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落龙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落龙城,自古就有蛟龙天降、坠入淮水的说法。至于为什么是蛟龙、蛟龙会不会飞之类的,没有人能说得清。

反正,建城之前,传说已在流传。

因背山而临水,对岸又是大山,落龙城的水运码头异常繁华。甚至可以说,整座落龙城都是因这片码头而发展形成。

沿江十里,尽为落龙码头,船只无数,一眼望不到头。又有宽阔官道沿江贯穿落龙城,绕过后山,交通其他地域。

霸枪门掌门吴啸天和横山剑派大长老张顺比武之地,就在落龙城东郊、官道绕向后山南下的拐弯处,与江水之间有着一片宽阔的砂石滩。

江边水浅,大船是无法靠近的,倒是许多小船舢板,已经抢占好观战的位置。

明日午后才是比武之时,秦俊等人搭乘的楼船提前一日抵达落龙城码头,发现如他们这条船一般大的,还有好几条已经更早到达。

“若是宗师之战还说得过去,两个不怎么出名的二流高手比武,竟然也能引来如此多江湖人围观?”

时值正午,林枫用一只单筒望远镜远远看着下游景象,有些不能理解。

秦俊淡然说:“比武只是噱头,那两人未必有什么矛盾,不过是借此推波助澜,提高知名度扩大门派影响力罢了。只能说,无聊的江湖人太多!”

他本来就不是来看这种热闹的,目标是赵崇宵那个龙气灌体的机缘。

码头上熙熙攘攘,客、货不分流,景象热闹而繁华。

秦俊向李竹音和莫雨馨告辞,牵出白马和枣红马登岸。他以为白如玉和林枫会继续蹭在船上,没想到这两个不愧是好兄弟,竟毅然放弃陪在美女身边,跟着他上岸。

“说好的,三兄弟共同闯荡,怎能忍心让秦兄独自出门!”

白如玉牵着黑马跟在左边,林枫牵着枣红马跟在右边,三个白衣少年成为码头上一道耀目的风景。于是还没走出百米,便有麻烦找上门来。

几名身穿劲装、手持长剑的男女拦住三人去路,他们的服饰,和秦俊当初遇到的陆元霜等人一模一样,正是澜江剑派弟子。

一名圆脸少女跳到枣红马身后查看,随即扭头对为首的中年剑客说道:“师叔,真的是我们门派的马儿!”

枣红马的屁股上有一枚烙印,是澜江剑派的标识。

几个澜江剑派之人顿时脸色变冷,隐隐有拔剑相向的趋势。

“老实交待,你们从何处盗取我派骏马?”那师叔眼神冷厉,盯着牵着枣红马的林枫。

林枫立即指着秦俊,道:“问他,我只是帮他牵马!”

另一边,白如玉也下意识的远离秦俊一步,求生欲满满。先不管眼前这些人的武功实力如何,行走江湖嘛,首要之事就是保护好自己。

自己找麻烦可以,别让麻烦找自己。

“哼,看来是个盗马贼,看这匹白马也是神骏,必定也是被他盗来!”一个年轻弟子神色不善,盯着秦俊上下打量。

还真让他说中了,白马就是二王子赵崇宵的,被秦俊顺手牵来。好在赵崇宵为了隐瞒身份,骑出来的这匹白马屁股上没有打烙印。

秦俊拱手,道:“几位误会了,在下秦三,无双剑派弟子。这匹枣红马是贵派陆元霜师姐和陈剑师兄所借,约好了在落龙城归还的!”

澜江剑派之人脸色一变,一个小师弟嗤笑道:“笑话,你说借的就是借的?我看是你谋害了元霜师姐和陈师兄才抢来马儿的吧?还无双剑派,好大的口气,一个连听都没听说过不知在哪个旮旯的门派……”

“住口!”师叔脸色大变,狠狠瞪向那个刚入门不久的小弟子。这小子在入门选拔中脱颖而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还以为澜江剑派天下第一、自己入派就能天下无敌了么?

