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元霜师姐,小弟依约前来归还马匹,因不知师姐是否还能赴约,又碰巧中午遇到贵派中人,已经将马儿托付一位阎师叔归还贵派!”

秦俊脸上挂上微笑,对陆元霜拱手说道。

陆元霜的心思根本不在马匹上,冲过去抓着秦俊的手,说道:“秦三弟弟,可算等到你了!”

白如玉和林枫相视一眼,再看陈剑的反应,两人眼神中有八卦之火在燃烧。

这秦兄在李竹音面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原来早有了相好啊!看这场面,难道是一出横刀夺爱的戏码?

刺激……

两人跑进客栈,从柜台上抓过一把瓜子,又跑出来边啃边饶有兴趣的围观。

秦俊想不着痕迹的抽回手,结果陆元霜抓得紧,他一时间竟然抽不回来。

“陆师妹,你与此人仅有一面之缘,对其跟脚一概不知,可千万别被人给骗了!”

陈剑强压怒意,走上来把手搭在陆元霜的手上,意图让她放手。

陆元霜皱眉,甩开他的手道:“你走开,我的事不用你管!”

陈剑再也压抑不住情绪,暴发了,红着眼死死盯着陆元霜,道:“陆师妹,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为什么一直不肯接受我?这个小白脸和你不过一面之缘,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倾心的?”

这次的声音太大了,引得客栈外的行人纷纷驻足看来。

“因为他是小白脸,而你不是!”陆元霜毫不留情,冷着脸回应。

“好!”有人不嫌事大,竟然起哄叫好。

“我……”

陈剑怒极而笑,道:“好!好啊……我现在就杀了这小白脸,看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怎么不见不散!”

说完,他真的就要拔剑。

秦俊脸色一冷,抬脚弹踢出去,脚法刁钻,又快又狠,将其踢得一个平沙落雁屁股朝后,摔在数米之外。

“师兄……”

刘缜对上秦俊冷厉的眼神,心底猛地一颤,不敢炸毛,连忙跑过去扶他师兄。

陆元霜连看都不看她师兄弟一眼,再次拉上秦俊的手,说道:“秦三弟弟,别理他们,我们进去说!”

“几位客官,里边请!”

伙计早已守在门口,见状满脸讨好的迎上来,并接过白马和黑马,招手让一干杂活的过来牵去马廊。至于那陈剑和刘缜,伙计也是连看也不看。

陆元霜等人也是住在这间客栈,这时傍晚,许多客人正在大堂用餐,她直接拉着秦俊找了一张空桌,也不靠窗,刚好有客人吃完离座,满桌狼籍还没收拾便径直坐下。

那伙计好心提醒,道:“几位客官,近日客房紧缺,是否需要先订下房间?”

白如玉丢出一锭银子:“三间上房,快快收拾了上一桌好酒菜,别在这里影响我秦兄和这位师姐谈情说爱!”

说完,这货和林枫立即坐在同桌另两张凳子上,满眼八卦,边继续啃瓜子边在两人脸上看来看去,没有半点当电灯泡的觉悟。

陆元霜也不害羞,对两人点点头,目光在白如玉脸上略有停顿,似乎对娘炮不感兴趣,很快又回到她秦三弟弟的脸上。等伙计收拾干净桌子,她长舒一口气,道:

“上次没约定在哪家客栈见面,我还真担心你不来呢,或者来了又找不到我,所以特意穿了红裙子……”

“哦……”白如玉和林枫拖长声音,点头表示明白了。

陆元霜顿了一顿,凄然说道:“我太爷爷死了,在寿宴之上被’蜃’的铁牌杀手幽影所杀……”

“哦……”白、林两人又点头。

陆元霜看了他们一眼,继续说道:“太爷爷最疼我,所以此前家里所有人对我都是极好。他这一去,家里那些人就对我很不友善了,连我爷爷和爹娘他们也打算给我安排亲事,为家族交换利益……”

白、林二人:“哦……”

连秦俊都忍不住了,皱眉看向他们。

两个贱人立即拧转身,若无其事的凑在一起说道:“林兄弟,上次说到那谢烟客带着小乞丐上山后,让小乞丐提一个要求,后来怎么了?”

“白兄且听我慢慢道来,话说那谢烟客曾发下毒誓,只要拿到他的玄铁令……”

陆元霜这些天显然是心情糟透了,迫切需要对人倾诉。而这位令她一见面就觉得眼前一亮、疑似林明月那未婚夫的“秦三弟弟”,正是她希望倾诉的对象。

见林、白二人不再盯着这边,陆元霜回头继续对秦俊说道:“太爷爷尸骨未寒,他们就想把我嫁出去。我是借口门派还有任务,才从家里脱出身来……”

“哦……”

陆元霜才一开口,林、白两人便又盯着这边啃瓜子了,这时又是异口同声的做恍然大悟状。陆元霜不好再说自己的事了,想起另一件事,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

“秦三弟弟,你是……河洛城那秦氏的秦俊?”

秦俊点了点头,以他现在的武功,也没什么好再隐瞒的。

陆元霜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这时,伙计端上酒菜,她也不再多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见着秦俊后就有种心里安定的感觉,这种感觉明显不是因为对方长得英俊,而是身上隐隐约约的某种气质。

秦俊一直没开口,这时才问:“你说,杀害你太爷爷的是’蜃’组织的幽影?”

“嗯,我当时和明……我表妹正在花园里说完话回去,所有灯笼突然猛烈地冒出白烟,等白烟散尽,太爷爷已经遇害。听说杀手曾自报名号,就是’蜃’之铁牌幽影!”

“哦……”

正要动筷子的林、白二人动作一顿,扭头看向周围。

大堂里坐满了人,刚才陆元霜说那些话也没有刻意隐瞒,所有人都听得入神,这时林、白二人没有“哦”,他们倒是整齐地“哦”了一声。

秦俊没有在意,他正想着另一件事。

幽影正是前世引荐他加入“蜃”的杀手,但当时已经是铜牌级。没想到那家伙这时就已经在宣府活动,还杀了陆家的老太爷。再联想到一年后自己清洗家族,血流成河,那家伙也是及时现身,引他加入杀手组织,秦俊忍不住怀疑这幽影或许正是河洛城本地人。

他前世也就是刚加入组织作为见习杀手时见过幽影两面,对方一直戴着银面具。秦俊在完成首次任务晋升正式杀手后就独立行动了,没过多久就听说幽影在某次刺杀行动中失败,以秘术自焚,死无全尸。

林枫已经和白如玉开吃,这时说道:“有一种物质名为白磷……就是火折子里添加的那种材料,燃点低,与空气摩擦便能点着,燃烧过程释放大量名为五氧化二磷的白烟。这玩意溶于水是剧毒磷酸,烟倒是无毒。”

“杀手应该是提前在你家的蜡烛或者灯笼里布置了白磷。不过点灯笼的过程有先后,这个幽影竟然能精准计算到让所有灯笼在同一时间燃烧到白磷,其算计力确实可怕!”

陆元霜惊讶道:“白烟既然能溶于水,被吸入体内应该也会形成你说的那种剧毒磷酸引起中毒。但是包括我在内,当时吸入白烟的人都没事。”

林枫掩面……你是学霸吗?那啥鸡腿,装逼失败!

“我一定要练好武功,找到那个幽影,查出幕后雇凶之人为太爷爷报仇!”陆元霜恨恨地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