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云鬓衣香 > 29.029
  新年刚过, 服装店的生意显得比年前冷清了点, 不过所有商店都是差不多的行情。

  客人少, 工作轻松, 这天上午十一点多, 陈蓉就过来叫俞婉一块儿去外面吃饭。

  俞婉看向墙上的挂钟,距离十二点的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呢。

  “没事, 今天四爷不在,咱们早点吃完早点回来,一样的。”陈蓉笑着来拉俞婉, 她觉得俞婉这规规矩矩的性格太像学生了。

  俞婉便跟着陈蓉一起下楼了, 东大街十分繁华, 大小饭馆开了很多, 陈蓉领着俞婉去了一家西餐厅。

  三十岁的陈蓉衣着光鲜, 妆容浓艳, 十七岁的俞婉身穿旗袍, 身段窈窕面容秀美, 这样两个美人一走进餐厅,立即吸引了不少男人们的视线。来吃西餐的男客, 大多都见过世面,追求女人也很大方热情。

  陈蓉、俞婉刚落座不久, 就有两位穿西装的男人凑了过来,分别坐在二女对面。

  陈蓉托着下巴, 轻笑着打量两人, 坐在内侧的俞婉微微低着头, 局促地像个小妹妹。

  陈蓉与二男迅速聊了起来。

  俞婉静静地听着,知道陈蓉对面的男人叫江凌,是南城日报老总家的二公子,人称二少,而坐在俞婉对面的十**岁的年轻人叫沈元华,是江凌的表弟,申城人,现在在南城一所大学读书。

  江凌爱成熟的女人,陈蓉则很满意江凌的身份,两人眉来眼去,很是投缘。

  与风流倜傥的江凌相比,沈元华就清纯多了,不过再清纯,所谓近墨者黑,沈元华也想享受与美人约会的滋味儿。陈蓉对他来说过于成熟,羞涩内敛的俞婉正合他胃口。

  “俞小姐看着似乎比我还小,已经上班了吗?”沈元华笑着问俞婉。

  俞婉点点头,看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俞小姐也是锦荣服装店的设计师?”沈元华主动维持着这场谈话。

  俞婉还是点头。

  陈蓉被她逗笑了,朝沈元华抛了个媚眼:“俞小姐不善言辞,并非刻意失礼,沈少千万别介意。”

  沈元华看看俞婉,见俞婉居然脸红了,他笑了笑,继续问俞婉:“不知俞小姐之前在哪所高校读书?”

  俞婉终于摇了摇头,浅笑回答:“我是自学的设计,并没有读过大学。”

  沈元华听了,非但没有看不起俞婉,反而狠狠地夸了俞婉一通。

  俞婉挺不好意思的,幸好,服务员上菜了,总算不用干坐着。

  一顿午饭,俞婉吃的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熬到快吃完了,俞婉忽然听到一声“四爷”。

  俞婉惊愕地抬起头,就见西餐厅入口处,一位服务生正笑容满面地朝走进来的陆季寒弯腰鞠躬,陆季寒单手插着口袋,黑眸漫不经心地朝里面的席位扫了过来。俞婉心里一突,抢在陆季寒看到她之前低下了头。

  陆季寒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陈蓉身边的小女人。

  他直接朝这边走了过来。

  “四爷!”陈蓉笑着朝他挥手。

  陆季寒颔首,坐到了旁边的桌子旁。

  陈蓉先向江凌、沈元华介绍陆季寒,再反过来介绍一番。沈元华是小人物,江凌在南城就有些地位了,但他的地位,还不足以让陆季寒笑脸相迎。

  江凌是个纨绔少爷,见陆季寒神色倨傲,他也没把陆季寒当回事,在他看来,陆季寒与他一样,都是靠爹吃饭的。

  陆季寒点菜的时候,俞婉四人吃完了,江凌抢着结账,等服务员走后,江凌热情地向陈蓉、俞婉提出了邀请:“元宵节那晚元华学校有灯会联谊,不知陈小姐、俞小姐有没有兴趣与我们同游?”

  陈蓉巧笑嫣然:“我还可以装把大学生吗?”

  江凌看着她笑:“那些女大学生怎能跟陈小姐相提并论?”

