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祸国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俊第三日出门时,手上资源已经消耗殆尽。

同样是增加一年功力,二流高手需要消耗的资源是三流高手的数倍,加上蕴养无形飞刀需要消耗真气,他的修为仍未能踏足一流。

好在经过龙气灌体洗经伐髓,他的功力仍有不少精进,和一流仅余一线距离。

陆元霜也稳定了状态,看到秦俊时对他露出会心一笑,眼神含情脉脉,眸波荡漾。但随后,她独自骑着枣红马离开了客栈。

秦俊知道她去找机会偶遇赵崇宵,心里涌现强烈的不适。

他从来不相信什么情比金坚,所以理解陆元霜的做法。就如前世李竹音分道扬镳一样,他自己都没打算对人家付出真心,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人家放弃追求终生陪伴左右?

但这一刻,他突然想做出一些改变。

也许,自己没必要那么凉薄,至少应该让她知道自己是在乎的……

枣红马渐行渐远,秦俊腾身追了出去,在卧龙客栈后侧拦下了陆元霜。

“我们可以用别的方法,比如先培养自己的势力!”他抓住马头边的缰绳,凝视面纱上那双明亮的眼眸,语气认真的说。

陆元霜摘下面纱,展颜而笑,明媚如花。

“太慢了!”她轻声说,“放心,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身子!”

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有火焰在眸子深处燃烧。那是野心的火焰,势不可挡,必将燎原。

秦俊沉默片刻,慢慢松开了缰绳。

他知道,就算自己强行把陆元霜留在身边也没有意义了。不过,对方至少给了他一个承诺,尽管当她面对真正的强者时,这个承诺会很脆弱。

林枫肉痛的花费上千两银子买了一匹白色骏马,回来时却发现秦俊的白马不知何时已被染出一簇簇杂色。看白马那通灵的大眼露出嫌弃之色在那里直喷鼻子,他都替马儿感到愤愤不平。

“我们今晚就离开落龙城吗?下一站去榕川吧,把胡三娘子那女人抓来,我要卖她一百次,每次只卖一两银子!”

林枫耿耿于怀,堂堂穿越者竟然被一个女人卖去挖矿,还只卖了一百两银子,简直是平生之奇耻大辱。敢这么写的小说,都扑得差不多了。

“林兄弟之言,甚合我意!”白如玉点头赞成,又四顾寻找陆元霜的身影,诧异道:“陆姑娘还没出来吗?”

秦俊神色平静地说:“元霜师姐有事,独自行动了。去榕川的事暂且不急,小弟欲先返回河洛城处理家事。”

手上没银,修炼都没底气,还是先把家族产业夺回再说。他的实力已经足够,有些账,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

听秦俊说要先回家,林、白二人立即明白他的意图,相视一眼举双手赞成,并拍着心口表示赴汤蹈火也要助秦俊夺回家产。

“可以坐船逆流而上,速度慢些,却能避免路上颠簸,还有时间用于修炼!”林枫提议。

白如玉也说道:“不知李姑娘的大船是否已离开,若能再借乘一程,倒也方便!”

城北尽是码头,没有城墙,是落龙城一大特色。

陆元霜已独自在江边徘徊一个多时辰。她牵着枣红马、手持长剑,一身鲜红长裙,以薄纱遮脸,引得无数脚夫和游人远远瞩目。

旁边就是沈氏别院的范围,围墙外每隔十步就有一名手执长枪的官兵。外边看不到的是,围墙里也有大量官兵,排布在秘道入口和周围院落。

晚霞映江面,飞鸟戏红波。

陆元霜在一块江石上驻足良久,觉得赵崇宵是不会出来的了,便牵着枣红马打算进城。未行出几步,就见秦俊等三人牵马走来。她眼里闪过一丝柔情,立即又隐去。

“元霜师姐,原来你在这里啊,难怪我们找好船只后,秦兄非要再过来走走!”

