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重生济颠也修仙 > 第二章
  “二者,非易,其言云来,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l休缘顾麟、白蝙蝠笑数声,既而又暴诡之止,其视白蝙蝠死缠麟者,二者之间之势,思欲弟兮,菊兮,肥皂兮云云字眼,李休缘忽怪叫一声跃去,远远的望麒麟、白蝙蝠,一阵打心之寒起,外起一身之肌结。

  三空愣了下,后来何遽应,亦发一声怪叫跃去,与休缘制之望麒麟与白蝙蝠之厥势,手不绝之挠著身外之肌结。

  麒麟之望休缘问?,“住持,如何也?”

  白蝙蝠目亦一片惘,愣愣之与麒麟同观于休缘。

  休缘忍着心中之寒,斟酌字约之曰词,“好基友,一辈子?!”

  麒麟一楞,已而卒应之,一张脸消白无血,色若是被人往口中塞了十斤之便也恶。

  白蝙蝠似亦应前来,自麟身化作一道白光落下,复见之时,已是一面拔靓丽之女。

  女身上发冷者杀气,若一年冰山。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之间的大战逐渐纠成一团!

  那些海族,离开了方阵厮杀,毕竟不能长时间的停留在空中,同样的,至尊一族势力的各种兵马,也不可能全部都是世界霸主之上的存在,不可能长时间在空中作战。

  所以,打着打着,天上的主要战场,除开了百分之一不到的世界霸主之上的高手仍然停留在上面,其余绝大部分的,都已经转移到了地面,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混战,轰轰烈烈的爆发在至尊皇宫与风边的四大神州之上!

  数亿万的生灵,无论人妖海佛,纷纷混战一团,几乎每一个瞬间,都有无数的生命在消散,无数的血肉在纷飞。

  整个皇都的中心地带,整整处于顶上昊天神牌的下方,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修罗场,一尊超级的绞肉机!

  刚刚开始的时候,海族还以为与自己一样长得千奇百怪的妖族们,是自己的盟友,因为大家都有着共同的敌人不是,但是等到他们发现两方联手把身边的至尊势力的人干掉之后,海族的人往往还来不及说声谢谢,就被妖族捅刀子。

  一来二往之下,三方的势力彻底陷入混战,除却了自己一方的,其余看到的都要杀,杀杀杀,杀尽所有不同于己的异族。

  海族虽然也是生的一副妖怪的模样,但是他们身上带着一股不可掩盖的水汽,那是长年累月生活在水中的气息,所以他们跟妖族之间也不难分辨,而人族就更加简单了,所有的人族,无论是佛门抑或是至尊皇军又或者是其他各诸侯的人,只要是人的模样,都要杀!

  李休缘一开始就没有让自己汉城的兵马参战,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不管李休缘是有意还是无心,反正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包含了人妖佛三种明显势力的汉城要是参与进去的话,将会被各方有意或者无意的击杀,甚至打的时间长了,可能自己人都会果断无比的干掉自己人!因为在生死瞬间,谁tm还有空问你到底是不是汉城的兵马啊!

  白蝙蝠已经重新化作蝙蝠的样子,依旧不无尴尬的缠绕在麒麟的身上。李休缘看着脚下的大混战,吩咐麒麟去把汉城再度后移,直接离开这个战场百里之外,省得遭受那池鱼之灾。

  但是即使如此,李休缘也不敢让汉城离得太远,因为除开了战场这一块地方的范围,其余的莽荒大陆上,那些yin冷的寒气,已经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块,足足有一丈的高度!

  大陆上的生灵,正在遭受了一次残酷的考验,经受不住严寒,只有死的下场!

