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豪门绝宠:至尊毒医妻 > 0171 我就是那祸害

0171 我就是那祸害

  “您说的是。”陆君陌眼中带着笑,顺着他的意思,点头道。

  “那女娃挺厉害啊!”陆煜明收起玩笑的态度,一双眼睛里带着认真。

  “所幸不是敌人,不然有我们陆家头疼的了。”陆君陌认同,第一次和父亲一起高看一个并不是很了解的女人。

  “我听说她救过天佑好几次,也救过阿辉,这次算上你,她可是成了你们兄弟三个的救命恩人啊!”陆煜明眯着眼睛,那狡黠聪明到骨子里的睿智模样,咋一看跟有时的陆清狂倒是有几分相同。

  “也算不上,我们陆家对她也算有恩。”陆君陌摇头,想起陆清狂开的天价医馆,他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助纣为虐了。

  还起头说要给她打广告,当时真是脑子短路了。

  “听阿辉说烈焰把手伸到了我们四大家族?”陆煜明靠在沙发上,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却气势十足,叫人根本不敢直视。

  “嗯,但是陆清狂说烈焰不会下达那样的指令,那是烈焰的叛徒做的。”陆君陌点头,然后说道。

  “她对烈焰这么熟?”陆煜明脸上带着笑。

  初听到二儿子说烈焰的名字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感觉很诧异的。

  但是经过这么久,她的能力显现的越来越多了,他反而没那么奇怪了,就是对陆清狂的真实身份挺好奇的。

  陆家对她的过往一点都查不出来,除了那些大家都知道的箫市纨绔,其余的一点点线索都查不出来。

  就比如说这一身医术,她嚣张的表示,只要是还没咽气的人,她都能从阎罗殿拉回来,权看乐不乐意。

  陆家竭尽所能,却不能查出任何有关于她学医的事情,哪怕是让人有疑虑的事都没有一件。

  这一身医术,总不能是娘胎里带的。

  她肯定很小就开始学了。

  这也印证了她是一个隐藏高手,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是挺熟的,如果不是年纪对不上,我还会以为她是烈焰背后的操作者。”陆君陌点头,给陆煜明添了杯茶。

  “你对她的评价这么高?”陆煜明接过茶杯,在手上搓挲着,情绪不是很高,仿佛在心里计算着什么。

  “我看人一向比较准,祁家现任家主当着媒体的镜头向她求婚,爸你觉得这事情很单纯吗?”陆君陌淡定的反问着。

  以他对祁易天的了解,他不可能随便的喜欢一个女人,然后什么都不顾忌的跟她在一起,还公之于众。

  如果他喜欢的真的是一个普通女孩,他应该比谁都知道如何做更能保护她。

  可是时间证明,这个被他求婚的女孩,经得起很多考验,甚至让人震惊。

  她除了身份普通了一点以外,她身上哪一点都不普通。

  “这样的大家族里是不可能只考虑情爱的,王子配灰姑娘那只是童话故事里的桥段。

  如果两人相爱,刚好也是门当户对,那自然能得到祝福,可如果女方是个普通人,那男方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她,而不是着急公布恋情。

  如果想长久,他就得一步一步的陪她成长,为她铺路,直到她配得上他,两人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

  陆煜明摇着头,眼中带着笑意,根据现在上流圈子里的风气,分析着。

  “可是你说的这些里面,却没有他们两个这样的情况,祁易天没有怎么去帮助她成长,却一早就笃定她很优秀。

  为此他还特意给我补了五年前的结婚贺礼,就为了晓云能够上陆家户口,不被送去福利院,完成她的心愿。”

  陆君陌眼中带着笑,脑海里过着那时祁易天为了让他答应陆天佑的请求,而对他保证的那一番话。

  “爸,他们的事我们改日再议,晓云的事你有什么想法?”陆君陌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的请示着陆煜明道。

  “你呢?你既然叫我过来商量,想必是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想听听我的意见吧?”陆煜明眼中带着笑,对着自己的儿子挑了下眉。

  “是,我心里确实已经有了打算,我想和可心继续把她当自己的孩子养,这样对谁都很好,晓云的情况现在有所好转,短时间里不能再换环境生活了。

  但是毕竟辈分摆在这儿,算起来她是我的亲表妹,而现在却叫我爸爸,我这心里总感觉别扭,反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所以今天叫你过来,一是因为你是长辈,她亲妈妈是你妹妹,这件事情你有权利知道,二是想让你替我出出主意,或许你能想出比我更周全的办法。”

  陆君陌坦然的说着自己的打算。

  “你们兄弟几个中,你一直是思虑最全最长远的,怎么反而到了自己的事上,变糊涂了呢。

  你想继续养着她,那就继续养着她啊,身份那些的,没有谁说出去,有什么关系,而且她年纪那么小,叫你和可心爸妈也不奇怪啊!

