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先天刀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钱飞鹰带人去入口埋伏时,秦俊就展开身法,找到藏有先天刀气的竖缝,闪身而入。

这道竖缝应是天然形成,自上数十米高处蜿蜒而下,最宽处不过半米,下端距离一线天底部也有七八米高。至于先天刀气为什么会出现在里边,秦俊也不得而知。

他小心地挤入缝内,进去了大约三米深,右侧豁然变大,出现一个约两米见方的洞穴,四周岩壁呈现自然侵蚀的痕迹。一团拇指般大小的银芒,就悬空飘浮在洞穴中心,它时而拉扯成线状,时而缩成一团,散发极淡的白光。

以秦俊的心性,再见这道先天刀气,仍忍不住心情激动。

它其实只有芝麻那么大的一点,外面呈现的银芒是它转化的后天刀气。前世,他初见时也不知道这是先天刀气,只知道不管自己用什么东西触及,都会被银芒绞碎,最后尝试用真气去接触。

结果,真气一接触,先天刀气就直接遁入他体内,散发的后天刀气差点把他切割得支离破碎。好在他最终活了下来,并从先天刀气中领悟到《铸刀诀》。

秦俊已经非常了解这道先天刀气,重来一次,他自是不需要如前世般艰难,这时直接运转《铸刀诀》。只见眼前银芒忽然颤动,然后飞射入秦俊的丹田。

《铸刀诀》会大量消耗秦俊的真气蕴养先天刀气,同时这也是个祭炼的过程,能让他随心所欲地控制先天刀气所铸成的无形飞刀。

按照原来的发展,刀气入丹田后,秦俊的意识会被引入刀意所营造的意境中,并从中领悟《铸刀诀》。如今他直接以《铸刀诀》接引先天刀气入体,也省略了意识被引入刀意的环节,更省去大量时间。

前后不过几息,秦俊顺利完成这一行的目标,心里突然有种大石落地的安定感。他仅运转一周天的《铸刀诀》,对先天刀气稍作祭炼,就立即退出,不敢过多消耗。

这时,林、白二人才刚进入一线天。从中部往外看,视野会稍微好一点。遥遥看到入口处随后发生的一切,秦俊暗暗点头。

这才是他熟悉的江湖,哪有许多的侠骨柔肠?人心险恶才是常态,背后捅刀才是基本操作。

林枫出现在这里,并且和白如玉搞到一起,却是出乎秦俊的意料。他飘身而下,牵马往另一边出口而去,根本不打算旁观事情的结果。

反正,结果如何事后都会有消息传出。他这时的实力低微,就算招式老辣,也没有足够真气驾驭、越级持久战斗。

……

“白兄快走,敌人追近了!”

林枫从白如玉身边跑过,不忘好意提醒。这时,铁血堂的二流高手已经追到他们身后十几米外。

白如玉差点吐血,边跑边说:“林兄弟你背上有毒虫,快快停下让小兄帮你驱除!”

“白兄勿忧,这只毒虫是小弟自养的宠物,它叫小强!”

临近出口,林枫跑得更快了,这货偷练武功,又是杂役出身,身体素质极好,竟然硬是跑得比队友快。白如玉轻功虽好,短时间也没能反超回去。

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本书册扔向林枫,道:“林兄弟,这本武功秘籍送给你了,回去好好修炼,小兄替你阻敌片刻!”

林枫前世深受网络小说荼毒,什么桥段没见过?下意识的就明白这家伙的意图。他任由书册越过头顶落在前边,根本没去拾取。两人一前一后,越过“武功秘籍”,冲向出口。

后方,钱飞鹰用脚尖挑起书册一看,《临安十美录(插图版)》?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

总算在跑出一线天时,白如玉追上了林枫。

“看暗器!”

白如玉反手打出一把粗盐沙,吓得铁血堂的高手纷纷闪避。林枫也从怀里一掏,挥手打出几只肉包子。

林枫知道来到开阔之地,自己肯定跑不过这些高手,只能寄希望于白如玉另有底牌。

果然,白如玉又打出一把盐砂……

铁血堂剑客气疯了,又是肉包子又是盐,咸喂狗呢?

嗖嗖嗖……高手尽出,擎剑杀来。

“看暗器!”

