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被穿越者抹杀了过去 > 第56章 她是秦某的未婚妻

我的书架

第56章 她是秦某的未婚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家族被灭、女儿成了王妃,变化太突然,陆元霜的父母至今仍神思恍惚。对于覃太守的突然哀悼,两人也只能按风俗接待。

秦俊被覃太守的哀嚎惊动,收功出门,在一座偏院找到陆元霜。

陆元霜的父母安好,经过一夜缓冲,她的心情少了许多悲伤,这时看向秦俊的眼神满是幽怨。

这个臭弟弟昨天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来安慰自己,真是白疼了。

她酸溜溜的说道:“俊弟弟,昨夜可是在林府度过,我那明月表妹可好?”

秦俊声音低沉的说:“小弟昨夜便已到了陆府,离开时明月姑娘安好。因夜深不便,故而未打扰姐姐!”

“这样啊,算你还有点良心!”陆元霜的眼神缓和下来。

白如玉和林枫也找了过来。看到秦俊,白如玉说道:“秦兄先来一步,可曾查到什么?”

秦俊摇头表示没有,突然他眼神一凝,落在林枫身上。

林枫经过半夜修练,成功转修《祭剑诀》,初步消化了韩圣衣的一身真气。但毕竟是外来真气,虽经过炼化,仍有点生涩不稳,被秦俊感应到。

林枫知道早晚还得露出一流的武功实力,在秦俊的凝视下,他干脆挤出一脸悲意,主动说道:

“小弟的师父因与仇家决斗伤重不治,昨夜找上门来,把一身功力传给了小弟。唉,想不到他老人家一生行善、行侠江湖,到头来竟落得如此下场。此仇不共戴天,小弟定当谨遵师命,手刃仇敌!”

一旁的侍女和青龙卫无语,这都什么事啊,清洗家族、灭门、师仇……接二连三的,还有完没完?

白如玉错愕的看向林枫,丫的剑法貌似还是自己指点的吧,分明是如假包换的野生武者,什么时候有师父了?他脱口而出,道:“你师父是谁,他人呢?”

林枫挺直胸膛,道:“小弟师尊乃大玄国祭剑门六长老韩圣衣,两位兄台也知道,小弟一向低调,不欲借师门名声庇护,一直想凭自己的努力闯出名堂来……只是没想到,师尊竟然……唉……昨夜把一身功力传给小弟后,师尊已贺鹤仙去,尸身便在后院,正要找姐姐派人协助安葬呢!”

韩圣衣……

秦俊明白了。韩圣衣和峒山尊者两败俱伤,伤势竟然严重到压不住,临死前仓促收林枫为徒,以内功灌顶之法将一身功力悉数传给了他。

这小子,倒是好机缘。

这时,青龙卫庞虎进来禀报,说是覃太守求见王妃。

众人皆愣。从落龙城回来,一路上包括青龙卫在内都没少听说白如玉和覃太守的故事,这时都是神色古怪的看向白如玉。

余士荫提醒道:“娘娘,朝廷已派出钦差前来调查覃太守贪赃枉法之事,他此时求见,应是企图通过娘娘向英王爷求助!”

陆元霜看向他问道:“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依属下愚见,娘娘此时不宜与覃太守见面!”余士荫说道。

陆元霜沉吟一下,道:“那便不见,告诉他,陆林两府被凶人灭门,请他务必尽快抓到凶手,给我陆家……不对,是给所有宣府百姓一个交待!”

余舔狗竖起大拇指:“娘娘英明!”

……

午时,秦俊返回林府,他的白马还在这里。

林府,一些女眷外家赶到了,拜祭之余哭闹不休。他们围着林明月,纷纷述说自家女儿、姑姑、姐姐如何贤惠,嫁入林家后却遭此劫,命苦啊,家里苦啊。

林明月一身素白麻衣,白长发用麻绳扎成一束垂于背后,长可及腰。

她一直冷着脸不说话,对这些人意图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想瓜分林家那些产业。就连那些管事得知林书豪身亡后,也蠢蠢欲动。

哭闹够了,见林明月仍没有表态,她一个婶娘的兄长终于不耐烦,沉声说道:

“林姑娘,我那妹子嫁入林家二十余年,想必名下也是有些产业的。如今舍妹和家小皆受林家拖累不幸而去,她名下的那些产业是否应该归还于我这个兄长继承?我记得城东那家酒楼便一直是我那妹子打理,将其归还我家也算名正言顺!”

这个口子一开,其他人纷纷附和,撕破脸要求林明月分出产业。

秦俊就是在这时走进大厅,他拔剑挥出一道剑气,把那最先开口瓜分酒楼的中年劈成两片,血腥手段惊得那些“亲戚”尖叫,一个个差点晕死过去。

“林家所有产业,都属于林明月。她是秦某的未婚妻,谁敢觊觎那些产业,秦某不介意也行一行那灭门之事!滚……”

林明月的那些亲戚被秦俊赶跑,她仍然面无表情,看了那些脸色发白的管事一眼,说道:“秦公子也想要那些产业么?尽管拿去吧,便当是报答秦公子的大恩大德了!”

秦俊正气凛然,说道:“明月你想多了,你本来便是秦某的未婚妻,虽然后来发生意外,亦不能改变你一开始便是我未婚妻的事实。日前令兄也说了重新将你许配给我,所以昨天一收到消息,秦某便赶来了。”

“秦公子,明月此生不想再嫁人了!”林明月淡然说道。

秦俊摇头:“别说傻话,如今形势复杂,秦某不能不管你,还是随我返回秦府吧!”

说完,他不容拒绝,就冷眼看向那些管事。这些人中,有一人参加了送亲的队伍。

秦俊指着那名送亲的管事说道:“你去安排人准备车马,把府中重要财物和嫁妆带上,收拾好便随我回河洛。这边留下人照看即可!”

这名管事可是亲眼目睹了秦俊清洗秦家全过程的,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他见林明月没有出声,连忙应喏,跑出去安排。

秦俊又指着那名昨天一早去河洛报信的管事,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林家产业的总管,负责统筹整理林家所有产业,一切保持正常运行。处理好之后,和所有管事者前往秦府,向水总管报告状况!”

这名管事在回来的路上也听说了秦家三喜临门的血腥故事,同样看了一眼林明月便立即答应,带领其他管事出去干活。

直到这时,林明月才平静地说:“秦公子既然已得到想要的东西,请自便吧,明月已决心此生不再嫁人!”

秦俊看向她那一头白发,心里唏嘘。

他确实对林明月没有什么感情,但修炼是件很费银子的事,他对林家那些产业还是很有感情的。这趟宣府之行,林枫都收获数十年功力,他岂能一无所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