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我要和离 > 102.第 102 章
  当前位置: > > >  

  “沈将军。”说什么也不愿意轻易离开的贺秀儿, 毫无预兆就盯上了沈清河。

  而她这一声喊, 直接就让周月琦看向她的眼神夹杂起了冷刀。

  宰相夫人快要疯了。贺秀儿这到底是闹得哪一出?总不至于突然就把心思打到沈清河的身上去了吧?那可是兵马大将军,五公主的夫君!贺秀儿还嫌得罪五公主得罪的不够狠吗?

  贺秀儿本人却是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她就知道,周月琦是在意沈清河的。从沈清河这里下手, 肯定能有事半功倍的好处。也所以, 她不能立刻离开, 她需得尽可能的制住周月琦。

  突然被贺秀儿点名, 沈清河不禁有些诧异。瞥了一眼过来,便随即转移开了视线。

  在他的眼里, 除了琦儿,还真就容不下其他女子。就是自家姐妹, 沈清河接触的也并不多,心中固然有些情谊, 却算不得亲近。至于此刻站在他面前的贺秀儿,沈清河就丝毫不放在眼里,也不会放在心上了。

  贺秀儿当然不是有心引起沈清河的注意。她没那么大的胆子, 真要激起五公主的怒火, 对她委实不利。之所以会突然喊沈清河, 不过是想要借机提醒提醒周月琦罢了。

  以周月琦对沈清河的在意,当着沈清河的面,周月琦确定要表现的那般无情和冷血?要知道,沈清河可是最为正直不过的大将军, 英勇善战, 无人能敌。论起品性高洁, 整个朝堂之上都没有人可以跟沈清河媲美。

  贺秀儿有理由相信,沈清河一定不会对她的艰难处境坐视不理。想当然,她就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沈清河的身上。

  周月琦很不喜欢贺秀儿此刻算计的目光。虽然从她认识贺秀儿开始,这样的目光就不曾消停。可之前贺秀儿算计的对象是她,她不以为意,漠不关心。

  但如若贺秀儿胆敢算计沈清河,周月琦的脸色顷刻间变得尤为冰冷,盯着贺秀儿的目光足以杀死贺秀儿几百次。

  周月琦的反应过于明显,贺秀儿想无视都很难。抿抿嘴,缩了缩脖子,贺秀儿差一点就想要打消念头,退缩了。

  但是关键时刻,贺秀儿到底还是按耐住了满腔的烦躁和不安,小心翼翼的朝着沈清河的方向挪了挪,寄望以此来避开周月琦的冷意和怒气。

  伴随着贺秀儿挪过来的小动作,沈清河甚是眼明手快的往一旁避了避。

  尽管不认为贺秀儿会对他有所图,但是适当的保持距离,还是必须的。他自认跟贺秀儿毫无交情可言,也无需攀扯上任何的交情。

  如若只是贺秀儿自己一个人动,或许还没有那么的明显。可沈清河也跟着避开的举动一出,连带宰相夫人的脸色也变得铁青,直接就上手抓住了贺秀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将军府,不是宰相府,不要任性。”

  宰相夫人的声音压得很低,控制在只有她和贺秀儿可以听得见的范围内。为的,就是不要继续节外生枝。

  贺秀儿却是不以为意。她要的就是引起周月琦的在意和芥蒂。只有周月琦在意沈清河的看法,才会改变主意,进而帮她挽回跟二皇子的亲事啊!

  此般想着,贺秀儿无视了宰相夫人的警告,径自朝着沈清河笑了笑:“沈将军回来了啊!正好,小女子有些事情想要烦请沈将军帮忙,还请沈将军千万不要拒绝才好。”

  贺秀儿的嘴皮子功夫太快,宰相夫人完全没来得及阻拦,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五公主的脸色彻底化为了冷漠。

  “绮罗,送客。”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出口,周月琦对贺秀儿的那点算计再无兴趣,干脆利落的赶起人来。

  宰相夫人几乎是本能的就拽着贺秀儿的胳膊想要往外走。真等五公主的人来送客,就委实太丢人了。

  “沈将军!”没有老老实实的任由宰相夫人拉走,贺秀儿不死心的继续喊着沈清河,“还请沈将军帮忙在五公主面前为小女子美言几句,顺道也澄清一下五公主对小女子的误会。”

  “误会?”沈清河终于出声,不痛不痒的抓住了贺秀儿最后一句话的关键词,神色疑惑的看向周月琦,“琦儿和这位姑娘之间可有何误会?”

