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枫云再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双江城位于澜江、淮水交汇之地,故而取名为双江城。沿着淮水往东南,下游五百余里,就是落龙城,霸枪门掌门吴啸天和横山剑派大长老张顺的约战之地。

五天后傍晚,双江城连丰客栈,灯笼已点亮。一楼大堂,食客满座,来往的武林人士高谈阔论各自见闻。

靠窗一桌,林枫风尘扑扑,愁眉苦脸。

“那家伙竟然跑去蒙城洗劫了药材铺,真特么出人意料,胆子够大的!”

林枫心情郁闷,他沿着官道一路南下,六天时间跑了三片地域,若非遇到秦家派出追辑秦俊的队伍,得知秦俊五天前洗劫了蒙城的药材铺,他差点都跑去临安了。

根据打听来的消息,林枫得知秦俊的武功至少已经达到三流水平,表现出远超预料的实力,连蒙城药材铺的余掌柜也被一招重创,废去武功。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认定的这个“主角”,是否已经获得了某种机缘?

“唉,别人穿越都是金手指傍身,要什么有什么,哥们怎么就混得如此难?”

林枫不由反思,自己一门心思盯着秦俊的机缘,是否一开始就错了。但若放弃这条捷径,他又不知自己的路在哪里,该如何打开局面。总不能,真让他堂堂穿越者跟在秦俊身边当个下人吧?

“换位思考,如果我已经获得某种机缘,又洗劫到一批药材,自然是第一时间找个安全的地方修炼,把资源转化为实力。这个地方不会是蒙城,要么是进入山区,要么在附近的城池、甚至村庄。但秦俊那种公子哥不太可能藏去山区当野人,所以,他必定就在附近!”

林枫借酒浇愁,同时分析秦俊可能在哪里。秦家和官府同时通缉秦俊,他认为秦俊不可能距离蒙城太近,而双江城离蒙城有近二百里,倒是极为合适。

“呸,这秦家老二老三也忒不是东西,联合族中分支强夺长房产业,迫害长房独子,还有脸发动官府的力量通缉那秦俊。若换成老子,不杀他一个人头滚滚岂能咽下这口气!”

一个短须大汉拍着桌子破口大骂。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除非它真的不透风……秦家内部的龌龊,终究是被传了出去,许多江湖人唾骂不齿。但更多人明白,争权夺势本就是这种世家大族的常态,所谓见怪不怪,多个酒前饭后的谈资罢了。

“兄台如此为那秦三公子打抱不平,何不杀上秦家,助其夺回家产?”有人哂笑讥讽。

短须大汉勃然大怒,指着那人骂道:“兀那贼子,出来和爷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些许谈资而已,两位不必上头。这位兄台侠心义胆,为那秦三公子抱不平也可以理解,我等钦佩!来来来,喝一杯……”

另一桌,又有人谈道:“小弟两天前从临安出发时听到一则火爆消息,你们猜怎么着?”

捧哏:“怎么着?”

“流云公子,听说过吧?一流武林世家——流云山庄的小公子白如玉,从宣府太守家盗取到一本账簿,记录着覃太空贪赃枉法的证据,这些已经在临安府公开了。这位覃太守也是有趣,竟然把自己的诸多脏事记录在账,其中包括别人送了多少银子、自己帮忙解决什么事、自己又送给上面哪个官员多少银子……不是为自己挖坑么?据说,临安太守已经飞书上报朝廷……”

林枫心里一动,侧耳倾听。

正在这时,一白衣少年迈步而入,他脸蛋俊俏如美娇娘,却手执长剑,风度翩翩,不正是白如玉是谁?

林枫目瞪口呆,这货怎么来了,故意等在门外、瞅准时机等被人宣传名声时才闪亮全场么?

白如玉快速一扫视大堂,看到林枫也是一愣,随即嘿嘿笑着走过去,道:

“咦,林兄弟竟然也在这里?我们兄弟果真有缘啊!”

说完,白如玉大大咧咧坐到林枫对面。

“白兄无恙否?当日一别,甚是想念,今日重逢,当不醉不归!”林枫满脸喜悦,招呼伙计添加用具,又加了两个菜肴。

等伙计离去,白如玉哈哈笑道:“托林兄弟之福,小兄倒也未缺哪样零件。不知兄弟在此,有何贵干?”

林枫理所当然的说:“游历啊,当日原本说好和白兄一起游历江湖,不料竟意外分散,只好独自行动。不过今日与兄重逢,看来也是天意,合该咱兄弟共同闯荡一番!”

“善!”

白如玉啪的打了个响指,满脸赞同之色。他东张西望,不见秦俊,心里不由疑惑。两人明明约定在这个客栈会面的,这饭点时刻,人干什么去了?

这家伙匆匆忙忙回到临安,立即借助流云山庄的力量大肆宣扬自己的侠义之举和覃太守的罪证,在家折腾一天,又匆匆忙忙赶来双江城,还没听说秦俊洗劫蒙城秦家药材铺被通缉的消息。城门口倒是贴了告示,不过丫没看。

事实上,白如玉从宣府太守府盗取账簿后,自己也是通缉犯,告示上也有他的画像,这货竟然还大摇大摆入城,真当这里是他临安府呢!

“白兄还约了别人?”林枫也跟着左顾右盼。

白如玉眼睛一转,道:“确实,等他来了,小兄介绍你们认识,你们倒是挺适合结拜为兄弟的!”

“呃?”林枫被整得有点懵。

……

楼上的客房环境安静。

上房套间里,秦俊结束修炼,睁开眼睛。

五天前他用银子敲开城门,深夜前来投宿,城门官兵醉意未醒,伙计又睡得迷迷糊糊,估计都没看清他的长相打扮。加之秦俊这几日连门都不出,饭菜皆是招呼伙计送来放置在外间,不曾露面半次,所以店家这几天根本没想过被秦家和官府通缉的人就住在自家店里。

唯一可能暴露身份的就是那匹神骏的枣红马了,但谁会没事去后面马廊看马?这里距离澜江剑派不远,类似骏马并不罕见,喂马的伙计最多也是夸赞一声好马,根本不会将其和通缉犯联想到一起。

秦俊其实也不知自己已经被秦家和官府联合通缉,上次洗劫到的药材,价值超万两银子以上,他这几天日夜修炼,也只是把那些现成的丹药用完,药材则仍保留着。

他修炼的《玄元刀经》炼化效率极高,相比于别人几日才服用一颗丹药打磨内功,秦俊的炼化根本就是掠夺式的,什么药物、食物入腹,真气几转,就能炼化得一干二净。若非担心影响根基,有意间隔打磨一翻,他一天就能用完所有资源。

“丹药用完,真气壮大了数倍,按照大众化的修炼进度来算,也增加几年功力了。”

秦俊看着剩下的药材沉思,考虑是否就这么用掉。他知道临安府有一个丹药世家,如果把这些药材拿去,花点钱请其加上辅药炼制成丹,效果会翻倍提高。

但临安在蒙城西南,单程也得跑两天,秦俊和白如玉又约好了明天在双江城会面行动……算了,直接服用吧!

秦俊指尖冒出一截银芒,正要把一株老参切碎了丢入嘴里。

这种银芒是无形飞刀衍生的后天刀气,虽然刀未铸成,毕竟是先天之物,神异无比,经过祭炼后已经能初步发挥一些作用。

不等秦俊对老参下手,一阵嘈杂声从窗外传来。他下床过去打开窗往楼下一看,见大量官兵和捕快正在包围客栈,顿时觉得不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