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林门闺暖 > 第九百七十章 谈何容易!

第九百七十章 谈何容易!

  第970

  见主子问,小厮忙答,

  “那老妇一脸的惊惧,直说很像,该不会是找来了吧,后头还想再说,却被那个老翁捂了她嘴,再后来那二人就急急躲起来说话了!”

  林宇泽面色一沉,抿紧了双唇,这事如今倒扑朔迷离了起来,本以为再寻常不过的萧逸父母,居然很有些来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这一对老公母,只怕是恶事没少做!

  “且让人继续跟着,细细探听!”

  林宇泽三言两语挥退了小厮,心里却不若面上那般平静,早就惊涛骇浪了起来,再同李清浅相视而坐时,已没了方才的旖旎。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出了何事?”

  李清浅素手盈盈伸向林宇泽的额处,缓缓地按揉,又推开他紧锁的眉头,柔声宽慰着:

  “不能说出来,我听听?”

  李清浅觉得自己心境越发变了,从前只一门心思地想着过自己的小日子,这一辈子相夫教女,在夫君面前虽不是俯首帖耳,也要极力做个静心聆听的。

  若说,她便温言款语,若不说,那她就柔柔细语相陪....

  可如今,她却更想同他一道,迎难而上,同他一道直面!就若暖暖说的,往后她李清浅,不做菟丝附女萝,愿作大树比邻立!

  “也没什么...”

  林宇泽迟疑了片刻,终就还是将事情原委说与了李清浅听。

  “还有这样的事?”

  李清浅一听之下,比之林宇泽震惊更甚,

  “就是说,他们从前曾将一对雨夜投宿而来的父女谋财害命,其中的那个长者居然同你长得一般无二?”

  林宇泽点了点头,想了想后又添一句:

  “也不算是一模一样,只说很相类,”

  李清浅脑中灵光一闪,快得她根本抓不住,她紧紧握住林宇泽的手,叮嘱:

  “这事得让父亲知道。”

  说完,略顿了片刻,又迟疑:

  “这事儿,要不要同祖母说?”

  方才的念头,倏然又起,李清浅捂住了心口,却不敢宣之于口,毕竟只听那两人道听途书一番,又有何用?一切且得要查证后再说,只她的念头既起,若不说,心便犹如抓肝挠腮一般,却又不敢同林宇泽言语,只好打定了主意,等了回府后同自家暖暖相商。

  .....

  于是,待林暖暖见着早起便同自家爹爹双双离去的李清浅,回来后居然不见喜色,却是迫不及待将她拉进内室,仿若有千言万语要同她说。

  如此,林暖暖心里不免有些得色,却原来自家娘亲这般离不得自己!

  唉,果然是天生伶俐,让人不爱不行,看看,不过就是这么一会子不见,自家娘亲就这般的想念自己,急不可耐要同自己说说别后思语了!

  嗳!

  她甜蜜而又忧愁地想,待明年过后,娘亲若是想自己了,自己却去了诚亲王府处,这可怎生是好?

  又一想,反正诚亲王府离着林国公府不远,若实在想自己,只管去找,或是自己回来便是!

  如此一想,心里又立时安稳了下来!

  李清浅才起了个头,见自己闺女正在那儿兀自傻乐,一会儿眉头微蹙、一会儿喜笑颜开,真是让她看着爱得不行!

  她最喜的便是家暖暖的笑颜,见她如此,虽心思百转不由也跟着笑了起来。只是,心里头还有个疙瘩未解,不容她在此揶揄自家闺女,她忙推了推林暖暖,

  “暖暖,你听我说的话没?”

  “听见了!”

  林暖暖这才回过神来,想起她方才心思飘飞,居然又想到了那上头,不禁自嘲:自己可是魔怔了?还是恨嫁了?

  想她前世今生,两世为人,若是年岁叠加,自己也到了三十而立的年岁了,这恨嫁也是有的!

  哎呀呀,真是不知羞!

  林暖暖捂住了发红的脸颊,不免喟叹自己无与伦比的厚脸皮子!

  李清浅有些无奈地拍了拍正又开始神游太虚的闺女,轻咳一声后正色道:

  “暖暖,萧逸的父母或许同我们林国公府很有些渊源。”

  林暖暖一愣,曲解了李清浅之言,有些犀利地问道:

  “娘亲这是被他们给说得心软,允了他们来林国公府,让萧逸认下了?”

  说着又疑惑地看向李清浅,虽问出了口,但她还是不信自家母亲会这般做。

  “怎么会!”

  李清浅点了点自家闺女的额角,嗔道:

  “你这丫头看不起你娘是不是?莫不是以为你娘就是那般好糊弄的?”

  听见李清浅如此说,林暖暖忙“嘿嘿”一笑,怕自家娘亲着恼,又摇着李清浅的胳膊,漫不经心地问:

  “那娘亲您且说说,那一对,到底同我们林国公府有何渊源?”

  对于萧逸的那一对爹娘,林暖暖是连称呼都不想称呼,若非万不得已,她是提都不想提!

  她也是万万没有料到,有生之年,这一对居然还敢找上门来。

  大夏人一贯是“百善孝为先,父母大过天。”

  那一对老公母,虽抛弃了萧逸,可萧逸却不能对他们不闻不问,世俗人情就是如此!这也是林宇泽为何虽呵斥了那两人,却还是给了他们银子之故!

  “听说同你爹爹长得很像!”

  李清浅迟疑着说完后还好一番感慨,

  “若说巧和,那也太巧了点儿!”

  难道说是......

  林暖暖不敢妄自揣测,忙看向李清浅。

  李清浅自是懂她的未竟之言,只是摇头不语。

  当年林老夫人生子被窦婆婆要挟了蒋嬷嬷,用林琨换了林老夫人的亲生子,后头林琨虽被识破,只无人敢提那个被换走的林国公府二爷,林鹏之弟。

  这些年来,无论是林鹏还是林宇泽都在暗处悄默声地探查,只都杳无音讯,后头有些行迹指向江南,只待林国公派人去江南郡打探后,却又断了!

  幸而林老夫人不曾追问,也不曾在人前透过一言,只林鹏等人焉能不知,林老夫人定是日日在心里煎熬,想念?

  那毕竟是林老夫人怀胎十月生下的骨血,更是自出生之日起,就不曾见过亲生父母!现下说不得早已被人暗害也不一定,即便是好些,留了一条命,还不知会不会认贼作父,为奸人所用!

  李清浅虽不管这些,也知林老夫人暗中定是早就派人查找了。

  可是人海茫茫,要找一个几十年前失踪的人,谈何容易?

看过《林门闺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