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蓝鸢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剑被一脚踢飞后,没脸跟着返回同一间客栈,又听秦俊说门中长辈也到了落龙城,便带着满腔恨意,和刘缜去找老的出头。

没多久,他们果真在附近另一家客栈找到阎蒿等人,立即便是一翻哭诉。

阎蒿皱眉,道:“你们既然借马与他,关系不是很好么,为何竟然翻脸?”

陈剑愤然说道:“师叔明鉴,马是陆师妹借与那人。那人巧言令色骗取陆师妹信任,不但借出马儿,如今更是跟在那人身边,连我这师兄被那人欺负也不看一眼!”

阎蒿深深看了这个师侄一眼,说道:“秦公子是无双剑派弟子,拥有你无可比拟的优势,你若真想获得元霜的芳心,应该自己想想能拿出什么本事,而不是找长辈出头!”

陈剑愕然,那人竟然是无双剑派弟子?他眼眸中有戾气闪现,本能的不愿意相信,无双剑派远在大相国,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弟子来到赵国历练?

客栈里,陆元霜说道:“我要跟你们历练江湖!”

“不行!”秦俊和白如玉异口同声。

林枫狐疑地打量两人。有美女相伴,凑一曲笑傲江湖,岂不美哉?这两家伙拒绝得如此整齐,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陆元霜急了:“为什么?”

为什么?秦俊不想身边多只拖油瓶,他习惯独来独往,如今和白、林两人在一起,也只是暂时,偶尔说不定用得上这两人。

白如玉则不想被影响去百花谷后山的大计。带个美女去偷窥,不是有病么。

陆元霜不管,两人不解释,她就声称要跟着闯荡江湖,什么门派家族的一概丢脑后。

饭后天色已黑,各自回房,陆元霜的那两个师兄弟还没回来。

秦俊进入房间,拿出几样药材捣鼓一阵,弄出一团透明胶质的东西,就悄然出了门。

落龙城南面靠山,主要是平民居住区,远没有北面临江区域繁华。在南面中段一地势较高处,一座毫不起眼的小院借助周围的植物掩护,隐藏于大量低矮民居中。

颇为明亮的月色中,秦俊一步步走来。

他此时的相貌已有所改变,在涂上少量胶质后,简单搓揉拉扯,等胶质一干,脸上肌肉暂时变形固定,即便是林枫,不细看对比也认不出他来。

秦俊直走到小院前门,拿起铜环扣了三短两长共五下,便静静等候。半晌过后,木门在吱呀一声中被打开。

一个挑着灯笼的佝偻老头似乎老眼昏花,几乎把灯笼举到秦俊脸上,等看清秦俊的脸,才惊讶道:

“这位公子连夜光临,不知所为何事?若要借宿,可往临江一带,那边多客栈!”

秦俊也在打量对方,这时说道:“在下想买点山货,阁下可是此地话事之人?”

老头沉默片刻,让出门口道:“进来说!”

秦俊迈步走入小院,老头在后边若无其事的关上门,两人一前一后走中堂客厅。

客厅还算宽敞,有两丈大小,桌面点着油灯,两侧靠墙摆着几张木椅子,此时正有一个老妇人坐在进门左侧一张椅子上。

看见秦俊进来,老妇人也不起身,仍然坐在那里上下打量秦俊,眼神中有审视之味。

那佝偻的老头这时也不佝偻了,站起身体,眼里神光充沛,不像老人。

“公子是何人,如何找到此地的?”老妇人出声问道。

秦俊自己走到右边,在一张椅子上坐下,道:“蓝鸢楼还有调查顾客身份的规矩么?”

老妇人微笑,道:“公子莫怪,老身经营这个据点数十年,顾客虽然不少,也都记得大致形象。但公子面生的很,却能熟门熟路找上来,看来也是一位常客了,不免多问两句!”

秦俊点头道:“有过几次交易,贵楼的标记不算太隐蔽,在下还是找得着的!”

蓝鸢楼,已知最大的情报交易机构,势力遍及各国,综合实力有多强,外界无人可知。有人说这是个超级势力,先天强者众多,虽无人证实,江湖上却是深信不疑。

因为,曾经有超一流的势力和先天强者为了强行获得信息招惹上蓝鸢楼,后来那些人都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又有某国皇室灭了蓝鸢楼的一个据点,仅两天后,该国皇室改姓易国。

即使秦俊仍是前世颠峰时期,也不敢招惹这个势力。

老头和老妇人都没有出声,等秦俊说出来意,所以他仅一停顿,就接着说道:

“落龙城近段时间……或许是数月,也可能已经年,有人在城中某地大兴挖掘,但行动隐秘外人难知。在下想知道这个准确地点!”

老妇人沉吟片刻,慢慢举起一根食指。

秦俊打开包袱,把剩余的黄金、珠宝大概估算价值后,划拉出一大半,大概相当于白银万两,交给了老头。

老妇人眼里露出赞许之色,确认这少年确实对蓝鸢楼的规矩很清楚。

“卧龙客栈北面临江,有一座由某个告老还乡的沈姓京官所建府邸,符合你所述之事。”老妇人如此说道。

秦俊起身,拱拱手便直接往外走。

片刻后,老头送走秦俊关门回来,见老妇皱眉沉思,便问:“如何,这小子有问题?”

老妇摇摇头,道:“河洛城秦氏长房独子、秦俊三公子,按照我们掌握的资料,他不太可能对蓝鸢楼如此熟悉,包括此人气质表现也不应该是那秦三公子能具备的。但复原其面相后,加上穿着又和我所见画像描述相符,行程更是一致。这批金银珠宝,应该就是从玄阳宗所获。”

这名老妇竟然一眼看出了秦俊的易容,更仅凭想象力就能复原出他的本来相貌。

“这小子打听沈氏临江别院,极可能今晚会去夜探,要不要我跟去看看?”老头如此问。

老妇摇摇头,道:“不必,我们收集信息不必如此深入细致,知道他有这样的可能性,再结合事后其他消息分析便可。太过深入,容易卷入其中,与我等宗旨不符!”

……

秦俊离开蓝鸢楼的情报据点,一路踏着月色信步而行。这个时间饭点已过,又有月光,巷子里仍有不少半大孩童玩闹,他们看到秦俊这个陌生人也不害怕,相反好奇地不断张望。

秦俊很快越过东西主干道,回到城北更加热闹的沿江区域。这片区域夜市繁华,又是接近月圆之夜,许多外来江湖人在此等待明日午时观看比武,所以街上行人如织,小贩叫卖声不绝,小吃店也是生意兴隆。

宵禁?不存在的,又不是什么非常时期,有钱人借晚上出来消遣,穷人晚上多赚几粒碎银……都是为了生活过得更好,何必添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