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绝世神通 > 第两千四百九十五章 朴王府人上门

第两千四百九十五章 朴王府人上门

  “不不不,不要杀我,饶命啊朴小树,求你了,不要杀我——”

  “你住手啊,快点住手啊!”

  “朴小树,你敢杀我分身,我缚安发誓一定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一家人的。”

  “你今天若杀我,我绝对会杀了你和你父亲,我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你应该相信我有这个手段——”

  “不——呃——”

  缚安最后还出言威胁朴小树,可是朴小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朴小树了。

  他各方面都得到了蜕变,最重要的是心性的蜕变,让他不再软弱,不再妥协,不再畏惧。

  所以,朴小树还是很坚决的杀了缚安,给他的心灵来了一个彻底的解脱,彻底的释放。

  而到此时,朴小树的蜕变才算是真正的完成了。

  心的蜕变,升华,就是如此。

  此时的朴小树,给人的感觉就是完全的不一样了,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似的。

  “原来杀了心中憎恨之人,真的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

  “缚安就像是一直堵在我心中一块石头一样,现在这块石头也终于是可以落地了。”朴小树心中畅快无比。

  朴大叔对于朴小树出手杀了缚安,非旦没有生气,而且很是欣慰,很是赞许。

  他知道,小树通过这一次杀缚安,完成了他心灵的一次蜕变,升华。

  这会令他整个人生都生出了许多的光辉出来,这份蜕变对他的人生意义太大了。

  “父亲,以前是孩儿太懦弱,太无能了。”

  “但是经此一番危险之后,在残酷的现实冲击之下,在此时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下,也让孩儿明白了过来。”

  “让孩儿深刻的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正如缚安所说的那样,我实力弱,我性格软弱,我为人很怂,所以该被他一直如此的欺负。”

  “所以,我现在明白了,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这样,我才会不被他人欺负,才可以保护的了父亲你。”

  “父亲,孩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努力的修行的,一定早日成仙,变得强大起来。”朴小树又道。

  朴大叔心神一震,满脸欣慰的看着朴小树,重重的拍了下朴小树的肩膀,道:“好样的,这才是我的好儿子,为父替你感到骄傲。”

  “决定了,那就去做吧,为父也希望你能够成才。”

  朴小树重重的点了点头,表明了决心。

  看到这里,秦萧也是淡笑了笑,道:“朴小树,修行修心,心最为的重要。”

  “任何强者,都须有一颗强者之心。”

  “你受欺凌,遇危险,感危机,谋后事,冉强心,心蜕变,这是好事。”

  “不过你以后的路还非常非常的长,修行本就是一个漫长无比而又痛苦无比的过程,希望你这次的顿悟,突变,能够改变的了你的人生,撑的起你的未来修行之路。”

  “将你现在的激情,状态,心性一直保持下去的话,那你的将来,还是有所作为的。”

  “加油吧,有志者事竟成,心最重要。”

  朴小树郑重的点了点头:“感谢秦公子,小树一定会努力的。”

  朴小树的蜕变只是一个小插曲,五人也没有在这里多呆,而是迅速的离开了。

  很快,五人便是离开了潘国境地,离开了潘国境地,朴大叔也算是终于可以暗松了口气了,有种安全了的感觉。

  在潘国境地之内,总是会让他有些提心吊胆啊。

  毕竟来说,刚才惊阳可是伤了那么多的官兵呢,这件事情若是追究起来的话,那可是大事一件呢,可不是小事啊,自然是让他担心不已。

  现在离开了潘国境地,相信那些官兵不太可能会追过来了。

  “大哥,有两名三步天尊境向我们这边追了过来,是从潘国境地那边追来的,应该是冲着我们而来的人。”小古忽然对秦萧轻声道了一句。

  秦萧眉头微挑了一下,对小古道:“不要管他们,我们继续走我们自己的,等他们找上了门来再说。”

  “以我估计,应该是朴王府的人。如果是朴王府的人的话,那我们倒也是可以见一见的,先看看朴王府的那些人,到底是想要玩什么手段再说。”

  “我们现在要替朴王府拔乱反正,这些人迟早也是要面对的,要碰上的。早来晚来,都是要来的。”

  “所以他们既然自己找上了门来,那我们也正好就会会他们了。”

  小古点了点头,才两名三步天尊境而已,他自然是完全的没有放在心上了。

  他若是愿意的话,那直接就可以过去吃了他们。

  秦萧和小古都不动声色,朴小树父子自然是察觉不到有危险正悄悄的向他们靠近了。

  朴小树好似有些危机的先觉感,他眼皮子忽然猛的跳了起来,这让朴小树有些担心的对他父亲道:“爹,我刚才眼皮忽然跳的很历害,怕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朴大叔安慰了下朴小树道:“我们已经离开了潘国境地了,不会再有事了,我们现在安全了。”

  “很快,我们就可以见到朴氏一族的众人了,也可以看到你的堂爷爷,你不是对你堂爷爷一直都无比的崇拜吗?”

