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1章 重生的杀手王者

我的书架

第1章 重生的杀手王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郊别苑是一座庄园,位于河洛城外十里,属于当地大族秦氏。

黄昏,凉风吹落枯叶,庭院被笼罩在深秋的肃杀里。

秦俊人如其名,星眉剑目,玉树临风,他身材高挑,一袭月白色长袍,风采飘逸出众。但此刻,他眉头紧锁,站在自己的三层阁楼窗户旁,看着窗外发呆。

他这么杵着已经大半个小时,一直未曾动弹。

“怪哉,怎么就回来了?真是莫名其妙……”

秦俊终于理清思路,发现自己重生回少年时期。他从无数记忆中,找到了眼前这一幕景象: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两名仆从快步走向庄园大门。

那人是秦俊的二叔,刚刚夺取了这座庄园的所有权。

秦氏是河洛城的大族,算是能比肩二流门派的武林世家,势力延伸到周边数百里,族中高手众多。但秦俊所在的长房式微了,人丁单薄,半月前父亲去世后,就剩下他一个,在同辈中排行第三。

早年和另一个世家订下的婚事,在秦俊的父亲去世三天后,就迅速被退了婚,并且对方重新和秦家三房的秦炫订立婚约。

田产、酒楼、粮铺之类的在前几天已陆续被族中各房以各种理由夺走,今天连名下最后一座庄园也保不住,被他二叔秦叔晋强夺而去。

记忆中,午时他愤然把产权文书交给这位二叔后,被勒令三日后搬离,于是独自回到阁楼上神伤,而秦叔晋则召集庄园下人清点资产,直到此时黄昏才离去。

“长房就剩你一个了,既然别的产业都已被瓜分,干脆连这座庄园也一起交给我吧。三日后,你须离开此地,否则别怪当叔叔的不留情面……”

相比此前那些产业被夺时好歹还找个借口,秦叔晋今天是彻底撕破脸强抢。以秦俊重活一世那几十年的心性,回想那些人或是戏谑、或是冷漠的眼神,心里仍是充满杀意。

前世,他修炼有成后回归家族大开杀戒,杀得人头滚滚,随后加入杀手组织“蜃”。

几十年间,他杀人无数,死在他手里的有普通人、富豪、大官、王侯将相、少侠大侠、江湖豪杰、武林泰斗、黑道巨擎……他也从见习杀手一路晋升到王牌杀手,令人闻风丧胆,最后更是突破先天,封王于杀手界。

就在他登上杀手王座时,突然心生惊悸,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抹杀了他。最后关头,他的本命飞刀于未知之中斩开一线生机,因此得以遁逃意识,带着记忆回到了少年时期。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秦俊回想,仍然心悸不已。

他能感受得出,那是不属于人间的力量,无影无形,真的不可名状,所以他重生后一直没怀疑过自己是否被谁暗算。

是轮回之力吗?难道人生就是一次次轮回,所以人们对某些场景偶有似曾相识的错觉,难道那些只不过是轮回中上辈子的记忆片段?而我则是带回了完整的记忆。

但再细想,又理解不了。

这股力量对他而言太粗鲁直接了,不是正常死亡后轮回,而是直接抹杀他。

“算了,既然重活一世,那便尽早前去寻找自己的机缘吧!”秦俊舒展眉头,不再多想。

他前世能纵横杀手界,从未失手,正是得益于他的这个机缘。那是从山中意外获得的一道先天刀气,蕴养于丹田,铸就无形飞刀,性命交修,收发随心。可惜前世被未知力量抹杀时,他的本命飞刀在斩出一线生机后也崩溃于无形,不复存在,他需要重新来过。

“十七岁,此前修炼的功法太普通,实力根本不入流,导致后来收取先天刀气时九死一生,侥幸成功而已。所以在去收取先天刀气之前,必须先转修《玄元刀经》。先天刀气自带《铸刀诀》,但其侧重于铸造本命飞刀,对身体这个载体的修炼效果并非绝佳。”