  不过有一点我得强调一下,不管以后卿歌有没有找回来,晓云也一直都是我们陆家的掌上明珠,容不得任何人欺负,你记好了。”

  陆煜明笑着起身,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非常严肃的对他说道。

  “我知道。”陆君陌点头。

  他把姑姑的消息跟他爸说过以后,除了起初听见时的伤心,并没有见他爸有多么悲伤的表情。

  但是此刻,他却清楚的感受到了他那份藏的很好的难过和自责。

  他特别强调重复晓云是他们陆家的掌上明珠,一直都是,容不得任何人欺负。

  那严肃认真的态度,分明是想把没给他妹妹的那些爱,全部都给他妹妹的女儿。

  “我回去了,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跟我说一声就行了,陆家和外面的所有事,你都可以做主,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陆煜明眼中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大步走出了陆君陌的别墅,那背影看起来很是笔直,但是步伐却比来时沉重了。

  “爸,你放心,陆星云会是陆家这一代正经的大小姐,不会有任何人能委屈她。”陆君陌看着陆煜明走出去的背影,淡淡开口,声音极小的保证道。

  第二天。

  陆清狂早早的去了医馆,把权卿的时间调早了许多。

  “今天你是有什么事吗?”即使时间被无故提前,权卿还是准时到了,他走进医馆里,看着已经在准备工具的陆清狂问道。

  “嗯,下午有些事,所以就约你在上午了,不介意吧?”陆清狂点头,大方的承认,然后抬头淡淡的看着他问。

  “不介意,于我来说都一样。”权卿耸肩,一本正经的说着。

  “那你把衣服脱了躺好,我马上就给你施针。”陆清狂低下头,检查着所有要用的东西。

  “好。”权卿这次没有上次那么别扭了,当着她们的面,坦然的把衣服脱了去,和上次一样,只留一个短裤。

  “我们每一次都这么做吗?”权卿看着她手脚麻利的往自己身上扎着银针,不一会儿就布满了一个区域,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

  每一次都弄这么多针眼,要是到时候病好了,他还不成了马蜂窝了吗?

  “你这都中晚期了,情况比较严重,要不然我就直接给你手术了。”陆清狂解释道。

  “那现在的情况下,你要给我怎么做?”权卿认真的问。

  “啧~真没想到一个大男人还在乎这个。”陆清狂仿佛是一早就看出了他的心思,看了他一眼,戏谑的调侃起来。

  “一个伤口我自然可以不在乎,但是这扎完到治好得多少针眼啊!谁能受得了自己的身体是马蜂窝呢。”权卿也不恼,脾气好到没话说。

  “你倒是想成马蜂窝,可惜我还没那保存针眼的本事,可能要让你失望了。”陆清狂嘴角上扬,毒舌道。

  “你是说我身上不会留下太多针眼?”权卿很是惊喜的问着。

  “才一天功夫而已,你经历了什么,让你改变如此之大,昨天过来还一副要死要活看破红尘的模样,今天倒好,连针眼都在乎了。”陆清狂手上不停歇,嘴上也没停挖苦。

  “昨天之前我对生活不抱希望,那是因为我以为我要死了,根本没有想过能安然活下来。”权卿眉宇间没了那一丝愁容,整个人像是一下子有了精气神,爽朗了许多。

  “我准备过些时间,在你胃上和其他几处地方分别开一个口子。”陆清狂红唇一勾,玩味的笑道。

  “什么?”权卿惊讶又恐慌的看着她。

  “你不是想知道我要怎么做吗?等我把你身体里一部分杂质给清理了以后,我就开始手术,在你身体上,以胃部为主的地方,分别开几个大小不一的口子。”陆清狂看见他惊讶的模样,仿佛心情好极了,笑着对他解释道。

  “你说这个啊。”权卿抹一把虚汗。

  “那你以为什么?难不成你想给我当小白鼠,参与活体解剖实验?”陆清狂含笑,挑眉认真的反问着他。

  “你这么天天吓唬病患真的好吗?万一哪天来个患心脏病的,让你这么一吓,再给过去了,不砸招牌么?”

  权卿猛摇头,然后没好气的瞪着陆清狂道。

  “你又不是心脏病。”陆清狂扎完最后一根银针,便洗了手,坐在了一旁。

  “你有什么事比医馆还重要?今天才开业第二天啊!”权卿对她佛系又黑心的经营,感到有些无奈。

  “珍宝阁你去过吗?”陆清狂问。

  “那可是箫市乃至华夏都数一数二的拍卖典当行,我怎么可能没去过。”权卿点头,回答道。

  “我今天想去珍宝阁买点东西,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已经赚了几十万的人。”陆清狂邪肆一笑,有些嚣张。

  “不是我说,几十万你能在珍宝阁喊个起价就已经不错了。”

