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主仆重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兄,我们果然心有灵犀!”

看到等在路旁的秦俊,白如玉大喜过望。

“公子,小人可算找到您了?”林枫声泪俱下,表现无比自然。

秦俊点点头,叹气道:“让你受苦了!”

“没有,为了公子,小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些许苦算得了什么!公子,让我帮您携行李吧!”林枫热情地伸手去拿秦俊的包袱。

秦俊用剑鞘拨开他的手,道:“不必,这点东西我自己带就行!”

那些药材,昨晚已经被秦俊全部用掉,省得带来带去,一不小心弄丢还可惜。他的真气,又壮大了几分,短短几日已拥有五年功力,连先天刀气的祭炼也达到了三成,隐约呈现飞刀形状。

没有了药材,但还有六千多两巨款呢,怎么能让林枫这个可疑的家伙帮他拿?

白如玉的眼神在白马和枣红马之间转来转去,赞叹道:“秦兄这两匹马儿真神骏,尤其是白马,怕不是万里难挑的极品。瞧那眼神儿,都要通灵了!”

“白兄好眼光,我这大白是十万里挑一,与我相伴已久,确实极通人性!至于枣红马,是一朋友所借,不日便需归还的。”秦俊说着,轻轻一夹马腹,催动马儿行动。

林枫追到旁边,说道:“公子、林兄,我觉得咱们应该约定一个隐秘的记号,以防失散后无从联络……”

约定记号,三人四骑,纵马南下……

赵国多山,导致官道绕来绕去。实际上玄阳宗距离临安不算太远,从双江城前往则需一日半行程,白如玉这么走有点冤。

秋风爽,大腿凉……

蝉声已入寂,秋叶半枯黄。一行车队迤逦数十米,旌旗随风招展,大大的“宋”字和“镖”字,隔着数百米便能看清,又有镖旗上写着“和顺”之字。

“哇塞,走镖!这是哪家镖局?”某个穿越者惊叹。

离开双江城已经半日,遇到镖局行镖,三人四马趁机放慢速度,让马儿缓缓劲。

双方同向而行,白如玉看到镖旗上的“宋”字,说道:“应该是和顺镖局的宋氏。”

“这和顺镖局拥有比肩一流武林势力的实力,业务甚至延伸到东边的姜国和南边的段国。和一般镖局不同,他们是由总局主持,许多城池都有加盟的镖队,以总局名义行镖。榕川宋氏,便是其中一支,实力和名声在加盟镖队中都占优。”

“咦,国际连锁加盟品牌?”林枫忍不住为和顺镖局的经营模式点了个赞。

秦俊习惯性回忆这和顺镖局的宋氏是否发生过什么大事,想了片刻,似乎真没听说过,他前世也未曾和这个宋氏有过接触。

这支镖队有二十多辆马车,辘辘而行,辙痕不深不浅,可见运载的物品不算太重。眼看官道明明足够通过,三人四马却辍在后方不超越,镖队不由警惕起来。

这么跟了一段路,一名镖师脱离队伍拦在秦俊等人前头,抱拳说道:“三位少侠请了,在下和顺镖局宋连山,请教三位尊姓大名?跟在后方可是有所指教?”

“宋镖头不必紧张,在下白二,和两位兄弟出来游历,巧遇贵局走在前面,又恰好马儿跑累了,所以放慢速度缓缓力气。”白如玉拱手回应。

秦俊也一抱拳,简洁地自报家门:“秦三!”

林枫抱拳:“林四!宋镖头大名如雷贯耳,久仰了!”

这姓氏加编号,三人绝对没有提前约定,就这么信手拈来。

宋连山心一揪,感觉这几个,怎么听都像绿林中人。听听多整齐的排行,二三四都来了,不会还有某一带着大队人马埋伏在前方吧?他瞄了一眼枣红马,心想那不正好是某一的坐骑么?

如果是一些老牌绿林势力还好,大家都讲规矩,花点银子就能打点过去,凭借和顺镖局的招牌一般不会受到故意刁难。但宋连山看这三人都是少年,就坐第二三四把交椅了,担心这是个新出道的势力。年轻人不讲武德,往往头脑发热就是执意要抢丫的,有的甚至是为抢而抢,那就有些麻烦了。

“大队伍后方尘多,不如我们让出道来,给三位少侠先走?”宋连山委婉提出。聪明点就走前面去吧,你们跟在镖队后面,让我们怎么安心?

秦俊不想多生事端,说道:“也好,麻烦了!”

……

车队中部,另一名镖师靠近一辆马车,说道:“三娘子,后边辍着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可能是劫镖的,连山已经过去交涉,咱们需小心为上!”

车厢里传出好听的女声,道:“连森,你们太敏感了吧?我们的镖都还没接上,车中只是一批顺路带去出售的普通日用商品,有什么好劫的?”

这些加盟的镖队也算半个商队性质,无镖可押时就打着镖局的名义行商走货,经营自家商路……

“呃……”宋连森看了看四周环境。两边都是山,这段官道正好从两山交叠之间通过,如此地形真的非常适合劫镖。

宋连森皱眉,仍然说道:“当家的,还是小心为上啊!如此多日用品也是一笔不菲的财物,何况贼子们总不能连日用品都不需要吧?就算他们自己不用,也可以抢了去转卖。”

车上之人沉吟一下,说道:“既然如此,让大家注意点!”

这时,秦俊等人也从后方重新提速,自镖队旁边超越上来。那宋连山,则跟在他们身后监视。

就在几人接近车队中段时,左边山上突然一声喊,就见两侧野草灌木丛后纷纷杀出人来,有人用弓箭居高临下放箭,更多则是拿着刀枪剑棒冲杀。

竟然真的有人劫道!

秦俊和白如玉相视无语,这下他们是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劫匪人数众多,一眼望去估计有二三百人,皆是身穿粗布衣,脸上抹着或青或黑的草汁树浆,看上去还是挺有气势的。

秦俊稍一打量,心里就有了判断。

这伙劫匪不是专职人士、正经绿林势力,而是那种由少数桀骜者组织周边山民偶尔客串,抢一票就分散回家慢慢消化,等有机会再聚众抢下一票。

这些有组织的山民都粗通拳脚兵器,又颇有力气,数百人聚众冲杀出来,还是很吓人的。至少,那些趟子手和马车夫这时已经脸色发白。

好在因为秦俊几人辍在后边,镖队一直在警戒,这时倒也不显得过于慌乱,第一时间格挡、躲避箭矢。

但是,仍有少数几人中箭。

在几名镖师组织下,趟子手和车夫们拿出武器,借助马车掩护布阵,企图吓退劫匪。

秦俊三人也受到攻击。

林枫手上仍没有武器,山民们既想要货,也想要马,所以没有射马,他伏下身便避过箭矢。秦俊和白如玉则是挥几下剑鞘,便将弓箭打落。

“铛……”

白如玉侧身挡开宋连山劈来的长刀,说道:“宋镖头你误会了,我们真的是适逢其会,不是劫匪!”

宋连山怒道:“哪有如此巧合,我早就怀疑你们几个贼子,果然是包藏祸心!”

“真的是误会,不见我们也受到攻击了么?”林枫跳下马,捡了几支弓箭掷向一名冲近的劫匪,被对方敏捷地一刀横扫开,顿时不敢上前。

他再次感受到了自身的短板,没有正经学过杀敌招式,虽然身体素质很不错,遇敌时却有点不知所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