  “当然没有。”斩钉截铁的四个字中,周月琦丝毫不掩饰她对贺秀儿的不喜和厌恶,皱着眉头冷哼道,“宰相千金求错人了。本公主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和能耐,能够左右圣上的圣裁。”

  “可是……”贺秀儿一边回答着周月琦并不走心的敷衍拒绝,一边就将祈求的视线投向了沈清河,“沈将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成就一桩美好佳缘,亦是造福于民,乃大功绩也。”

  “本公主可从来不知道,堂堂兵马大将军的功绩不在带兵打仗,却在所谓的成就姻缘上。更何况,宰相千金如若真的跟本公主的二皇兄乃美好佳缘,只管去找本公主的父皇说啊!相信以宰相千金如此楚楚动人的可怜姿态,应当能够打动圣上的怜悯之心才对。”既然贺秀儿非要不识抬举,周月琦也不客气了。就算是当着沈清河的面又怎样?只要她想,一样可以不留情面的反讽回去。

  贺秀儿的脸色白了白,终于开始感觉到了后怕。周月琦的态度太过强/硬了。就算是在沈清河的面前,周月琦竟然也如此的冰冷绝情。难道周月琦就完全不担心会被沈清河厌恶吗?

  可偏生,贺秀儿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沈清河的帮腔和发话。急的她都快要忍不住当场掉下眼泪,不管不顾的跟周月琦死耗上了。

  “秀儿,你若是再不肯离去,娘就自己先行一个人走了。”宰相夫人完全没办法理解贺秀儿为何一直要留在这里痴缠五公主。明摆着五公主已经拒绝了,以贺秀儿现下的作为,只会越发惹来五公主的不耐烦。更甚至,还会得罪沈将军!何必呢?不可取啊!

  感觉到宰相夫人话里的威胁之意,再看看周月琦油盐不进的强硬态度,贺秀儿深吸一口气,猛地就甩开宰相夫人的手,上前两步跪在了沈清河的面前,嘤嘤嘤哭了出声:“沈将军,小女子求求你了!如今小女子已然没有了继续苟活的心志,只盼望沈将军能救小女子一命。小女子日后一定对沈将军感恩戴德,来世愿做牛做马来报答沈将军……”

  别说,贺秀儿这一跪,跟之前的两跪都截然不同。

  第一次的时候,贺秀儿跪的极为不情愿,连话都不想跟周月琦多说。第二次则是满含屈辱,心底恨毒了周月琦。

  只有这第三次,贺秀儿跪的尤为诚心。虽然也夹杂着些许埋怨和懊恼,更多的却是对沈清河的祈求和央求。

  此般情况下,宰相夫人反而是被吓懵了。

  怎么回事来着?她们不是说好了,来求五公主的吗?秀儿怎么就突然死死扒着沈将军不放了?沈将军又不是皇家的人,根本不可能帮得上她们才对啊!难不成秀儿还指望沈将军求到圣上面前,帮他们宰相府挽回跟二皇子的赐婚?简直太荒谬了。

  饶是宰相夫人从不干涉朝政,也极为清楚沈清河和贺宰相之间的敌对关系。这两人在朝堂上向来都是争锋相对,你死我活的。沈清河怎么可能会帮他们宰相府?

  而且退一万步讲,即便沈清河真的愿意帮他们,沈清河也没这个本事啊!更别说,贺宰相肯定也不愿意在沈清河面前矮人一等的。

  宰相夫人可是知晓的很清楚,贺宰相对沈家一直都耿耿于怀。这些年沈家的落败,跟贺宰相的暗中动作脱不了干系。

  而伴随着沈清河的凯旋,随即又被圣上赐予兵符,为之重用……贺宰相对沈家的芥蒂只增不减,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贺秀儿眼下倒是好。谁不求,非要求沈清河,还跪着求。这不是明摆着将他们宰相府的颜面丢在沈清河面前,任由沈清河肆意践踏吗?这事若是被贺宰相知晓,只怕连她这个旁观者都逃不了好。

  想到这里,宰相夫人急忙就弯下腰去拉贺秀儿,想要在事情彻底闹大之前,先将所有的痕迹都给抹除去。

  贺秀儿若是真的有那么听话,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发展到今时今日的地步?她就是太有主见,也太过坚持,才会根本不听宰相夫人的提醒和告诫,也不愿理睬宰相夫人一而再想要拉她离开的意图,只一味径自抒发着她的真实情感,闹腾着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是以,不管宰相夫人如何拉扯她,她就是跪在那里动也不动,一个劲的哭的伤心,大有跟沈清河僵持下去的兆头。

  眼看着贺秀儿一副耍赖不讲理的模样,沈清河挑起眉头,似为难又好似妥协的轻叹一声:“不若还是请贺宰相过府一叙吧!”