  权卿淡淡的笑着,话语里的鄙视毫不掩饰。

  “你还挺懂行的么。”陆清狂莞尔一笑,看着道。

  “那是当然了。”权卿点头,脸皮相当厚。

  “你也说了,那里随便一个东西的起价都要几十万,我给你从阎罗殿拉回来,还答应救你的子孙后代,一共才要五百万,哎你说,我是不是亏了?”陆清狂捏着下巴,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样,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亏不亏,哪个医生救命需要这么多钱啊,而且人家还都是跟医院有分成的,哪像你这,全部都是你的。”权卿没想到陆清狂套路这么深,在这儿给她挖了个坑等着他呢,立刻澄清道。

  这一下子他也不说陆清狂黑心了,只求她别更黑心就很好了。

  “不不不,我总觉得吧,好多人脑子都瓦特了,买个破玩意,不能吃不能喝还怕摔,当个祖宗一样供着,也愿意花几百上千万购买。

  给自己看个病,甚至是危及生命的时候,掏钱都不利索,没命他们要钱干什么?那玩意到了地府也不通用啊!你说他们是不是脑子都瓦特掉?”

  陆清狂摇头否认他的说法,非要执着于计较,然后还拉着他一起计较。

  但是权卿总觉得她在指桑骂槐,暗中指的是他自己。

  他尴尬的笑了笑,对陆清狂道“其实很多人还是很怕死的。”

  “你也怕死吗?”陆清狂看他秒怂的样子,好笑的问。

  “怕,当然怕了,正常人都怕。”权卿点头,承认的倒是很直接。

  “可你昨天不怕。”陆清狂淡定的说着。

  “我昨天之前知道我要死了,反而也就不怕了,可是我现在有活着的希望,当然就怕死了。

  如果早晚都是一个死字,逃不开宿命的安排,那怕与不怕都是一样的,如果有活着的盼头和希望,自然会希望活着,那么强烈的想活着,自然也就万分珍惜生命,特别怕死。”

  权卿淡淡的说着,这两天时间而已,他改变了很多。

  不管是心里想的,还是精气神,都和之前天壤之别。

  因为昨天他回去之后,他爸说在他脸上又看到了活人的气息。

  “我昨天发给你的食谱看过了吧?”陆清狂看了一眼时间,把银针全部拔了,扔进了水盆里。

  “看了。”权卿点头。

  “一定要严格按照上面的要求吃,如果你以后不想来我这儿复查的话。”陆清狂语气很淡,但是说的话却很重。

  “我知道了,争取一定不会过来复查。”权卿点头,对她的认真很是欣赏。

  “你们两个留下看店,今天不约,从明天开始,每天六个名额,我有事先走了,你们晚上也早点回去。”

  陆清狂扔给权卿一个毛巾,抠门的对他说道“下次来自带毛巾。”

  “……”

  权卿张了张嘴,硬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

  “权越的车牌号什么情况?他是要反悔?”陆清狂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突然问道。

  顾丹明早就跟她说找个连号车牌号去晦气的事了,她现在还没开上连号的车。

  晦气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邪性的很。

  她可不想整天被这些东西围绕,然后做什么事都倒霉。

  “没有,他已经过户好了,连同一辆跑车要一起送给你。”

  权卿摇头,想象着昨天见权越时,权越那副小迷弟的表情,忍不住抖了下鸡皮疙瘩。

  “无事献殷勤,他想干什么?”陆清狂一点也没显得开心。

  “二叔让他提升格调,他就想和你做朋友,他说跟你做朋友,比什么都有格调。”权卿解释道。

  “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成为我的朋友,你去打听打听,我的朋友都是些什么人物,你还是让他好好努力几年再考虑吧。”

  陆清狂想着那天赛车时,权越输给自己的情景,毫不客气的嫌弃道。

  “你要不收他的车,他该很失落了。”权卿无奈的摇着头,心里默默同情着二叔家的那个傻弟弟。

  “谁说我不收了,我这么贪钱这么黑心,有人愿意送我一辆跑车,我怎么会推至门外。”陆清狂摇头反驳。

  “你刚刚还说……”

  权卿实在是诧异女人的变脸速度。

  然而没等他说完,陆清狂就打断了他“我刚刚说什么了?你以为我嫌弃他就不能收他的车了,我不跟他交朋友,就不收贿赂了?你好天真啊!”

  “真黑心!”

  权卿默默的收回之前说她不黑心的话,明目张胆的吐槽着。

  “人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弃千年,我就是那祸害。”陆清狂不留余地的自黑,却并不招人烦。

  因为这个世界似乎有那么一种定律,越是一般的人越矫情,却是敢于调侃自己,娱乐自己,黑自己的,往往都是实力派的大人物。

  “你赶紧去吧,我不耽误你了。”权卿眼中有疑惑也有欣赏,面上却是一脸鄙夷加嫌弃。

  他疑惑一个女人是怎么变得这么强大的。

  他也欣赏她,活出了这个世界上很多男人都没有活成的样子。

  至于嫌弃么,当然是她因为太过狡黠,又黑心,你根本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她就把自己黑的体无完肤了,说你要说的话,甚至比你还狠还直接,让你无话可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豪门绝宠:至尊毒医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