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半夜离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俊前世作为杀手王者,意识强大,不经意间一个凝视给某个穿越者造成巨大的压力,他倒是没想到的。

他哪里知道,这世上还有穿越者这种神奇的生物?

黄昏已过,夜色渐深,秦叔晋派来八名新护院,由一名二流高手坐镇,其余全是三流好手。在河洛城,这一股力量已经非常可观,毕竟是家族势力,一般小家族有个三流武士当护院就能让普通人敬畏了。

随后,又来了一伙下人,都是秦叔晋从别的产业和自家里抽调而来,彻底接管东郊别苑。

林枫开门出来东张西望一阵,又躲回屋里。

秦叔晋限定秦俊三日后离开,新来的下人以为林枫是留下来继续追随秦俊的个别人,暂时没有驱赶他出庄。

中院大堂,几名护院在大吃大喝,肆意喧闹。一个獐头鼠目之人猥琐地说:

“这位秦家三公子长得俊,老子馋他很久了,你们说他如今这种境地,要是被我强开旱道,秦家其他人会不会为他出头?”

有人猥琐起哄,有人皱眉觉得恶心。坐在首位的二流武师袁昌脸色一沉,说道:

“李老四你想死就自己拔刀抹脖子,秦三公子就算再如何,也仍是秦家长房,你要是做下那种腌臜事,难保族中一些老人不会为了脸面拿你开刀。”

李老四嘿嘿怪笑,连声说开玩笑。

夜半三更已过,月黑风高。

秦俊缓缓睁开眼睛,只觉腹中空落难受。以他上一世的经验和强大的意识,转修《玄元刀经》很顺利,他已经练成功法第一层,并且已经练出一缕真气,正式踏足江湖三流的水平。这个里程碑,比上一世早了整整一年。

他判断一下时间,轻轻下床移动到窗旁,准备杀人。

约莫过了两刻钟,一道黑影从护院的房屋窜出,借助老远的灯笼光,不多时已到阁楼下。

这李老四表面上色胆包天,实则另有任务而来。

要知道秦俊身为长房独子,是正经习过武的,名下产业虽然全部被夺,但难保哪天不会咸鱼翻身,所以有人希望他去死,永绝后患。

李老四施展轻功,借助假山跳上阁楼二层的檐头,又灵敏地长身而起,翻到三楼。他取出一把精致的薄刃刀片,熟练拨弄几下,就推开窗门翻了进去。

不等李老四站稳身形,黑暗中突然探来一手,五指成钩,准确扣住他的喉部一撕。顿时,黑暗中响起杂乱的气流声和鲜血喷射的嗞嗞声。

李老四的气管被生生扯断,颈动脉撕裂,死死捂着脖子呃呃连声,慢慢跪倒在地。

秦俊点亮油烛,神色平静地打量仍在垂死挣扎的李老四。

上一世,这李老四也来了,但秦俊当时只觉得全天下都是敌人,夜里根本不敢睡觉,察觉到动静大喊大叫才惊走对方。

这一世,他自然不需要那么被动。

即便如今实力刚入三流,王牌杀手的潜行技巧和一击必杀的手段仍在,有心算无心,李老四哪里还能活命?

甚至,他杀人后还能从容避过角度,身上滴血未沾。

秦俊压根没兴趣审问李老四,无论对方来意为何、背后又是谁指使,他都不需要知道。反正,该杀之人,都已经记在心里。

默默坐了片刻,秦俊简单收拾行装,又从已经断气的李老四身上摸出十余两银子、百余两银票。加上自己的积蓄,他有百余两现银和千余辆银票……

灯灭,一道人影融入夜色。

秦俊一路潜行,三名守夜的护院,根本不曾有任何察觉。

庄园北靠丘陵,丘陵上长满山竹,南有数百亩的小湖,东为平原耕地,西边则是一条二十多米宽的小河。一座可让双马车并行的桥梁横架东西,连接河对岸的官道直通河洛城。

正是黎明前最黑暗时刻,秦俊一身白袍、腰挂长剑,背负一只包袱,如信步踏青走过桥梁,沿着官道南下。他没有点灯具火把,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即便是武功高强也难以视物,秦俊纯粹依靠前世练就的强大感知和记忆在走路,却没有踏偏半步。

