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32章 有个大机缘

我的书架

第32章 有个大机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如玉叹息,拍拍秦俊的肩膀,鼓励道:“总要有个目标嘛,练武之人,谁不期望有朝一日能破碎虚空?秦兄,我真的看好你!话说那什么……你真的是无双剑派弟子啊?”

陆元霜和林枫也凝视向秦俊。

秦俊的剑法真的厉害,精妙程度他们前所未见。当然他们见识有限,尤其是林枫,才练剑几天而已,哪里能看出秦俊施展的是不是无双剑法?

但白如玉出身于一流武林世家流云山庄,眼界还是有的,见秦俊还如此清楚先天之上的境界,心里已有几分相信他真的是无双剑派弟子。

秦俊说起慌来面不改色,道:“当然是真的,我刚才所使便是无双剑法!”

白如玉想起他那深藏不露的飞刀绝技,面带好奇,又问:“你的剑法已经如此高明,所以你是打算以剑入道还是以飞刀入道?”

秦俊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了看他,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内外兼修,这还需要说?”

白如玉噎了一下,道:“好吧,我祝你成功哦!”

秦俊不由凝视对方,总感觉这话有点怪。

话说回来,他修炼的是《玄元刀经》和《铸刀诀》,铸就无形飞刀这把先天神兵,不以飞刀入道那就真的是智障了。但他同样希望剑法也入道,毕竟飞刀入道前所未闻,根本无从参考。

以剑入道有过先例,被粗分为剑技、剑气、剑意、剑心、剑神五境,又细分为剑技随心、剑气如霜、明悟剑意、剑意贯通、以意御剑、剑心通明、万剑归宗、万物为剑、无剑、剑道通神等十个小境界。不过,这些境界中经过验证的只修炼到了剑心通明,正是上一位破碎虚空的林念仙,后续四个小境界仅属于理论上的推测。

以剑入道也被归入为以武入道的一种,但又和传统以内功心法修炼入道的内修之法有所不同,称为外修之法。其入道标志正是明悟剑意。

明悟剑意后,一旦达到剑意大成贯通天地这个层次,即使没修炼过任何内功心法,也能引天地元气灌体,直达先天,剑法上更是难逢对手、战力爆表。

前些天李竹音提到的琴棋书画入道同样如此,都是悟道式修行,不需要修炼内功心法,只待意境大成贯通天地,便能引天地元气灌体,一步登天实现跨越式提升。

但是,这种悟道何其艰难?纵观上下数千年,走上这条道路者无数,能一朝顿悟入道者却如凤毛麟角,不入主流。

秦俊的《信天游》轻功和潜行敛息之法都已达到意境层面,却一直未能大成以贯通天地,可见意境领悟是何等难度。所以自古以来,以武入道者几乎都是内修真气、外修剑法,内外兼修。目前已知不修内功、纯粹以剑入道并破碎虚空者,仅有林念仙一人。

秦俊不会放弃以剑入道,有《玄元刀经》这门内修之法,他自信踏足先天不成问题,所以他自然是要内外兼修的。引天地元气灌体倒是其次,主要是剑法入道同样代表强大的战力,所以他前世便开始糅合所得意图创造自己的剑法。

这几天他也思考过飞刀入道的问题。因为无形飞刀的存在,以及和无形飞刀完美契合的《玄元刀经》,他是注定也要走一走飞刀入道这条路的。

只是飞刀毕竟和剑不同,以剑入道的境界划分,似乎对飞刀入道的参考意义有限。倒是林枫提到的黯然之境,隐约能和剑道的明悟剑意之境吻合。那么他以后天刀气附于树叶的技巧,似乎可以对应剑气如霜这个境界,因为他曾见过部分一流高手中的顶尖强者和宗师境、对剑法领悟高深者,比如岑鹤鸣,可以利用剑器挥出剑气。

所以,秦俊认为就目前所知,再套用以剑入道的境界名称,飞刀入道的前期境界至少应该分为飞刀夺命、刀气纵横、明悟刀意、刀意贯通。

飞刀作为底牌,是秦俊真正的绝技,对其领悟程度自然远超剑法,否则就算后天刀气是无形飞刀所衍生,他也不可能附在树叶上发射出去杀敌。至少他先天境时,就做不到以长剑挥出剑气,最多是强行挥出真气。

后天刀气是消耗真气催生,严格说起来他仍不算领悟了刀气的境界。真正领悟刀气境界,无需真气也能催发才对。

如果推测正确,他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真正领悟刀气,进而领悟飞刀的某种意境,并将其推至大成……

林枫还待继续向陆元霜请教剑法,秦俊已跳下巨石,道:“在下有事先走,你们随意!”

这不能,说好的同进退……白如玉和林枫果断跟上,陆元霜更是提着裙子一溜小跑,追到秦俊身边和他并肩而行。

“元霜师姐,其实我建议你还是返回门派努力修炼,等晋升到二流高手再出来历练!”秦俊扭头看了她一眼说。

陆元霜噘嘴道:“我现在就要历练,至少我武功比他高!”

林枫被她指着,满满的抑郁写在脸上,脱口而出道:“唉,哥们太难了!”

秦俊:“……”不知好歹,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

回到客栈,澜江剑派那圆脸小师妹竟牵着枣红马在门口等陆元霜……

夜幕降临,一轮圆月斜照,倒映于江心,银鳞起伏。江边的船只比中午少了三成,街上却比昨晚更热闹,处处挂花灯。

秦俊等人相约逛花灯、猜灯迷。

陆元霜又换上了粉红色的长纱裙,长发盘于脑后,珍珠吊坠相衬,鹅蛋脸略施薄粉,圆润粉嫩,暗香袭人,美艳无双。她抱着秦俊的右臂,兴致勃勃穿梭于花灯之间,郎才女貌,引得无数人回眸。

秦俊没有拒绝这样的艳福,反正又不吃亏,有什么好矫情的。就是把后边的林、白二人看得艳羡不已,心里无比腻歪。

太特么绿叶了,还自带发光效果。

圆月渐至中天,在秦俊的主导下,四人不知不觉间到了卧龙客栈后,距离沈氏临江别院仅有二三百米。

“秦兄,我们来这偏僻之地做甚?”白如玉首先发现不对劲。

这里不是正街,虽也月光明亮,更有灯笼挂于屋檐,但已经看不到什么人。

秦俊肃容说道:“有个大机缘,我等既然决定有福同享,兄弟自然不能落下你们,今晚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等秦俊说完,林枫突然抱着肚子:“哎哟不好,吃坏肚子了,秦兄、白兄,小弟必须马上找地儿解决,这等机缘看来与小弟无缘啊!”

说完,这货掉头就跑,还始终抱着肚子躬着腰,仿佛马上就要忍不住拉在裤裆的样子。

白如玉不落人后,迅速追去,口里叫道:“都说那些小食不能乱吃,这下好了吧?秦兄且去,落龙城的茅厕蚊凶虫恶,小弟去给林兄弟护驾……”

陆元霜一脸莫名其妙,总感觉怪怪的,紧了紧秦俊的手臂羡慕的说道:“你们真是好兄弟,明明有大机缘,他们却一副不忍瓜分的样子……我在旁边看着,也不要你的机缘!”

秦俊脸色僵硬,点点头抽出手臂,在墙底阴影里脱下长衫,露出里边一身灰色夜行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