白如玉再次从怀里扯出一物,以真气一抖,如风鼓荡,展开成一方云锦,锦上无数绣花忽然活了,金丝玉线激射,全面封锁一线天出口。

一线天里狭窄难闪避,顿时至少有十名铁血堂剑客中招,连钱飞鹰也被一道金丝射穿肩胛,一道玉线差点切割下他的头颅。

一线天里惨叫连声,声音很快变小。钱飞鹰惊得全身直冒冷汗,突然脸色大变:“不好,有毒……”

中招的剑客中,三流武者短短两息已口吐白沫,脸色泛青,倒在地上猛抽搐。钱飞鹰仗着功力深厚,连忙运指如飞,封穴闭气,阻止毒素扩散,但也开始出现泛力迹象。他费力地掏出解毒丹药服下,发现有效,又忙着命令未受伤的剑客救治其他人,哪里还有余力继续追杀?

白如玉不知一线天里埋伏着多少敌人,祭出万花锦后立即转身就跑,连暗器也不要了。反正这万花锦也是一次性的,用过之后就算被人得去,也看不出其中玄妙。

林枫更早一步跑路,因为白如玉轻功好,往上攀登飞掠,他则是钻进密林。这一跑,兄弟俩很快便失散了。

“既然一线天有势力埋伏,秦俊不大可能走这里……也有可能已经被人捉了去。不管了,回官道继续南下!”

林枫笃定认为秦俊的际遇就是主角光环,自己既然被老天安排穿越到秦俊身边,肯定不可能是来给秦俊当下人的,心里决定不夺得秦俊的机缘绝不罢休。殊不知,他已经错过最关键的机缘。

……

一线天另一面的出口,秦俊骑上枣红马,催着马儿小跑起来。这时已经是晌午,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要天黑了,这点时间是不够穿过山区的,他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行商落脚点过夜。

是夜,山区漆黑,露水极重,寒意袭人。

一座行商搭建的棚屋里,秦俊在火塘点起篝火。这座棚屋还算大,他把枣红马也牵了进来,还趁天黑前用长剑割了些鲜草,给马儿喂足了水。

秦俊取出熟食和干粮,边吃边整理前世的时间线。前世他是一年后才获得先天刀气,又修炼一年,初步铸就无形飞刀,才返回河洛城大开杀戒。

那一晚,正是三房秦炫的新婚之夜。事后“蜃”的杀手出现,引荐秦俊加入组织。

这一世提前转修《玄元刀经》,真气更适合《铸刀诀》用来蕴养祭炼先天刀气,又有成熟的经验,肯定不必如前世那般耗费一年时间。那么,这段多出来的时间他可以做更多事情,比如前世刺杀的某几个目标手上有他需要的灵药宝丹,可以提前抢来。

先天之前,无论是《玄元刀经》还是《铸刀诀》,需要的消耗都极大,普通的食物很难保证进度,必须获得各种灵药宝丹辅助。突破先天后能吸收天地精气,情况会好些,但也不能完全脱离灵药之助。

“另外,一些宝物兵器也可以伺机夺来,银牌杀手’樱花’的如意钩就不错,以如意蚕丝为绳,操控由心,是杀人夺宝必备良器!”

还没加入杀手组织,秦俊就开始打未来同僚的主意。

“重活一世,最后是否还会被那种力量抹杀?如果本身实力足够强大,达到传说中破碎虚空的层次,能否挡住那种力量?”

秦俊不知不觉眯起眼,心里感受到压力。吃饱喝足,他果断开始修炼《玄元刀经》,抓紧时间壮大真气。

……

宣府,陆家老太爷九十大寿,池台列广宴,丝竹传新声。

这陆家赫然也是二流武林世家,和林家并为宣府双雄,综合实力比林家略强。

一山难容二虎,一府城就出现两个二流世家,自然也难以和睦共处。这不,林家此前和河洛城秦家联姻,就是想要借助秦家的力量抗衡陆家。秦叔临一死,长房被欺,林家立即单方面解除婚约,将联姻对象改为三房的秦炫。

令外人奇怪的是,陆、林两家虽然背后mmp,恨不得弄死对方,面上居然和和气气,任何一家有红白事,另一家都会走动走动。

所以,今晚陆家的寿宴,林家也派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