先天刀气所在地,是南边百余里的一线天。相传,那里是绝世强者的战斗遗迹,刀劈大山,横断一线,留下约三米宽的笔直窄缝,却长达千米、高三百多米……

天空露出一抹鱼肚白,黑暗迅速消退,晨雾泛起,草叶凝珠。

官道上,一白袍少年昂首而行,步履轻快,身姿飘逸如仙。

随着视野无碍,秦俊运起轻功,一步迈出,飘然二三米。这门轻功名为《信天游》,同样是秦俊前世的战利品,非常难练,真气运行路线还好,还需要领悟高深意境。

意境领悟配合真气运行路线,施展起来身若游龙,缥缈莫测,功力深厚时,凌空虚度、踏波而行不在话下,既可作为身法用于战斗,又适合用来赶路。

就是它对于真气的消耗,有点大。秦俊刚练出一缕真气,仅施展不到半刻钟,便不得不停下,重新以脚步丈量路程…

日上三竿,雾气消退,路上行人渐多,官道一侧的农田里也出现了农夫劳作的身影。

此时,秦俊已离开秦氏东郊别苑三十余里。他一边以正常步速赶路、还一边缓慢运转内功心法,修炼《玄元刀经》。这种日常行功的习惯,他前世已形成本能,但重生后的身体还需要重新适应。

“记忆中前方五里有客栈,得先饱食一顿了!”

秦俊饥肠碌碌,昨晚没吃晚饭,又修炼《玄元刀经》,体内能量早已消耗得一干二净,急需补充。

客栈就建在官道旁,周围栽了许多桐油树,桐油果挂满枝头,地上也掉了许多,被店家清扫到树根下。这时,客栈里外已经很是热闹,昨晚在此歇息又急着赶路的旅人,已用过早餐纷纷出门准备上路。一些不着急的,仍在店里用着早点。

“……话说燕飞豪少侠从那姜国内库盗得神功秘籍,立即乔装远遁。朝廷派出大内高手,千里追杀燕飞豪,及至我赵国境外,却被关兵阻拦,怒而杀人就欲闯关而入。不想边关守将韩宗远正好就在关口,那韩宗远刚晋升一流大武师,当即出手,和姜国高手大战半日……”几名江湖人士携刀佩剑,在吃早点时顺便吹嘘江湖见闻,引得众人竖耳倾听,津津有味。

二楼靠窗位置,两男一女三个青少年俱是一身劲装打扮,同样在低声交谈。

“师兄,这次霸枪门掌门吴啸天和横山剑派大长老张顺约战于淮水之畔,必定许多武林中人围观。还有半月之期,我们办完事也赶去看热闹吧!”

三人中,面相最小的少年眼里透出向往,对年龄较长的青年说道。

青年点头:“这等盛会自然不能错过,给陆师妹的长辈祝完寿,我们立即赶去!”

说完,他本能地看向旁边的女子,眼神隐有炽热。

女子正是其所说陆师妹,长相虽不算绝色,也颇为秀丽养眼,关键是身材异常丰满。

陆师妹脸带傲色,微微上扬,说道:“霸枪门和横山剑派不过二流门派,连个一流高手都没有,这场约战的消息却被传得沸沸扬扬。依我看,两派有意借此事宣扬造势,扩大其影响力!”

“师妹高见!”师兄连忙送上奉承……

……

客栈外,白袍少年漫步而来,云淡风轻,飘逸写意,背上的行囊丝毫不影响其风采,更不显风尘,顿时就吸引客栈外的旅人纷纷瞩目。

好一个翩翩美少年!人们暗喝一声彩。

秦俊本就长得英俊异常,又兼具杀手王者养就的淡定气质,即便他不刻意而为,这时也轻易成为焦点。他不由思忖,前世曾刻意培养的平凡气质怎么就没体现出来了?作为一个杀手,泯然于众才最符合他的立身之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