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偏执老公霸道宠姜咻傅沉寒 > 第1195章年年岁岁花相似(13)

我的书架

第1195章年年岁岁花相似(1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咻坐在小阳台上啃苹果,东一口西一口的啃得惨不忍睹,她吃了几口后又不想吃了,塞给傅沉寒:“你吃。”

傅沉寒顺着咬了一口,清风吹来,吹开了他额前的碎发,露出饱满的额头,他漫不经心的吃着苹果,手机忽然响了一声,他也没有接,道:“抓住了。”

姜咻哇了一声:“你们怎么抓的?是不是一群人举着AK让他下车投降?!”

“……”傅沉寒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以后少看点古惑仔的电影。”

顿了顿,补充:“这种小场面,用不着AK。”

姜咻:“……”

不是,你们还真举枪逼人家下车啊?

姜咻很快就看到了那位勇士。

他是被平白提进来的,摔在地毯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这……这是哪里?!”

姜咻托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对佟姨嘱咐了一句:“佟姨,看着小朋友们别让他们下楼。”

佟姨连忙点点头,上楼去了。

李勇痛哭流涕的道:“你们别杀我……我也是拿钱替人办事啊!她给了我两百万,让我撞上这辆车……我跟你们没仇,我只是想要钱……”

“两百万?”那个一直沉默坐着的男人低低的嗤笑了一声:“两百万就想要她的命?未免太便宜了。”

李勇愣住了:“什、什么?”

傅沉寒并没有回答,问:“谁指使你的?”

李勇本就不是什么入流的马路杀手,一问就全招了,道:“是耿菲菲!是耿菲菲!我们是在酒吧里认识的,有过几晚上的交情……她今天给我打电话说有生意,只给了我一个车牌号,我想要那两百万,就……就……”

他赶紧磕头:“是我吃了熊心豹子胆,有眼不识泰山,您别杀我!别杀我!”

姜咻笑了,慢条斯理的道:“说什么呢,现在是文明社会,我们可不杀人。”

李勇听见她这话,更加觉得瘆得慌了:“夫人……求求你了夫人……别杀我……”

姜咻说:“你放心,我不杀你。”

她散漫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淡淡的道:“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件事,我保你活的好好的。”

李勇忙不迭的道:“您说!您说!”

……

耿菲菲捏着手机站在窗台边,等着李勇的好消息,可是眼看着时间都过了,李勇还是没有打电话来,她不由的有些焦躁,这时候,门铃响了。

耿菲菲还以为是自己定的外卖,没有多想就打开了门,谁知道门外站着的却是几个穿着警服的男人。

耿菲菲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要关上门,但是为首的警察动作更快,直接卡住了门,沉声道:“耿小姐,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耿菲菲信突突的跳,强装镇定道:“你……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可是安分守法的好公民!”

“耿小姐。”警察说:“这是逮捕令,你被指控买凶杀人,我们必须带你回去调查。”

耿菲菲看着那张纸,膝盖一软,差点坐到地上去,警察们没有给她想明白的机会,直接将人拷了起来:“有什么想问的,等到了警察再问吧。”

……

姜咻坐在局长办公室里喝茶,听闻这件事专门跑来的厅长在一边赔笑:“夫人,这茶味道怎么样?地方小,没什么好招待的……”

姜咻说:“茶不错。”

厅长松口气,道:“在我的辖区发生这件事实在是我的罪过,您放心,买凶杀人的我一定会狠狠处理的!”

姜咻笑了:“那倒是不必,按照常规的来吧。”

自顾自的嘟囔了一句:“不然搞得我好像好坏似的,我可是个好人。”

厅长连声应是,这时候有人进来说耿菲菲已经抓回来了,厅长问:“夫人,您去见见吗?”

姜咻想了想,颔首,说:“好。”

耿菲菲蓬头垢面的像是个疯子,和穿着淡紫色连衣裙端庄秀致的姜咻形成强烈对比,姜咻笑着在她对面坐下,说:“你看,我的劝你非不听。”

“……果然是你!”耿菲菲咬牙道:“你这个贱人!”

姜咻笑:“随便你怎么骂吧,反正沦为阶下囚的人,可不是我呀。”

耿菲菲闻言更气,想要站起来对姜咻动手,警察立刻道:“干什么呢!给我坐下!”

耿菲菲被压了下去,面容扭曲:“姜咻……你一定以不得好死!”

姜咻笑容不变,甚至有闲情逸致的转了转自己无名指上的钻戒,缓声道:“真巧,这句话很多人在做困兽之斗的时候都说过,但是我活的比谁都好,你气不气?”

耿菲菲当然气,她连活活撕了姜咻的心都有了。

姜咻温声说:“别这么禁不起激啊,以后在监狱里,还有的你受呢,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专门跟厅长说了,不必给你判死刑,以后就在监狱里好好待着吧。”

她站起身,撑着桌子看着耿菲菲,“你恨我吧,这也是余生你在监狱里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耿菲菲忽然哭道:“姜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了……”

姜咻脚步都没停,走出了房间,果然,里面很快又响起谩骂声,骂得很难听,警察立刻将她嘴捂住了。

厅长小心翼翼的道:“夫人,这……”

姜咻说:“没事。”

她笑道:“接下来的事情就麻烦厅长您了。”

“不敢不敢。”厅长道:“这是分内之事!”

姜咻点点头,说:“那我就先走了,傅沉寒还在外面等我。”

厅长立刻道:“帮我跟寒爷问个好,夫人您慢走。”

姜咻出了警察局,夜风吹在脸上,她垂下眼睫,终究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其实傅沉寒说的没有错,她到底是心软的。

初中的时候,耿菲菲是唯一一个愿意跟她玩儿的朋友,即便动机不纯,那也是唯一的朋友,她是真的想要她好的,可是她却偏偏要往火坑里爬。

那就谁也救不了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