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执老公霸道宠姜咻傅沉寒 > 第170章你睡觉的地方在这里

我的书架

第170章你睡觉的地方在这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想请你吃顿饭赔罪。”黄穗穗咳嗽了一声,“咻咻,到时候你带着寒爷一起来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待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姜咻刚想说她不会去,但是手机听筒忽然被人按住了,姜咻错愕回头,就看见了傅沉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声音很轻:“去。”

姜咻:“……我不想去。”

傅沉寒低头在她耳垂上咬了一下,“乖一点。”

姜咻:“……”

她抿了抿唇,将手从傅沉寒的手中抽出来,对着手机道:“我知道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吧。”然后就挂了电话。

黄穗穗自然是欣喜若狂,姜咻却有些不自在,明明昨天才闹了矛盾,这个人今天怎么跟若无其事似的啊。

“寒爷。”姜咻鼓起脸颊:“她肯定不安好心的,为什么要去?”

傅沉寒道:“想去。”

姜咻:“……”难道寒爷对黄穗穗感兴趣?

一想到这个,姜咻就有点坐立难安,但是她不太会说别人的坏话,并且还记得昨天的不愉快,是以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傅沉寒,嘴巴微微撅起,有点不高兴。

像极了一只耍脾气的小宠物。

傅沉寒抬了抬她的下巴:“怎么了?”

姜咻小小的哼了一声,偏过头:“没什么!我们去吃饭吧!”

傅沉寒:“……”

他舔了舔牙齿,心想这小朋友还被他给惯出小脾气来了。

晚饭依旧十分的丰盛,佟姨做了叫花鸡和酱排骨,姜咻很喜欢这两个菜,吃了两碗饭,

傅沉寒语气淡淡:“要是以后吃饭都这么多,叔叔保证你能长到一米六。”

姜咻:“我现在已经有一米六了!”

傅沉寒那双潋滟的眼睛带着一点笑:“纠正一下,是一米五九点五。”

姜咻:“……”拿身高攻击别人的都是坏人。

黄穗穗很快就将时间地点发了过来,定的是一家挺高档的饭店,时间是明天晚上七点,姜咻拿给傅沉寒看了一下,傅沉寒嗯了一声,也没有过多的表示,但是他突然提出要去赴约这件事让姜咻非常在意,怎么想都觉得他是对黄穗穗感兴趣,抱着狗子坐在阳台的小沙发上唉声叹气。

她揉了揉五味子的狗头:“你说叔叔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五味子对着她不停的吐舌头。

姜咻闭上眼睛:“好的吧,他就没有喜欢过我,但是我曾经是真的想把他当长辈一样孝顺的!”

五味子撒敷敷的看着她。

姜咻叹口气:“其实我想了一天,也大概明白叔叔为什么生气啦,他可能觉得我不该问这么多,毕竟我只是买来给他冲喜的嘛,我家里又不住太平洋,确实不该管太宽。”

她捏住五味子的小耳朵,“要是你能说话就好了。”

“它要是说话你就被吓死了。”低沉凉淡的声音响起,姜咻猝然回头,就看见傅沉寒站在她背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姜咻吓得往后缩了缩,小声问:“您来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抓某些不听话的小朋友回去睡觉。”傅沉寒修长的手指敲了敲阳台的栏杆:“自己回去,还是叔叔带你回去?”

姜咻赶紧放下手里的狗,站起身道:“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她逃命一般往自己的房间里蹿,但是却在进去的一瞬间被人拉住了,而后那只手一用力,姜咻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人已经趴在了傅沉寒的肩头。

傅沉寒肩膀上扛了个人步履仍旧是非常从容的:“你走错了。”

姜咻:“我没有走错……您放开我。”

傅沉寒单手拧开自己的房门,将姜咻放在了床上,单手撑着创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睡觉的地方在这里。”

姜咻:“……”

啊啊啊啊啊!!!

她双手都揪着床面的床单,白皙的脸上飞速蔓延出艷丽的桃花色,小小声的:“我、我想要回自己的房间睡。”

傅沉寒很好说话的样子:“那你就想想吧。“

姜咻:“……”

傅沉寒垂头看着她,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脉息相闻,姜咻感觉傅沉寒的气息仿佛能够实质化,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仿佛野兽豢养自己的猎物。

姜咻今天穿的是一件圆领的T恤,躺在铺着黑色床单的床上就愈发显得肤白如雪,脖子和锁骨上的两颗小痣红的娇艳。

傅沉寒眸光一暗,低头在她锁骨上轻轻一吻,姜咻呼吸一滞,那一小块肌肤就跟被灼烧了一般,傅沉寒捏住她的下巴:“想完了吗?”

姜小咻还是非常识时务的:“我、我想好了,就在这里睡!”

傅沉寒在她唇上一吻:“乖。”而后就起身去浴室洗澡了。

姜咻咬了咬自己的食指,回自己的房间拿了睡衣,回来的时候傅沉寒正好从浴室里出来,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能够让任何一个女人看的脸红心跳,姜咻也不例外,她只看了一眼就赶紧低头,冲进了浴室。

傅沉寒看了眼被关上的浴室门,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到一边,将一直放在枕头底下的匕首和枪都收进了床头柜里。

姜咻穿着睡衣出来,头发柔软蓬松的在身后披着,海藻一般浓密,黑色尤其显白,更别提姜咻的皮肤本就是牛奶一般的柔嫩白皙,在灯光下看着仿佛一块上好的美玉,让人看着就想伸手去摸一摸是否触手生温,细腻光滑。

她转头看见傅沉寒随手丢在一边的毛巾,便弯腰捡了起来,睡衣的款式比较宽松,姜咻弯腰的瞬间,从傅沉寒的角度能够轻松的看见那两抹雪白,男人的眼睛眯了眯,忽然问:“小朋友,你还有多久满十八?”

姜咻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老男人吃了豆腐,手里抱着毛巾,道:“还有七个月呢。”

傅沉寒:“……”妈的,为什么还有那么久。

姜咻把毛巾放进了脏衣娄里,方便佟姨她们拿去洗,而后一身香喷喷的爬上了床,小心翼翼的掀开了一点被子,把自己裹了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