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虚张声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谁?”

秦俊身后,一个红面大汉看清秦俊的相貌,发现的确找错对象了,脸色一沉的问。

这人秦俊认得,是铁血堂的堂主钱飞鹰。他神色淡然,道:

“在下秦三,无双剑派弟子,初入江湖历练,未曾听过这流云公子大名,不知阁下可否解说一二?”

无双剑派是超一流门派,位于大相国,秦俊曾从该派太上长老身上获得其无上剑法秘籍,这时随手摆了个剑势。他曾踏足先天之上,举手投足之间,端的是不俗,自不会是三流武士的表现。

钱飞鹰眼神一缩,脸上阴阳不定起来。

无双剑派,超一流的武林势力,传说有大宗师级强者。就算铁血门再疯魔,也不敢公然招惹这种庞然大物。钱飞鹰眼神阴冷,在秦俊身上扫来扫去,看不透其虚实,终是说道:

“你说你是无双剑派弟子,有何证明?”

“我何须证明?你们不信,非要搞事,我杀光你们便是!”

秦俊眼神一冷,陡然散发出属于杀手王者的气势……尽管没有对等的实力支撑,但这气势却是丝毫不假,是前世用无数人的性命为代价养成,真就骇得铁血堂众人惊慌后退。

“且慢!”

钱飞鹰连忙出声,

“公子风采无双,不愧是无双剑派高徒。我等有眼无珠冒犯,还请公子恕罪!”

说完,钱飞鹰对另一边的弟子呵斥:“还不给秦公子让开路,耽误公子行程,老子亲手砍了你等的脑袋!”

前方七名剑客连忙让开。秦俊在他们两边来回扫视,突然露出玩味的神色,道:

“本公子又不想走了,这里明显有热闹看嘛,正好见识一下这流云公子是何等俊杰!”

说完,秦俊走到一侧,抱剑靠在岩壁上冷眼旁观。

这钱飞鹰表面似乎怂了,但是秦俊在他眼里看到一丝狠辣,知道这家伙肯定另有阴谋憋着坏,说不定就等着他放松警惕,从背后突下杀手。

先天刀气就在这一段的上方岩壁,位于一条不足半米宽的竖缝内,里边另有乾坤。他前世路过这里,恰逢大雨,有石块坠落。若非他施展轻功跃上高处躲避落石,也发现不了那处所在。这些铁血堂的家伙守在这里,他现在也没法上去收取先天刀气。

钱飞鹰脸上更显阴沉,眼里凶光忽隐忽现。他其实压根不相信秦俊出自无双剑派的说法,初入江湖,怎么可能从无相国初入到赵国来?但秦俊这般表现,又令他摸不准其底细。

秦俊似笑非笑,冷眼斜睨,让钱飞鹰不敢轻举妄动,场面一时间陷入僵持。

一线天内异常安静,只有枣红马不时摇头晃脑喷个响鼻,有时又疑惑地看向秦俊,不知这个临时主人留在如此逼仄的地方搞什么飞机。

片刻后,钱飞鹰选派两名弟子去入口观察,自己带领其余人继续和秦俊耗着。他们并不确定流云公子会走一线天,但这条捷径无疑是最适合白如玉回归临安府的。

又过得将近一个时辰,在入口监视的两名剑客施展身法奔掠而回:“流云公子来了,这次绝对不会有错!”

秦俊后背微一用力,支撑上半身离开岩壁,指了指头顶说道:“我去上边看热闹,保证不出手干涉你们。但是丑话说在前头,别伤到我的马,否则别怪我翻面不认人!”

说完,他不等钱飞鹰反应,就运起身法,信天游意境配合一丝真气运行,飘然飞升数米,落在一块横卡空中的巨石上。这一手表现,钱飞鹰竟然仍看不出他的真正实力。

意境领悟,难之又难,一旦掌握,却又高深莫测,令人看不清深浅。

钱飞鹰仰望数秒,咬牙下令:“去入口阻击!”