  “快了,用不了多时就会到了。再说了,有秦公子他们在我们身边,我们更是绝对的安全了。”

  话是这么说不错的。

  但是事情,终究还是来了,两道强大的气息降临了,两道身影正疾掠向这边而来。

  同时,一道雷鸣般的厉喝声传来:“朴山前,朴小树,你们父子俩好大的胆子。”

  “哼,竟然敢背叛朴氏,叛逃出朴王府,你们该当何罪?”

  话音一落,两道强大的身影也便是降临到了跟前,御立于虚空之中,厚重强大的仙威压迫而下,犹如是天威浩荡一般,要镇压住所有人。

  这两名来人,都是三步天尊境的大仙,实力上来说 ,确实也算的上是不错的了。

  两名三步天尊境出动,只为了抓一个一步天尊境,一个凡灵,这阵势也确实是不小了。

  这两名三步天尊境根本就没有将秦萧三人看在眼里,直接就无视了,当他们不存在似的。

  看到两名来人,朴大叔的脸色阴沉无比,他回头看了眼小古之后,心才稍稍的安了几分。

  小古可是一尊古圣存在啊,有古圣存在为他保驾护航他还能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秦萧倒也不急得动手,先看看情况,反正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才不过区区两名三步天尊境罢了,在他眼皮子里下,翻不出什么浪花出来。

  不等朴大树开口,朴小树倒是激动愤怒的先开口了:“哼哼,好一个背叛朴氏,我倒是想要问问,到底是谁在背叛朴氏?”

  “现在的朴氏,到底是谁的朴氏?是新朴王的朴氏,还是我们朴氏老祖朴华圣尊的朴氏?”

  “我们老祖朴华圣尊从一开始就公开的表示过了,会全力的拥护九皇子,而现在的新朴王却是篡改了老祖的意志,改为拥护大皇子。”

  “你们如此做,不是背叛朴氏吗?我们都是忠于老祖的话,我们才是对朴氏真正的忠心不二的。”

  “你们两个才是无耻的叛徒,还有脸在这里来审问我们,你们难道连一丁点的羞耻之心都没有吗?”

  “你们不是老祖朴华圣尊的子孙后代吗?你们现在只知道听命于新朴王,恐怕心里早已经将老祖忘的一干二净了吧?”

  “现在的朴王府,为太皇子所用,你们全部都听命于大皇子。说的不好听一点,你们现在都只不过是大皇子的一条狗罢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罢了。”

  “朴王府应有的威严,全部被你们这些狗贼给丢尽了,你们还有脸来问罪我和我父亲?你们有脸吗?”

  “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有脸吗?”

  如此一番铿锵有力的话从朴小树的嘴里说出来,就连朴大叔自己都惊的有些发呆,怔怔的看着朴小树,一时有些不相信这是自己儿子说出的这么一番有血有肉的话出来。

  这是朴氏之人该有的肺腑之声啊。

  “你放肆,放肆!”

  朴小树的话,自然惹得那两名三步天尊境勃然大怒。

  左边的三步天尊境指着朴小树的鼻子,怒斥道:“朴小树,你个狂口小儿,说话口无遮拦,满嘴一派胡言乱语,愚昧至极,至极。”

  “老祖已经仙逝了,但是时间不会因此停留,历史还在向前发展。”

  “我们朴王府不能因为没有了老祖,就不做事了。新王既然已经册封,那我们朴氏上上下下,自然就要拥戴新朴王。”

  “将我们朴氏团结起来,紧紧的拧在一起,听众新朴王的号令行事,才能够在危局之中,保全我们朴氏无尽岁月的基业啊。”

  “我们若不如此,那我们朴王府,恐怕朝夕离崩,不复再存,会遭灭顶之灾啊。”

  “如此深的门道,又岂是你一个黄口小儿所能够明白的?”

  另一名三步天尊境怒视着朴大叔,冷声的喝斥道:“小的不懂事,大的也如此不懂事吗?”

  “先祖仙逝,我朴王府岌岌可危,朝不保夕。”

  “新朴王临危受命,为了保全我们朴氏一族,可谓是煞费苦心,委屈求全,才终于走出来了一条光明的大道。”

  “没有新朴王,你以为我们朴王府现在还能安好吗?”

  “新朴王为我朴氏做了这么多,却得不到你们这些愚昧之人的谅解,还要一个个站出来反对新朴王,甚至一批批的叛逃出朴王府,你们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难不成你们,还想要颠倒王权,要推翻新朴王吗?”

  “还是说,你们非要害得朴氏一族遭到灭族之灾,你们才能够满意呢?”

  “如今朴王府虽然地位远不如老祖在世之时,但至少也保全了我们朴王府,也还有几分威严存在。”

  “如此大好的局面,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非要天天吵着推翻新朴王,要分离我们朴氏,要闹得我们朴氏鸡犬不宁,上下不能齐力同心。”

  “你们,才是我们朴氏最大的罪人才是,你们有脸说?”

  作者 残殇 说:第六更,哈哈意不意外?不服输,那就是干,怕个球?明天最后一天,继续战啊,各位道友和兄弟,可否陪残殇一战?

看过《绝世神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