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陌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包括林枫和白如玉在内,所有人浑身冰冷。

这是一场可怕的杀戮,有客人试图出剑替身边的秦家人挡下剑气,也被秦俊无情斩杀。直到余士荫挥刀挡下秦俊的长剑,杀戮才告一段落。

但秦家之人,包括许多有资格参与观礼的管事、掌柜,几乎已被秦俊杀光。至少他想杀的,都杀完了,要不然余士荫也拦不住他。

刺鼻的血腥味笼罩着大厅,往整个秦府扩散。

大厅里成为了修罗场,宾客们脸色煞白,强忍着呕吐的冲动。

林枫脸上露出不忍之色,暗骂秦俊混蛋。好几个漂亮小姐姐啊,也被他剁掉了,简直是禽兽不如。

“秦兄,可以了,别再杀了!”

白如玉说得小心翼翼,紧盯着秦俊的神色。一有不对,他就会再加上一句:当然秦兄若是还没解气,尽管继续杀……

太吓人了,他真的怕了这个杀星。按照他的想法,最多杀几个震慑就行,但秦俊却是连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都杀,漂漂亮亮的姐妹也杀,实在令人痛心。又没什么威胁,留着赏心悦目不好么?

主家一脉的族人中,就只剩下那个答应每月拿出寒泉酒庄十倍利润的姑姑得以幸存,这时已吓得昏死过去。其丈夫和女儿仍满脸惊恐之色地抱着她,手足无措。

分支族人反而活得最多,因为他们大多没有能力抢夺长房的产业,反而不被秦俊列入必杀名单。他们,也将成为今后替秦俊打理各处产业的骨干,前世亦如此。

大厅里的宾客终于获准离开,一个个如蒙大赦,只恨爸妈少生了两条腿。其中有官府的主薄和捕快和秦家三房交好,逃出秦府后也不敢发难,只当没事发生。

余士荫带着一身冷汗回到府外,心里后怕之余也是佩服自己的勇气。

这次真的冲动了,秦俊没斩了他,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奇迹。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出手阻拦秦俊。

陆元霜掀开门帘,问道:“里边如何了?”

她只看到大量人群逃出,数量足有数百,正好奇秦俊是怎么处理的。在那些宾客中,她还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迟疑之后却没有立刻相认。

余士荫摇头苦笑:“娘娘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属下这段日子恐怕都要做恶梦了!”

陆元霜眼神一凝,沉声道:“说!”

“连同那些护院、管事掌柜和秦家人在内,他至少杀了六七十个。以属下经历,也未曾见过如此冷血狠辣之人!”余士荫叹息道。

陆元霜沉默片刻,慢慢放下帘子。

秦府喜事变惨事,那些幸存的分支族人在秦俊的杀性恐吓下,不得不亲自动手,和下人一起搬运尸体清理现场。好在秦俊清洗时,对那些下人只杀了部分曾经仗着二、三房得势嚣张跋扈的,其余大部分都留了下来,人手还算充足。

宾客尽散,但林家兄妹和送亲的人还在。他们刚才想离开,秦俊冷冷地扫了一眼过来,林书豪便不敢擅自行动了,苦着脸示意众人留下。

林明月仍然一身大红嫁衣,和红烛、鲜血相映成一色。长裙后摆铺了四五米长,其中有些部位被地上流淌的鲜血浸染。她紧咬樱唇,脸色发白,眼睑低垂看向地面。

林书豪看了看秦俊,挥剑割去那长长的裙摆,仍没能帮林明月感受到一丝轻松。

秦俊面无表情的坐在主席上,慢条斯理的吃喝。

不可否认,他今晚所杀的很多人其实没必要,像一些掌柜和管事,在他的记忆中也只是态度恶劣了点,罪不至死。

以他的实力提升速度,那些兄弟姐妹其实也没有威胁,但他还是顺手杀了。无他,就是杀手的冷血使然,漠视生命。

杀了这么多,肯定会种下更多仇恨的种子,那些护院、管事、掌柜的家人,女眷的外家,就不会恨他?肯定会。但他现在也没办法一个个找上门去再杀一通,只能以后遇到再说。

别忘了,他的主业是杀手……尽管还没加入“蜃”,也是迟早的事。

为什么一定要当杀手?

因为杀手能主宰别人的生死,是黑暗中王者,尤其是封王杀手。

封王杀手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惊人,如果说王牌杀手之间还会不服输的互相竞争一下,封王杀手真的能让所有杀手纳头便拜。当然封王杀手不止一位,他们都是王者,已经不叫杀手了。

而且,“蜃”这个组织很强大,秦俊对其有归属感。

又而且,当杀手能获得大量修炼资源……

白如玉和林枫陪坐在旁边,却无论如何也吃不下。

特么的,没吐已经算心理强大了,哪里还吃得下?

“秦兄,既然事情已经做完,不如我们兄弟出去散散心?你看百花谷如何,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召开花魁选拔大会了!”

白如玉打破沉默,想把秦俊的心思引出去,恢复之前的状态。现在的秦俊太陌生了,还是以前的秦兄无害……相对无害,但还是要小心防着的。

林枫附和,道:“白兄说的是,上次一别,李仙子说不定正对秦兄念念不忘。看到秦兄,她一定会高兴得展颜,令百花齐放!”

秦俊微笑……林、白二人胆寒,下意识挺直了脊柱,很想说大哥你别笑,太吓人了!

秦俊无语,收起笑容。

他感到无辜,他虽然杀人时在微笑,但那绝对是真笑,没有一丝虚假或故作变态的成分。

但,也不代表他微笑就要杀人啊。

“兄弟这家里还有些事待处理,要不白兄和林兄弟你们去?”秦俊边吃边说。

白如玉说道:“那不能,若少了秦兄,去百花谷便少了许多乐趣。何况秦兄难道忘了答应小弟之事?”

嗯?林枫狐疑的看向白如玉,果然有什么事是瞒着他的么?这次一定要跟紧了!

秦俊抬头看向林氏兄妹,想到外面的陆元霜,还是压下了刁难的想法,说道:

“林兄请自便吧,不送!”

林书豪心里大石落地,再不放人,他都要提醒一下秦俊某位“娘娘”了,尽管他压根不知道那是谁。

“告辞!”林书豪拱拱手,拉着妹妹往门口走。

反正又还没拜天地,林明月不算过门,自然要带回家去。

其他林家人立即跟上,惟恐走迟了这个杀胚改变念头。

出了秦府,林书豪便看到了静静地停在门口一侧的大型豪华马车,以及八名肃然骑在马上的带刀青龙卫。旁边,还有三匹无人骑乘的骏马。

林书豪心里一动,走过去冲余士荫抱拳道:“感谢这位兄台方才相助,请问尊姓大名?”

余士荫冷着脸,道:“不必谢我,帮你们的,是英王府的王妃娘娘!”

林书豪明悟,拉过林明月,对着豪华马车拱手道:“我等兄妹感谢王妃娘娘解围!”

陆元霜此前还想着如何在林明月面前出风头,这时真的见面,却突然觉得无趣。其实这个表妹的遭遇,也是够可怜的。自己一个要做女帝的人,何必再和她一个普通人做那种可笑的争强斗胜?

她叹息一声,道:“罢了,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你们自去吧!”

林明月猛地抬头,震惊的看向马车。

陆元霜的声音虽有改变,但她还是听出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