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之巨变 > 第211章 秦虎请客

第211章 秦虎请客

  初次见面,做任何决定都不能太仓促,因此胡铭晨打算先刹车一下。

  此外,胡铭晨需要搞清楚,为什么这个陈强非要找他们家来合作,要是这一点不搞清楚,胡铭晨是不安心的。

  陈强找胡铭晨他家合作,这里面绝对有某种因素的影响,否则绝无可能。他们家与陈强素无关系,而且投资额又不大,居然连花钱买他家的地的办法都搬出来了,太过蹊跷。

  那个陈强也没有强求胡铭晨家一定要马上点头,他自己就是混社会的商人,知道不会那么轻易。此外,这里的气味也有点让陈强受不了,能早点离开,他一样愿意。

  招呼两句之后,陈强和秦虎就走了。

  “这种人,绝对不能与他们合作,拽兮兮,要是我们加入,怕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看着离去的陈强,胡建军带着情绪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种人能不得罪还是尽量不得罪,先搞清楚状况再说吧,他与我们家非亲非故,不可能无端端的跑来找我们合作,这是没道理的。”胡铭晨跟着收回目光道。

  “不得罪是不得罪,反正我们是高攀不起这种人的。”胡建军还挺固执,咬住这一点就是不放。

  “不对啊,刚才他说十万块买我们家的地基,你好像就很心动哦。”

  “那是买地基,又是另一码事了。要是有利可图,他愿意买,我当然愿意啊,但是就算卖了钱,也不能投到他那边去,否则就不用买了,干脆用地基抵股份得了。”胡建军并没有糊涂,看问题还是听清楚的。

  “呵呵,老爸,我越来越服你了,小算盘开始打得精了哟。”胡铭晨朝胡建军笑着竖起一个大拇指道,“只是你也听到了,要是不投资进去,人家才不会买呢,所以,你的算盘又打错了,哈哈哈。”

  胡铭晨挺轻松,并没有因为陈强的到来而患得患失。与胡建军开了句玩笑之后,他就急忙跑开。

  “哼,你个小兔崽子,消遣老子,打错就打错,反正老子也没打算和他扯一块儿。”胡建军哭笑不得的冲跑开的胡铭晨骂道。

  胡铭晨想搞清楚蹊跷的原因,最佳的办法莫过于找秦虎打听。

  人是秦虎领来的,他不可能不了解点内幕。

  然而,胡铭晨还没来得及去找他呢,秦虎就自己主动找上门来了。

  在自家修房的工地上逛了一圈之后,胡铭晨又转去电影院那里打一趟,这才悠哉的把家回。

  胡铭晨刚走到街边的牌坊处,秦虎就扔掉烟头,从一户人家的屋檐下冒出来。

  “秦哥,呵呵,你在这里干嘛?又没下雨,你还在屋檐下躲雨吗,还以为你和那个陈老板去吃大餐了呢。”看到秦虎露头,胡铭晨笑着说道。

  傻子也看得出来,秦虎就是故意在等他,可胡铭晨偏偏要顾左右而言他。

  “什么人家就带我去吃大餐,再说了,就咱们杜格乡这个穷乡僻壤,哪里有什么大餐可吃啊。你小子是消遣我是吧?还说我躲雨,我躲毛线啊我,你能看不出我是在等你?”秦虎虽然是派出所的干警,可是与坏人打交道多了,也学得流里流气。

  电视电影里面看到的那些警察形象,其实和现实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在我们现实中接触到的警察,那种正义凌然,正直热心的,少之又少。

  “我怎么能知道你是在等我啊,呵呵,秦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秦哥,你等我有什么事啊?不会是打算请我的客吧?”飞扬跳脱的胡铭晨看起来并不太正经。

  这也是胡铭晨,换成其他人,很难会如此和秦虎调侃说话。

  “你小子,无时无刻都不会忘记敲竹杠,好,喜欢吃是吧,走,到彝人酒家去,我请你吃一顿。”秦虎指了指胡铭晨,然后装出很没柰何的样子一甩手道。

  彝人酒家是杜格街上新冒出的一个餐馆,名字虽然是酒家,可规模和一般的普通馆子差不多,因为老板是彝族人,干脆就取了这么一个省事的名字。

  彝人酒家虽然是新开的,可生意也就一般般,实在是当地能下馆子消费的人太少。一般都是乡镇府或者学校的干部,才会有那个雅兴和消费力,普通老百姓,就算要在街上吃东西,也顶多一碗凉粉或者一个炒饭。

