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35章 池子里的圆月

我的书架

第35章 池子里的圆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四十米距离,以秦俊目前的功力施展信天游,也能掠过。再远,他也没辙了。

他迟疑不前,是担心断崖下有什么布局,等人飞越时突然作妖,比如让人像石头般坠落……

一根根石笋有的正立地面,有的倒挂上方岩壁,如利齿交错。秦俊无法想象,淮水江底怎么会形成如此地形地貌,尤其是周围来历不明的光,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即使前世已达先天,他也未听说过如此玄幻莫测的情景。

不过想想这里涉及到所谓的龙气灌体,他又不意外了,因为他同样不知道什么是龙气,以及龙气从何而来,只知传说中赵崇宵获得龙气灌体后功力大涨,随后短短数年突破到大宗师境界。

“真是个奇妙之地,沐浴着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光,竟然能快速恢复真气!”

秦俊低声惊叹。

不入先天,不能自主吸收天地元气。但他飞越断崖后,仅是功行数转,真气已恢复满盈。

也就仅此而已了,真气满盈后,虽然功法仍在运转,却不能继续快速增长,只能维持日常状态。

石林不知多广阔,考虑到岑鹤鸣可能就埋伏其中,秦俊绕开洞口正对面,从右侧潜入……

石林深处,有一古朴的四方池子,仅一丈宽。

赵崇宵和岑鹤鸣站在池子边沿,紧盯着池中渐渐接近正中的圆月。

这是神奇的一幕,天空明明是岩壁,却有一轮圆月倒映在一丈见方的池子。

“岑大人,时间差不多了,你先出去吧,替本王守住秘道,绝不容许任何生物踏出洞口半步!”赵崇宵开口道。

岑鹤鸣微微欠身,说道:“殿下,别院已安排有足够的青龙卫守护,绝对不会有人能进来打搅。属下以为,在此护卫殿下安全才是属下首要任务!”

赵崇宵转身盯着他看了几秒,说道:“神算施无畏说过,此地只容一人停留,否则龙魂池不会开启。龙魂避而不出,本王又如何接受龙气灌体?”

岑鹤鸣躬身:“是属下逾越了,这就返回洞口!”

赵崇宵目送对方离开,直到看不见其背影,才重新凝望池子里的圆月。

圆月距离池子正中心又近了一点,似乎还更大、更明亮了些。而且,细看之下,竟然有点点黑影在圆月上跳动,非常神异。

又是半刻钟过去,圆月终于到了池子正中。

整个石林安静,真正的万籁俱寂,连虫鸣都没有。池水波澜不惊,平静如镜。

赵崇宵心神紧张,自己的不世机缘就要来了吗?

他患得患失,担心出现意外,得不到龙魂的认可。因为神算施无畏说过,他的成功率并非十成,能否获得龙气灌体还要看他自己的福缘。

这次机缘关系到他后续的一系列计划,甚至最后能否夺得赵国大统。他有野心,他的野心更是超出了赵国,而神算施无畏则告诉他,龙气灌体能助他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当圆月完全吻合池子正中时,异象顿生,明月和池水大放光明。

光明开,龙魂现!

赵崇宵心神急剧起伏,兴奋异常。他长吸气,强迫自己镇定,本能地整理一下衣袖,恭敬肃立。

光芒渐渐收敛,然而,一切仍然寂静。

赵崇宵心里生出不妙之感。

说好的龙魂呢?

圆月偏移了池子正中,赵崇宵明白他错失机会了,眼里透出可怕的戾气。为什么?秘窟、池子、圆月都应验了施无畏的预言,为什么没有龙魂出现?

一定是岑鹤鸣没有离开,故意破坏自己的机缘……赵崇宵猛地转身,掠向断崖。

戾气直冲脑门,他想杀人。但是他打不过岑鹤鸣,就算“明知”对方必定藏身在附近,他这时也不能揭穿。否则,他可能会死得不明不白。

秦俊和陆元霜绕开正面深入石林,虽然无声无息,速度也比普通人小跑略快。

走了一刻多钟,至少深入了六七里,周围的光陡然变得明亮,如明月直照。秦俊心里一动,猜想自己可能来晚了,这里的机缘极可能已经被触发。

即便如此,老杀手的谨慎性格仍让他压下冲动,继续小心地深入。他这时感应到左边的光感明显比右边强,于是方向一变,慢慢接近池子所在区域。

当两人看到池子时,圆月已偏移近尺。

“哇,这么大的月亮,怎么会出现在水中?”陆元霜低声惊叹,抬头看了看上方的岩壁,“这就是水中月么?太不真实了!”

秦俊站在池边快速打量四周,如果前世的赵崇宵就是在此地获得龙气灌体,那现在人呢?没道理这么快就完成的。

陆元霜望着平静的池水和其中的圆月惊奇不已,忍不住弯下腰伸出手,要拨弄一下池水……

这时,赵崇宵回到了断崖。

他本身的习武资质极佳,借助王府权势资源,才二十几岁已突破至江湖一流高手的水平,施展轻功飞越十丈断崖轻而易举。

但他止步于断崖边。对面,岑鹤鸣正盘膝守在洞口,背对断崖,看上去忠心耿耿。

赵崇宵阴沉着脸凝视对面,他生性多疑,整件事除了自己,岑鹤鸣就是唯一知情者,他很难相信自己的失败与对方无关。

也许,这个口口声声忠诚于他的家伙,根本上就是太子的人。

岑鹤鸣感应到赵崇宵的凝视,豁然转身,见是他,起身诧异道:“殿下,龙气灌体可已完成?”

赵崇宵满脸喜悦之色,道:“正是,劳烦岑大人守护,辛苦了。”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大事可期啊!”岑鹤鸣单膝下跪,心里由衷高兴。

“你且先出去,本王在此稳定状态,随后便来!”

“属下遵命!”

目送岑鹤鸣消失在秘道深处,赵崇宵脸上阴晴不定。片刻后,他转身再次往石林深处飞掠。

他不甘心。

池子旁边,陆元霜蹲下、弯腰,正要拨弄一下池水。

“别乱动!”

秦俊连忙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意图拉开她。

迟了,随着陆元霜的拨弄,池水开始起伏动荡,转眼间形成漩涡。一股可怕的吸力席卷上来,把两人扯入水池。

池水慢慢恢复平静,秦、陆两人失去了踪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