“在下阎蒿,请秦公子见谅。无双剑派作为超一流的大派,但终究远在大相国,我这弟子刚入门不久,对江湖事不甚了解,确实不是有意贬低贵派,望勿怪罪!”

师叔既是为弟子开脱,同时也是对弟子说明无双剑派的实力,别给门派惹麻烦。

事实上听到超一流门派这个地位,这几人的脸色就凝重了。

白如玉干咳一声,不着痕迹的又走了回来,说道:“秦兄自有大派弟子气度,哪会计较这点误会?在下流云山庄白如玉,可以证明这匹马真是借的,今日特意依约前来归还。若几位还有怀疑,不妨等见到贵派借马的弟子,自能解开疑惑!”

这货一表明身份,立即迎来惊讶、羡慕、崇拜的眼神,心里不由得意。

“原来是白公子,果然如传言中一表人才的少年侠士。白公子在宣府的义举,已经传遍江湖……当然就算白公子不作保证,我们也是相信秦公子的!”

师叔迅速补救,又说:“元霜和陈剑他们代表门派返回宣府向陆老太爷祝寿,可惜听说陆老太爷于寿宴之上被杀手刺杀身亡,我等正为他们担忧。既然秦公子和元霜他们相约在落龙城还马,说明他们也会前来,不知可曾约定见面地点?”

秦俊微愣,听对方这一说,才知道陆元霜是宣府二流武林世家陆氏。天下同姓之人多了,光宣府就不只是陆氏一家,他之前也没把陆元霜的身份和这个陆氏联系在一起。

前世,陆氏和林氏闹的动静可不小,后来林家更是被未知势力灭门。具体发生了什么,秦俊不是江湖百晓生,对此并不清楚。他对陆元霜这个人也没有印象,对方明显是泯然于众的,双方从未有过交集。

“分别匆匆,未曾约定。但相约于此,也是因为霸枪门掌门和横山剑派大长老比武之事,想必应在东门一带吧!”秦俊回答。

想到自己有更好的白马,这枣红马没必要再带在身边了,但也没必要专门去找那陆元霜归还,于是秦俊又说道:“元霜师姐亦有可能因长辈逝世而不能赴约,既然与几位相遇,不如就此将马儿归还贵派?”

那位师叔沉吟,道:“如此也好,回头遇到元霜他们,阎某自当说明此事!”

林枫心里极不情愿的把枣红马交给了那圆脸少女。

多好的骏马啊,骑了一路,已经“感情深厚”,舍不得分别……不行,说好三人闯荡,这两个家伙都有骏马代步,自己难道用两条腿跑?必须也买匹好马!

林枫正这么想,下一刻心里更郁闷了。和澜江剑派之人分别后,秦俊和白如玉便先后骑上马,高高在上,就他老哥是用走的。

秦俊走街过巷,用了半天时间把落龙城大概走了一遍,弄得白如玉和林枫心里纳闷,不知他要干什么。好在最后他们去药铺买了大量药材用于辅助修炼,把手上的金银珠宝花出去大半。但秦俊多买的几样药材,却是不知作何用途。

也是巧了,傍晚时正要入住落龙城中段的一家客栈,秦俊竟迎头遇上了陆元霜。

陆元霜身边仍跟着陈剑和刘缜,那陈剑一路讨好,恨不得把陆元霜护在怀里抱着走的样子。而陆元霜虽有化妆,脸上仍能看出略显憔悴,她一身红裙,身段傲人,极为惹人注目。

秦俊心里诧异,这姑娘家里不是刚死了长辈么,才不到半过月过去,不但离家远行真的来了落成城,更是穿得这么红火。

陆元霜同样一眼看到了秦俊,惊喜叫道:“秦三弟弟!”

陈剑和刘缜脸色一变,尤其是陈剑,眼神变得极度阴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