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那年那蝉那把剑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涿鹿大战攻守始

第五百七十一章 涿鹿大战攻守始

  承平二十四年可能是大齐太宗文皇帝承平年号的最后一年,不过也极有可能是让朝廷心腹大患了几十年的魏国的最后一年。

  在几番拉锯之战后,大齐朝廷在江南布置的几路大军终于与魏国大军形成决战之势,如今黄晓大军死守涿鹿城,围绕涿鹿城,双方不断有大军汇聚而来,双方僵持不下,又都另辟奇径,最终形成了两处战场的局面。

  其中一处战场是黄晓所在的涿鹿城,另外一处是名不经传的彭老镇。

  如今的涿鹿城城外已经不见魏国的半路大军,换而言之,如今的涿鹿城已成孤城,城外尽是大齐大军。

  呼啸朔风吹动旌旗烈烈而动,经历了一夜攻防大战之后,涿鹿城头上一片狼藉,黄晓手扶腰间佩剑跨过一具具尸体,来到一处望口前向外望去。

  只见一面面黑底金字的魏字大旗迎风招展,旌旗之下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如潮黑甲。

  黑甲,在五大禁军之中,唯有天子中军和西北左军会佩戴此甲,西北左军正在抵抗林寒大军,不可能出现在此地。

  那么便是天子中军。

  也就是魏无忌亲自率军赶到。

  黄晓今年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相貌清正雅致,不像是武将,更像是文臣。

  他早年出身剑宗,拜在公孙仲谋的门下,算是徐北游的师兄,只是他因为与公孙仲谋不合的缘故,最终选择叛出日渐衰弱的剑宗,归顺于魏王麾下。

  不知是否因为城头上风大的缘故,黄晓眯起眼睛,看着层层黑甲深处的那杆魏字大旗,淡淡一笑,说道:“竟是人猫亲临,真是让我黄某人受宠若惊。”

  黄晓笑得出来,可他身边的其他人却是笑不出来,更有甚者已经面露死灰之色。他们不知道远在江陵的魏王殿下是否还有锦囊妙计,但是他们知道,想要依靠脚下这座城,挡住魏无忌的大军,已经很难。

  涿鹿城的陷落,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所有城头将领都下意识握紧了刀柄,握着刀柄的手微微发寒。

  黄晓收敛了笑容,神情肃然道:“府库中的粮食和库银准备好没有?”

  一名中年披甲将领抱拳沉声道:“已经都准备好了。”

  黄晓道:“都发放下去,此乃危急存亡关头,断不可有丝毫纰漏,若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伸手,别怪本官不讲情面。”

  这名主管军需钱粮之事的中年将领神情微凛,重重应道:“诺!”

  黄晓对身后一名文士打扮的老者道:“告诉城内士绅,让他们出钱帮着守城,若是不肯的,就直接抄家去抢,不妨告诉他们,我们守不住涿鹿城,他们也别想独活。”

  老者应诺而去。

  黄晓沉吟了一下,转头对身旁的副将道:“召集城内青壮,让他们随时准备协助守城,同时派人从城南开始依次拆房,以作擂木滚石。”

  副将高声应诺,然后转身下城。

  安排好这一切后,黄晓轻轻叹息一声,环顾左右道:“诸位,为王上尽忠的时候到了。”

  一声苍凉呜咽的号角声骤然响起,然后是轰隆擂鼓之声。

  黄晓按在剑柄的手轻轻一颤。

  若是面对西北左军或是草原大军,他倒是还有几分信心守下涿鹿城,毕竟草原大军和西北左军更长于骑战,而弱于攻城,千百年来,中原就是依靠一座座雄关将异族骑兵挡在门外。

  可这一次的对手,不一样,这次的对手是五大禁军中最为精锐的天子亲军,他们曾驻守于山海城阻挡牧棠之的东北右军,善于守城,自然也善于攻城。

  不同于只会使用简单云梯和撞车的骑兵,这次的大齐大军除了配备必要的云梯、撞车、盾车等攻城之物外,还动用了由蓝玉亲自督工赶造的中都炮。

  自古以来,攻守利器,皆莫如炮。攻者得炮之术,则城无不拔。守者得炮之术,则可以制敌。当年后建大军攻克襄阳,便是以巨石炮齐射,将襄阳的城墙击毁,历时三年的襄阳攻防大战最终在炮声中尘埃落定。

  中都炮,名为炮,实则为抛石机,所发射之物为巨石,而不是实心铁弹。当年十年逐鹿时就有抛石机,在经过艾林楠的改良之后,更省力的同时,可抛发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巨石,抛射距离二百五十步,约有一百三十丈,巨石落地之后,可入地七尺,初入地仙境界的地仙修士倾力一击,也不过如此。

  萧煜率军入关之后,凭借此等利器无往不利,因为其改良工程是在中都城内完成,故名中都炮。

  此时足足有近百门中都炮在涿鹿城外依次排开。

  近百门中都炮,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若是攻打帝都或者江都这样的雄伟巨城,恐怕力有不逮,可攻打涿鹿城,已是不少。

  此时魏无忌和天机阁大匠造王生来到阵前,魏无忌望着石机上已经装填好的巨石,轻声道:“攻城利器,莫过于此。”

  王生笑道:“掌印官谬赞。”

  魏无忌转而问道:“这样的抛石机,我们还能造出多少?”

  王生略作思量后,答道:“以目前的人手和材料而言,还能造出百余架。”

  魏无忌稍稍沉吟之后,又问道:“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完工?现在的这些投石机还是少了些。”

  王生道:“已经在加紧赶造了,差不多可以在下半个月内完工。”

  魏无忌点了点头,道:“两百台就差不多了。”

  然后他将视线转向身旁的王生,微笑道:“这次王大匠造有大功,待到攻下涿鹿城,平定江南之后,本官一定会向大将军为你请功。”

  王生笑着应下。

  魏无忌重新望向涿鹿城,抬起手道:“开始吧。”

  身披紫色棉甲的白玉立刻一挥手,站在中都炮两旁的士兵们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几息时间之后,随着一个“放”字,百余块重达一百五十斤的巨石带着呼啸声音腾空而起,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骇人弧线,轰然砸向涿鹿城头。

  下一刻,巨石砸在涿鹿城的城墙上,声震百里,无数烟尘升腾,碎石与尘土从缝隙间簌簌落下,似乎整面城墙都在颤抖。

  不断有巨石直接飞上城头,落地处来不及躲闪的几名守城兵士直接被砸成了血泥,然后巨石又顺势翻滚一番后,碾压出一条断臂残尸铸就的血肉之路。

  c

看过《那年那蝉那把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