  汉城虽然有着至尊玉玺的保护,同时也有着重新修复的初冬冰凌大阵河在城外,更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阵法,但是天知道莽荒大陆积存了五千年的yin气,到底强到哪一个程度,会不会直接冰封了所有的阵法,甚至连至尊玉玺都要封住。

  李休缘带着三空飞回到风亦寒的附近,冰大猩猩的危机解除,冰珑等汉城的主力也纷纷来到了李休缘的身后,对于那些普通士兵的作战,作为如今莽荒大陆上顶尖的势力,他们是懒得去参与的。

  因为他们知道,处于他们这种级别,杀再多的普通士兵,不单只帮助不了局势,反而会引火上身,给自己的以后的修行落下业障。

  李休缘看着下方的混战,再看看皇都之外的神州大地,不禁对风亦寒道,“为什么还不解开仙界的封印,你可知道,再这样下去,莽荒大陆其他地方的生灵,全部都要死绝!”

  风亦寒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昊天神牌,淡淡道,“时候还没到,我想解,也解不开。”

  李休缘顺着风亦寒的目光往上一看,骤然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大半个昊天神牌竟然变成了血红的颜色!

  而那些血红,赫然都是来自于下方战场的无数血肉!甚至,仔细感受一下的,那些生灵死去的灵魂一样的波动,纷纷被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力量所吸引,全部升腾到空中,被昊天神牌所吸收!

  这些景象都是若有若无,连战场外的人不注意看的话,根本看不到也感受不到,更加不用说身处在战场之中的人,都已经杀红了眼,他们眼中脑海中,除了杀,还是杀!

  一些不堪的往事浮现在脑海,李休缘咬牙切齿的说道,“难道这个该死的仙界解封,也要血祭吗?”

  “不单只是血祭,还有意祭,更有灵祭!血祭只是用他们的鲜血,意祭则是要他们在仙意最旺盛,也就是他们进行最激烈的斗战时候的意志,而灵祭,则是连他们的灵魂,都要被吸收掉,等同从此湮灭,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风亦寒的语气很是空洞,带着一丝不仁的残忍,但是却又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李休缘咆哮道,“下面的妖族,可是都是你的人啊,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难过吗!”

  “难过?若是他们不幸战死,只能说明他们的实力还不够,这怪不得谁怨不得谁,这是天地大势所趋,并非是我一人所致,就算没有我,也会有着另外一个存在来做这些事,不然,你以为各大势力眼巴巴的跑过来这里混战作甚?难道他们窝在自己的窝里,就不能抵抗那些yin气了吗?真的抵抗不了,也是大陆上所有生灵都抵抗不了,也就是你说的全部死绝了,那也不至于现在就来这里参战被人杀死!但是要是他们呆着那里等死而不是战死的话,哪怕是整个大陆所有生灵的数量再多一万倍,全部死绝了也不能解开封印,到时候,依旧是死绝!不管是莽荒大陆,甚至是诸天万界,都要死绝!”

  “你说,我是残忍,还是大仁!我不这样做,还能怎样做!”

  风亦寒说着的时候,目光看向对面至尊一方的势力,那边玉罗刹十二大天王还有佛门的高僧,他们都看见了昊天神牌的异象,但是他们仿佛早知道如此,并没有任何人出手,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过来责问风亦寒的所作所为。

  一切,都是大势所趋!

  李休缘突然明白风亦寒话中的意思,也就是说,来到这里参战的无数兵马,其实各方势力都知道只有战死足够的血肉与灵魂,才能解开封印,他们根本就懒得呆在家中等死,而宁可放手一搏,只要自己足够强把别人杀死,或许多杀一个生灵,仙界就能解封,自己,就能活下去!

  “大势所趋吗?”

  李休缘失神的念叨着,突然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感,自身再强的实力又如何,当面对天地大势的时候,哪怕像风亦寒这种圣人意念的化身,都要为大势所逼迫,即使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也要被大势所趋,趋得不得不去做一些违心的事,杀一些不想杀的人!

  “大势又是什么?大道吗?圣人虽然万劫不磨,但是依旧被大道所束缚,但是圣人已经是修炼者的巅峰顶峰,依旧不能左右大道,只能顺势而为,难道,真的不能无拘无束zi  you自在的存在吗?”

