也这么认为吧?局长为这里的事可是谋划了半年,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而且,他对这里好像挺了解的!”

“怎么样?进,还是不进?”

另一人似乎考虑了一下,最后终究逃不过强大的诱惑,扒开上面的泥土,扎了进去。

这一幕被秦封等人看得一清二楚。

“走,我们也进去!”

几人快速地跟了上去,霍宽打头,秦封殿后,几人迅速消失在地面上,地面又恢复了宁静。

……

此时庄氏父子已经往前走了小半个了。

虽然在这里两人小心谨慎,没有把速度提起来,但是估摸算了一算,也差不多三公里了。

而这里却好像永远不见底一样,怎么走也走不到头。

忽然,有在最前面的庄定坤眉心没来由地一阵狂跳,心中大骇:“小心!”

话音一落,黑暗中突兀地出现一道寒光,紧贴着父子俩的身前“漂”了过去。

这一道寒光一闪而逝,好像没什么恐怖的。

可是当他们看到,他们手里的手电发出来的光,竟然被这一道寒光,切成了两段!

父子两人顿时浑身冒出一阵冷汗!

“空间飞刃!”

庄定坤轻呼了一口气,“小心点,估计我们快靠近目的地了!”

空间飞刃忽然可怕,但是毕竟是没有主人驱使,只要躲避及时,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相反,在这里遇到了攻击,那只能说明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而且,距离不远了。

两人又前进了近公里,在这段距离,他们遇到了至少十次空间飞刃。

幸亏庄定坤实力强大,感知力高,提前感知到了空间飞刃的方向,两人这才有惊无险地走过了这一段路。

不过两人也是心惊胆颤的,主要是这空间飞刃的威力太强了,如果一个不小心,那真的变成两截了。

“这……”

看到眼前三四米高的青铜门,庄定坤有些惊疑不定。

前面的空间飞刃他们都躲过去了。还以为直接进入神墓了,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又看到了一扇青铜门!

而且,这一扇青铜门,和之前他们在后山看到的,一模一样。

“两个入口?”

庄肃也是有点发懵,“一真一假,还是一正一副?”

不过他很快就排除了第二种可能。

两扇青铜门的规格是一样的,从正常的殉葬规格来说,正门永远要比侧门更加规模一些,没有道理弄两个一模一样的正副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一真一假!

古时的人在下葬的时候,为了避免被盗墓贼光顾,弄个假门出来迷惑盗墓贼,也是一种手段。

庄定坤则是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子,朝青铜门弹了过去。

先前那扇青铜门,一被人触碰,就立即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人震死,他也是小心谨慎。

石子打在青铜门上,又掉了下来,没有异常。

不过父子俩人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去碰的,他们都走到这一步了,更加清楚越是最后,越要小心。

小石子打在青铜门上没反应,庄肃又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瓶水,扔了过去。

“嘭!”

矿泉水毫无反应地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又滚回到庄肃的脚下。

“爸?”

庄肃轻声唤了一声。

庄定坤看着这青铜门,有些阴晴不定。

主要是前一扇青铜门带给他的阴影太大了。

被震死的那些人中,甚至有一个是九级觉醒者,已经快要晋级到进化者了,可是依旧被直接震死。

他虽然是进化者的实力,可是青铜门虚实未知,他也不敢轻易去触碰。

正在两人进退维谷之际,后面传来的轻微的脚步声。

两人相视一眼,默契地把手电熄灭。

很快,脚步声靠近,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束电光。

在电光照到庄肃身上的前一秒,庄肃动了。

御风术最大的特点,就是快!

一阵风拂过,庄肃已经把来人制度,他抓起手电照向此人,顿时皱眉:“罗全!”

罗全一听这声音,立马喊了出来:“队长,是我,是我!”

他生怕庄肃一个情急之下就把他弄死了,那他可就真的憋屈了。

这一路上他可是心惊胆战的,一起进来的同伴死在了他眼前,死前还瞪着一双眼睛,倒下的时候,眼神的方向正好看着他,可把他吓得半死。

庄肃冷冷地盯着他,说:“你进来做什么?”

罗全额头上的冷汗立即冒了出来,总不能说他们眼红这份机缘,也想进来分一杯羹,如果真这么说,估计庄肃不会留他。

庄肃和庄定坤没有通知他们就进来了,说明这父子俩连他们这些嫡系也要欺瞒。

他脑子转得飞快,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属下想进来帮队长还有局长探探路,没想到在这遇到了。”

庄肃冷哼了一声,这么拙劣的谎话,他当然是不信的。

这个罗全就是首先发现这里的人,算是庄定坤的亲信。

但是财帛动人心,更何况是神墓的宝贝,在亲信也是外人,很难说不变心,所以庄定坤才没想着带他们进来。

庄肃正想着要不要把人一章解决了,庄定坤这会儿却说道:“既然如此,你来推开这扇青铜门。”

庄肃心里一动,放开了罗全。

借助电光,罗全这才发现这里也有一扇一模一样的青铜门。

等等,刚刚局长说,让自己去推?

罗全心里有些惊疑不定,青铜门的厉害,他也是知道的,可自己不去推,可能吗?

罗全咽了一口唾沫,在庄定坤和庄肃的注视下,悄悄靠近了青铜门。

而庄定坤和庄肃。则是后退了十米,站在通道的拐角处。

“唉,谁让自己不知所畏地跟进来呢!”

罗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闭上双眼,双手缓缓地贴上青铜门。

“嗯?没事?”

罗全睁开双眼,他的手掌,这时已经完全按在青铜门上了,掌心处传来了一阵阵凄寒。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青铜门为什么没有爆发出力量,但是自己实实在在地活着。

他尝试着用力推了推。

青铜门重若万钧,纹丝不动。

他又用上了超能,他是个控木术五级觉醒者,这一推,竟然同样毫无反应。

“局长,我推不动。”没办法,他只好选择了放弃。

庄定坤和庄肃一直盯着他呢,确定他碰上了青铜门也没有遭到攻击,这才走了出来。

“庄肃,一起动手!”

庄定坤说了一句,然后眉心一个淡紫色的火焰符号闪烁起来。

二级进化者!

作为浦陵市超能局的掌舵人,庄定坤有二级进化者的实力也不出奇。

庄肃深呼了一口气,也最大限度地调动了自己的超能。

他觉醒的是御风术,加上庄定坤的控火术,还有罗全的控木术,三人都不是力量型超能者,但是三个超能者加起来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可是三人使出了吃奶的劲,依旧没能让青铜门哪怕有一丝丝的撼动!

庄定坤脸色沉了下来。

庄肃看着锈迹斑斑地青铜门,隐约可见上面曾经有些复杂的花纹,但是随着年岁的推移,这些花纹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就是这么一扇看上去腐朽不堪地青铜门,将他们父子二人,挡在了这里。

“爸,是不是需要……”

他本想说钥匙,但是一看罗全还在这里,欲言又止。

庄定坤却似乎没那么多忌讳,直接说:“钥匙!没有钥匙,这扇门就打不开!”

庄肃沉默了。

庄定坤很早就开始筹谋这件事了,找过专业的人来勘探过,但是在神墓现世之前,这里的地底,什么都没有,哪怕是掘地三尺,也看不出异常。

这就说明这里不能以常理度之,如果真的没有对应的钥匙,恐怕他们三人,还没法进入。

“那我们要出去找吗?”

庄定坤闻言,沉默了下来,似乎难以抉择。

没有钥匙就进不去,可是钥匙在秦封手上,一旦他们从这里出去,那就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到那时,他们想独吞这份机缘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在庄定坤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忽然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

“地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