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江湖名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秦俊携林明月准备共进晚餐时,白如玉和林枫来了。

看到林明月一头银发,两人都愣了好半天。

原来的林明月娇美如月宫仙子,如今却冷艳尤胜广寒,气质截然不同。

这种,不是他们喜欢的款,还是原来的林明月更符合他们的审美观。

“秦兄,百花谷之行该启程了,还有一旬之期就是公开选魁的日子!”

白如玉提醒,并和林枫不客气的坐近餐桌,招呼下人加碗筷,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

百花谷后山……秦俊心里一动。

前世他听李竹音说过,百花谷有些罕见的奇花异草对二流境界武者的修炼极有帮助。从上次白如玉这小子向莫雨馨打听百花谷的奇花异草,秦俊已猜到他很可能想偷东西,只是不知道他的目标是什么。

功力的增加需要日积月累,消耗巨大。即使白如玉打算偷盗的东西对一流境界的效果没有对二流境界那么明显,秦俊也不打算放过这种提升的机会。

他点了点头,表示明天就可以出发。

次日一早,两白一黑三匹骏马离开东郊别苑,三兄弟再闯江湖。

至于林明月,被秦俊选择性忽略。她愿意留就留,真要离开秦俊也不打算强留。

以她那样的实力,面对一流高手也有一战之力。剑气如霜境界,强的不止是剑气的远程攻击,更是剑法的登峰造极、无懈可击,足以弥补她没有内功的缺陷。

赵国是南北分布的不规则长形,百花谷位于赵国东部,距离大玄国只有快马一日的行程。从河洛前往,只需三日。

百花谷是一座巨大的盆地,方圆十多里。谷里有温泉,四季如春,即便深秋或寒冬,仍百花争艳,是一江湖奇境。

距离百花谷十余里外有一座小镇,名马头镇。

这座小镇因邻近百花谷而繁华,来往的江湖人络绎不绝,其中绝大多数人只为有幸一睹百花谷的女弟子。当然若能桃花运加身,得到某位百花谷女弟子看中,便是意外之喜了。

近期,因为百花谷选魁事近,前来马头镇的江湖人更是十数倍于以往。镇上到处是人,密密麻麻,热闹过菜市场。所有客栈都爆满了,连许多居民家中也借住了人。

在马头镇外通往百花谷的唯一道路上,数名女子设了关卡,对即将参加百花谷选魁盛会的江湖人进行预登记。这些女子皆是长相不俗,年轻的或活泼或文静或冷艳,个个长裙飘飘,身姿出众,略显年长的也是风韵犹存。

那些获得邀请的嘉宾自然不需要来这里登记,只是派人传信一声是否到场便是。需要登记的,是那些相对普通的江湖人,有一定的名声但又达不到百花谷主动邀请的标准,可以到场见证,另外也提升一下现场的人气,提高百花谷的知名度。

正午时分,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江湖人渐渐散了些,回城里找地方用餐。也有人就地拿出干粮解决,反正这时候城里不多的酒楼食肆也是爆满,难找座位。

更有别有心思之人拿出特意打包好的精美糕点,向百花谷弟子献殷勤。但他们都被婉拒了,能提前混在这里看热闹的,几乎都是些江湖混混,没什么名堂。

能被百花谷弟子看上眼的,必然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顶尖出名的那一撮儿,要名声有名声要地位有地位。这种人怎么可能跑来这种普通登记点看热闹?至于武林名宿,更是自持身份,一般都是踩着点出现。

被拒绝之人也不气恼,保持风度走到一边树荫下如其他人一样自顾吃食,或者凑堆结识一番,顺便吹一吹牛逼,时而低声对几个年轻的百花谷女弟子品头论足。

午后,太阳仍然高悬,山区附近气温却有所下降。

三匹快马绕过马头镇,从侧面风尘仆仆赶来。

“又有人来了,是三个少年郞,看看是哪位少侠……”

吃瓜的江湖人反应最快,纷纷扭头。

顿时,秦俊和林枫等人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领头的白如玉傻眼,和秦俊、林枫面面相觑,慢慢减速,直至停在关卡前方数十米。

三人均是无言,他们特意绕过马头镇,就是不想让太多江湖人看到踪迹,毕竟他们这次来对于百花谷而言可不是好事。结果倒好,不但被一群江湖人堵个正着,几个百花谷女子也正拿眼上下打量他们。

想要偷偷的进村明显不可能了。

“不是说去后山吗,后山怎么也有这么多人守着,不会是你的不良企图已经被人洞悉吧?”

林枫不了解附近的地理,低声埋怨。

秦俊看了他一眼,解释道:“去百花谷后山也要先从这里经过,别的方向不是陡峭山崖和深涧,就是原始密林,藤蔓交织,极难通行!”

林枫咂咂嘴,看向前方的人群问他怎么办。

这家伙心里鬼精,虽然白如玉一直说去百花谷后山看女弟子泡温泉,他相信了才怪,尤其是秦俊还愿意陪同前来,明摆着有好处好不好。要不然,他才不会积极跟来。

这时,白如玉整理一下衣衫,策马靠近关卡,对百花谷众女弟子抱拳道:

“几位师姐好,小弟是临安白如玉,有意参加贵谷的选魁盛会,想必能让在下大开眼界!”

“白少侠侠名远播,是当代少年英杰,愿意前来观礼我们自然是欢迎的!”

百花谷主事之人是个年轻女子,一身素青色长裙包裹着窈窕娇躯,冷艳而空灵。她声音清冷,面无表情地看向稍后方的秦俊,继续说道:

“但这位秦三公子,心性冷血、狠辣无情,屠杀无辜妇孺毫无侠义之风,江湖之上已初具魔名,却不在鄙派欢迎的名单之上!”

此话一出,周围的江湖人哗然,对着秦俊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有人说:“他就是那秦三?这小子可真是狠人,听说被偏房欺负,前些日子回家报仇杀得人头滚滚!”

又有人冷哼道:“杀几个首恶也就罢了,他连毫无修为的妇孺都不放过,几个娇滴滴的小姐妹都无情斩杀,却是杀心过重,气量狭窄,行事如魔,令江湖朋友看不起!”

也有人不认同,道:“屁话,我等江湖人就当快意恩仇,他的所作所为何错之有?况且他的遭遇不是你等经历,各位没有切肤之痛,最好莫议他人是非!”
sitemap