  这话陈蓉爱听极了,当然应允。

  表哥三言两语搞定了女伴,沈元华热切地看向俞婉:“俞小姐也去吧,晚上学校还会放烟花,据说今年的烟花特别多,花样也新鲜。”

  俞婉哪敢答应,别说陆季寒就在旁边听着,就算陆季寒不在,她也不想去。

  “不了,元宵节我都陪家人过的。”俞婉委婉地说。

  沈元华诚恳道:“你可以先陪家人吃晚饭,饭后我去接你。”

  他一说话,俞婉就忍不住用余光打量陆季寒,虽然陆季寒没什么动作,俞婉却心惊胆战。

  她再次坚决地拒绝了沈元华的邀请,然后轻轻推了推陈蓉:“该回去了。”

  陈蓉朝沈元华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便与俞婉并肩离开了,江、沈二人一直跟在她们身后,直到将她们送回服装店。

  回到办公室,俞婉心神不宁,陆季寒说过,如果她与别的男人交往过密,他会生气,一生气就要欺负她的意思。虽然这种做法很霸道很无赖,可谁让她没有能力反抗?就是不知道,别人主动接近她,算不算陆季寒口中的交往过密了。

  因为害怕陆季寒随时过来敲门,整个下午俞婉都没能画出一点设计构思来。

  下午五点,下班时间到了。

  陈蓉、曹俊都提前走了,俞婉收拾收拾桌面,刚要关上窗户,突然有人敲门。

  那只手好像敲在了她心上,俞婉忘了关窗,盯着门板,她努力平静地问:“谁啊?”

  没人回答她,对方直接推门走了进来,一身黑色西装,那身影修长挺拔,自带煞气。

  俞婉脸白了。

  陆季寒非常自然地关上门,反锁。

  俞婉看到他的动作,浑身僵硬。

  陆季寒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俞婉手里还握着窗户拉手,陆季寒替她关上,并拉上了窗帘。

  “四爷,有事吗?”俞婉看着他胸口问。

  窗帘一拉,灯又没开,办公室一下子暗了起来,陆季寒看着近在眼前的小女人,他靠近一步,以压迫性的姿态低头问她:“那个姓沈的似乎很喜欢你。”

  果然是为了此事!

  俞婉咬唇,解释道:“我并没有答应他的邀请。”

  “可你让他请客了。”陆季寒马上说。

  俞婉皱眉,努力讲道理:“饭是江少请的,当时的情况,我若坚持出钱,那是不礼貌。”

  陆季寒扶住旁边的椅子,冷笑道:“拒绝别人就是不礼貌,拒绝我时你怎么没想到礼貌?”

  俞婉偏头,已经无法掩饰心中的不悦。

  他从来就没有对她礼貌过,让她如何礼貌回去?

  “我有点生气。”陆季寒才不管争辩结果,直接说出了后果。

  俞婉脸色更差了。

  她歪着脑袋,陆季寒就稍微转了过去,看着她绷着的小脸问:“你惹我生气,我肯定要罚你,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让我亲一口,要么元宵节晚上陪我去他们学校赏灯,只要你去,我保证不动手动脚,你母亲那边,你大可以说你是受了陈蓉的邀请。”

  俞婉的呼吸越来越重,气得。

  这算什么选择?选择给他亲,好像她多希望被他亲似的,可是选择晚上陪他出去,谁知道陆季寒会不会动手动脚?夜晚太危险,俞婉不信他的承诺,更何况,万一被熟人撞见她与陆季寒在一起怎么办?

  “慢慢考虑,我不赶时间。”陆季寒退后两步,坐到了椅子上。

  俞婉不可能晚上陪他出去的。

  她闭上眼睛,强迫自己道:“我选第一个。”

  陆季寒挑了挑眉。

  话已出口,俞婉反而不怕了,催促道:“我还要回家,请四爷别耽搁太久。”

  她冷冰冰的,陆季寒笑着摇摇头,然后,他站了起来,重新来到了俞婉面前。

  俞婉一动不动,眼睛闭着,她什么也看不见,直到陆季寒靠近时,他温热的呼吸落到了她脸上。

  俞婉眉头皱的更深了。

  陆季寒见了,唇角上扬,跟着,他轻轻地亲了亲她细细的眉。

  俞婉一怔。

  “好了,亲完了。”陆季寒偏头,在她耳边说,“说了只亲一口,就只亲一口。”

  俞婉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她杏眼水润,美得像夜色下的湖水,陆季寒深深地看进去,在俞婉想要回避之前,他戏谑地问:“怎么,你以为我会亲哪里?”

  俞婉不受控制地红了脸。

  她以为他会亲她的嘴,像在试衣间里那样强势而粗鲁。

  心思被看破,俞婉一刻都不想再停留,趁着陆季寒没有阻拦,她快速绕过书桌,朝门口走去。

  陆季寒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愉悦地提醒她:“今天给你选择的机会,再有下次,绝不会这么简单。”

  俞婉脚步一顿,随即拉开门,迅速离开。

  街上黄包车很多,俞婉随手叫了一辆,上了车,她的脑海里却还是陆季寒落在她眉头的一吻。

  不过,回到家中,俞婉又恢复了平静,好像在外面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女儿报喜不报忧,宋氏又如何猜到女儿既有位觊觎她的老板,又有了一个新的追求者?

  宋氏没猜到,俞婉也没把沈元华当成什么追求者,直到第二天上午,沈元华居然来锦荣服装店买衣服了,还专门跑到二楼,要求俞婉替他家中的妹妹定制一件洋装。

看过《云鬓衣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