  “圣人之上,究竟还有没有更高的境界,超越了大道束缚的境界,左右大道的境界?圣人,难道真的就是尽头了吗?”

  无数的疑问和不甘不屈,突然涌现在李休缘的心头,虽然他还没到达过圣人的境界,但是从风亦寒的经历就可以知道,圣人,似乎也只能是万劫不磨不死不灭,但是要是真正的zi  you自在无拘无束,连大道都不能左右,圣人仿佛还差得远!

  那么,究竟有没有那样的存在,可以超越一切,连冥冥之中的大道都超越,达到真正的随心所欲,真正的无拘无束,真正的zi  you自在!

  李休缘渐渐的沉入一种玄奥的境界,一股隐藏了很久很深的光辉,突然在他身上弱弱的发出光亮,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气息。

  这股气息玄妙至极,若有若无,间中似乎透出一股至刚至猛却又至yin至柔的力量,仿佛无论是什么样的打击都不能破开一般。

  春花等诸多在灵隐寺一起走过来的老人纷纷一震,因为他们都知道,这种光亮的气息,是李休缘刚刚从天而降到灵隐寺之上的特有气息,那时候大家之知道李休缘刀枪不入万法不侵,还以为李休缘是什么天生神体,但是后来李休缘却在昊天神牌的攻击之下失去了这种能力,随后后面失而复得,但是从此却再没有那种功效了,挨揍的时候,李休缘依旧是痛得呱呱叫,哪里还有什么刀枪不入万法不侵。要不是现在突然涌现光亮感受到这种气息,众人都几乎忘记了李休缘原本的事情了。

  开始只是淡淡的一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李休缘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辉,竟然不断增强,慢慢的,他的身体已经亮得让人不敢直视,如同一轮烈日一般璀璨耀眼,光芒四射!

  风亦寒震惊的看着,眼中无数的符文阵法连连闪过,一双眼珠不知道有多少的信息一闪而过,但是却没有任何一种记载,哪怕是圣人的记忆,都没有任何一种关于李休缘此时的气息的记载!

  如果只是一股普通的新生气息也就罢了,大不了以后慢慢发现,但是偏偏的,李休缘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辉,竟然也天上的昊天神牌遥遥相对,仿佛相互之间发出欢呼一般!

  如此的变动,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不单只是天上没有参战的诸多高手,甚至连下方乱成一团混战不已的亿万兵马,也纷纷停下了手上的杀戮,缓缓退开,分作三个阵营重新排好聚集,然后死死的看着天上的昊天神牌!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本来已经被沾染了大半个血光的昊天神牌,被李休缘发出的光辉一照,那些血光竟然如同退潮一般,从昊天神牌之上急剧退去!

  甚至到了最后,两道藏于昊天神牌深处的血液也被逼出来,分别落入李休缘与风亦寒体内。

  这两股血液,赫然就是风亦寒第一次血祭昊天神牌时候融入进去的鲜血。但是风亦寒即使恢复圣人的记忆也没有办法逼出来的血液,此时竟然被李休缘身上的光辉给逼了出来!

  血液逼出来之后,一直与自己有着紧密联系的昊天神牌,瞬间被斩断,成为了一件旁物,再也无法cāo控!

  一瞬间,风亦寒看着李休缘,眼中杀意大盛!

  风亦寒毫无保留的杀意,令得平地刮起一阵狂风,直指李休缘的身影。

  冰珑最先反应过来,一声冷哼就挡在了李休缘的面前,凛冽的冰冷气息就地凝结成一面透明的冰墙,区区只有一寸的厚度,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就是,就是这么一面冰墙,居然把风亦寒的杀气全部抵挡了下来!

  风亦寒此时的实力没有人能够看得穿,但是众人没有任何一个胆敢怀疑他的深不可测,哪怕是一股无形的杀意,但是要是实力底下的人面对的话,可能一下子就会直接被吓得疯狂甚至吓破胆直接死亡。

  :。:

看过《重生济颠也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