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执老公霸道宠姜咻傅沉寒 > 第106章想叔叔想哭了?

我的书架

第106章想叔叔想哭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压奇底的会议桌上,坐在首位的是一个须发皆白但是精神矍铄的老人,他是比较温和的长相,但是此时此刻他紧紧皱着眉头,显露出了一个铁血一生的军人的浓重戾气。

他盯着那个漫不经心的身影,威严道:“沉寒,我希望你想清楚。”

傅沉寒今日穿了一身雾霾蓝的衬衫,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微微露出一点线条凌厉的锁骨,衬着他修长如玉的脖子看着别有一番精致。

他脸上带着一点散漫轻佻的笑,但是那笑并未达眼底:“阁下,我想得很清楚。”

会议桌上的其他人鸦雀无声,完全不敢讲话,生怕自己贸然插话会被这两大佬直接捏死。

不过不得多说,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敢这么跟总统讲话了。

除了傅沉寒。

这个男人从未对A国的掌权人有什么敬畏之心。

一贯杀伐决断的老人难得的沉默了一会儿,“你是在威胁我吗?”

傅沉寒清隽的侧脸看上去有种惊心动魄的好看,他纤长如鸦羽的眼睫微微一垂,“阁下,我是在为你好,要是继续将第四军放在我手里,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能把你的总统府掀了取而代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阁下,我用心良苦。”

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让会议桌话上的其他人后背都起了一身的冷汗,完全不敢想象怎么会有人敢在总统面前说这种话!

这跟在古时候指着皇帝鼻子说老子看你不顺眼坐坐你的龙椅,你给我让位吧有什么区别?

会议桌上的人大部分都是T省的高层,第一次见寒爷的行事作风,要是换成京城的那些人,早就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寒爷又说要掀了总统府?没事儿,阁下不会在意的。

T省官员战战兢兢,当事人却气定神闲,似笑非笑的道:“阁下,你说是不是?”

“……”总统刚要说话,忽然一阵手机震动声响起——

T省官员这下子是要吓死了!是哪个吃饱了撑的不要命的在这种会议上还敢带手机?!带手机就算了还不关机?!本来看两个大佬打太极已经让他们神经衰弱了,这几声手机震动简直要了老命。

T省官员纷纷虎目圆睁,想要找到那个狂徒。

狂徒修长的手指慢慢悠悠的摸出了放在一边的手机,懒洋洋的道:“不好意思啊各位,电话。”

T省官员:“……”大佬您现在就是点个小龙虾外卖我们除了吞口水也不敢说啥呀!

傅沉寒的心情其实并不好。

他连夜飞来T省,本以为是真出了大事情,没成想还是那些令人厌烦的陈词滥调,只是他情绪一向不显山露水,就是总统也没有看出来他的真实情绪。

手机还在震动,傅沉寒一扫,备注是三个字:小宝贝。

啧了一声,傅沉寒有些好奇姜咻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先前心中的躁郁一扫而空,老男人心里就只剩下了一大堆逗弄小朋友的禽兽想法了。

“……寒爷。”小姑娘的声音又软有黏,跟小甜糕似的,但是却带了几分颤音,一听就是哭过了。

傅沉寒皱眉:“怎么了?”

姜咻才不想告诉傅沉寒这些丢人的事情,只是小声哽咽:“……我……我想你了。”

傅沉寒一怔。

姜咻也懵逼了。

等等,她刚刚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怎么就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要死了啊啊啊啊!

现在就是想死,刻不容缓的那一种。

姜咻鸵鸟心态的想要挂电话,傅沉寒已经先开口了:“小朋友,你挂叔叔电话试试。”

姜咻:“……”不敢。

傅沉寒好心情的:“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姜咻嗫嚅:“……我什么都没有说,我已经没事了,寒爷您忙吧。”

傅沉寒才不打算这么简单的就放过她,“知道你想叔叔了,叔叔明天就回来……你想叔叔想哭了?”

姜咻立刻反驳:“才没有!”

傅沉寒:“那你刚刚哭什么?”

姜咻:“……”

这、这该怎么回答?

到底是承认想傅沉寒想哭了比较丢脸,还是告诉傅沉寒自己被人用艳照陷害比较丢脸啊?

姜咻痛苦的呜咽了一声,最终顶着被打断腿的风险把电话挂了,并且在心里编好了一个小小的谎言——到时候就说手机太破,突然没有信号好了!

……

傅沉寒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啧了一声:“小孩子。”

总统打量着他的表情,斟酌着问:“家里的小辈?”

“算是。”傅沉寒回答的随意。

总统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来能让这煞神这么宠爱的小辈有谁,估计是新出现的,问:“是出事了?”

“想我。”傅沉寒站起身,拎起搭在一边的外套,声音含着点儿笑意:“我就先回去了。”

总统:“……”

众人:“……”

傅沉寒走出了会议室,眉间的表情疏淡下来,给平白去了个电话:“查查姜咻最近出了什么事。”

……

秦映敲了敲面前别墅的门。

少年穿着白衬衣,身材修长,阳光从别墅门口栽种的桂花树枝叶间洒落下来,星星点点的落在他身上,给半张清秀的脸镀上一层金光,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种温柔的错觉。

等了一会儿,门才被打开了,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用人,她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你找谁?”

秦映冷冷道:“王东。”

用人立刻哆嗦了一下,赶紧道:“王先生已经被人带走了!那群人凶神恶煞的……”

秦映一怔,“被带走了?”

用人点头如捣蒜:“是啊,就十多分钟前……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了。”

说着就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秦映眸光幽暗。

王东在十分钟之前已经被带走了?!难道说在背后设计的人当真这样手眼通天,能光天化日的把一个名声不小的煤老板绑走?要是有这么大的本事,何必还要这样弯弯绕绕的去毁掉姜咻的名声?

那……带走王东的人,如此嚣张,到底会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