  周月琦正要发难,就被沈清河这句话给打断了。

  扭头看着沈清河一本正经的模样,周月琦斥责的话语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请贺宰相过府一叙?行啊!只要贺秀儿有这个胆子,贺宰相又拉的下脸面,她不介意去宫里走上一趟的。

  当然,她答应进宫是一件事。会不会真的帮忙挽回赐婚,就又是另外一件事了。只期望,宰相府不要认为这笔账太亏。

  并不知晓周月琦因着沈清河一句话扭转了念头,贺秀儿眨眨眼,本是装腔作势的哭泣刹那间变得真真实实,且越演越烈。

  她要是敢将她爹请来将军府,她还费得着煞费苦心在这里又是跪周月琦又是跪沈清河?她就是实在被逼的没有退路了,这才抛开自己所有的尊严,只为换得一线生机啊!

  宰相夫人也是彻底僵硬住,再也没有了其他主意。

  不是她不想拉走贺秀儿,是贺秀儿根本就不肯跟她一起离开。再有就是沈将军的态度,虽然不若五公主那般强硬拒绝,却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倘若秀儿真的选了后者,跑回家去求贺宰相过来将军府,那就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沈清河很有耐心的等着贺秀儿做出选择。没有周月琦那般的强硬和冷漠,他的脸色始终都是尤为的温和,看不出半点的冷酷。

  这样的沈清河,贺秀儿根本讨厌不起来。就连沈清河说出了那句她甚是害怕的话,贺秀儿也没有怨怼沈清河。这一刻的她,除了害怕就是担心,再无其他的想法和算计。

  不得不说,比起周月琦,沈清河委实更得贺秀儿的心。可是尽管这样,贺秀儿也没办法顺应沈清河的话语,转而回宰相府去请贺宰相。

  说实话,周月琦本来是挺不高兴的。

  贺秀儿实在太爱闹腾了,又格外的不识时务。这样一次接着一次的闹到她的面前来,周月琦实在反感又厌恶。

  原本只是闲着无聊,权当是个笑话在看,没成想贺秀儿居然胆敢将心思打到沈清河的身上。至此,周月琦对贺秀儿再无半分的耐心,直接给了绮罗和绛雪一个眼神。

  绮罗方才就已经打算上前来用武力手段了。要不是贺秀儿突然攀扯上沈将军,绮罗根本不会停下脚步,继续放任贺秀儿又多了几句话的功夫。

  不过现下么,不论贺秀儿还想不想多说,亦或者还想在沈将军面前哭诉一会儿,都无济于事了。绮罗和绛雪同时出手,一左一右牵制住贺秀儿的胳膊,强行将贺秀儿带了出去。

  宰相夫人“哎呀”一声,也连忙跟上,唯恐绮罗和绛雪一个不小心就会伤了贺秀儿。

  绮罗和绛雪才不会落人话柄。只管将贺秀儿赶出了五公主的院子,便不再理睬了。

  至于贺秀儿,全程都没有开口,整个人彻底呆滞了,也顾不上挣扎和叫喊,尤为老实的站在了五公主的院门外。

  “秀儿?”眼看着贺秀儿很是不对劲,宰相夫人连忙跑了过去,扶住贺秀儿喊道。

  贺秀儿眨眨眼睛,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哀嚎一声:“娘!”

  因着贺秀儿这声喊,宰相夫人瞬间泪奔,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她可怜的女儿啊,生生被人欺负成了这般模样。

  这次再被宰相夫人拽走的时候,贺秀儿没有挣扎,甚是安静,只看得宰相夫人猛掉眼泪。

  贺宰相已经等了一阵子了。

  这一次她相信宰相夫人和贺秀儿不至于那么蠢,再度闹到皇宫里去。他只需要静待两人的消息,无论结果是好还是坏。

  待到宰相夫人和贺秀儿一回来,瞥见两人的脸色,贺宰相就知道,结果肯定不会是他所乐见的。

  既然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贺宰相沉下脸,别开视线,不再理睬宰相夫人和贺秀儿。

  一见到贺宰相,宰相夫人立刻找到了主心骨,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直接扑了过去:“老爷啊……”

  贺宰相很是不耐烦看到宰相夫人哭哭啼啼的模样,黑着脸瞪了过来:“嚷什么嚷?”

  “老爷,你都不知道,咱们秀儿今日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老爷你一定要为秀儿做主啊!”宰相夫人一边喊就一边哭了起来。

  贺宰相从来都是没有耐心的。特别是对上毫无利用价值的事情,他就更加不想多听了。

  只不过宰相夫人的语速很快,不管贺宰相有没有听,她都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待到后面,除了宰相夫人愤愤不平的讲述声,就只剩下贺秀儿委委屈屈的哭泣声了。

  “你是说,沈清河也搅和了这件事?”贺宰相本来是不打算理会的。既然宰相夫人和贺秀儿已经空手而归,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其中居然还有沈清河的身影。

  一想到沈清河堂堂兵马大将军,竟然欺负两个女眷,贺宰相就觉得可气。

  要是沈清河欺负的是其他府上的女眷,贺宰相姑且不予理睬。可是此刻被沈清河欺负的是他宰相府的女眷,贺宰相哪里能忍得下?