林枫高声招呼,眼神在陆元霜和秦俊身上来回移动,心里暗暗称奇。以前陆元霜虽然也算得上漂亮,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出色的气质,难道这个傻妞得到了某种滋润?再看秦俊,似乎说不清道不明的也变得更帅逼了一些,令林某人心里不爽。

白如玉却是心里一动,想到当晚秦、陆二人夜闯别院,如今又在此觊觎,莫不成机缘仍在?他眼珠子连转几下,说道:

“陆姑娘之事可已办妥?我等已找好船只,明日一早便陪同秦兄返回河洛城,姑娘是否同行?”

陆元霜轻轻摇头,声音自面纱后传出,道:“我在落龙城还有事待办,就不随你们去了!”

心里格局不同,她已不是当初那个一见小白脸就走不动的花痴。

话刚说完,一辆马车在九骑骏马的簇拥下从沈氏别院侧门驶出,直向江边而来。马上官兵个个腰悬长刀,紧靠马车并列而骑者正是岑鹤鸣。坐在马车里的,不用猜测也知道必是二王子赵崇宵无疑,他要离开落龙城了。

一条道路经过别院侧门来到江边,再折向码头。自从官兵包围沈氏别院后,已经没有人敢走这条路入城。

陆元霜和秦俊等人,就在江边的道路转弯处。距离还有近十丈,岑鹤鸣便叫停队伍,审视江边四人四马,道:

“尔等何人,为何在此逗留?”

陆元霜拱手道:“见过这位大人,小女子陆元霜,和三位师弟见此地风景独好,可观一江红霞,故而在此逗留片刻!”

她声音软糯婉转,令人心底发酥。

马车里的赵崇宵果然忍不住掀起门帘,循声望来。

看到陆元霜一身红裙、身姿妖娆引人遐思、薄纱蒙面尤显风情,特别是那股高贵不容亵渎的气质令人忍不住想征服,赵崇宵心里顿时生出强烈的占有欲。

机缘被破坏,还找不到仇敌,赵崇宵这几日正憋着一肚子火气不能发泄,这时恨不得立即把人拖上马车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他推帘而出,脸上挂满和煦微笑,道:

“敢问姑娘出身哪个门派?本王赵崇宵,对陆姑娘一见倾心,冒昧邀请姑娘上车同饮,不知可否赏脸?”

赵崇宵说完,看了岑鹤鸣一眼。岑鹤鸣意会,立即沉声说道:“王爷乃当今二殿下,分封英王,身份尊贵,尔等还不拜见?”

秦俊本来还担心白马见到熟人会露出马脚,这时见其无动于衷,便猜想到其虽为赵崇宵所有,却未得赵崇宵悉心照料,一切皆为下人所为,于是放下心来,拦在陆元霜和马车之间,说道:

“我等江湖之人不擅朝廷礼节,还请英王爷和这位大人见谅!”

陆元霜也说道:“小女子游历江湖,追查杀害长辈的凶手,不便陪王爷饮酒,请见谅!”

赵崇宵脸色一沉,就要给几人安上夜闯别院的罪名拿下。只要把这女子弄到手,怎么折腾还是自己说了算?

这时,一股江风吹来。陆元霜故作不经意微微侧身,让江风吹起面纱,向马车露出娇美无瑕的容貌。昙花一现后,她立即举手按下面纱,动作落落大方毫无慌乱之感。

赵崇宵心里一颤,虽是惊鸿一瞥,他已对陆元霜的容貌惊为天人。他心头炙热,如果说刚才还一心只想拿眼前女子来当发泄工具的话,他这时已经没有丝毫那种念头,只想征服这名女子的心,让她心甘情愿长伴在侧。

压下欲念重新打量陆元霜时,他越看越满意,觉得府里妃子尽为庸脂俗粉,这样气质不凡又绝艳无双的女子才配成为自己的王妃,等将来自己夺下赵国大统,她能母仪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