秦俊离开窗边,盘坐于床榻上开始重生后的首次修炼。

前世真正突飞猛进,也是在刺杀邻国宰相从其卧室意外得到《玄元刀经》、并转修功法之后。那个时候,他已经是江湖一流高手、三十二岁,不算太逆天。在那以前他刺杀目标无往而不利,主要还是得益于本命飞刀的强大和出其不意。

而且他当时已隐隐觉得,《铸刀诀》是个大坑,练到最后极可能会把自己练成了一把刀便宜别人。当他修练《玄元刀经》后,这种隐患才消除。

主修《玄元刀经》、辅修《铸刀诀》,才能保证修为和本命飞刀齐头并进、相辅相成。秦俊再次庆幸记忆的完好,不用去邻国找经书就能直接开始修炼,他这一世的崛起时间将会大幅缩短。

“笃笃笃!”

门房被敲响,秦俊睁开眼睛,心生疑惑。如果没记错的话,在他二叔离开庄园后,那些下人和护院就全部逃散了,根本没有人会关心他这个落魄公子爷。但现在……

秦俊下塌,过去拉开门,就见一个穿着下人粗布衣物、浓眉大眼、岁数和他不相上下的少年用托盘端着一荤一素一汤加一大碗白米饭。他记得,这个少年叫林枫,自小被家人送入庄园做仆从干杂役的。

见秦俊开门,林枫眼睛一亮,说道:“公子,该用膳了,小人猜测您心情不佳,便直接送了上来。”

他一边说,一边快速留意秦俊的反应,道:“二爷责令不许再动用庄园的物资,并且留有人监视,所以饭做得简单了些,请公子您谅解!”

秦俊凝视林枫,心里愈发疑惑,难道因为自己的重生,许多事情也发生了变化么?

他记得,前世庄园被夺后,秦叔晋当晚就派来许多人接管了庄园,原本的下人尽散,除了一个意图杀死他的护院夜里光顾,根本没有人来关心他。他独自在阁楼呆坐了两天,直到第三天被赶出庄园,期间滴水未进。

秦俊沉默了几秒,沉声说道:“放下吧!”

林枫应了一声,端着托盘进入门内,把食物摆在桌子上,立即小心翼翼地告退。

房门被林枫带上后,秦俊盯着食物出神。作为曾经的杀手王者,他的警觉性和对细节的把握很强大,这时已经发现多个不寻常现象。

“按理说我如今的境况,就算这个林枫没像其他下人一样离开,也不需要对我如此小心翼翼才对。而且,这小子平时很木纳,刚才却是眼睛有神,似有意观察我的反应,表现出了异常的机灵……难道,他是二叔的人,以前种种表现都是假装,有意为之?”

“但前世他并没有来给我送晚饭,这种变化又代表着什么?这些饭菜里会不会下了毒?”

修炼《玄元刀经》和《铸刀诀》的消耗非常大,需要大量资源支持,但目前还没走到那一步,少吃一顿对秦俊的影响不会很大,他最终没有动食物,径直回到床塌上继续盘坐修炼。

林枫回到楼下,眼看四下无人,拍着心口长舒气。随即心里又疑惑,这个落魄世家公子,按理说连逢大变,这时应该无比颓废才对。但仅是那几秒的审视,就令他压力山大,差点露出破绽。

“身为武林世家长房独子,长房式微,父亲旧伤复发而死,产业被偏房所夺,未婚妻背叛……按照小说的常见桥段,这种人就算不是主角,也有半个主角光环,必定有莫大机缘。”

“不过,既然哥们来到这个世界,又刚好出现在这家伙的身边,分明是天注定,他的人生就得为我让道。暂时跟着他,伺机出手,他的机缘将由我来笑纳,他还是安安份份做个落魄公子吧,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打死了……罪过罪过!现在我才是主角,穿越者不成主角,作者想干嘛……”

林枫越想,越觉得理应如此。

前世,他叫林子枫,一个现代人的灵魂,意外穿越而来。

“要夺取这秦俊的机缘,必须有武力在身。幸好我穿越的这具身体一直偷偷修炼,已经接近江湖三流小高手的水平,再进一步就能练出真气,正式晋升三流。而秦俊,似乎也未入流……”

林枫回到自己的小屋,开始思考怎么截取属于秦俊的机缘。同时幻想着有一帮红颜知己,后宫三千佳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