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25章 我们白兄接了

我的书架

第25章 我们白兄接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呵,三才门真是出息了,明明是自家大长老当采花贼被杀,竟然还有脸反咬一口,在这里要公道……”

自白如玉被人认出后,周围的言论开始对三才门不利。

三才门之人脸色变幻,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穆笙是否真的夜闯楼船欲行不轨,毕竟穆笙平时的表现确实是正直武者,他们本能的不愿意相信。

但穆笙确实又是被斩杀在楼船上,又有流云公子白如玉作证,他们就算不信,这时也百口莫辩。

“大长老一向为人正直,谁知道是不是你们谋害于他,再带回船上。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中年刀客摞下场面话,就要带着穆笙的尸体离开。

白如玉哂笑一声,道:“你们大长老什么实力,你们不清楚吗?不算又如何,有什么手段尽管放马过来!”

“没错,尽管放马过来,我们白兄接了!”秦俊肃然说道。

白如玉扭头看去,眼神错愕:人不是你杀的吗?

秦俊回望:不是你叫人放马过来的吗?

“呵呵……”中年刀客气极而笑,挥手让人带上尸体跳下楼船,迅速离开。

事情结束,船工开船离开码头,在围观者的目送下继续往淮水下游漂行。一些船只也纷纷启航,跟在后面。

难得遇到百花谷的弟子,似乎在后边跟着也是一种荣耀。

李竹音和莫雨馨从头到尾没有说话,直到楼船离开码头,李竹音才再次礼貌地对白如玉和秦俊道谢。

莫雨馨惊奇地围着白如玉转,说道:“原来你就是流云公子呀,为什么要用白二这个名称骗我和师姐?还有秦三、林四,你们太不实诚了,我和师姐一见面就报了姓名,你们竟然用假名来糊弄我们,哼!”

李竹音不说话,想必多少也是有些不满的。

秦俊面不改色,说道:“两位姑娘见谅,我和白兄被官府通缉,用真实身份有所不便!”

白如玉点头补充:“而且江湖险恶,有所保留也是在所难免!”

“在下林枫,向来听两位兄长的,同进退共命运!”林枫一推二百五,立即迎来两人不友好的目光。丫现在可有半点同进退共命运?

“他就是秦俊三公子!”白如玉指着秦俊,和他同进退共命运。

“哇,你就是那个被未婚妻退婚的秦三公子呀?”莫雨馨兴趣大增,眼神亮晶晶。

“哎,秦三,我早该想到的!”她拍着自己的脑门,懊恼地说,随后马上又问:“你那个未婚妻长得漂亮吗?有没有我师姐漂亮?”

“没有二位姑娘漂亮!”秦俊违心奉承。实际上,她们也算各有千秋,林明月比起李竹音或许差点韵味,和莫雨馨却难分高下,都是万中挑一的绝色。相比起来,李竹音更多一点成熟美,毕竟莫雨馨和林明月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仍略显青涩。

李竹音嘴角含笑,向三人告辞,拉着仍兴致勃勃的师妹回去收拾东西。

林枫打了个哈欠,告罪一声,迅速去拿了几只新鲜出屉的肉包子,边吃边回房。

白天补觉。中午,船头突然传来莫雨馨的惊呼:“不好啦,林公子跳江自尽啦……”

船上一阵鸡飞狗跳,管事、船工纷纷跑向船头,李竹音也快步走出房间。然而直到林枫被船工“打捞”上来,他的两位好兄弟才姗姗来迟。

“林兄弟,有什么事想不开的呀?说出来让为兄开心……不对,让为兄给你开解一下!”白如玉神色如常,波澜不惊地说。

他和秦俊压根不相信这货会自己找死,求生欲满满呢。

林枫心里尴尬得要死,借助从玄阳宗瓜分的药物,他昨晚就成功练出一缕真气,踏足江湖三流水平。早上补了两个小时觉,他又起床用功修炼稳定状态,然后丫立即迫不及待地修练轻功。

修炼很顺利,或许穿越者真有某种天地规则的加成,他很快初步掌握了轻功身法,只觉得身轻似燕。在房间里施展不开,这货就头脑发热的跑到船头想来个踏水凌波,结果扑通一下就掉江里了,还好死不死的被二楼的莫雨馨看到。

电视里果然都是骗人的,说好的凌波微步、一苇渡江呢?

林枫会游泳,刚在船工相助下爬上高高的楼船甲板,听到白如玉的调侃,便面不改色地说:“劳白兄担忧了,小弟只是觉得天气炎热,想下水来个秋泳,顺便借助江水滔滔,悟它一门覆雨翻云剑法什么的!”

“林公子不愧是剑痴,居然开始领悟属于自己的剑法了,此番可有所得?”李竹音眼含笑意,也半是调侃地说。

林枫淡定地说:“偶有所得,你们不必管我,我再感悟片刻!”

说完,丫真的就盘坐在船舷上,满脸严肃的盯着下方江水。至于换衣服?不需要的,真气初成,正好试试用内功汗蒸。

莫雨馨掩嘴偷笑,和李竹音携手返回船舱。

秦俊更早一步的掉头而走了。以他先天之上的境界都还只是糅合众家所长,距离真正悟出自己的绝世剑法还远,这货居然想看看江水就开创一门剑法?连名称都取好了,还覆雨翻云……没眼看。

白如玉倒是留了下来,在林枫左边看看,又到右边看看,然后又到他身后看看,令林枫浑身不舒服,眼珠子跟着左右移动,差点没绷住状态。

“白兄这是何意?”

林枫终于被看得受不了,不得不出声问。

白如玉转身背对林枫,声音幽幽,道:“林兄弟对为兄有意见!”

“没有,白兄何出此言?”

“若真没有,汝覆雨便覆雨,为何还要翻云?”

“……”特么的,格局敢不敢再小一点?

……

“秦公子,请留步!”

秦俊正要踏入房门,李竹音出现在楼梯上方,及时出声叫住。

“李姑娘,可有什么吩咐?”秦俊走近楼梯,抬头正视对方眼眸。佳人娇美,俏脸似嗔似喜,一如前世。

李竹音问出心底疑惑,道:“竹音以前可曾与秦公子见过?”

“今生未曾相见,却在梦中久矣!”

“……秦公子真是会说话,然既未曾相识,为何会出现在梦中?”

“或许是那宿世之缘分未了,对姑娘仙颜,虽轮回百世仍念念不忘!”

“秦公子这话,怕是对许多女子说过吧,忒也顺溜!”

“然也!”

“……哼!”

天被聊死了,交谈不欢而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