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刀气纵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俊连杀十三名青龙卫,感到吃力了。他发射无形飞刀本体需要消耗真气,那些覆盖在树叶上的后天刀气也是需要用真气催生,消耗极大。

还有两名一流、九名二流暂时被吓住,慢慢逼近。秦俊默算一下,感觉体内所余真气不足以尽灭对方,最多还能发射三次无形飞刀,或者催生出覆盖四片树叶的后天刀气。

他左手再次摸出几片树叶,拇指一搓形成整齐的梯叠状,却迟迟没有发射。

要是能明悟刀气纵横就好了,到时连树叶都不必用,刀在丹田,刀气纵横!

剑技、剑气……飞刀,刀气……为什么技到极致,即使没有真气也能无中生有地催发剑气?凭自己的飞刀造诣,真的远超剑法,指哪打哪、例不虚发,在技法上已达到极致,理应能破入刀气境界才对,到底还差什么?

秦俊以气机锁定对面十人,随时应机而动。体内的功法在运转,慢慢恢复内家真气。同时,他的思维前所未有地活跃,总结自己的飞刀绝技。

“杀……”

剩余青龙卫中,一名使用长剑的一流高手发出指令,十人同时动了。他们已看出,这名灰衣蒙面人真气不继,不然不会杀了这么多同伴却突然住手。

“技到极致,心未致极,我明白了!”

关键时刻,秦俊想起林枫说过的一句话:飞刀,用心催发……他眼里精光暴闪,四片树叶瞬间覆满银芒,其中又夹有一柄纯粹由刀气形成的柳叶飞刀,抖手间激射而出。

这次,他没有消耗真气。连四片树叶上的刀气,也是因境界达到而催发,本质上它是由境界引动天地元气,无中生有。

“咻……”

银芒一闪而逝,五名二流高手应声倒地。

在这一瞬间,秦俊感受出纯粹由刀气形成的飞刀,其威力比树叶覆盖刀气更强半分,但这种由天地元气无中生有的刀气,仍然是远不如无形飞刀本体,速度也慢得多。

用来杀这些二流高手倒是足够了,毕竟不要钱……不要真气。

当然它也不是无限量,秦俊能感受到心力和精神的消耗,真要是肆意挥霍,他很快会心神疲乏。

战力无忧,秦俊心里大定,飘身后退,射出无形飞刀本体和四道刀气,眼前就剩下个一流高手。这最后一名青龙卫终于吓破了胆,竟转身逃向正院。

刀气再临,此人反手挥剑劈碎刀气,头也不回掠过院墙。

这是秦俊自从飞刀绝技大成后,第一次被人击碎飞刀。这种纯粹由刀气凝成的飞刀确实慢了。

“咻……”

无形飞刀重聚后再次发射,二十四名青龙卫团灭。

陆元霜惊呆了,六名一流高手,十八名二流高手,竟然在顷刻间被秦俊团灭,岂不是意味着秦俊有单枪匹马灭掉一个江湖一流势力的实力?

十几只恶犬还在周围匍匐着呜咽,陆元霜可没忘记刚才那种凛冬般冰冷的杀意,这种实力和可怕的杀性……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难道为了所谓的机缘而灭人满门?

她突然觉得秦俊很陌生、神秘、可怕。

体内真气近乎枯竭,秦俊塞了几粒丹药入口,一边运转功法炼化恢复,一边掠入内院。圆月已近中天,不能再拖延了。

太过分了,也不招呼一声……陆元霜脸色变幻,跺跺脚跟了进去。

药力迅速被《玄元刀经》炼化,空落的丹田仿佛被注入一道活水,水面渐渐上升。

连过三院都没有人出来阻拦,当秦俊来到那座偏院时,刚一掠上墙头便有密集的弩箭攒射而来。他挥出无数剑光绞碎弩箭,右手虎口被震得阵阵发麻,身体借力掠向侧面。

匆匆一瞥,秦俊看到深井周围还驻守着八人,个个手执连珠劲弩,其中四人刚发射完立即更换弩匣,另四人移动角度,追踪锁定他的身影。

他双脚踏虚,身如游龙摇摆不定,左手一抬掌心已出现四柄由刀气凝成的柳叶飞刀,抖手射出……

陆元霜追到时,八名弩箭守卫已倒在井沿,只看到秦俊直接跳下井中。她冲到井口往里看,只见月光只能照到五米深,更深处已看不清。

原来,下行三米后,水井就变成轻微的倾斜状,难怪看不到井水。水车同样有一点倾斜度,其中的铰链竟是精铁打造。陆元霜迟疑一下,咬牙沿着水车往下滑。

秘道深处地下,宽能让两人并肩通行,有空气流动,沿途每隔十余米就点有油灯,灯焰摇摆。

岑鹤鸣果然没留守在别院里,不必说肯定陪同赵崇宵进入秘道了,但不知他是一直陪同赵崇宵前往秘窟还是潜伏在秘道中的某一段守护,所以秦俊在快速前进中,心神提得极高,无形飞刀在他左手指上跳动。

走出六七百米,估摸着已经到了江心底下,一道深不见底的断崖横在眼前。

断崖有十余丈宽,两侧不见尽头,弯曲延伸。下方幽暗,真的深不见底,隐约竟有雾气。

江心的地下,竟然还有如此断崖,令秦俊想不通。挖掘的秘道到这里为止,就突兀的把洞口开在了断崖上,上下左右都没有路。油灯点到断崖边就没有了,上方明明是岩壁,却有柔和的光从不知何处洒落,看着像月光,只是没有此时的外界明亮。

秦俊站在洞口望向对面,那边是另一番景象。

那是一片被上下地层夹着的石林,高有十数米,数不清的石笋无规则排布,使得对面如怪兽张开的大嘴,利牙森森。

陆元霜追到,满眼惊奇的打量断崖和对面。见秦俊沉默不语,她本欲问话也咽了回去。尽管她对秦俊的了解本就极少,今晚所见仍让她感觉不适。

那种柔和似月光的光感更明显了,却不见岑鹤鸣和赵崇宵。秦俊“良心发现”,对陆元霜说道:“元霜师姐,这里太危险了,断崖不好飞越,要不你先回去?”

陆元霜傲娇的哼了一声,道:“看不起谁呢,这区区十余丈,看我如何轻松飞度!”

话音刚落,就见她直跃出洞口,施展轻功横渡十多米,未到势尽之时一甩手,手腕上的金镯子竟射出一条金丝,缠向对面一根石笋。

秦俊眼睛一眯,他还真没注意到这傻妞的金镯子竟然是用细小的金线盘成,完全展开得有四五十米长吧……最主要是,陆元霜飞度过去时,断崖下没出现异常干扰,她真的成功到了对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