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柳沧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元霜的随从更多了,十六名青龙卫,其中一流高手就有四名,另外还有四名侍女和一名车夫,外加林、白两个觍着脸的家伙。

处理完丧事,陆元霜以家里变故为由惋拒赵崇宵前往京城的要求,仍一直留在陆府修炼。

林家的变化,她也听下人说了。包括林明月一夜白首、如今以秦俊未婚妻身份入住东郊别苑之事,都在第一时间获悉,确实令她心堵了数日。

这日上午,陆元霜再次支开侍女,独自画了个小人儿,然后拿根小树枝抽打画上之人,嘴里小声嘀咕:“臭家伙、臭家伙……”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如霜的声音,道:“娘娘,澜江剑派掌门柳沧澜求见!”

“快请!”陆元霜烧了画着小人的纸张,出门走向正院待客厅。

片刻后,一名作文士打扮的中年剑客在余士荫的引领下进入大厅。

这人留着三绺须,长相颇为俊逸,背负长剑气质有些不羁。他正是澜江剑派当代掌门柳沧澜,一流江湖高手,江湖上号称沧澜剑客。

而澜江剑派的开派祖师,名号是澜江剑客。光看这江湖名号,就可见柳沧澜的心气比他们的祖师爷更高。

看到薄纱蒙面、气质大变的陆元霜时,柳沧澜明显有些愣神。

这还是他那个憨徒弟吗?

“师尊,您怎么来了?快请坐呀!”

陆元霜提着裙子跑过去,像小女孩般挽着柳沧澜的手臂撒娇,眉开眼笑。

柳沧澜故意板着脸,哼了一声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告知为师,为师只好亲自登门求见了啊!”

陆元霜瞬间变脸,凄然欲泣:“家里突遭不幸,徒儿六神无主,还劳师尊亲自前来,是徒儿之错!”

柳沧澜顿时心软了,叹息道:“为师也是刚出关才听到消息,你没事便好!可知是什么人犯下如此弥天大罪?若有线索,一定要告诉师尊,为师替你报仇雪恨!”

“谢谢师尊!官府仍在调查,只知当晚在林府出现宗师大战,怀疑两府皆是其中一人所灭。具体信息,仍有待追查。”

柳沧澜沉吟,扫了侍女和门外的青龙卫一眼,道:“元霜,你又是怎么成为英王府妃子的?”

“英王爷在落龙城外见过徒儿,便非要娶徒儿为妃!”陆元霜回答,神色有些无奈。

柳沧澜心里古怪,这徒弟的长相他比谁都清楚,姿色只算上等,算不得绝色,性格还傲娇,怎么看都不像能迷倒一位王子的人。莫非,那赵崇宵是吃错药了眼力出了问题?

但陆元霜如今的气质,又确实挺像那么回事……还是说,自己以前的眼力有问题?

“能成为一位王妃,也是你的福分!”柳沧澜只好如此说道:“以后有什么需要用到师门的,只管传信回来,千万不要跟为师见外!”

陆元霜道谢。

柳沧澜又说道:“当初你太爷爷被幽影刺杀之事,你知道多少?包括你的所见所闻,都详细跟为师说一说!”

……

刺杀临安太守后,秦俊又在临安府城停留了一天,才启程返回。

他也想清楚了,前世幽影既然能拖到两年后才被蓝鸢楼清算,说明他的身份至少保密了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幽影不暴露,相信他的身份也不会太快暴露,还是有一点发育时间的。

与其过分纠结,不如安心修炼尽快提升实力。

他手上的修炼资源,算上陆元霜赠送的英王府丹药和自己采购的丹药,够他使用一年。这一年修炼下来,换成普通人或许只能增加两三年功力,但他却能增加五到六年。

这就是修炼资质的个体差异,一种药物所公开的效果,只是相对于中等资质者而言的平均数据,毕竟资质普通者占据绝大多数。但秦俊和陆元霜经过龙气灌体、洗经伐髓,自然不能以普通人来看待。

如果这段时间内他能把某一种意境推至大成,就能以意境贯通天地,引天地元气灌体一举成就先天,到时他会更有底气面对蓝鸢楼的报复。

又四天后,秦俊回到东郊别苑,开始每日静心修炼。

连续三日,秦俊除了每日傍晚到别苑外的河边散心半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修炼中度过,连每日的睡眠时间都压缩到了一个时辰。

“飞刀的意境,一直没有头绪,到底欠缺什么?”

秦俊掌握了两种意境,对意境的感悟不是完全没有经验。结合林枫关于“黯然销魂境”的描述,他已经有了方向,就是把某种情绪融入飞刀技巧里。

但有方向是一回事,能不能真正领悟意境、进入状态,又是另一回事。

第三日傍晚,秦俊又要出门散心时,意外遇见林明月。

这还是自从强行带回林明月后,两人首次相见,秦俊留意到对方的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化。

她仍然是瓜子脸,绝美无瑕。不同的是她的白发不像一开始那么枯槁了,每一根都散发着银质的光泽。精神层面,也不再如以前那么娇弱无助,仿佛经过洗练变得沉凝,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强大。

秦俊不由凝视林明月,很好奇她这种变化是单纯因为从变故中走出阴影,还是……林念仙的传承?

难道,林家真的有那种传承,并且最终落在了林明月身上?

“明月,陪我出去走走吧,回来一起用餐。这些日子一心修炼,倒是冷落了你,实在惭愧!”秦俊熟练地挂上微笑,去牵林明月的手。

“秦公子请,正好明月也有事要说!”林明月看拟随意的甩了甩袖,不着痕迹的就避过了秦俊的爪子。

秦俊眼神一凝,捕捉到了对方这一反应的玄机。

没有一定的武学境界,就算一流高手也别想如此不露痕迹的避过他。他愈发相信,林明月修炼了林念仙的传承,才会在短短十余日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他保持微笑,做个“请”的手势,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到外面再边走边说!”

两人并肩信步出门,顺着大路走到河边,又沿着河岸折向下游。

河堤上,四周无人。

“明月你想说什么?”

“感谢秦公子这段日子的照顾,明月想向秦公子辞行!”

秦俊脚步一顿,转身默默看着林明月,片刻后说道:“你应该明白你的处境,暗中或许有人正在觊觎,就等着你离开!”

林明月正视他的眼神,道:“明月正是明白,才不想连累秦公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