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玄阳宗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杀……”

秦俊和白如玉纵马冲向寨门,林枫跟随在后。

两个管事手中的长剑,正是他们原来的佩剑。白如玉意图夺回佩剑,临近时凌空扑出,剑光如云压向一名管事。而这名管事原本的对手,却趁机抢出寨门,夺路而逃。

秦俊马不停蹄,从白如玉的战团旁边掠过时,顺手挥洒剑光突袭,削中对方手腕。长剑脱手,白如玉趁机夺过,施展轻功几步飞掠追上马匹,三骑冲出矿寨。

“竖枪!”

寨外一队追杀矿工的官兵听到马蹄声,一声令下,转身蹲地,长枪尾部顶住地面,枪尖斜指天空,迎向马匹。

只见白马一声长嘶,临近时突然纵身跃起,从官兵头顶上空跃过。后方的枣红马同样神骏,有样学样,不用林枫驾驭便自行轻松跃过障碍,留下官兵傻傻的仰头观望。

但白如玉的战马却有点怯步,他探手摸出几粒碎银当暗器打出,击中几名官兵面庞。

“哎呀……”

几名官兵捂脸痛呼,长枪坠地,战马趁机冲撞而过。

……

曲幽岭,峰林幽幽,吸引不少世家豪族之人前来玩耍。但时不时,总会发生人口失踪事件,且以年轻女子居多。

暮色初临,三骑骏马奔驰而至。

清晨逃离矿寨后,秦俊三人赶了一整天路才来到此行的目的地。期间路过一座小镇,秦俊购买了几样很偏门的药材。

“喻……”

“秦兄,你说的难道是玄阳宗?”止住马速后,白如玉疑惑的打量前方的曲幽岭。在这岭脚,能隐约看到连绵山岭之间的一片建筑物,正是玄阳宗所在。

秦俊点头,跳下马说:“正是,我们稍作休息,晚上再摸进去行动。”

白如玉若有所思,说道:“原来如此,难怪此地多有女子失踪事件发生!”

林枫不知二人计划,闻言诧异道:“秦兄之言何意?我们来这里找人?”

“非也,我们来此,是为了铲除一个邪恶势力,拯救那些受害女子!”白如玉边说边跟着跳下马。

林枫一听,慷慨激昂,道:“行侠仗义,正是我辈江湖中人该做之事,拯救失足……踪女子,更是义不容辞,这事算我一份子!”

秦俊放开白马任其在旁边吃草,拿出路上所买的几样偏门药材,在一块略显干净的石头上捣鼓起来。

白如玉和林枫凑过去看了一会,见他弄成一团糊状古怪物,小心地装入瓷瓶收起。两人相视一眼,白如玉诧异道:“秦兄打算用毒?”

秦俊看了二人一眼,正容道:“我们身为侠义之士,自然应该侠肝义胆,行事光明磊落,岂能用下毒这种下三滥手段?”

白、林二人肃然起敬:“正当如此!”

见二人还盯着瓷瓶看,秦俊解释道:“这团糊状物无毒,是用来麻痹犬类的!”

距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三人拿出路上所买食物,就在路边填饱肚子。

山路还算宽敞,一路绕上山岭,其中一条岔路直通玄阳宗山门。山门处,这时正有三辆马车进入,守门弟子拱手讨好的笑道:“叶师兄这趟出门,似乎收获颇丰啊!”

“嘿嘿,弄到十好几件的好货,等宗主和几位长老挑选过后,应该还有剩余,改天让你小子尝尝鲜!”叶师兄猥琐笑道。

守门弟子大喜,连忙说道:“那太好了,谢谢师兄关照,谢谢师兄!”

三辆马车驶入山门。遮掩密实的车厢里,昏昏沉沉睡着十四个女子,其中有体态丰腴的妇人,有清秀可人的少女。有的穿着普通,粗布衣裙;有的珠钗在身,裙衣鲜艳。

这玄阳宗行事极为谨慎,掳掠绑架的女子多是从外地运来,所以至今未引起怀疑。直到后来一对外地途经曲幽岭的姐妹被掳,在姐姐的舍命相助下,让妹妹逃出生天,并引来杀手“白魅”灭门,才真相大白于天下。

玄阳宗有二十几座大大小小的建筑,依山而建。

某座宏伟建筑内,书柜后隐藏着通往山体深处密室的秘道。密室中床榻被褥齐全,床榻上,宗主刘仁卿收功,把身上无意识抽搐着、面无血色眼睛翻白的女子拨到一边,起身穿衣。

片刻后,一身中年文士打扮的刘仁卿打开密室门,回到外界书房。

书房外,有弟子听到动静,敲门说道:“宗主,叶师兄回来了!”