  “是……啊……”明显感觉到来自贺宰相的怒火,宰相夫人稍稍迟疑,还是肯定的回道。

  “简直是岂有此理!”贺宰相猛地一拍桌子,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宰相夫人和贺秀儿,“沈清河欺负你们,你们就没有反抗,乖乖的回来了?”

  “我……”宰相夫人张张嘴,又闭上,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她当然也想要不受欺负。可是让她跟沈清河面对面杠上?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就是贺宰相自己,也不是沈清河的对手,更何况是她这么一位弱质女流?

  “爹爹,沈将军没有欺负人,欺负人的明明是周月琦。她根本就没有将咱们宰相府放在眼里,所以才胆敢那般折辱我和娘亲。爹爹你都不知道,周月琦的嘴脸有多么的可恶,我和娘亲都可怜兮兮的在她面前跪下了,她却始终无动于衷,根本就是成心欺辱我和娘亲的。”比起宰相夫人,贺秀儿就厉害多了。她对沈将军倒是没有多大怨怼,她讨厌的就是周月琦。自始至终,就只有周月琦一个人。

  “秀儿!”没想到贺秀儿会这般言语,宰相夫人急忙拉住贺秀儿,不赞同的摇了摇头。

  比起五公主,贺宰相更加不喜欢的明明就是沈清河。要不是有沈清河搅和进今日的事情,只怕贺宰相问都不愿意多问一句。

  偏生在这样的时候,贺秀儿执意要将沈清河撇开,贺宰相肯定不会答应的。

  贺秀儿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她就觉得在周月琦面前受了太大的委屈和折辱,沈清河对她的态度反而很是温和。相形之下,贺秀儿更喜欢沈清河,而不是周月琦。

  故而面对宰相夫人的阻拦,贺秀儿全然不以为意,煞是认真的继续帮沈清河开脱道:“爹爹,沈将军真的是一位好人。虽然他今日碍于周月琦的施压,没能帮女儿。可他说了,请爹爹你过府一叙。只要你愿意去将军府,沈将军肯定会答应帮忙的。”

  “笑话!我为何要去将军府向沈清河低头?沈清河不过是一介武夫罢了。若非运气好,娶了五公主,他以为他能有资格跟老夫叫板?换了一年前,老夫只需要稍稍动动手指头,就能除掉他沈清河。”被贺秀儿语气中的理所当然气的不行,贺宰相扬言喝道。

  猝不及防被贺宰相吼了一顿,贺秀儿傻眼不已。她又没说错话,爹爹骂她做什么?而且她也没有说错话,沈将军确实人很好……

  贺秀儿脸上的无辜太过明显,差点没把贺宰相气晕过去。再怎么说,他自己的女儿应该站在他这一边啊!没成想,他竟然养了一头白眼狼。

  宰相夫人也没再开口。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以往她每次都不想让秀儿活的太累,所以很多事情都不会特意说给秀儿听。毕竟秀儿是女孩子,养的再是娇贵也不为过。

  可宰相夫人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么一养,反而将贺秀儿养的太过单纯了。更甚至,连最起码的利害关系都没能分清楚。

  宰相府和沈家的矛盾由来已久,宰相夫人从未刻意说给贺秀儿听,却怎么也没想到贺秀儿竟然真的丝毫没有察觉,反而还将沈清河视为了值得信赖的好人。

  宰相夫人当然不是说,沈清河不是好人。可她没办法接受的是,沈清河居然成为了贺秀儿眼中的大英雄。贺秀儿那般的憎恶周月琦,最终却轻而易举被沈清河给虏获了……

  更甚至,回来将军府之后,当着贺宰相的面,贺秀儿也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也半点也没有危机意识。明明看到了贺宰相的怒火,却还是固执的想要为沈清河辩解。

  迎上贺宰相和宰相夫人的怒火,贺秀儿着实委屈,异常难受。她又没有说错,就算爹爹和沈将军在朝堂上有意见不合的时候,那也是朝堂上的事情啊!难道还非要牵扯到家里里?

  倘若真是如此,爹爹为什么还动辄让她去找周月琦低头?周月琦都已经嫁给沈清河了,难道不是沈清河的夫人?将军府的女主人? 

  () | | ()

  | | | 

  ,,,,

  大书包小说网-无弹窗,无广告,更新快!本站提供各位热门好看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穿越小说,武侠小说, 历史小说,军事小说,网游小说,以及各类TXT小说下载

  由于所有小说均为网友上传及来自于网络,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处理!

  Copyright © 2012-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看过《重生之我要和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