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麻炸鸡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粗布衣裙的清秀少女被抛向秦俊,然而秦俊视若无睹,身体直接撞飞少女,剑光分化直追玄阳宗长老。

有了瞬间的缓冲,这名长老仍然拔出了佩剑。只是他右手掌心被刺穿,仅一个碰撞便被斩飞长剑。借助一剑之格挡,他腾身而起,倒退着飞入大殿。

但秦俊的轻功何等高明,只见他飘若鸿羽、快若游龙,紧追而上,竟然后发先至抢到这名长老身后,彻底将其笼罩在剑光下。

没有了武器,又身在空中无从躲避,这名玄阳宗长老终于被一剑袅首。

叶师兄匆忙逃跑,越过大殿打开后门,恰好一名“弟子”冲入,和他撞了个满怀。

林枫乍退即进,横剑拦在门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

叶师兄被撞得踉跄后退几步,握着心口的匕首,缓缓倒地。他死死盯着林枫,嘴上只说出一句:“麻炸鸡腿……”

“麻炸鸡腿?有没有汉堡和百氏可乐?没有百氏,来杯可口也行!”林枫笑容可掬,用剑指着五名执事,嚣张无比的说:“在下林四,人称剑痴。你们是五个单挑我,还是我单挑你们五个?”

一名执事快速扫了倒地身亡的叶师兄一眼,举剑冲来,说道:“老子五个单挑你一个,你要真有实力,何须暗算?”

林枫转身就跑,破口大骂道:“以多欺少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们好自为之……秦兄救命啊……”

秦俊一剑削下那名长老的脑袋,去势不减,直冲大殿后门。几个闪身飞掠,便看到五名执事逼退林枫,正夺路而逃。

秦俊自然不能让这五人逃出去,那样会让他感觉事情很不完美……来自一个杀手的强迫症,这次行动是他自己给自己安排的首次刺杀任务,自然而然就会拿结果和前世对比。

嗖……他从一棵树旁掠过,顺手摘下三片叶子。下一秒,叶子泛起淡淡的银芒,被他抖手射出。

飞刀,才是秦俊的最强手段,三片被后天刀气覆盖的叶子一闪即逝,没入三个玄阳宗执事的后心。

林枫发现状况,心里感到阵阵惊悸,摘叶飞花伤人,这位落魄公子爷已经强到如此没边了吗?擦,老子的机缘啊……他转身拦截一名执事,三脚猫剑法使得有声有色。

主要是那人无心恋战,勉强被他阻拦了一瞬,就让秦俊赶上一剑毙命。

片刻后,秦俊杀死最后一名执事回到偏殿时,白如玉仍在和那名长老打得难分难解。对方千方百计想逃跑,但是被白如玉如狗皮膏药般粘住,根本脱身不了。

结果没有意外,秦俊不讲武德,加入围攻,杀死玄阳宗最后一人。

“秦兄、白兄,我刚杀了一个,这货到死还喊着要吃麻炸鸡腿呢!”林枫屁颠屁颠跑过去邀功。

秦俊神色一滞,深深看了林枫一眼,声音幽幽的道:“麻炸鸡腿,是由当地一个故事演变而来的说法!”

“哦?还请秦兄指点!”林枫拱手请教。

“相传,曾经有个二流门派的掌门夫人养了个汉子,那汉子喜欢吃油炸鸡腿,于是掌门夫人每次和汉子幽会,都会亲手炸上几只鸡腿带去。后来,这位掌门夫人生下一子,掌门大喜,对其极尽宠溺,不负众望的培养出一个纨绔。”

“纸包不住火,当这位少掌门十五岁时,掌门夫人和那汉子的奸情暴露,少掌门自然就做不成少掌门了。当初那些被他欺负的人,一见到他就会说:你娘炸鸡腿养汉子,生下你这个杂种。后来,便演变成当地一句骂人的口语。”

林枫脸色有点难看,讪笑道:“就这么普及化了啊,是不是还有无良商家真的趁机推出一款麻炸鸡腿,还抢注了商标?”

秦俊摇头:“这倒是未曾听说!”

白如玉把那些刚被掳来的女子捡回偏殿,检查她们的状况。林枫看见,脱口说道:“放开那个姑娘,让我给她做人工呼吸!”

