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惊人真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峒山尊者拼着伤势加重,使出七成功力。他身上的伤口崩裂,鲜血飙射,仍探出大手抓向林书豪的脖子。

林书豪刚入二流不久,在宗师面前,他这种小二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就在这时,秦俊左手掌心凝聚刀气,拇指一搓形成三把柳叶飞刀形状,抖手射出。

峒山尊者感应到了危险,左手真气灌注链锤,头也不回的在身后抡出一道锤影,砸碎三道刀气。他去势不变,右手继续抓向林书豪。

却不知,秦俊在射出三道刀气后,又是一点剑指,无形飞刀已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穿透峒山尊者的肺部。

这一下伤势就重了,峒山尊者功力再强,也难以为继,连逃跑都成问题。他也是够狠,明知必死也要拉个垫背,右手真气强吐,震动空气隔空拍飞林书豪。

“哥哥……”林明月惨叫,扑向不断喷血的兄长。

秦俊的剑势追上峒山尊者,瞬间削断他四肢筋腱。

峒山尊者坠地,惨笑着嘴里不断吐出血沫。想不到啊,自己纵横江湖数十年,居然就这么栽了,栽在一个少年手中。

秦俊却不打算让他死得痛快,一指头按在其丹田处,后天刀气侵入,顺着经脉往全身扩散。

顿时,万千小刀在经脉里切割的剧痛袭向峒山尊者的神经。这种作用在经脉里的酷刑,比承受千刀万剐凌迟还痛苦,连他这种魔头也忍不住惨嚎出声。

“说吧,为什么连灭两门?”

秦俊又一掌拍在峒山尊者的肺部,以真气震荡出其胸腔里的空气,避免他死得太快。

剧痛稍缓,峒山尊者惨笑道:“你要问这个,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陆鼎心派人传信给老夫,说这林氏乃五百年前大玄国林念仙之兄长的后人,藏有剑仙子的剑法传承。所以老夫就来了,先灭陆家灭口,再逼问林家。可惜林氏嘴硬,又被韩圣衣那老不死干涉,老夫功亏一篑。呵呵,你倒时还有机会,不妨逼问这林家仅剩的两人……”

峒山尊者到死也不忘制造麻烦,这么一唆使,就算秦俊不做什么,林氏兄妹也不会信任他了。

事实上秦俊这时也被峒山尊者所说的信息震惊了。陆鼎心引来峒尊者反而害得自家被灭门,这种操作他没什么感觉,他惊的是林家的来历和林念仙的传承。

难怪林家逃不过被灭的命运,就算他们没有剑仙子的传承,让人这么一说也难逃厄运。

秦俊一剑挥落,切下峒山尊者的脑袋,然后转身看向林氏兄妹。

林书豪一直在吐血,夹杂着内脏碎块。宗师下死手的劈空一掌,不是他能扛得住的,眼看是活不成了。

林明月双眼无神,抱着兄长心若死灰。短短两天,双亲和族人惨死,现在连唯一的哥哥也要死在眼前,她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兄妹俩都听到了峒山尊者的话,但已经无力去恨陆家。

林书豪死死抓着林明月的手,看向走近的秦俊勉力说道:“我们……没有……剑仙子的传承,一……切都是……当年,陆寒山自己的臆想,他还……”

在林书豪断断续续的遗言中,说出陆、林两家的恩怨:

陆寒山以为林家拥有剑仙子的剑法传承,把亲生女儿嫁入林家伺机谋夺传承。然而其女——就是林书豪兄妹的奶奶,嫁入林家后和兄妹俩的爷爷恩爱有加,拒绝接受陆寒山的指使。没想到陆寒山恼怒之下,竟然潜入林家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当时已经是孩童的林青峰正好在母亲房中调皮,藏身衣柜,亲眼目睹母亲被外公杀害的一幕。林青峰一直想为母亲报仇,却无力杀上陆家。眼看陆寒山活得舒适,林青峰终于决定找“蜃”雇杀手报仇,于是有了陆寒山在九十大寿上被幽影所杀的事件。

秦俊听得无语。这些话不一定就是真相,但如果林书豪没有说谎,这场横祸还真是够冤的。他不由遥看陆家的方向,心想若是陆元霜知道这些真相,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就在这时,林书豪拼尽最后的力气,从怀里扯下一只月牙形小玉坠,悄然塞入妹妹手里。做完这一切,他脑袋一歪,气绝身亡。

……

陆府,在官兵的协助下,也早已安置好所有尸体。有陆元霜的王妃身份,陆家会正常办理丧事。

午夜,林枫独自如侧放水。刚从茅房里出来,还没走出两步,右肩突然被一只手按住,差点吓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手掌异常沉重,令他动弹不得。不等他喊白兄救命,耳边已有声音说道:

“小兄弟且安心,老夫没有恶意!”

林枫心里骂娘,麻炸鸡腿,深夜吓人,这恶意还不够够的么?

“阁下是谁,不知有何吩咐?”林枫浑身僵硬,慢慢扭头,看到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

茅房外的灯笼光不是很足,林枫仍看出这人的脸色呈现不正常的白。他的手搭在林枫肩上,仿佛一座大山镇压,牢固不可动摇,却又不将他压垮。

老者微笑道:“老夫韩圣衣,大玄国祭剑门六长老。此前听小兄弟以一首七绝诗道尽江湖之辛酸险恶,见猎心喜,想和小兄弟促膝长谈。不如,请小兄弟先移步后院如何?”

林枫心里腻歪,换成李竹音、林明月那种级数的美女差不多,老子和你一个糟老头促膝长谈?简直不知所谓。

形势比人强,林枫在韩圣衣的控制下不得不顺从地往后院走去。

走不多远,韩圣衣的脸色已变化多次,一时金黄、一时苍白。他搭在林枫肩上的手掌力度,也时重时轻,极不稳定,令林枫心惊肉跳,担心他什么时候控制不好突然把自己压死。

“唉,伤势压不住了!”韩圣衣心里苦叹。

和峒山尊者一战,他被峒山尊者蓄满大势的一锤轰击震得内脏破碎,又在真气逆乱的情况下勉强施展碎剑诀,令他伤上加伤,经脉也破裂了。经过一日夜疗伤,仍抑制不住伤势的恶化,他已明白自己大概率要凶多吉少,殒命在这异国他乡。

后院环境更暗,隔着老远才挂一盏灯笼。

经过一片花圃时,韩圣衣说道:“便在这里罢!”

他放开压在林枫肩上的手掌,自顾慢慢坐在花圃边的石围上,看上去行动很艰难。作为一个来自新时代接受过文明思想熏陶的五好青年,林枫果断后退一步,坚决不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