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三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宣府,天刚亮送亲的队伍就已离开,队伍庞大速度却不慢。距离河洛城有上百里呢,不快点难道在路上拜天地入洞房?

送亲的队伍在半路会合迎亲队伍后,浩浩荡荡,下午时到了河洛城外,正式开始吹吹打打,气氛搞起来。

当新人入府时,秦俊站在街口,对其余人说道:“你们没必要来的,我要大开杀戒,一个人足够了!”

“那不能,说好的我们兄弟同进退,况且宾客中不乏二流甚至一流高手,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怎能让秦兄一人面对?”白如玉义正辞严,坚持要帮忙。

林枫不甘落后,道:“秦兄难道忘了,小弟曾经也是秦府的一员,曾亲眼目睹那些人欺压秦兄的经过,嘴脸令人憎恶,今日自然要为秦兄出一口气的!”

两人相视一眼,肃然点头。

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热闹怎么能错过?至于杀人……说得好像他们会晕血一样。

陆元霜掀开门帘,凝视秦俊说道:“明月……她是我表妹,不要为难她,她只是个没练过武的普通人,身不由己,不得不任由家族摆布的可怜人罢了!”

秦俊点头道:“明白了,我不杀她!”

前世,他也没杀林明月,因为林明月的兄长承诺给出大批资源财物补偿。但随后不久,就听说林、陆两家大战,林家更在一夜之间被未知势力灭门,林明月不知所踪。

“秦公子,不考虑一下通过官府的力量解决吗?”

余士荫站出来,皱眉看向秦俊。虽然江湖上各种仇杀每日都在上演,但当着他们这些青龙卫的面,就有点过了吧?

秦俊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你们的职责,是保护好你们的王妃,别的事少管!”

余士荫凝滞一下,默默退了回去。

秦俊把白马留在马车旁边,背着长剑,两手空空走向秦府大门。林、白二人相视一眼,立即跟了上去。

“有客……等等,你是秦俊?”

礼官看清秦俊的相貌,脸色一变。他是三房的管家,秦俊虽然变得更英俊了些,但也不妨碍他认出人来。

“三公子啊,今日三爷继任家主之位,又是二公子大喜的日子,你既有心前来祝贺,两手空空怕是不妥,还是先去准备好礼物罢!”

管家皮笑肉不笑,对不远的护院打手势,便有五名护院围了过来。

秦俊笑咪咪,反手慢慢拔出背后长剑,道:“不好意思,来得仓促,只能借罗管家的脑袋一用,聊表心意!”

罗管家脸色一冷,看了看白如玉和林枫,道:“看来这些日子,三公子的武功大有长进了,那便让罗某领教一二!”

秦俊看向那几名护院武师。袁昌,老熟人了,带领护院占领东郊别苑的二流武者。另一名拿着齐眉棍的大汉,却是令秦俊微感意外。

“胡定钦,你也投奔了三房!”秦俊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这个人,他在离开东郊别苑前往一线天时,在小客栈门口见过,是他父亲三年前款待过的江湖客。

袁昌脸上不愉,目光扫过白如玉和林枫,冷哼道:“三公子,今日你不该来此,请离开吧,别让我等难做!”

罗管家已拿出一双精钢手套戴上,说道:“废什么话,一条丧家之犬而已,把他拿下,家主自会有奖赏!”

“挡我者死!”秦俊一步步走向门内,见罗管家和几名护院冲上来,他步姿不变,随手挥剑。

《人王剑诀》首秀,煌煌剑势,如大世沉浮、文明几度兴衰……算了,罗管家也不过普通的二流武者,几条杂鱼,根本不用出第二剑,哪里能领略得了秦俊的绝世剑法?

一剑出,六人整齐倒地,眼里尽是惊恐、不甘之色。秦俊步伐不停,迈入府内。

大厅,红烛高悬,宾主满座,一对新人正要跪拜父母高堂。新娘子红盖头,一身喜红长裙,后摆直拖数米外。

秦叔戟红光满面,非常满意的看着下方的儿子。

年纪轻轻的二流高手啊,比起那流云公子白如玉也不遑多让了吧,秦俊那丧家之犬又怎么能跟自己的儿子相提并论?给他炫儿提鞋都不配。等成婚后,就该安排一番让炫儿扬名立万了。

“一拜高堂……”

尾音未落,厅外一阵惊呼骚乱,打断了仪式。秦叔戟脸色一沉,堂下两侧观礼之人纷纷扭头,看向门口。只见一白衣少年手执长剑,迈步而入。

“孽畜,你竟敢在我儿大喜之日前来闹事?来人,把他乱棍打出去,死活不论!”

秦叔戟暴怒,须发俱张。

然而门外没有护院进来,敢靠近秦俊十步之内的已全部横尸在地,不敢靠近十步之内、秦俊又认为该杀的,也被剑气斩成两段,剩下宾客全部惊慌逃向大门。

“主要目标都在啊,不错!”

秦俊扫视大厅,和前世一样,那些有实力抢他家产的偏房、分支,在陆家自然有一定地位,此时在大厅里都有一席之地。被邀请而来的各势力代表、有点儿地位或实力的江湖客,也被安排在大厅里观礼,毕竟一会还有继任家主之位的大戏呢。

秦俊脸上带笑,笑容很和煦,一步步走近,道:“三叔啊,听说今日我秦家……不对,是你三房双喜临门?小侄的家产都被你们抢走了,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贺礼,只好空手而来。不过呢,小侄认为你三房今日不只是双喜临门,而是三喜临门才对!”

秦炫被打断了婚礼,眼里杀意毫不掩饰,盯着秦俊皮笑肉不笑的说:“三弟,今日是哥哥成亲的好日子,你能来,哥哥很高兴……哦,对了,你嫂子果然是花容月貎,哥哥暗中窥见之后,欣喜若狂啊,今后一定会好好疼爱她的!”

旁边的林明月仍戴着红盖头,闻言微微颤抖,却一声不吭。

秦俊看了林明月一眼,摇头说道:“你没有机会了!”

“畜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诅咒我儿么?来人,快给我打死他!”

堂上,秦炫之母脸色铁青,指着秦俊尖声大叫。

门外果然有人进来了,但却是白如玉和林枫,各自抱剑像门神般守在厅门。

“秦兄,这双喜临门小弟能理解,第三喜又从何而来?”林枫主动客串起捧哏角色。

“第三喜,自然是为兄送给他们的白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