白如玉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动作不停,从怀里掏出一只玉瓶,拔开塞子一一凑到那些女子鼻前一闻,十几个女子便先后醒来。

秦俊飘然离去,留下一句话:“你们处理,我不想出风头!”

白如玉一拍额头,道:“我等行侠仗义只为顺从本心,岂能追名逐利,秦兄等等我!”

话没说完,白、林二人已追出殿外,留下十几名女子茫然四顾。片刻后,尖叫声接连响起。

秦俊施展轻功,熟门熟路迅速来到宗主的书房。饶是如此,当他打开暗道时,白如玉还是追了上来。

“咦,秘道?秦兄你在找什么,为何对这玄阳宗如此熟悉?”白如玉紧跟着秦俊闪身冲入秘道,一点不肯落后。

秦俊严肃地说:“找你未来媳妇,她被掳来了!”

“……秦兄是否有所误会?兄弟尚未订亲!”看到床上那名一丝不挂已气绝身亡的女子,白如玉脸色难看,坚称自己不认识此女子。

玄阳璧就在一张桌子上,用精致的木架竖着,有脸盆大小。秦俊知道想要暗中取走玄阳丹已是不可能,他若带走玄阳璧,必定会引起白如玉这小子怀疑,于是干脆地打碎玉璧,从碎玉中捡起一粒莹白丹丸。

不等白如玉相问,他直接将玄阳丹丢入嘴里咽下,还咂了咂嘴。

白如玉脸色顿时黑了,道:“秦兄太鲁莽了,就不怕吃坏肚子么?”

“无妨,兄弟最近在锻炼毒素抗性,遇到这种剧毒之物,正好顺便用来磨练肠胃!”秦俊面不改色,转移话题:“这个可怜人,有劳白兄带出去处理一下如何?兄弟实在不擅长!”

我信你个鬼!

白如玉恢复神色,一抽被子,以巧力卷动,将女尸裹成一长条状。

这时,林枫追到,白如玉顺势把这条状物塞到他怀里,道:“林兄弟,我们来迟了,这里有个被害的可怜女子,还请兄弟带将出去处理一下!”

林枫被动接住,扫一眼那破碎的玉璧,眼神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这白兄一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有些可疑啊,难道准备抢什么好东西?

秦俊假装在密室里寻找一番,打开一处暗格,顿时一箱子黄金珠宝晃花了林、白二人的眼睛。

“唉,想不到这玄阳宗不但祸害女性,还敛聚了如此多不义之财……这个,我和白兄各分四成,林兄弟分两成,外面那些建筑里和尸体身上的财物同样如此,没问题吧?”秦俊满脸痛心地说。

白如玉连连点头:“自然是听秦兄的,这不义之财,就由我们转化成修炼资源提高实力,再好好行侠仗义替玄阳宗赎罪好了!”

林枫自然没意见,他一晚上也就杀了几个喽啰和一个叶师兄,功劳小分得少也正常。三人又搜刮了一些容易带走的财物,便离开密室。

当他们搜刮一圈、每人各背一个大包袱回到偏殿时,那十几名女子还在面对几具尸体惊恐地瑟瑟发抖,不敢走出大殿半步。

秦俊从刘仁卿怀里摸出一本功法书册,递给白如玉。白如玉随手翻看几页,脸色难看地调动真气,将书册震成碎末,随即对那些女子说道:

“玄阳宗历年来从各地掳掠、贩卖女子为炉鼎,暗中修炼采阴补阳邪术,害人性命无数,已被我等诛灭。你们也算幸运,刚被掳来尚未遭罪,那些宗主、长老、弟子的房间里,都有新死之魂,尸体均已被带出,若有胆量,不妨出来一观。若无胆量,明日便自行离去吧!”

几个女子强自提起胆量,跟随出殿。看到那些一丝不挂的惨白女尸,她们尽皆花容失色,更有人吓得哭出声来。

林枫不知已是第几次叹息,不管在什么样的世界,弱者都是如此的……生命卑微。他心里更坚定了不惜一切提高实力的想法,刚才从书房搜刮到的内功心法、轻功身法、剑法秘籍,秦俊和白如玉都看不上眼,但他却如获至宝般收入怀里。加上刚才搜刮中分配到的辅助药物,他相信自己的武功很快可以突飞猛进一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