  秦虎将胡铭晨领到彝人酒家,里面只有一桌消费的客人,是乡里面三个计生办的工作人员。秦虎和他们很熟,毕竟计生办的工作要能够顺利开展,离不开派出所的配合,尤其是面对那种超生游击队的顽固民众,没有派出所的撑腰,有些民风彪悍的山村他们未必敢去开展工作。

  互相之间热情的打过招呼之后,秦虎把胡铭晨带进一个小隔间。

  杜格乡的餐馆,目前还没有一家有正规包间的,像彝人酒家这样,能用几块竹板隔出两个包间来就不错了。

  因为是秦虎请客,所以胡铭晨就没有越俎代庖,点什么菜,完全由他。

  今天的秦虎到挺大方,他们只有两个人,秦虎却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而且那个汤还是清水河产的野生鱼汤。

  “小晨,咱们也不藏着掖着了,我今天等你啊,是真的有事情和你商量。”安排停当之后,秦虎坐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汤道。

  或许是担心声音被其他人听见,秦虎有意的将声量做了个控制,尽可能的不让声音从这个小隔间里面传出去,就算有点声音出去,别人也听不清讲的什么。

  “我知道,和哪个陈老板有关吧?”胡铭晨这回不装傻的和秦虎调侃了,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接过话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就说你小子不可能不明白,刚才还给我装疯卖傻,现在不打自招了。”秦虎笑骂道。

  “吃人嘴短嘛,秦哥你都请我吃大餐了,我怎么可能还和你打马虎眼,那也太不厚道了嘛,嘿嘿。”胡铭晨年纪小,什么话都可以说。

  “今天我请你,但是下次就轮到你请我了。”秦虎两个手指头敲了敲桌面道。

  “凭什么,你是大人,我是小娃娃,要我请你,也亏你说得出口。”胡铭晨道。

  “废话,你比我还有钱,请客不是比年纪,是比财力。更何况,这单生意成了,你家赚了大钱,请我一顿难道还不应该吗?你可不是小里小气的人。”秦虎说完,老板娘就端菜起来。

  在老板上菜上饭这当口,秦虎和胡铭晨都自觉的闭上嘴。

  等老板娘掀开帘子离开之后,胡铭晨和秦虎一边吃一边继续刚才的话题。

  秦虎请胡铭晨来吃饭,核心的目的就是对胡铭晨进行游说。

  “秦哥,我很不解,很是搞不懂,那个陈老板干嘛要找上我家。在杜格乡,我家就是小门小户的人家,没关系没财力,另外,我家也不是甘河的,他找我家,真的是一点道理都没有,我想你一定是知道原因的,你帮我解释解释。”胡铭晨吃了两口菜,也不绕弯子,直奔主题问道。

  秦虎请胡铭晨的客是为了帮人游说,而胡铭晨吃秦虎这一顿,也有要搞清楚原委的目的,各取所需。

  “呵呵,你说的是有道理,正常情况下,陈强的确没理由找你家,十万块而已,再多几个十万,人家也能闭着眼睛拿出来。既然找到你家,就说明你家有你家的用处。”秦虎自己喝了一杯啤酒道:“咱们也不说为什么找你家,我先帮你分析一下这其中的好处,说实在的,也就是你和我的关系,要是别人,我才不管那烂事,一切都是为了你家好。”

  “可能你不了解煤矿生意有多赚钱,这么说吧,在咱们凉城,最有钱的十个人,至少七个都是搞煤矿或者和煤矿有关的。房尔镇那边要建电厂,你是晓得的,到时候我们杜格乡这边建起煤矿,那就是距离电厂最近的,每天一车一车的煤拉进电厂里面,钞票就一把一把的赚到手。陈强要在甘河搞的这个河边煤矿,就算和那些打矿没法比,可是每天也能赚上万,你想想吧,不用几年,你家在杜格乡,那就是有名有号的富人家了。”既然目的是游说胡铭晨,秦虎当然着重突出的就是这里面的丰厚利益。

  一般人都是见钱眼开的,那么美好的钱途在面前,秦虎不信胡铭晨不心动。

  诚如秦虎所想,胡铭晨一点不心动那是假的,相比起他家目前搞的电影院,那才是大生意。只是胡铭晨还保持理智,没有利益熏心冲昏了头脑。

  “秦哥,我不怀疑煤矿能赚大钱,那你也还没告诉我陈老板干嘛找我家啊。”

  “你还真是死心眼,实话告诉你吧,让他找你家,还是我介绍的呢。要不是我牵线,他怎么会找你家呢?”

  “愿闻其详。”胡铭晨微不可察的愣怔一下后,沉稳的问道。

  胡铭晨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是秦虎在其中牵线搭桥,这一点的确是出乎他的预料。可越是这样,胡铭晨的好奇心就越重,越是要搞清楚原委。

看过《重生之巨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