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淮水之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晚秦俊出门不久,陆元霜便欲约秦俊去逛一逛落龙城的夜市,结果发现秦俊不在。她又向白、林询问,这两人哪里知道?只道秦俊已经单飞。随后两人赶到马廊一看,见白马还在,才猜测秦俊故意避开两人去干坏事了。

中午秦俊出来时,自然不承认自己去干坏事,只说去拜访一位亡父故友。

城东砂石滩周围,人山人海,除了附近地域的江湖人,更多的其实是本地的普通人跟着看热闹。若不是官府限制闲人登上城墙,估计仅有数百米距离的城墙上也会站满人。

砂石滩上怪石嶙峋,沿江有三百多米长,宽窄不一,最宽处有近百米。

眼看约定时辰已至,约战的双方仍未登场,周围有江湖中人不耐烦的大叫:“到底还比不比了,莫不是消遣我等?”

“就是,难道这两人都怕了,根本不敢出来一战?”

“区区二流水平也好意思弄忒大动静,架子更是大得惊人……”

就在这时,一个黑脸长须、长得像李逵般的大汉从人群中弹射而出,掠入砂石滩。这人手执丈八大枪,面向江水立在一块大石上,魁梧的形象这时有种顶天立地的气势。

但是,观众并不买账,吁声一片。尤其是江面上乘船围观的江湖人觉得特别腻歪,认为换成一个飘逸英俊的长衫剑客摆出这种姿势才契合环境,你一个黑老粗搞什么呢?

霸枪门掌门吴啸天心里尴尬,出场姿势不对,痛失一分。他不敢再拖沓,抱拳一圈说道:“在下吴啸天,忝为霸枪门掌门,今日在众位武林同道见证下与横山剑派大长老张顺一决高下。此战重在切磋,点到为止,无关个人及门派恩怨!”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哪来这许多废话!”有人高声大叫。

众人循声望去,见是三个白衣少年和一素色长裙的女子,正站在较外围一块巨石上啃瓜子。

出声之人,不是林枫是谁?他们好不容易等到秦俊从房间里出来,吃过午饭赶到城东时,好位置已经站满了人,只好施展轻功跳上外围一块巨石上远远围观。

林枫想不到一句口嗨会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迅速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扭头看向旁边的白如玉。顿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白如玉身上。

“原来是流云公子,难怪敢如此对两位二流高手说话!”

不少人认出了白如玉的身份,神色恍然直说怪不得。

秦俊和陆元霜眼神古怪地看了林枫一眼,最后同样看向满脸无奈的白如玉。这锅他背定了,好在不是什么坏事,他不排斥露这次脸。

吴哪天脸上露出不悦之色,若非挑战这小辈于自己的名声不利,他真想和白如玉先打上一场。

这时,人群中再次掠出一名背负长剑的老者,白须飘飘,仙风道骨。

“老夫张顺,请吴掌门赐教!”

这老者也是不干脆,落在距离吴哪天十余米外另一块大石上,连剑都不拔,在那里抱拳逼逼,道:“听说吴掌门武功精进,无限接近江湖一流高手水平,今日你我且放手一搏,决一高低!”

吴啸天转身正对老者,抱拳说道:“此言甚善!久闻横山剑派剑法高超,剑势如山令人仰望,张长老更是武功精湛不逊一流高手,还请不吝赐教!”

“过奖过奖,传说吴掌门的霸王枪法出神入化,枪出如龙镇四海,门内弟子也是个个出类拔萃,俱是江湖豪杰,可见吴掌门教导有方,实在令人钦佩!”

“张长老过誉了,听说贵派真传弟子苏元年纪轻轻,才二十有六便已突破至二流,更在江湖上闯出横山一剑的偌大侠名,实是年轻一辈之楷模……”

两人商业互吹,说得仿佛这两个门派都是数一数二般,最后连对方哪个女弟子长相漂亮都一一列举,就是迟迟不动手,听得围观的江湖中人实在不耐烦。倒是那些普通人听得津津有味,又多了不少吹牛的资本。

总算这两人告一段落,说声“请”,腾空跃近。

吴啸天果然枪出如龙,气势一往无前。张顺凌空拔剑,剑势如连绵大山横在长枪去路。只听金铁交鸣声不断,两人边战边横空飞掠。时不时,长剑劈开一块大石,或长枪在砂滩上轰出一只大坑。

“好……”

三流武者和普通人喝彩声震天,部分一流高手却是冷笑摇头。这两人交手激烈,看着惊险万分,确实异常精彩,每每险之又险的避过致命一击。实则……

“这两个老小子事前演练过许多次了吧?难道真的只是哗众取宠,借此提高知名度?”

别说秦俊没眼看,连白如玉也发觉了不对劲。在流云山庄,他没少观摩家里的一流高手切磋,眼光还是有的,怎么看都觉得吴啸天和张顺根本不是正经比武,而是在演武。

陆元霜扬了扬鹅蛋脸,傲然说道:“霸枪门和横山剑派这些年混得不太如意,门中招收弟子都成难题,资质不错的都不愿意加入他们,资质差些的宁愿加入挑山帮、混江龙之类的三流势力。我早猜测,这两人是有意搞这场比武来扩大彼此的门派影响力!”

“有道理!”林枫点头附和。

所谓挑山帮、混江龙,不过是些挑夫和码头苦力,像这种三流势力,各城里都有许多,特别是一些混混组成的帮派。

但林枫还是看得目不转睛,甭管人家是不是排练过,实力比他强是肯定的,正好借此机会观摩学习。看得兴起,他还空手比划几下,代入张顺琢磨自己该如何出剑。

其实许多江湖中人喜欢看比武,也是出于这种心态。所谓见多识广,看得多了,对自己的身手也有促进作用。

秦俊看不上这二人的比武,一直在游目四顾。最后他确定,二王子赵崇宵和岑鹤鸣都没来。

前世虽有传言赵崇宵获得了龙气灌体,唯一的知情人岑鹤鸣又被他干掉,后来赵崇宵也被他一刀射死,所以除了这两个当事人,没有人知道真假,更不知是从哪里获得,可见赵崇宵的保密工作做得有多到位。既然赵崇宵不想暴露身份,自然不会来这种场合。

秦俊心里不断预演晚上的行动。岑鹤鸣这个宗师肯定会陪同赵崇宵进入秘窟,剩下那些护院自然拦不住自己。就算是岑鹤鸣这个宗师,出其不意偷袭之下他也能用无形飞刀灭了,所以他自信至少有六成把握能夺得赵崇宵的机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