“嗯,我马上过去!”刘仁卿应了一声,再次整理仪表,道貌岸然地打开门走出书房。

天色已黑,玄阳宗一座偏殿里,三辆马车直接被拉入殿内,其中女子被逐个抱出,像货物一样摆在地上。

刘仁卿和几个长老、执事频频点头,显然对叶师兄这次的成绩非常满意。他们的目光在那些女子身上流连,挑选自己的猎物。

刘仁卿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体态丰腴、衣裙光鲜的美妇人身上,说道:“这妇人是什么来路?看上去似乎出身不俗!”

叶师兄躬身答道:“回师父,是东临府下一座县城的县令小妾!”

刘仁卿一愣,眼神变冷,盯着叶师兄道:“不是让你们别抓官府和二流以上势力的女眷么?”

叶师兄苦笑,道:“师父,这娘们自个赶着要上弟子的床,只好一起带回来了!”

刘仁卿神色更冷,说道:“你用过了?”

叶师兄连忙摆手:“没有,弟子严格遵守宗门规矩,带回来的人一个都没碰过!”

“嗯,稍后把她送到我书房去!”刘仁卿相信他不敢撒谎,继续看向别的女子。

……

玄阳宗后山一地势较高处,秦、白、林三兄弟乘巡逻弟子走过,翻墙而入。他们天黑时就把马匹藏在岭脚一偏僻山谷里,这时是轻身潜上来。

“玄阳宗全部是男弟子,遇到男的全杀了就是……三个二流高手,十七个三流包括执事和亲传弟子,其余数十人全是不入流。遇到二流高手,我们两人联手,速战速决,避免被三个高手缠上……”

秦俊快速安排作战计划,令林枫忍不住吐槽,这些为什么不早点说,非要等到这里?

但他没有资格吐槽,自己跟来纯粹就是打酱油的,帮不上大忙,最多捡漏几个小喽啰,就能分配战利品……不对,战利品什么的不重要,自己是替天行道,惩奸险恶!

三人迅速追向前方的巡逻弟子。以白如玉堂堂二流高手,加上一个堪比二流高手的秦俊,他们一个突袭,三名巡逻弟子便干净利落的被灭,尸体被拖到黑暗的角落。

刺杀在悄无声息而又快速的进行,沿着外围往中心成螺旋型推进,直杀了六十几人,仍没遇到能拦下一击并发出预警信号的。盖因那些好手、高层,都在中部某座偏殿里挑选炉鼎。

血腥味在建筑群之间弥漫,偏殿的大门终于打开了,那些长老、执事抱着自己选好的目标准备带回自己的房间。至于刘仁卿,自然有叶师兄亲自把炉鼎送去书房。

这些人带着满意的神情,纷纷走向殿外。突然,走在前头的刘仁卿脸色一变,喝道:“何来如此重的血腥味?”

低头守在门口的两个“弟子”突然暴起,剑光填满视野。下一秒,白如玉的剑刺透刘仁卿的心脏,秦俊的剑划过他的喉咙,两股鲜血飙射。

堂堂老牌二流高手、玄阳宗宗主刘仁卿卒。

“什么人?”

“宗主……”

“师父……”

惊呼声中,剑光再起,笼罩向一名长老。此人大惊失色,勿促间挥掌拍出,同时抽身欲退。下一秒他突觉掌心一痛,已被秦俊的宝剑刺透。

白如玉的流云剑法一转,袭向另一名长老,剑光涌动如云,封锁对方的所有退路。凭借如此精妙剑招,就能把白如玉的战力拔高半个境界。

这名长老及时扔开怀中女子,拔出一柄弯刀,舞得密不透风,如有一轮圆月护体。只听密集的金铁交鸣声中,白如玉的长剑被格挡在外。

旁边,秦俊得势不饶人,一剑刺穿那长老的右掌后,顺势跟进,剑尖直奔其咽喉。

这时,剩余的五名执事和叶师兄才反应过来。他们没有相助两名长老,而是第一时间扔下手中女子,转身逃回大殿。

眼看秦俊的宝剑就要刺入那名长老的咽喉,却见他一边保持后退动作,一边猛抬左臂,把臂弯抱着的女子抛向秦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