因秦俊在这里虎视眈眈,铁血堂不敢分散人手搞两头堵,改为合力截杀于一线天入口附近,秦俊也不知结果是否仍如前世时间线一般。

一线天外,两个少年沿着山路渐行渐近,从下方来到入口处。

林枫是在岔道被白如玉追上,对方的骏马比他从农家偷来的马儿好。他本来打算沿着官道继续追寻秦俊,眼看同样白衣胜雪的白如玉拐入岔道,阴差阳错的就跟了进来。

进入野路,马就跑不起来,随后两人竟然聊上了。在林枫的刻意奉承下,两人越聊越投机,称兄道弟的变成现在这种结伴而行的局面。

在一线天下,两人下马,准备牵着马儿进入。一线天里昏暗,铁血堂借助掉落的石头掩藏于较深处,二人一时间还未有察觉。

“林兄弟,这里就是一线天了。传说这里是被绝世强者一刀劈开大山形成,至于是什么时代、又是哪个绝世强者,却又无从考究,你说怪不怪?”

白如玉也是一袭白衣,远看和秦俊极为相似,难怪铁血堂会把秦俊错以为是他。这货人如其名,生得唇红齿白,风度翩翩,极为俊俏。和秦俊比起来他少了点英气,更具女相,相信很符合某些人的嗜好。

林枫仰头观看,惊叹连声。一线天啊,简直是小说必备副本地图,想不到自己也有幸亲身体验一回。他啧啧称奇,说道:

“难道历史曾出现某个断层?刀劈大山、横断一线的说法既然能流传下来,没道理缺少更具体的信息,连年代都不可考究。”

白如玉呃了一声,道:“估计是无人看到那个场面,后来人们发现这条裂缝时才根据其形状做出的判断!”

说完这话,白如玉神色凝重起来,甚至拔出长剑,严阵以待的面对一线天。

他不是察觉到了里边的铁血堂众人,而是他本身的谨慎措施。出身一流武林世家,又已闯荡江湖几年,遇到这种地形自然不会楞头青一般毫无戒备就闯进去,何况他身上还背着事。

林枫不解,心里紧张得一逼,面上却还镇定自若,问:“白兄这是何意?”

“常规戒备而已,行走这种地形皆需小心谨慎。而且……小兄正在被敌人追杀,保不准一线天里有敌人埋伏!”白如玉低声说道。

林枫无言。开局这么刺激的么?刚出门就遇到个被追杀的,难道这小子身上也有主角光环?他拍拍胸口,满脸正色的说:

“白兄放心,小弟与兄一见如故,既已兄弟相称,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白兄的敌人就是小弟的敌人;白兄的女人……呃,当然还是白兄的!若真遇敌,我们兄弟并肩作战,必不离弃!”

白如玉感动,道一声:“好兄弟,走!”

两人昂首走入一线天,心神却是提到最高。

莫名其妙的,林枫突兀觉得一阵烦闷,极不舒服,像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又有种前途不明的迷茫。

走了百余米,视野愈发昏暗,突听一声喊杀,前方许多大石后跳出人来,更有人撒手打出暗器。

林枫和白如玉一直提着心神,反应极快,几乎是才一听到动静,两人不约而同转身就跑。

“地形狭窄,出去打!”

“小心,快退!”

他们的提醒,明显比自己的撤退行动迟了两秒,但神奇的是两人出声得又很同步。

不愧是好兄弟!两人心里都生出如此想法,惺惺相惜。

两人纵掠奔逃,避过暗器,快速撤出窄缝,连马都不要了。

身后,铁血堂众紧追而来。林枫心里微沉,他的武功连三流都不是,但无论白如玉还是后方敌人,武功都远在他之上,他参加这种战斗简直是找死。

白如玉已经是二流高手,撤出的速度比林枫快了一截,转瞬间和他拉开十几米距离。林枫大急,脱口而出喊道:“白兄你裤子掉了!”

白如玉下意识低头,速度也是一慢。

“啪!”

林枫踢出一块石子,激射向白如玉的脚弯,趁白如玉闪躲之机,嗖的一声从其身边越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